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寄自“世界尽头” 的明信片——挪威北角游记]
小平头夜话
·民运谍影之柏林大会李震偕姘头登场(二)
·民运谍影之“5.19” 柏林“特务门”事件(三)
·民运谍影之盛雪、费良勇为“共特”“保驾护航”(四)
·民运谍影之“共特”情报小组当众曝光(五)
·民运谍影之柏林花絮:二女对决(六)
·民运谍影之李震“共特”背景(七)
·民运谍影之江湖神棍与盛雪唱双簧(八)
·民运谍影之布达佩斯探李震老巢(九)
·民运谍影之统战部与“和统会”(十)
·民运谍影之统战部“一号小组”现形记(十一)
·民运谍影之布鲁塞尔大会(十二)
·民运谍影之民阵" 绿皮红心" (十三)
·民运谍影之德国警方抄家(十四)
·民运谍影之盛雪露峥嵘(终结篇)
·民阵半岛电视台事件
·ZT冬虫夏草:评费良勇的助手邹海霞的赤膊上阵
·一个人的网络追寻――民阵半岛电视台事件再探
·盛雪现象的深度分析——兼谈中共特务的新策略
· 遇罗锦:海外中共特工的生活
· 费良勇、盛雪与王万星都是一伙的!(有图为证)
·暗战过招,“共特”现形之吕易篇——社民党二届二中全会亲历记 (一)
·黄钟的“无间道”可以休矣!——社民党与国安特务黄钟过招实录
·黄钟,感谢你重提共特李震的陈年糗事!
“共谍”盛雪
·致友人的一封信 (图)
·盛雪“共谍”证据链大起底(上)
· 盛雪“共谍”证据链大起底(中)
·盛雪“共谍”证据链大起底(下)
·“共特”做东费记民阵布达佩斯会议(图)
·盛雪保护的中共特务李震出现在CCTV(7图一视频)
·共特李震在匈牙利总统府欢迎李克强的视频截图
·李震“特务门”事件和布达佩斯会议的真相——驳斥张晓刚R
·李震“机票门”始末
·ZT:盛雪面首阿海接受公安部傅政華指示在香港出書陷害薛蠻子(两图)
·盛雪诡异的两次入境香港行(完整版、图)
·刘劭夫 :关于盛雪与中共记者李学江微妙关系的备忘录
·刘劭夫:谁是特务?——致民阵理监事会的公开信
·刘劭夫:盘点盛雪中共特嫌疑点
·盛雪助共纳共的真相(多图)
·张弛乌龙现形记——盛雪特线团伙通共铁证(多图)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上)之驻港特务陈榆林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中)之“九头鸟”国安曾大军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下 )之盛雪是"高瞻第二"
·盛雪"垂帘听政",用林"台前傀儡"——澳洲风云之一(图)
·外逃贪官用男妓搞掂盛雪——(澳洲风云之二)
·刘晓东在微信群遭遇女特务侯欣骚扰
·盛雪网特微信乌龙穿帮记(微信音频,史料价值,赶紧收藏)
·国安“微信搭台,盛雪唱戏”穿帮记 (八图音频完整版)
·国安“微信搭台,盛雪唱戏”穿帮记 (全新完整版)
·民运第二个“女谍”高瞻——盛雪(上)
·盛雪是不是民运第二个”女谍“高瞻?(中)
·盛雪是不是民运第二个”女谍“高瞻?(下)
·关于盛雪特线问题——致老乡熊炎的一封信
·关于盛雪特线问题——致老乡熊炎的一封信
·唐校长如此跳脚就显得小家子气了
·起底民运特线赌城"圆桌会议"(上)
·起底民运特线赌城"圆桌会议"(中)
·起底民运特线赌城"圆桌会议"(下)
·欢迎秦晋同志归队——剖析赵家伪民阵新布局(多图)
·赵岩的“流泪”痛斥极其李伟东、盛雪等同党挺韦众生相
·总参与国安携手,打遍天下无敌手!
剥下盛雪的伪装面具
·邮组通信:我靠,盛大娘竟敢连昔日交恶的刘晓波都借光揩油!
·赖昌星给盛雪的五万美元民运捐款是“子虚乌有”吗?
·张小刚,请不要蔑辱广大读者的智商!(老魏信截图)
·盛雪团伙毫无道德底线——我的声明(3图)
·从赖昌星事件,看中共掌控民运的运作及民运走向的前瞻(图)
·红黑通吃的双面人张朴(图)
·有位“佳人”,在水一方,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图)
·盛雪到底有没有资格搞募捐?——有感于加人的贴而发
·盛雪肯定怒斥小张子:糊涂,愚蠢!你哪壶不开提哪壶!!
·换了马甲自称老夫的马二,夸起盛雪还是春心荡漾(图)
·盛雪,你是“六四”的见证人吗?(图)
·ZT:惊爆盛雪已被大陸策反多年 現正被加情報机關調查
·盛雪爱五毛 ,爱六(陆)毛,就像老鼠爱大米
·齐墨和李震不是“叛变”,而是“归队”!(图)
·简介阉人黄河边(高冰尘)(图)
·晒晒死保共特李震究竟是些什么人?(链接有图有视频)
·热议:“谁包装了盛雪?”
·盛雪团伙的黑帮套路
·盛雪与王国兴往来信件点评
·盛雪的劈腿与口头反共的目的
·盛雪大娘又擦光借油了
·一然和徐科技共同揭示盛雪与中共方面暗通款曲的实质
·与盛雪相比,王军只能算个小騙子
·盛雪的面首秀——张晓刚的国安背景(多图)
·被加拿大皇家骑警拖出会场的李学江及其它
·盛雪当“六四见证人”的好处 (图)
·盛雪造假何时了?(图)
·盛雪被“遣返”之谜
·记傻逼喝喝的“海派纪委书记”——黄河边(高冰尘) (多图)
·《前哨》为什么吹捧盛雪?
·盛雪同志与假五毛
·立此存照:陈用林意欲何为?(图)
·盛雪和陈用林,一只苍蝇盯上一个臭鸡蛋?
·盛雪之“当代秋瑾”和“民运领袖”是怎样被包装起来的
·求证:盛雪已被“自由亚洲”开除?
·回应张健、唐伯桥的泼诬
·旧闻新帖:盛雪的死党——法国张健证实是骗子!
·第一回:盛雪泥菩萨过河 “丧事且当喜事办”;广生急病乱投医 “躲鬼躲进
·第二回:盛母被吹嘘成“圣母” 死人给活人脸贴金 (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寄自“世界尽头” 的明信片——挪威北角游记

