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蒋中正文集(87)]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十一)
·透视中国(十二)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十三)
·透视中国(十四)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十五)
·透视中国(十六)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终)
·地狱逃生记(一)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三)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四)
·拈花上周微
·拈花一周微 (2015年1月19日)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2015年2月9日星期一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五)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五)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六)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七)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八)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九)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一)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二)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三)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四)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五)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六)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七)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八)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九)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一)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二)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三)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五)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六)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七)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完结)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一)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三)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四)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五)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六)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七)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一)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二)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13)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四)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终)
·拈花一周微
·沧桑-晓剑著(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蒋中正文集(87)

中華民國五十八年
   
   ——————————————————————————–
   
     中華民國五十八年元旦告全國軍民同胞書

     中華民國五十八年青年節告全國青年書
     中華民國五十八年國慶紀念告全國軍民同胞書
     臺灣省光復二十四週年紀念告全省同胞書
   
   中華民國五十八年元旦告全國軍民同胞書
   
   ——————————————————————————–
   
   內容來源:卷三十四 書告
   隸屬章節:書告\中華民國五十八年
   
   版面原件:第200頁,第201頁,第202頁,第203頁,第204頁,第205頁,第206頁,第207頁,第208頁,第209頁,第210頁
   
   〔第200頁〕
   
   ——中華民國五十八年一月一日
   
   〔要旨〕
   
   一、共匪對大陸同胞悲慘奴役的迫害。
   二、大陸同胞與共黨所奴役的「工」「農」「兵」群眾,皆對毛賊進行你死我活的大鬥爭。
   三、毛賊內心的恐懼,怕黨內黨外大陸人民對它報復雪冤。
   四、共匪以美俄為敵,要打倒以美國為首的帝國主義,要打倒以蘇修叛徒集團為首的現代修正主義。
   五、毛賊的「九全大會」,不如說是毛賊對「中共」組織、主義、黨員,澈底的毀滅,一筆勾銷,作為其陶俑芻狗的告別式。
   六、我們今天的埋頭苦幹,就是明天的反攻行動的準備。
   七、強調政治、經濟的再建設,再發展;也強調社會、文化的再動員,再革新。
   八、我們努力的方向,就是要建立一個文明的國家,一個廉能的政治,一個合群愛國的國民,一個明禮守法的社會,以光復大陸,重整大陸河山。
   九、中華民族正氣、國魂、人格的總激揚,也就是主義、歷史、文化的總決戰,和三民主義仁愛、信義、自由、和平的最後勝利成功。
   〔本文〕
   全國軍民同胞們:
   國父領導國民革命,復興中華,建立民國,今天已是五十八年元旦,又是我們開國紀念的一個光榮節日。
   我們中華民國,雖已久經五十餘年的艱危憂患,但亦由於這樣艱危憂患之磨練煎熬,而愈益表現了〔第201頁〕我中華民族正氣與國魂的激揚奮發,再接再厲!特別是由於這二十年來,我們在臺、澎、金、馬反共復國基地,遵奉三民主義的最高指導,獲致了倫理、民主、科學——均富安和的成效,證明了 國父建國理想的實現,這亦就是不久將來我們由復國進而建國成功的確據,更是大陸同胞心目中掙脫毛共鬼域血獄,重沐青天白日民族慈暉的曙光。
   大陸同胞,被迫無告,黑暗恐怖,到今天已經二十個年頭,我們一時一刻都不能忘懷這一種骨肉血系的同志親友,悲慘情景!而今天大陸工人、農人、知識份子、各級幹部、及其幹部子女、在學師生,特別是毛賊所謂「黑七類」份子……經過這三年來紅衛兵的「文革」「武鬥」之後,目前又正在那裏一批一批的被迫「上山下鄉」,成千成萬的到冰天雪地的邊區,去充當饑寒無告的奴役!我們國家民族遭遇到這種空前絕後、不可想像的悲劇慘狀,任何人都在疑問,毛賊何以必要與我每一炎黃子孫為敵,至於此極?!毛賊究竟是為了什麼,要下這種狠辣的、血腥的毒手?!這只有一個簡單的答覆,就是它在此日暮途窮之際,力圖垂死掙扎,要開它那個夢寐以求「造反」「奪權」的「九全大會」,來企圖達到它建立毛共紅色帝國獨一無二霸權的目的,故其不得不師法秦始皇焚書坑儒、偶語者棄市的故技,作為它起死回生最後一服靈丹妙方。可是十二年來,其「九全大會」,始終開不成,究為何故?如果照它這次所搞的「十二中擴大會議」——隨意指派代表,而說「不要迷信選舉」,東拼西湊,而就可以不管額定人數,喊開會就開會的手法,它的「九全大會」,自然就在任何時候都會開,也可以開的。其問題,就在於其十九年來,清算又清算,鬥爭又鬥爭,羅織又羅織,迫害又迫害!而反抗者卻仍然照樣反抗,反奪〔第202頁〕權者亦仍然照樣反奪權,不僅是大陸全體人民,就是被它共黨所奴役的「工」「農」「兵」群眾,也在永無休止的對這獨夫——毛賊進行你死我活的鬥爭。其中最重要、而最難解決的問題,亦就是毛賊今日最無把握的一點,乃是它在「九全大會」開過以後,如何能不使其所指為「親密戰友」的林彪等一小撮,成為彭、黃、劉、鄧「叛逆」之續?而林彪這一小撮,也更沒有任何憑藉,可以保證其本身不步彭、黃、劉、鄧等血獄羅織的後塵。
   還有一點亦是它所難以解決的,就是十九年來,像高、饒、彭、黃、羅、譚、劉、鄧等等,都是一直相繼不斷的在對毛賊明爭暗鬥,糾纏不清,毛賊且曾由此而被迫縮回到它所謂「第二線」。因為它到現在還死不甘休,所以要再從第二線起來對它那在第一線的劉、鄧當權派「造反」「奪權」。曾經煽動了千千萬萬的「紅衛兵」,經過了兩年多的時間,打爛了整個共黨偽政權的一切組織,但卻打不垮一個劉少奇,即使劉少奇被其「十二中擴大會議」開除了一切職權,卻還是打不垮劉少奇分佈在各地的「代理人」;因為這樣,毛賊既無法嘯聚其一次「十二中全會」,就只得雜湊其一個不三不四的「十二中擴大會議」,來為它自己吶喊壯膽,以逞其獨夫禍首一人的私慾!
