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就北京古城拆迁中的问题致海内外朋友的一封信]
徐永海
·圣爱团契2013-5-24聚会(照片)
·记北京良心犯基督徒的一次聚会
·基督徒徐永海到美国大使馆前默默祈祷
·徐永海在第6次研讨会上的发言
2013年6月写的文章
·**********2013年6月写的文章
·旧稿:北京良心犯基督徒在六四前的聚会
·为在中国的书店里能卖圣经而祈祷
·在六四24周年时向柴玲讲讲耶稣
·为在中国的书店里能卖圣经而祈祷
·才出狱的访民夫妻六四前受洗归耶稣
·才出狱的访民夫妻六四前受洗归耶稣
·就宗教自由致信庄园会晤的中美领导人
·圣爱团契2013-6-7聚会(照片)
·为在中国的书店里能卖圣经而祈祷
·就书店应当卖圣经一事致信众教会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来京的国民党荣誉主席
·圣爱团契2013-6-14聚会(照片)
·就脑科学一基督徒致信习近平李克强
·就书店应当卖圣经一事致信众教会
·感谢孙立勇你是国内受难者的好朋友
·北京国保警察干扰北京一家庭教会
·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
·给外交部门前的人权义工送馒头
·为刚出狱的访民于艳华姊妹祈祷
2013年7月写的文章
·*********2013年7月写的文章
·已有11人联名公开致信美驻华大使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
·为照片上的这三位正在坐牢的君子祈祷2013年7月5日星期五
·访民叶国强看望外交部外的人权义工
·访民叶国强看望外交部外的人权义工
·众肢体看望在雨中坚守的外交部外人权义工
·已有21人联名公开致信美驻华大使
·为在狱中的倪玉兰姊妹祈祷2013年7月12日
·2013年7月13日圣爱团契受洗圣礼
·为圣经能在中国公开出版出售而祈祷2013年7月19日
·2013-7-26圣爱团契聚会
2013年8月写的文章
·********2013年8月写的文章
·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
·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兼致美国基督教机构“东门国际事工”的一封信
·2013-8-2圣爱团契聚会
·圣爱团契本周聚会变更通知2013年8月5日
·为中国的访民祈祷——2013-8-8圣爱团契聚会
·为被精神病的于艳华、李金平祈祷——2013-8-16圣爱团契聚会
·2013-8-2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被迫离京的严正学弟兄祈祷——2013-8-3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了信仰我们寄出了致美国大使的信
2013年9月写的文章
·********2013年9月写的文章
·来京维权人于艳华被刑拘后被单位说NO
·我们基督徒第三次到美国大使馆前祈祷
·为下个月将出狱的倪玉兰姊妹祈祷——2013-9-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2013-9-1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就大脑前额叶研究致信各位知识分子
·2013-9-2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2013-9-2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我访民徐永海要糊口看病养家
·我们为什么非要推动圣经的公开出版
·2013-9-27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2013年10月写的文章
·********2013年10月写的文章
·2013-10-4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我为什么就脑科学研究致信给各大学师生
·为出狱的维权人倪玉兰姊妹祈祷
·2013-10-11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患重病的64学生领袖陈天石弟兄祈祷
·为患重病的64学生领袖陈天石弟兄祈祷
·我们访民学圣经是美好事都应来支持
·望肢体们为北京的一个访民团契祈祷
·2013-10-1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为正坐牢的维权人李焕君姊妹祈祷
·警察闯进家庭教会来干扰反被引导学圣经——2013-10-22访民团契圣经学习
·感谢澳洲孙立勇对陈天石的救助
·感谢杜婉华、张辽新、陈胜、李婉、李保和
·为在葛志慧姊妹家的访民团契祈祷——2013-10-2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出狱不久的维权人倪玉兰受洗归入耶稣——2013-10-29访民团契受洗圣礼
2013年11月
·********2013年11月
·为维权人美女囚徒李焕君姊妹祈祷——2013-11-1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我一个良心犯致信十八届三中全会望关注
·北京一良心犯就从科学来推动精神文明致信十八届三中全会
·2013-11-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曾坐牢5年的良心犯张纯珠祈祷——为曾坐牢5年的良心犯张纯珠祈祷
·访民教会2个月警察几次来打扰——2013-11-19访民团契圣经学习
·访民教会2个月警察几次来打扰——2013-11-19访民团契圣经学习
·为在狱中的访民何斌祈祷——2013-11-2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访民教会的访民被抓后警察再闯此教会
·基督徒必须肉身受苦——2013-11-2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我在一个六四人士参加的家庭教会中的讲道
·北京增爱宗教对话
·增爱宗教对话与纪念西单民主墙35周年
·增爱宗教对话与纪念西单民主墙35周年
·增爱宗教对话与纪念西单民主墙35周年
2013年12月写的文章
·********2014年12月写的文章
·我的父亲徐德志在7月4日去世
·北京一良心犯在法制宣传日的呐喊
·北京一良心犯在法制宣传日的呐喊
·旧稿:就现在警车已经停在我家院门口
·2013-12-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为大院门口外监视我们聚会的警察祈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就北京古城拆迁中的问题致海内外朋友的一封信


