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洋奶粉出丑让中国奶粉抓到了救命稻草?]
刘逸明文集
·公众为何对炒房客被拘拍手称快?
·大陆女子到台湾卖淫丢了谁的脸?
·芸芸晋商缘何成了惊弓之鸟?
·王岐山为何敢于公开与基辛格的对话?
·毒胶囊肆虐,监管者去哪儿了?
·秦城监狱爆满能否让“打虎”鸣金收兵?
·冯亚军落马会不会引爆江苏官场?
·嫖娼导演王全安是“娱乐圈的良心”
·当卖国贼披上了“爱国者”的袈裟
·王岐山“蛰伏”为何又让人浮想联翩?
·秦玉海落马前危险的“软着陆”
·金正恩缺席最高人民会议意味着什么?
·金正恩会不会成为朝鲜政权终结者?
·中纪委的两则通报为何出现罕见表述?
·金正恩再度公开“露面”有何玄机?
·王晶与“黄杜何”绝交真实原因何在?
·是谁逼死了年轻的纪委干部?
·万庆良出入高档私人会所干什么?
·东莞色情产业浴火重生?
·官员在学区宾馆的死亡之谜何解?
·与辽宁落马高官通奸的是男人?
·登录慈善榜的朱镕基让谁无地自容?
·中国为何突许昂山素季访华?
·李克强访缅为何不见昂山素季?
·真凶落网为何换不来替死鬼清白?
·“巨贪”李真会不会因马超群泉下鸣冤?
·习近平赴G20峰会让外逃贪官末日逼近?
·俄国人该不该为普京靠边站发火?
·朱镕基之子现身乌镇坐实跨界传言?
·谷俊山在候审时为何痛哭流涕?
·中纪委为何详揭湖南群鼠争斗内幕?
·践踏公民自由权利的广州新规非常不得人心
·中国人为何不愿意捐献器官?
·台湾地方选举对中国大陆民主转型的启示
·河北官员自杀背后有哪些疑问?
·唯有实行宪政民主制度才能堵住官员失踪与外逃路径
·冤死呼格的冯志明该不该以死谢天下?
·令计划为何倒在丁书苗案庭审之后?
·河南美女官员自杀背后的隐情
·巨贪被判死缓为何还要鸣冤叫屈?
·令计划是传说中的冷血动物?
·朝鲜士兵枪杀中国夫妇该当何罪?
·什么东西让广州“巨蝇”不敢升官?
·“反贪局长”搂着女人如何反贪?
·章子怡不愿再拍动作戏有何隐情?
·看A片、强奸如何成为优秀教师?
·王岐山怒批书协预示谁该小心了?
·季建业法庭陈述的最大漏洞
·61岁官员逼25岁美女结婚底气何来?
·中纪委女处长为痛批干部隐瞒婚情?
·河北高官梁滨的身体为什么这么好?
·令计划之妻吃空饷害惨了毛晓峰?
·银行行长惨死背后有何隐情?
·中纪委官员空降安徽谁该发抖?
·两干部车震,到底是强奸还是通奸?
·朱镕基变身慈善家让谁蒙羞?
·中国富人为何要到法国巴黎嫖妓?
·春晚小品涉嫌抄袭让冯巩晚节不保?
·“寡妇年”到底能不能结婚?
·王菲在大昭寺前磕头目的何在?
·“京城首贪”遭遇“李鬼”背后的疑问
·吴王孙权为何迷恋鄂州?
·习近平回击一大流行谬论让谁汗颜?
·少将谈郭正钢剑指其父母暗示什么?
·《家暴法》将让中国女人的遭遇更惨
·高官遭记者冷落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谢新松和仇和到底是什么关系?
·岳飞的《满江红》是如何写就的?
·杀人焚尸,赵黎平哪来的豹子胆?
·梁子湖之美方能成就武汉之大
·郭正钢为何爱上不漂亮的吴芳芳?
·王岐山的一声长叹暗示什么?
·山西高官病亡后被踢出党警示了谁?
·解开美女上衣的村官到底嫖了没有?
·湖南“失踪”市长为何“病”得不轻?
·车展上的“裸模”都去哪儿了?
·刘少奇长女为何希望孩子远离政治?
·外逃的上海巨贪为何要自投罗网?
·省长夫人死后为何要与烈士过不去?
·16岁少女醉死之前到底发生过什么?
·剩男和剩女,谁更值得同情?
·刘亚洲为何怒批歌曲《好日子》?
·纪委副书记坠楼背后水有多深?
·和尚酒驾让人想起了多少佛门丑闻?
·聂卫平透露习近平往事有何用意?
·令计划之子为何要化名入读北大?
·湖南官员为何禁不住陌生美女色诱?
·比官员“野鸡文凭”更可恶的是什么?
·薄熙来最大的金主徐明将获释?
·副厅级美艳情妇再证上床能高升?
·周永康上庭为何给人恍如隔世之感?
·金正恩不参加北京大阅兵有何隐情?
·西藏厅官猥亵妇女为何不是强奸未遂?
·碾死村民,地方政府与黑社会何异?
·金正恩突现平壤新机场有何用意?
·抢劫棺材铺能否遏制农村丧葬陋习?
·张曙光如何撂倒年龄悬殊的美女情妇?
·张雨绮王全安离婚背后的隐情
·令计划妹夫缘何从公众视野中消失?
·高严外逃后的去向为何至今成谜?
·令计划父母时隔九天去世由谁安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洋奶粉出丑让中国奶粉抓到了救命稻草?

