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蒋中正文集(96)]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8)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3)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1)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0)
·亡党已成不归路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终卷)
·zt——可怜我被蹂躏的祖国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2(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3(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4(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5(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6(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7(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8(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9(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0(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zt-关于腐败
·晚年周恩来(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 (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从乌坎村起义看国人的实用主义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六四惨剧会再上演一次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蒋中正文集(96)

中華民國十九年
   
   ——————————————————————————–
   
     致祭譚延闓院長文

     中央陸軍軍官學校第七期同學錄序
   
   致祭譚延闓院長文
   
   ——————————————————————————–
   
   內容來源:卷三十五 文錄
   隸屬章節:文錄\甲﹑文錄\中華民國十九年
   
   版面原件:第133頁,第134頁
   
   〔第133頁〕
   
   ——中華民國十九年十月十八日於南京——
   
   維中華民國十九年十月十八日,國民政府主席蔣中正暨全體委員等謹薦馨香,致祭於國民政府委員行政院院長譚公組安之靈曰:嗚呼!大亂漸平,而建設為當務之急,公竟釋黨國之責任而長逝耶!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公之身雖沒,公之功不朽也。昔年辛亥武漢起義,首先響應者,實惟湖南。而危難之中,出任艱鉅,此公之功也。討袁護法諸役,信義大白於天下,作西南之保障,此又公之功也。挈湘軍以赴國家之難,而嶺表馳驅, 總理在時則竭智盡忠,含辛茹苦。逮乎 總理逝世,迄以定都南京,五院成立。數年之間,患難頻仍,所更非一,往往定大計,決大疑,俾我國家拯於危墮,卒致統一和平之盛,此尤公之功也。方期政治修明,生民樂利,或有時可以遂公東山之志,乃元惡大憝之肆行叛逆者,自去年以來,迭相倚伏,自不得不以國家之武力,掃除訓政時期之障礙。艱難轉戰,動經歲時,賴公坐鎮中樞,經綸密勿,而中外引以為重。初不意嚮之所以憂勞成疾者,一發而終不可治也。然公究未嘗以其身為己之身,故猶力疾在公,夙夜匪懈。更不意大軍告捷,底定中原,而天不憖遺,哲人遽喪。嗚呼哀哉!任重道遠,蓋古之所謂弘毅者也,畢生功烈,炳炳麟麟,固將著之簡冊而昭明,垂之百世而不泯矣。政府深惟崇報之義,已明令國葬,務極哀榮,惟戮力神州,斯人不作,幾筵布奠,鹹不自勝其悲從〔第134頁〕中來也。中正等亦惟有恪遵 總理遺教,勵行三民主義,庶幾以竟公之志者,慰公之靈,冀鑒精誠,袪我黨國。尚饗。
   