   大家都知道,毛賊的「九全大會」,它自「一九六六年」開始鬧「紅衛兵」以來,就曾經叫囂,要在當年「十月一日」召開的,結果沒有開成!去年又叫喊至遲要在「五、一」召開,不料「五、一」不成,後來改定在「九、五」,「九、五」又不成,「十、一」也不成!這就是由於其黨內分崩離析,全面反毛,而且全面反黨;在其黨外,大陸全體人民,更是怒濤排壑的反毛抗暴;由於形勢使然,所以至〔第203頁〕去年的年終,毛賊還是不敢召開,這亦就是它所不能解決的第二個問題。
   總之,今日毛賊對其黨內所怕的,乃是不知道其黨徒將如何對它鞭屍清算?對其黨外大陸人民所怕的,乃是不知道人民在這樣仇深如海的骨嶽血淵之中,將如何對它報復雪冤?故其今日到處所見的,滿目都是「內奸」「叛逆」;所想的,亦無一不是「牛鬼蛇神」;於是毛賊日常生活起居寢息,四週都是被其因禁、下放、逼害、屠殺的「修正主義」「資產階級」與「國民黨特務」幢幢往來,陰森森的恐怖景象!它在如此疑懼震眩的環境之下,而欲儘早扮演其垂死掙扎的最後一次悲劇——「九全大會」,則其結果如何,自可不言而喻了。
   同胞們!毛賊竊據大陸,十九年來,已瘋狂的將我們中華民族歷史、道德、文化,都抹煞竄改、毀滅無餘!而現在它更不顧一切,連其馬列主義國際共黨的「歷史」「傳統」,亦要澈底抹煞毀棄了!這當然不僅是它的黨徒要反對,凡是馬列主義國際共產黨,亦不能容忍的。關於這一點,就可以從它「十二中擴大會議」所通過的「黨章草案」中,得到其一個正確的明證:
   它在其新「黨章草案」總綱中,明白認定「要以毛澤東思想,作為其指導思想的理論基礎,而以一向高舉毛澤東思想紅旗的林彪作為毛澤東的親密戰友和接班人」;這就是它的「九全大會」,要確定以毛澤東為首領,而以林彪為其副首領。並且在其同一總綱中,還說明這個黨章,是「根據毛澤東的建議而起草的」,認為「這個草案,突出了毛澤東思想和毛澤東的建黨路線」。由此就更可證實「九全大會」,乃是毛賊獨夫一個人的御用私黨!一個人的嗾使工具!這種恣睢滅裂的狂妄瞑行,乃是史達林尚且〔第204頁〕憚而不為的!這還會有誰相信它,今天的毛黨,是代表什麼「階級」的一群人,或什麼「階級」的一個共黨呢?
   再說,在它「草案」中,雖也提到了馬列主義,但在馬列主義之後,緊接?的,就是毛澤東思想;說毛澤東思想,是「社會主義走向勝利的時代的馬列主義」,把「馬列主義提高到一個嶄新的階段」。其實這就是毛賊閹割了馬列主義,要否定並纂奪馬列思想的標幟!有誰會相信它這個毛黨,除了盲叫狂喊毛語錄,並要這一群嘍囉以其毛語錄當作治病、生產、發動機器的符咒,而自封其為山寨大王之外,它還會是一個有什麼思想或馬列主義的共黨呢?
   它又在「草案」中,根本否定了對共產主義集團的關係,並公開地肯定的「要打倒以美國為首的帝國主義」!更要「打倒以蘇修叛徒集團為首的現代修正主義」!這種在共黨黨章中,明白的標示出以共產集團為「目的敵」的行徑,不但是見所未見,聞所未聞,而亦由此可知其必要打爛共產國際,並咬定了共產集團為其大敵,不惜明目張膽的敵對反噬,且必欲澈底推翻之而後快!在它這樣既定的計劃與目標之下,如它再要在國際間玩弄其「萬隆會議」時期的「和平共存五原則」的詐術,誰還會相信和毛賊「和平共存」,而不至為毛賊伺機反噬,毀於一旦呢?
   至於其「黨章草案」第二章(組織)第一條中,就規定了以後它的「黨」的構成份子,為「工人」、「貧下農」、和「軍人」!
   現在先說它的「軍人」:這些跟?毛賊拚死賣命了一輩子的毛黨毛軍「老幹部」和「親密戰友」,〔第205頁〕正在不斷的被它栽上了「黑材料」——「要叫他們永世不得翻身」!就是它的一些「文革小組」新進的成員,今天也成為了毛賊毛婆所要「清理隊伍」、「吐故納新」的「廢料」!除了共軍前第四野戰軍林彪直屬的嫡系之外,誰能有把握不成為它的「廢料」?就是它「四野」的嫡系官兵,又誰能有把握自己不被打成為反毛派,而一齊被它掃入廢料垃圾堆中。
   其次,所謂「工人」:原來的「匪黨黨章」,是曾經被說成為「工人階級組織的最高形式」的,這次對工人,雖還未至以其曾遭受紅衛兵揪出打鬥之故,而被它一腳踢開,但是其「工人階級」,已要與「貧下農」和「共軍」並列了;於是國際共產主義的傳統黨章,亦完全被它撕毀了;可憐這些被其在名義上利用?的工人,曾經做過紅衛兵打鬥的活靶子,現在又正在進駐各級學校,充當毛賊思想的「宣傳隊」,來做打鬥紅衛兵的打手,這不是工人要永遠的被毛賊陷於「打一批、拉一批」,循環不已的血腥打鬥,成為其工人階級互相殘殺的「最高形式」麼?
   其三,所謂「貧下農」:照其「黨章」鑄定的口氣,他是要被迫命定的充當貧下農一輩子,並且還得以貧下農作為自己成分的保護色,非至於老死不止!而且還要眼看?它自己的子女,也將是世世代代都成為其貧下農以至於老死,而永無翻身之日。
   在這毛賊「黨章草案」中的所謂「工人」「貧下農」與「軍人」一些人,他們都已嘗夠了毛賊欺詐利用的苦果,誰能相信它,還肯再受其欺騙利用呢?
   它在這六章十二條的「黨章草案」中(原來共黨黨章是九章六十條),實在包含了無數的陰謀詭計〔第206頁〕,但也就是替自己的陰賊險狠——自外於共黨國際,自毀其中共組織,自絕於七億人民招供!不僅它的黨徒明白,任何人也都明白,它不再是一個「階級」的共黨,而是在不斷的箝制鎮壓其「階級」;不再是「國際」共黨的孿生體,且正要埋葬其「國際」共黨的母體;連那毛賊獨夫寡頭,最近一小撮夥伴的黨徒,都不肯附和它,甚至還在堅強的反抗它!所以毛共即使其「九全大會」強勉雜湊的開完以後,而它的偽組織亦不過只是其毛賊一個人「造反」「奪權」「煽陰風」的一個山寨黑店,誰還會相信它紅色帝國的霸權思想,及其個人主義,再來擁護它?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