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薄案分析二:称赞薄熙来说薄熙来赢了辩论的,实在太愚蠢]
徐水良文集
·勿谓言之不预
·吕千荣,是你自己不断论证,怎么怪我?
·吕千荣不断申请入党报效党和政府的自述
·中共的一个圈套
2016年
2016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给安徽霍邱草包公安草包特线奖桂冠
·致正在乞求入党的吕千荣
·全世界都要警惕中共发动战争的危险
·回答不断申请入党的吕千荣
·别头痛
·致安徽草包公安
·中共的一贯手段
·把中共特线材料提交给民主国家情报机构
·再笑安徽草包公安
·草包特线草包公安造谣造假打草稿技术太差
·我对王希哲先生的劝告
·公告
·在国内网站对朝核问题部分跟帖
·对中国股市和经济的短评
·关于河南毛像问题的几个跟贴
·就朱瑞文章闲聊几点
·关于特线渗透问题的随笔
·中共脑控不断攻击民运人士的心地邪恶的走狗
·转贴王一平等人的文章
·谈谈小平头
·小平头:真假吕千荣与神棍陈泱潮——致友人书
·我个人对吕千荣的鉴定结论是认真的
·我的文集被破坏,迄今仍有四百几十篇文章没有恢复
·安徽国保是任务在身
·驳茅于轼的无敌论
·中共及其特线长期以来的特点
·再驳无敌派
·继续与无敌派论战
·赏无敌派一些理论耳光
·海峡两岸未来8年走向预估
·无敌派伪右是权贵公敌的渗透势力
·安徽公安,继续伪装,装大点装像点
·谈谈私生活问题
·再驳无敌派“反民粹”
·这些年表面复杂情况的背后实质
·安徽公安,请继续伪装,造假和造谣
·继续批驳无敌派谎言
·对无敌派谈国家等问题常识
·刘刚改换主子
·新年以来驳曾家军曾节明等部分帖子
·没有敌人没有阶级是无敌派弥天大谎
·与无敌派论战的简单小结
·对秦晖最新文章的批评
·附件4:秦晖:中国为什么搞不成君主立宪?
·文化、制度、素质三种决定论的正误及区别
·继续批评茅于轼
·“反民粹”是两岸权贵及其走卒撒谎反民主
·再谈制度和文化
·【批评秦晖】继续解释文化和制度等问题
·漫谈广义生产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漫谈广义科学
·2月7日是羊年除夕非猴年除夕
·敌人概念全世界早已约定俗成不容任意篡改
·弘扬人性,还是用党性或兽性泯灭人性?
·再揭无敌派权贵走卒真面目
·关于出版等问题的讨论
·无敌派杜撰“爱国贼”、用障眼法颠倒是非黑白
·继续探讨国家和其他理论问题
·简评周泉缨先生的意见
·什么是自由主义?给东海一枭谈点常识
·再谈公敌、革命、暴力等问题
·简评秦晖文章《靠民主走出动乱不容易》
·谈民主、社会主义和平等等问题
·如果没有共产党
·如果没有共产党
·关于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概念的讨论
·谈谈研究共产主义的方法
·象形文字、表意文字在信息时代复兴、重生和发展
·重视语言文字的保护工作
·再谈价值观道德观和人人平等问题
·对人工智能的一些猜想、预测和讨论
·瓦文萨是波兰共产党秘密线人
·关于瓦文萨问题的争论
·我对川普问题的看法
·市场经济决定论可以休矣
·再谈川普等问题
·中共领导在民主问题上的一次反复
·我预估中共将在未来数年内垮台
·在中共专制统治下不可能建立公民社会法治社会
·答邹义先生
· 自由民主从去宗教或准宗教化开始
·继续辩论去宗教或准宗教化问题
· 再谈特线问题
·中国的自由主义怪胎
·推荐网上文章:祖国啊,这不是局部腐败,是整体腐烂!
·暴力非暴力、革命和改良、激进和缓进
· 斥戈倍尔曾曾节明
· 再谈盛雪问题
·斥特线头子赵岩
·王梦龙:解密巴黎狂人 还原神骗真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薄案分析二:称赞薄熙来说薄熙来赢了辩论的,实在太愚蠢