   到北极就是赶赴一场光与影的视觉盛宴——夏天看午夜的太阳,冬季则观神奇莫测的北极光。
   
   7月25日,从哥本哈根搭乘SAS航班,经OSLO转机前往北极圈小城阿尔塔(ALTA)。在机场车行提了辆九座旅行车,接泰国侨领一行7人(第二个团6人7月28日路线相同),前往230公里以外的北角(Nordkapp),观赏“午夜的太阳”。
   
   去北角最好的季节是夏天。每年5月15日到8月1日是北角的极昼,游客可以在温暖的休息室一边喝着咖啡,一边欣赏午夜的太阳。这里也是观赏极光的极佳地点,冬季,这里没有白天,但或绿或红的极光绝对能补偿你对光的渴望。每年约有20多万游客从世界各地来到这里。


   
   挪威又有“午夜太阳国”之称,因为有三分之一的国土深入北极圈内,这些地区每年由五月底至七月底的时段,太阳永不言倦,阳光总是二十四小时源源不绝地倾泻。
   
   走E6、转E69号公路,爬高山,翻高原,钻隧道,紧贴北冰洋陡峭的盘山公路一路向北,间或可见成群的驯鹿在苔藓湿地觅食。驱车约三小时,途经霍宁斯沃格(Honningsvag)。
   
   霍宁斯沃格是挪威行政区域最北的一个小镇,这里到了冬天看不见太阳,大雪把所有的一切都埋在地下,生活条件倒不算严酷,关键是寂寞,大半年没有阳光,故没有几个人能坚强到呆在这里猫冬。
   
   再往前30公里上一座高地,这里就是欧洲的最北端——北角(Nordkapp)。由于它特殊的地理位置,故而又得名“世界的尽头”。
   
   北角位于挪威的马格尔岛(Magerøya)上的一个海岬,是一块位于直插北冰洋的307米高的悬崖高地,常常被认为是欧洲的最北方。北角位处71°10′21″N 25°47′40″E / 71.17250°N 25.79444°E / 71.17250; 25.79444,距离北极2102.3公里。据说,1553年,一位英国船长理查德,带领船队绕过欧洲最北端时,将这一雄伟壮丽的海角命名为“北角”。
   