   中央陸軍軍官學校第七期同學錄序
   
   ——————————————————————————–
   
   內容來源:卷三十五 文錄
   隸屬章節:文錄\甲﹑文錄\中華民國十九年
   
   版面原件:第135頁,第136頁
   
   〔第135頁〕
   
   ——中華民國十九年——
   
   總理手創黃埔軍校,迄今已歷五載,在此五載之內,中國革命之進展,猛然飛騰。其中原因,固在於 總理數十年之革命準備,及改組本黨,領導民眾,為黨為國,奮鬥犧牲;但革命武力之締結,亦有莫大之關係。 總理手創黃埔軍校,即在造就革命武力之幹部,剷除反革命之連環勢力,在近數十年之革命戰爭,如楊劉之役,討陳之役,北伐之役,及以後數次討逆之役,黃埔同學均曾勇猛前驅,為黨國而獻身,為革命而奮鬥。過去犧牲多數之官生,造成今日之光榮歷史,望同學今後仍依本黨之主義,循革命之大道,念本校之歷史,抱犧牲之精神,繼續努力,獻身黨國,更要立志剷除違叛中央之殘餘軍閥,決心打破侵略中國之帝國主義。諸同學應知本校過去之光榮歷史,犧牲精神,祗可做為吾輩今後繼續奮鬥之鼓勵,不可坐享而受虛榮,藉之以圖私利。望諸同學,對於此點,加以深切之考慮。
   現在國內之反動勢力,封建殘餘,群向中央進攻,破壞國家統一,阻礙軍隊編遣,危害和平建設,但中央之地位已固,威信已揚,任何反動勢力不能動搖,任何封建殘餘不能危害;即帝國主義者,見於中國革命之進展,中央地位之鞏固,亦示驚恐,而想對於中國之革命,加以阻礙,但全國人民已經覺醒,深感國家之困境,當不能坐視列強之侵害,中華民族之偉大力量,亦漸暴露於外人之前,彼等決不敢〔第136頁〕對我採取直接手段。惟蘇俄立國,本恃暴力,不但在其國內,向民眾示壓制之淫威,而且對世界弱小,亦行侵略之政策。數月前,我國斷然將蘇俄利用以赤化之中東路強行收回,以為打破帝國主義在華特權之初步,蘇俄不明此意,仍藉暴力,侵我主權,向我示威,但中央仍一本對外之革命政策,繼續爭鬥。要之,現在革命之困難,仍然極多,中國建設之環境,仍甚險惡,但革命之困難愈多,環境愈險,我輩之責任亦愈大。望諸同學,深明此意,向前奮鬥,繼續努力,切不可因革命之獲局部勝利,即生求官發財之惡念,而成偷生怕死之劣性。七期學生,在入校以來,已歷三載,數經艱難,顛沛流離。不但在粵遭受桂系軍閥之壓迫,而且橫被暴起共黨之擾害,終於被迫北來,先就學於浙杭,後升學於京都。現屆卒業之期,諸生將離學校,但過去因受時局之影響,未能安心求學,依時卒業。尚望諸生出校之後,在努力革命工作之外,依然繼續學習,以補不足。要知學問本無止境,切不要以為卒業出校,即為學習終止,其各勉之。
   
   中華民國二十年
   
   ——————————————————————————–
   
     自反錄序
   
   自反錄序
   
   ——————————————————————————–
   
   內容來源:卷三十五 文錄
   隸屬章節:文錄\甲﹑文錄\中華民國二十年
   
   版面原件:第137頁
   
   〔第137頁〕
   
   ——中華民國二十年五月五日於南京——
   
   自反而縮乎?自反而不縮乎?追溯前事,歷歷如昨。翻閱舊稿,益增媿皇!今茲所存,不逮什一,繼是以往,事務愈繁,散佚更多,乃托勉廬毛先生,為我編次付印,以為朝夕自反之資,迂陋短拙,悉存其真,冀於寡過進德,略有裨助云爾。
   中華民國二十年五月五日
   蔣中正自序於首都中央軍官學校東捨自反室
   