   
   
   
   

   2013-8-1注:作为基督徒,我写了《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作为医生,我写了《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和《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7月初,我的博客《徐永海》登出这几篇文章后,不仅这几篇文章,而且自2007年6月之后的文章都消失了。我不得不重发被消失的文章。7月中,连2003年3月后的文章也消失了。我被“有关人员”黑了,为此不得不重发被消失的文章。
   
   《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80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和《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32
   
   
   
   
   就北京古城拆迁中的问题致海内外朋友的一封信
   
   徐永海
   
   2003年3月2日
   
   各位朋友你们好!在这里我向你们说一说北京旧城拆迁中出现的一些问题,望你们给予关心和帮助。
   
   一
   
   在我家,每个礼拜,我们一些主内弟兄姊妹都在一起学习《圣经》。2月10日在学习结束后,一些主内弟兄和我的一些邻居,相约2月12日到劳动人民文化宫内太庙东配殿去看《留住四合院 北京之魂——采访图片展》,因为2月13日这个展览就要结束了。结果出了一件很不正常的事情。
   
   2月12日、13日,主内弟兄杨靖和我的邻居关增礼、华颇,他们三人均被警察带到派出所,人身自由受到限制。警察明确地对他们说,就是不许他们去参观这个展览。那两天,我也被要求必须上班,中午也不许回家吃饭,12日中午警察还把我带走一段时间。12日那天,一些主内弟兄和邻居去了这个展览,回来他们说,在展览外边停着好几辆警车,在展览大厅里也有一些身份不明的人,他们不象是看展览的,很象是便衣警察。
   
   这个展览很好,电视、报纸等媒体均给予过报道,它是由中国文物学会、中国战略与管理研究会人文环境保护委员会主办的,并且得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驻京办事处和田瑶女士的赞助。很多人看完展览后,感到北京四合院是那么的美丽,对北京四合院正在被大片大片的拆毁感到很痛心,认为北京旧城应该很好地保护,不应这样大片大片的拆迁,据有关材料说北京旧城保留的只占7%。北京旧城其实相对很小,北京旧城的居住区只有40平方公里。而不算郊区,北京市区内的8个区共1370平方公里,也就是说北京旧城只占北京市区内的三十分之一。大家很不理解,为什么相对很小的北京旧城就不能很好的保护一下?
   