   几百年来,这块古老的岩石还是渔民、商人和海盗的航海标志。岩石上矗立着一座镂空的地球仪雕塑(上图),这就是北角的地标。
   
   到达宽阔的观景台,真正海天一色的壮丽景色尽收眼底,周围是几近垂直的悬崖,下面是壮阔的北冰洋。
   
   观景台入口处有一座彩色石块堆成的四方台,上端立着指向北方的箭头,箭杆上标明了北角的纬度——北纬71°10’21’’,提醒你已进入北极圈了。
   
   图,北角,夏天是个太阳不落的地方,看这幅图,每天的两个6点,是太阳最亮的时候,两个12点,是太阳沉下海又跳出来的时候,每天的两个12点,是北角游客最多的时候。
   
   1873年瑞典国王奥斯卡尔二世到访之后,此地便名声大作。
   
   “尽头”总会让人感到凄美和惆怅,而北角的壮美带来的却是神秘遐想和无限的憧憬。
   
   北冰洋凛冽的寒风,以及此地赫竭色岩石的荒凉,给北角抹上了一袭地老天荒、岁月山河的苍茫。远处海天相接处有一叶帆船飘过。浪迹天涯北角,俄罗斯诗人莱蒙托夫的《帆》倒是契合此时的情境:
   
   在那苍茫的大海上/有一片孤帆儿在闪耀着白光/
   它,寻求着什么/在遥远的异地/
   它,抛下了什么/在可爱的故乡/......
   
   在位于北角的大厅内有可以边观看午夜太阳边品尝香槟的酒吧,小卖部和餐馆,还有发行到达北角的证明的邮局。但在北角没有住宿设施,所以游客一般要返回到霍尼斯沃格。
   
   在酒吧点了瓶当地名为SorryMack的啤酒,凭窗欣赏午夜的太阳。
   
   马格尔岛上有5个小渔村,有居民2000多人。据说这里生产的啤酒让当地人引以为豪,这种啤酒名为SorryMack。叫这样的名字是因为自1845年以来,挪威中部特隆赫姆市一直声称他们的啤酒厂是世界上最北的啤酒厂,其啤酒品牌就叫Mack。后来,马格尔岛的小啤酒厂一不留神抢占了“最北”的概念,为表示歉意,取名SorryMack。
   
   边喝啤酒边观赏午夜辉煌落日与初升朝阳交替的自然奇观——子夜时分,当残阳如血的晚霞尚未消逝,一轮朝阳又喷薄而出,天幕上同时出现日月同辉的奇观。观景台聚集了来自世界各地朝拜这一自然圣景的游客。
   
   而仅仅是三天前(7月25日)我带泰国侨领陈先生一行第一次来到北角时的天气,无异于当头一棒。和随后三天(28日)其夫人、女儿的六人团,简直是“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的冰火两重天的结局。
   
   当赶到北角已是凌晨一点。此时大雾弥漫,冷火秋烟,视力所及不过五米开外,遑论拍照摄影。想想客人万里迢迢飞来北角,竟看到馄饨一片的大雾。我为侨领等众人喊冤叫屈。侨领倒是见过世面风雨一句调侃:人家到北角看“午夜的太阳”,我们是看"雾夜的寂寞"。众老顽童在雾中狂啸几声,照了张“到此一游”照,前后不到十分钟,便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对于普通人来说,这里可能是一生中能够到达的最北端了。真是“来得早不如赶得巧!”运气使然不服不行。
   
   初为人父,在闯荡江湖、浪迹天涯北角之后,倦鸟知返。心中油然升起对家中咿呀学语的女儿的眷念牵挂之情。于是挑了张北角的明信片,寄出一份思念。
   
   亲爱的洛茜塔:
   
   这里是北纬71°10’21’’,挪威北角,老爸为了讨生活而浪迹“世界的尽头”。
   
   当落日的残霞尚未消失之时,一轮朝阳喷薄而出,只有此时此地,才能见证这一自然奇观!
   
   小玫瑰快长大,游历各地,见证人生。
   
   老爸
   
   2013年7月28日
   
   于“世界的尽头”挪威北角
(2013/08/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