   

徐水良


   

2013-08-24日


   

   
   薄走卒是阿Q精神的典型。薄主子人格破产,薄走卒还说主子伟大胜利。
   
   
   他们的薄主子,对有意放水又无能的中共司法人员占了一点点优势,薄走卒就大喊胜利。连智力低下的“公知”,也说薄熙来辩论赢了。这些人,真是无知和愚蠢透顶。
   
   中共的有意放水和中共司法人员的愚蠢,是薄熙来的微弱优势的原因,薄熙来的能够狡辩下去,主要靠这两个原因。
   
   实际上,当薄熙来矢口抵赖、用无赖手段辩护的时候,当薄无赖和他的走卒们沾沾自喜的时候,他和他的走卒不知道,这恰恰正是薄的人格彻底破产,残余形象进一步轰然倒塌的时候。因为,一年多以前,他们的薄主子慷慨激昂、信誓旦旦,说薄家没有私产,谷开来又如何优秀,没有犯罪,儿子薄瓜瓜纯粹靠奖学金,没有拿别人的钱。现在,尽管中共放水,但法庭爆露出来的薄家私人动产,就至少已经4千万。其他谷开来和薄瓜瓜的事情,他发慷慨激昂、信誓旦旦的声明的时候,内心里是早已清清楚楚,因此,他慷慨激昂的声明,是彻头彻尾地撒谎。这次自我辩解,是彻底自打耳光,等于当着公众的面,自我肯定自己一年多以前信誓旦旦的声明,是彻头彻尾的谎言,他的人格由此彻底破产。并且通过辩论,他把自己塑造成一个矢口抵赖的流氓无赖形象,对于流氓罪犯说来,这确实是逃避刑罚的一种辩护手段;但对于政治人物说来,这种辩论策略恰恰是彻底失败的策略。
   
   薄仅仅对无能的中共司法机构有一点点优势,但也没有很大优势,只要司法人员聪明,就很容易把他的辩护与一年多以前的发言及其他言论加以对比,马上可以把他塑造成一个一贯撒谎的无赖,他就彻底处于劣势。
   
   薄走卒们都是一批蠢货、阿Q或五毛,而且,不少薄走卒两眼紧盯薄家的四千万和背后的多少亿,希望向主子表忠心,得主子的一杯羹而已。网友在楼上批驳回答的哪位内奸,就是这样的综合体。
   
   正像有的网友说法:“薄能在法庭逞口舌没啥稀奇,薄与周共享众女星而共法官只会嫖娼。”
   
   事实上,中共司法官员,包括检察官法官,特别无能。根据本人二次上庭经验,根本不用动多少脑筋,就可以驳得他们张口结舌。
   
   那两次,旁听席上的人,几乎都一致说我赢了。
   
   第一次,就是民主墙时期,以反革命对我抓捕起诉,起诉书从头到尾都是谬误,我一一驳斥。其中最典型的笑话之一,就是起诉书起诉我“叫嚣在中国进行革命”。我说,检察官起诉书承认我是革命的,自己是反革命的。所以,站在被告席被起诉反革命罪的应该是检察官,而不是我。搞得两个检察官和旁边督战的检察院负责人连忙手忙脚乱翻阅起诉书,庭审不得不匆忙提前结束。
   
   后面一次,因为公安以未经批准外出打工为名,对我实行行政拘留,我提起行政诉讼。由白下区法院开审,公安局派出最强法律人员应诉。但我不费吹灰之力,就把他们完全駁倒。白下区法院的工作人员都来旁听,坐得满满的。但结果,庭审休息后,却判我败诉。在法院工作的一个熟人事后告诉我,全院议论纷纷,庭审休息时,大家一致认为我赢了。结果还是判我败诉。法院的人都说,这种司法没救了。
   
   其实,这也不全是司法人员无能,而是中共体制决定。两次审判,审判长都对我说,他们已经为我尽力了,但没有办法,事情不是他们决定的。后一次审判长能做的事情,就是把我的诉讼费全免了。
   
   所以,在我看来,薄熙来的表现,在这样的演戏中,都演得这么吃力,只能算中等智力,只是对受束缚的司法人员,略具优势而已。
(2013/08/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