   8月2日,新西兰最大的奶制品企业恒天然发布了一条震撼性的声明,声明称该公司的一条清蛋白粉生产线遭肉毒杆菌污染,自2012年5月以来所生产的42吨浓缩蛋白粉产品可能含有肉毒杆菌,这些产品已出口到包括中国在内的8个国家。
   
   包括恒天然公司的奶粉在内的众多洋奶粉品牌一直都为世界舆论称道,尤其受中国消费者青睐,该品牌深陷毒奶粉丑闻令世界为之震惊,更令中国消费者一时间难以置信。中国国产奶粉早已臭名昭彰,如今,洋奶粉也曝出有毒的丑闻,这让不少中国消费者不知所措,因为不知道再让孩子吃什么奶粉好了。
   
   在多年前,曾名噪一时的国产品牌三鹿因为涉毒而轰然倒塌,之后,经质监部门检测发现,蒙牛、伊利等多个国产品牌奶粉均含有三聚氰胺这种毒素。不过,除三鹿之外的涉毒品牌并未随着三鹿一道在奶粉世界消失,而是一如既往地从事奶粉的生产和销售活动。显然,它们之所以能维持生命,除了因为官方的保护之外,还因为中国消费者的血性不足,没有在那之后拒买这些品牌。


   
   当然,中国的贫富差距太大,虽然几乎每个婴幼儿的父母都知道国产奶粉不可靠,但是,因为价格比洋奶粉便宜,所以,只能怀着侥幸心理去让孩子食用。不过,在沿海地区,很多婴幼儿的父母都会通过到香港自由行的机会为孩子买奶粉,不管是买的洋奶粉还是国产奶粉都会觉得放心,这使得香港的奶粉一时间供不应求,港府不得不发布限奶令。
   
   恒天然公司的奶粉在以往口碑甚好,在中国国内,很多消费者都乐于购买,在以往也基本上没有出现过大的问题。记得三鹿奶粉之所以东窗事发,也是因为当时与三鹿合作的恒天然公司向中国政府反映的结果。如今,恒天然再度自爆家丑,表明了该公司的商业良心和社会责任感。虽然恒天然公司的毒奶粉已经流入市场,对消费者构成危害与威胁,但是,从该公司的这种态度看,其奶粉涉毒跟中国公司的奶粉涉毒性质完全不同,一个是无心之失,一个则是有意为之。
   