   二
   
   警察明确地对我们说,就是因为我们要参观这个展览,所以才限制我们。警察还说,有人要借着这个展览闹事,反对奥运。警察说的“有人”很明确指的就是我们,因为指的是我们,所以要限制我们的自由。近来还听我们的主内弟兄钱玉民说,那天警察也找他,警察说我们要散发传单和呼喊口号。
   
   我很奇怪,警察如何知道我们要去看这个展览,并且还知道很具体的时间。看来警察的“密报”工作做的很好。只是“密报”工作做的竟有胡编邀功的成分,竟然编出我们要闹事、我们要反对奥运、我们要散发传单和呼喊口号的这些无稽之谈。我们只是相约了一些朋友和邻居去看展览,希望通过这个展览,大家受些教育,来爱我们北京,爱北京的胡同、四合院,一起来保护北京旧城特有的胡同、四合院。我们很喜欢这个展览,而且与主办者也相识,我们不可能在这个展览上闹事,去散发传单、呼喊口号,去反对奥运。我们也不反对奥运,因为奥运将给中国的老百姓带来的是利益还是负担,我们还不知道,我们即不赞成奥运,也不反对奥运。
   
   我们呼吁保护北京旧城内的胡同、四合院。我们相信在北京、在中国、在全世界有很多人和我们是一样的。以前,北京旧城内的胡同、四合院是受到一些破坏,有一些被拆毁了,有一些院子内有私搭乱建,但大多数还保留完好,绝大多数还能修复。仅以我家南北的三个胡同为例,南边机织卫胡同的1号院、3号院、19号院,北边东养马营胡同的15号、17号院与孟端胡同的39号院、41号院、43号院、45号院等保留的都很好。尤其是孟端胡同45号院,高大的房子,宽敞的院子,有很多的花草树木,进到这个院子如同进到宫殿。在院中有一棵上百年的丁香树,每年开花时,几个胡同都能闻到它的香味。进到这个院子如同来到世外桃源,这个院子是一个保留得非常好的一个四合院,它的前院、中院分别被高级干部居住着。只是后院在几个月前被“金融街”工程拆除了。近年来“金融街”在我们地区搞拆迁,一些胡同、四合院已被拆毁了,一些正在拆毁,一些将要拆毁,这些房子均不是危房,而是还好的建筑(北京的四合院大多不是危房,而是很好的房子)。在拆毁这些四合院的基础上盖上几十个高楼大厦,要建立北京的“华尔街”——“金融街”。
   
   三
   
   我们保护北京旧城的胡同、四合院没有罪,我们反对在北京旧城搞这样的拆迁没有罪,我们维护被拆迁户的利益没有罪。我们做的事情是完全正确的,是很好的事情,是每一个中国人都应该做的。在这里我要说,警察限制我们自由是非常错误的。
   
   目前的拆迁,一是破坏北京旧城的古都风貌;二是开发商、拆迁商欺压被拆迁的老百姓,给的补偿款很少,不够买相应的住房。三是对2008年的奥运并没有什么益处,古老的北京旧城被毁掉了,古老的胡同、四合院被毁掉了,这对奥林匹克本身也是个损失。古老的北京旧城没能迎接到古老的奥林匹克,反而在奥林匹克来到的前夜被毁掉了,反而以迎接奥林匹克的名义被毁掉了。
   
   目前北京旧城的拆迁只对开发商、拆迁商有利,他们用很少的钱就把老百姓的住房买走,而且院子、胡同、街道等不用花钱就白白拿走。他们把这些胡同、四合院夷为平地在上边盖起几十层的高楼大厦,每一平方米都能卖到一万、二万,以致更高。一层楼下来就是几千万元,一座楼下来就是几亿元,一片楼下来就是几十亿、上百亿,天文数字的暴利。
   
   四
   
   当代的资本家,已经被尊称为企业家,但他们不管被称做什么,要获得利润最大化、财富最大化的特点不会改变。在法规完善、民主制度完善的国家,一些资本家还会做出欺压、欺诈的事情。那么在我们现在的中国,法规不完善,腐败官员会主动充当不法资本家的保护伞,资本家自然就会更容易做出欺压、欺诈老百姓的事情。表现在拆迁上,就是资本家和腐败官员串通一气欺压、欺诈被拆迁的老百姓。几年来给老百姓的补偿款是越来越少,1998年的政策是每户多算25米的面积,2000年的政策是面积多算0.7倍,以此来对院子给予变相补偿,可是现在这些全部取消。
   
