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蒋中正文集(83)]
拈花时评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共壮大之谜(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2)(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3)(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4)(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政府已经成功地转型为牟利型政府
·中共壮大之谜(5)(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6)(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7)(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9)(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10)(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1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最终)(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0)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8)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3)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1)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0)
·亡党已成不归路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终卷)
·zt——可怜我被蹂躏的祖国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2(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3(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4(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5(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6(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7(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8(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9(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0(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zt-关于腐败
·晚年周恩来(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 (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蒋中正文集(83)

中華民國五十四年青年節告全國青年書
   
   ——————————————————————————–
   
   內容來源:卷三十四 書告

   隸屬章節:書告\中華民國五十四年
   
   版面原件:第78頁,第79頁,第80頁,第81頁,第82頁,第83頁,第84頁,第85頁
   
   〔第78頁〕
   
   ——中華民國五十四年三月二十九日——
   
   〔要旨〕
   
   一、闡明廣州士義志士,對國家民族的貢獻。
   二、毛賊瘋狂進行原子試爆,使大陸同胞陷於覆巢之痛的空前浩劫。
   三、自由世界如果仍然養癰貽患,姑息因循,而不終止共匪原子威脅,人類文明必遭毀滅。
   四、歷史證明共匪暴虐的偽政權,是無法在人心鼎沸、民主浪潮之前繼續存在的。
   五、號召全國青年,以發展科學來報國,以投筆從戎來報國,以戰鬥行動來報國。
   六、只要有決心反共抗暴,對匪戰鬥,就可以在週圍得到同心組織的接應,一致行動。
   七、時代考驗青年,青年創造時代,貢獻所有力量,奠立國家民族不拔的根基。
   