   为了遏制危害和挽回声誉,恒天然公司迅速决定召回问题奶粉。这种举动值得肯定,这在中国是不可想象的,中国的奶粉企业绝不会主动自爆家丑,即使奶粉涉毒铁证如山,也会矢口否认。从中国大陆销往香港的奶粉几乎没有出现过问题,以及在奥运会期间对运动员实施奶制品特供和对高层官员实施特供的情况看,它们对于自己生产的奶粉存在的问题心知肚明,为了赚钱,所以昧着良心隐瞒实情。
   
   看到恒天然公司的声明后,中国消费者并不欢天喜地,而是感到痛心疾首,而中国相关部门和奶粉企业则是欢呼雀跃,似乎是抓到了救命的稻草。8月7日,中国发改委宣布,对来自美国、法国、荷兰、新西兰等国的总共6家奶粉生产商处以6.7亿元的罚款,指责这几家企业涉嫌进行价格操纵,在中国市场搞垄断,受罚企业包括此次毒奶粉事件的主角恒天然公司,品牌包括雅培、惠氏、达能、雀巢、美赞臣、多美滋、合生元等。
   
   不难预料,在此次毒奶粉事件之后,洋奶粉与国奶粉在中国市场上各自占有的份额会出现一定的变化,尤其是在短时期内,国产奶粉可能会有市场份额抬头的趋势。洋奶粉出事,这应该是中国国产奶粉企业梦寐以求的事情,因为只有这样,它们才可能将洋奶粉挤出中国市场。不过,从公众的反应来看,即使洋奶粉出了问题,在绝大多数人心目中,依然会认为洋奶粉质量依然比国产奶粉质量可靠。恒天然虽然奶粉涉毒,但该公司的态度令人肃然起敬,一旦其奶粉重返市场,依然会购者如云。
   
   中国的传统道德观念讲:“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恶有恶报,善有善报”,这种朴素的信仰如今只存在于少数中国人心目中,大多数人都是唯利是图、唯钱是尚,很多商人就更是利欲熏心,为了利益的最大化,可以置道德良心和法律于不顾。从中洋毒奶粉不同的揭露方式看,中国奶制品企业已经彻底良心泯灭。
   
   几年前,蒙牛乳业的负责人在香港召开新闻发布会,向香港市民表示,他可以保证销往香港的蒙牛奶制品比内地的要安全,这是在赤裸裸地表明他们在奶制品生产上执行的是双重标准,大陆人在其眼中就是只配吃劣质奶粉和毒奶粉的贱民。
   
   只要稍微有头脑的人都不会相信洋奶粉有垄断中国市场的能力,要垄断也只能是国内品牌垄断,因为中国没有真正的市场自由,洋奶粉的受欢迎与垄断无关,只与消费者的判断有关。发改委在此次毒奶粉事件之后,对洋奶粉进行重罚,这看似在打击垄断,实际上是为了敛财和为了让中国国内奶粉品牌垄断市场创造条件。
   
   据资料显示,肉毒杆菌是一种致命病菌,一旦为婴幼儿摄入后果不堪设想。现代社会,污染方式五花八门,病菌、毒素也各式各样。恒天然公司制造奶粉的过程应该是非常严格的,没有将被肉毒杆菌污染的奶粉遏制在国境线内的确是重大失误,不过,中国的质检部门为何也未能及时发现这种问题?可见,发现这种问题有一定难度,如果要彻底地追究责任,恒天然公司该受罚,而中国的质检部门同样也该受罚。
   
   恒天然公司的奶粉丑闻没有让恒天然这块牌子彻底倒下,反而照出了该公司的商业良心,同时,也照出了中国相关部门和奶制品企业幸灾乐祸的丑恶嘴脸。“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公众有理由相信自爆家丑的恒天然公司能走出毒奶粉困境,并在以后重返中国市场,让中国消费者对其重建信心。
   
   2013年8月8日
   
   原载《民主中国》
(2013/08/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