   北京的四合院都有院子,院子比房子大,我们可以在院子里放个桌子吃饭、喝茶、聊天,院子就是我们的“门厅、客厅、饭厅”。在拆迁时,我们的院子不给补偿。在拆迁后我们买楼房时,楼房的厨房、门厅、客厅、餐厅都要花钱来买,楼房的楼道、电梯、绿地、物业用房,都要以公摊面积花钱来买。一方面院子不给补偿,我们得到的补偿款很少,另一方面买楼房时一切都要化钱来买,需要很多的钱。因此用补偿款我们不能在现在居住的地方买到相应的住房,拆迁不但没有解决我们的住房困难,反而加重的我们的住房困难。用拆迁补偿款,我们只能在远离市区的地方买到相应的住房,但是我们上班太远了,要4、5个小时,生活、工作很不方便了,拆迁使我们的生活质量下降了。
   
   面对拆迁,广大老百姓是恨之入骨,但是又不能不搬。如果不搬,到一定时间后,政府的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部门就会给我们被拆迁的老百姓下裁决,规定在几天内我们必须搬到它指定的一个地方去,如果不搬,就要强制。或者法院给我们贴一个公告,说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83、85、97条,要我们将住房交给拆迁商,否则予以强制执行。《行政诉讼法》本身是民告官的法律,在这里成了官制民的法律。面对这些,老百姓真是敢怒不敢言。
   
   五
   
   开发商、拆迁商之所以敢胡作非为,是因为他们打着“改善老百姓住房困难的旗号”。在北京,我们很多老百姓是住房很困难,几十年来国家截留了我们工资中应有的买房、租房、取暖的金额,可是又没有分配我们住房,我们的住房自然困难。解决我们老百姓住房困难最好的方法是将我们老百姓几十年的买房、租房、取暖的金额还给我们,可是我们北京市至今还没有发放住房补偿款。得到住房补偿款,我们老百姓自然会买房来改善住房困难,完全没有必要以拆迁的名义改善老百姓的住房困难,而且现在的拆迁也没有改善我们的住房困难。
   
   开发商、拆迁商之所以敢胡作非为,还有因为他们打着“建设北京的旗号”。北京是应该建设,是应该很好地建设。北京也可以盖高楼大厦,而且可以盖很高很高的高楼大厦,但不应该在北京旧城内。北京旧城很小,只占北京市区的三十分之一,在北京旧城外你可以任意地盖,没有人说什么。为什么非要在北京旧城里盖,为什么非要拆毁北京旧城特有的胡同、四合院来盖任何地方都可以盖的高楼大厦。这是建设北京,还是破坏北京,任何人都能看出来。
   
   开发商、拆迁商之所以敢胡作非为,还有因为他们打着“给北京带来物质财富的旗号”。北京虽然是政治性城市,但也应给当地政府和人民带来物质财富,但是在北京旧城内盖高楼大厦就能给北京政府和人民带来财富吧,答案是否定的。从经济角度来说,北京旧城首先应该是旅游地区,北京旧城可以说是全国最重要的旅游地区。近千年来,几个帝国的建设,北京旧城成了全世界最了不起的城市。北京旧城的布局和它特有的胡同、四合院在这个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如果没有了胡同、四合院,还会有那么多的客人来北京吗?北京还能得到那么多的旅游收入吗?不会的,拆毁北京旧城的胡同、四合院,只能给北京带来重大的物质财富损失。
   
   六
   
   开发商、拆迁商的所作所为受到了广大有正义感的人民群众的反对。如在一九九九年三月十七日,全国人大代表胡亚美向九届人大提交了 “特级举报信”。信中说到,仅至一九九九年年初,众房地产开发公司(绝大部份为政府背景或权势人物背景)侵吞的北京市民财产已达952.7亿元人民币(以被拆迁居民的名义做假账再转入小金库等),另外还有侵吞的国家土地出让金差价434.5亿元人民币!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