   〔本文〕
   
   全國青年子弟們:
   五十四年前的今天, 國父號召全國各省革命青年,密集廣州,發動三月二十九日第十次革命,「以死來感動四萬萬人」,乃造成黃花岡七十二烈士光榮的史詩,亦就導發了當年雙十節武昌起義,全國響應,不三月而創立了中華民國,成為亞洲第一個民主國家,燃起了「復興中華,建立民國」「有志竟成」的信念,指引男女青年光榮奮鬥的慧燈!
   大家都知道,當時廣州舉義,革命志士,紛紛自製炸彈,對敵人進行暗殺,也運動防營,首義響應,有的還飾為嫁娶,轉運軍械,有的則流血五步,擊斃賊酋,與敵人同歸於盡,每一個人都忘身赴義,〔第79頁〕爭任選鋒,以天下為己任,以後死為恥辱!因為他們明白「祖國存亡,在此一舉,事敗則四萬萬人皆死,事成則四萬萬人皆生」!
   今天我們在對共匪毛賊戰鬥中,毛賊不但正是俄共所說的,對大陸同胞控制腸胃,「把消費限制到最低限度」的死亡邊緣,迫使他們過?牛馬不如的生活,生不如死的日子!毛賊更盲目的推動世界大戰,「把武裝鬥爭絕對化」,在顛覆戰的同時,進行射擊戰,又繼之以原子戰的恫嚇,迫使整個人類,皆陷於世界性的熱核子災禍!大陸同胞,現在愛國之危,乃又更甚於其憂身之死,所以今天我們正是處於「祖國存亡,在此一舉」的最後關頭,只有國民革命的反共鬥爭,得到全面的勝利,世界人類公敵——共匪,徹底消滅,才能使民族復興,全民皆生!並對亞洲與世界和平、人類福祉,再一次提供我們的貢獻!
   青年子弟們!共匪毛賊以原子試爆為其瘋狂侵略的工具,為其威脅世界的訛詐手段,這並不是表示其科學的進步,而是更加暴露了毛賊對我大陸同胞羅掘壓搾、窮兇極惡的獸行,乃是殘忍的滅絕人類、反科學的野獸觀念,絕對的違反了我們愛好和平的民族天性!
   共匪毛賊以原子擴散為其赤化世界、毒化人類的工具,在迫使世界成為共產主義的廢墟之前,乃必欲使我們大陸同胞先陷於覆巢之痛的空前浩劫!
   時至今日,共匪毛賊搜括了人民的一切,也削弱了它自身的一切,以進行其——飢餓的自殺的原子試爆,就正和二次世界大戰末期,納粹以其時間、資源、人力,全部投擲於發展V2火箭飛彈,以逞兇〔第80頁〕肆惡,結果不過半年,即陷於滅亡的絕境,如出一轍!
   但是,這還得說,如果海內外自由青年,不及時從沿海前線突擊反攻,大陸青年,不及時從敵人內部起義發難,那就仍然無從阻止共匪為厲的罪孽,無從阻止大陸全體同胞淪於毀滅的命運!而迷惘的自由世界,如果仍然養癰貽患,姑息因循,而不能協助我們光復大陸,去終止共匪的原子威脅,那黷武好戰的毛賊,不久必將據有這種足以毀滅人類的核子武器,且必公然假其核子武器以擴大其共產主義的廢墟,使人類文明,毀於一旦!
   現在國際上,除開對共匪原子試爆的迷惘以外,還有一部份人,仍然存在?對共匪殘酷的掌握了眾多的人口、廣大的空間、以及他長期的控制時間的偏見和迷惘!殊不知——
   一個羅掘俱窮、惡貫滿盈的匪偽組織,其人口愈多,飢餓愈大,剝削愈狠,民怨愈深,而其殘忍控制的罪惡,決無法逃避民生、民權、自由的怒吼,終必陷於深仇血淵「民欲與之偕亡」的歷史鐵則。
   一個窮兵黷武、侵略成性的民族敗類,其土地愈廣,樹敵愈眾!現在大陸,實際上家家都是反共的堡壘,人人都是毛賊的仇敵,以共匪浮腫的內潰的防禦,對我們內外夾擊的民族陣營,不但其防廣力分——我專為一、而敵分為十——並且覺醒的共軍民兵,就都將出現其辛亥革命、起義新軍的歷史重演!
   一個惡貫滿盈、殘民以逞的暴虐偽政權,是無法在人心鼎沸、民主浪潮之前繼續存在的!在我們中國歷史上,暴秦必亡,由始皇而至於二世三世,都不過十五年!新莽之亡,也同樣不過十五年!我們中〔第81頁〕華民族,從古以來,不惟有九世復仇的志節,也有一日復齊七十餘城等無數的復國史蹟。且自民國以來,我們即曾對日抗戰堅持至十四年之久,取消了各國在華百年來一切不平等條約的事實!就是臺省淪為異族殖民地五十年的長時期,亦不能絲毫磨折我們的民族正氣!就如姜紹祖、羅福星、余清芳、鄭吉星、江振源、林火旺、簡大獅諸先烈,凡是不願身為亡國奴,而立志光復之志士,無不為其熱愛民族、效忠祖國、犧牲奮鬥!而在全省各地,再接再厲、舉義成仁的同胞,更不勝枚舉!那末,出賣民族的共匪,輸入它外國祖師馬列主義的衣缽,血腥統治我大陸十五年,其殘忍暴虐程度,超過了前者千百倍而不止!誰能說它的暴力,足以磨折我們五千年歷史文化的民族精神,和遏阻我們全體同胞報仇雪恨的反共決心!
   當然,自由是要由我們以自己流血的戰鬥去爭取的,自由是要以我們生命的犧牲作代價的,自由是要我們自己來保衛的——自由不是自然存在的,自由不是可以依賴的,自由也不是坐待敵人滅亡而可以徼倖得來的!因此,我今天要鄭重的號召全國青年子弟,以科學發展來報國,以投筆從戎來報國,以反共抗暴來報國,以戰鬥行動來報國!