   中華民國二十一年
   
   ——————————————————————————–
   
     外王父品齋王公傳
     外王母姚太夫人傳
   
   外王父品齋王公傳
   
   ——————————————————————————–
   
   內容來源:卷三十五 文錄
   隸屬章節:文錄\甲﹑文錄\中華民國二十一年
   
   版面原件:第138頁,第139頁
   
   〔第138頁〕
   
   ——中華民國二十一年六月十三日於廬山牯牛嶺——
   
   外王父品齊王公,諱有則,嵊邑葛溪人,幼而敏學,精通詩禮;長棄舉業,遠遊四方。體格魁梧,風範雍容,遠近之人,無論知與不知,望而識其為葛溪王先生也,其為世嚮慕如此。太平天國既亡,公痛民族之沉淪,裡居鬱鬱不樂,乃遊皖南與浙西,至安吉、孝豐,招集流亡,經營墾殖,居數年,田日闢,產日富,方數十里,皆公壤也。公以其間,疏河渠,開道路,辦保甲,陰以兵法部勒其人,賞罰黜陟,秩然而不犯,一方以安,人至今誦德不衰。公雖富,而治其家以勤儉,教養子女以禮義廉恥之節,尤謹於女教。先妣王太夫人,習詩書,工女紅,獨得外王父母鍾愛,及歸吾家,一以外王父之法度,疕其家事,中正九歲,而先考肅菴公即世,先妣食貧自守,撫其遺孤,以至於成人。蓋先妣之大節,與所以教中正者,得於外王父母為多雲。中正幼年,先妣王太夫人嘗以古磁玉器示中正曰:此外王父之所遺也。外王父購自遠方,獨以賜予,當珍藏之。又告中正曰:外王父平居喜漁獵,釣無不獲,弋無不中,綱罟田獵,老而彌擅其能,蓋其聰明才力,有以大過人者也。公晚年歸老於鄉,斥其資財以開奉嵊通道,披荊棘,刊山谷,通津梁,蓽路藍縷,以迄於蕆事,皆公之力也。夫善居積者,往往聚而不能散,故曰:為富不仁矣。以其身致之之難,思以貽其子孫,又未嘗教以禮義,以成今日民族驕惰之風,乃至國〔第139頁〕弱民困而不可收拾,求一治公如治私、治鄉如治軍,勇於為義,不憚險遠,不見用於世,則以禮義廉恥之教修於家人父子之間,如我外王父者,豈非古之賢者哉!中正自其幼時,先妣王太夫人則舉公之言及其行事以詔中正。去年冬,卸職歸里,展謁外王父母之墓廬,及瀏覽王氏之譜牒,欽其世德,追維母教,不勝詩人鮮民之痛!今在軍中,痾病少瘥,又值先妣王太夫人逝世十一週年之日,伏枕譔次公之行義,以為公傳,亦以見中正有立於世者,其來有自也。公生於嘉慶二十五年五月初七日,歿於光緒八年四月十二日,享年六十有三歲。原配姚太夫人生子三,賢侯、賢宰、賢達,女一,適石門單氏。繼配姚太夫人生子二,賢鉅、賢裕,女一,即我先妣慈菴王太夫人也。
   
   蔣中正謹譔於廬山牯牛嶺
   
   外王母姚太夫人傳
   
   ——————————————————————————–
   
   內容來源:卷三十五 文錄
   隸屬章節:文錄\甲﹑文錄\中華民國二十一年
   
   版面原件:第140頁,第141頁
   
   〔第140頁〕
   
   ——中華民國二十一年十一月八日——
   
    中正九歲而孤,逾歲,而母弟瑞青又殤,當是時,先妣王太夫人哀痛之情,童稚如中正,固不得盡識其苦,然猶領悟其一二,乃至終身不能忘。蓋先妣之苦節,與中正之孤露,有非他人所能想像及之,而於是時,與之共居處、同休戚,朝夕保育而慰藉之者,惟我外王母姚太夫人一人而已。外王母嵊縣歡潭姚氏培松公女,歸我外王父品齋王先生,生吾四母舅賢鉅,五母舅賢裕,及先妣王太夫人。外王母性嫻靜,儀容溫厚,接之藹如,與人慈愛,持家勤儉,教子女有法度,而於先妣與中正愛護尤篤。外王母老而康強,先妣每歲必迎外王母至吾家,恆累月留。中正課餘假歸,侍外王母與先妣於冬日愛堂中,中正讀,先妣織,外王母念佛,機聲梵音,與書句相間如唱和,此情此景,彷彿猶在目前。中正年十三,從姚宗元先生館於外氏,外王母時其寒溫,謹其飲食,考其學業,循循而善誘,故不肖之孤,遠離膝下,而先妣無姑息之愛者,以有外王母在也。夫世之賢母多矣,然其賢大抵止於其子或及其孫,未有施及外孫,如我外王母者也。凡教其子孫者,大抵望其富貴,以褒顯父祖,為門戶光而已,亦未有教以德義,勗其志在四方,如我外王母者也。外王母以清道光十七年丁酉五月初八日生,卒於光緒三十一年乙巳三月十三日,享年六十九歲。外王母歿,先妣之慟尤甚,中正時年十六,先妣每顧而歎曰:吾為未亡人〔第141頁〕,今母又逝,吾大事畢矣!然兒未成人,吾其忍死須臾以待乎。嗚呼!先妣之喪,於今亦十有二年矣,外王母與先妣之教,猶在吾耳,而國事日艱,外侮益亟,中正德不加進,業不加修,以不肖之身,負黨國付託之重,寄天下安危之責,如此夙興夜寐,將何以副外王母之教,以無忝於所生?!每一念至,未嘗不汗下霑襟也。軍中追維舊事,謹次為傳,聊以述外王母之恩勤,而襮中正蹉跎之過,以自儆敕云爾。
   
   蔣 中 正 謹撰
   
   中華民國二十二年
   
   ——————————————————————————–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