   ——大家明白,奸匪是以壓搾民眾的脂膏,竊取科學的伎倆,來擴張其侵略;以原子武器試爆,威脅人類,毀滅民族,來作其統制世界的賭注;這種畸形的、跛腳的殘忍的作為,不是真正的科學,乃是反科學、反人性的罪惡的科學!我們所要發展的,乃是以國家自由、人民福祉為前提的科學,就是要以原子和平用途的發展,來開啟科學建國的道路!我們也要鄭重呼籲匪區的科學和技術工作者,拒絕參加〔第82頁〕毛賊這種原子罪惡的科學工作,並起而破壞匪區這種原子罪惡的一切科學設施,一齊來消除我們反共革命的障礙,開拓大家復國建國的道路!這二者就是我們青年子弟科學報國的光明的前途!
   ——大家既知道,自由基地的臺省青年,他們在異族統制時期的五十年中,革命諸先烈,前仆後繼的表現了轟轟烈烈的民族氣節,和百折不回的愛國精神,其舉義成仁,不但足以與黃花岡七十二烈士後先輝映,而亦啟發了後來千萬青年革命報國的志事,所以在我們復興基地的青年子弟,一梯次一梯次的都以從軍入伍為榮!一批又一批的都以志願留營為榮!今天的復興基地,比之開國時期的武昌、北伐時期的廣州、抗戰時期的重慶,雄壯強盛,倍蓰千萬!今天就更要呼籲我全國青年,都承接我們民族的精誠大義,也都要認清完成國民革命,就是現代青年救國家、救自身的事業!參加反共戰爭,就是現代青年爭自由、爭生存的機會!人人傚法先烈,唸唸毋忘在莒,時時以光復大陸、拯救同胞、消滅共匪、湔雪國恥,來開啟我們中華民族青年子弟光明的前途!
   ——這些年來,大陸革命抗暴運動,幾乎是毛匪的心脈跳動一次,就有一次反共抗暴的事件發生。毛匪下放了四千多萬青少年到農村、荒山、沙地、邊區、「插班落戶」,每人每年至少要挨過三百六十個悲慘痛苦的「勞動日」,這四千萬青年,都是要對共匪討還血債、與匪不共戴天的青年,亦正是普遍散佈在全國每一角落,反共反毛的急先鋒。因為誰也明白,共匪對大陸同胞,尤其是知識青年,無時不在「鬥爭」之中,無地不在「清算」、「公審」之中,亦即他們無時無地不在死亡的處境之中掙扎,與其在這樣「勞改」「下放」「清算」「公審」中,討牛馬不如的非人生活,自不如對共匪在社會中搏鬥〔第83頁〕、戰場上拚命、以牙還牙而死,遠為壯烈光榮!十五年來,我時刻懷念大陸同胞的悲慘生活,我更懷念大陸青年和知識份子被迫洗腦的奇恥大辱!而今天尤其關懷青年畫家李澤浩志士的生死,深望其和我們仍有相聚的一日,萬一他不幸被毛賊逼害,犧牲殉國而死,則其死猶有重於泰山,我相信大陸上正有千千萬萬的李澤浩,繼其遺志,要與共匪搏鬥到底!這種為反共雪恨、救國救民而死,比之被共匪整死,拖死、含冤忍辱而死,不是更有價值麼?再說,像毛共空軍中劉承司、邵希彥、高佑宗等的投奔自由,起義來歸,他們既有用武之地,又有復仇之時,既得自由,又有前途,而且他們今天都已在臺省娶妻生子,享受其家庭天倫之樂,則我大陸青年何所畏而不投奔自由呢?我今天要告訴大家,只要你們有決心反共抗暴,對匪鬥爭,你就可以在你的週圍,得到同心組織的接應;你就可以和海空突擊、與大陸游擊的國軍,一致行動;亦就可以取得武器和革命的旗號,糾合同志,一齊來復仇雪恥,獲得自由!
   ——總之,反攻復國戰爭,是中華兒女有志青年,任何人都不能自外的革命戰爭!所有海內外青年,都要團結一體!一切口誅筆伐,都要瞄準共匪而戰!一切炸彈手槍,都能針對毛賊而發!我常說「時代考驗青年,青年創造時代」,現在就是青年爭自由、爭生存——但亦是青年要下定犧牲流血的決心,貢獻個人的生命幸福——以奠立國家民族百世不拔的基礎,而流芳萬古的時代!只有能經得起時代嚴厲考驗的青年,才能在浴血苦鬥中,創造時代,掌握勝利!大家知道,辛亥革命的青年志士,他們都是「以死來感動四萬萬人」,作為自己的責任,而這亦仍然是今天知識青年的模範,反共革命的先驅!所以青年是反共革命的前鋒隊,青年是民族復興的創造者,只有海內外青年,集中自己民族的精神、智慧和〔第84頁〕能力,一齊以戰鬥的行動來反共復國、來拔毛救民——以我們海外青年的民族大義,直接間接的參加反共革命事業,去和共匪的「統戰」陰謀,針鋒相對!以我們敵後青年反共抗暴的組織,去和共匪鎮壓鬥爭的「槍桿子」,針鋒相對!以我們復興基地青年「耕者有其田」的農業生產大軍,去和共匪整垮了的「人民公社」,針鋒相對!以我們「工業起飛」的工業生產大軍,去和共匪栽倒了的「生產大躍進」,針鋒相對!以我們「倫理、民主、科學」的三民主義大軍,去和共匪徹底破產了的「共產主義建設總路線」,針鋒相對!進而予共匪以全面的、根本的摧陷廓清,我們的復國建國大業,就會很快的獲致最後勝利和徹底成功!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