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蒋中正文集(95)]
拈花时评
·新闻摘录并评论:十大地产公司土地储备之和已达3.05亿平方米
·墓碑(十五-1)
·墓碑(十五-2)
·三贴关于陈雪华陈美含母女的来信
·囤地的国家风险与公司风险
·《网络神兽古鸽迁移记》(转载)
·墓碑(十六之1)
·墓碑(十六之2)
·墓碑(十七之1)
·我推本周
·墓碑(十八之1)
·墓碑(十八之2)
·我推近两天
·中央是英明的,全是地方官的罪过
·调查称近3年8起拆迁活埋自焚案无一把手被问责
·三日拈花推
·中共执政集团已经成了一个纯粹的自利集团
·墓碑(十九之1)
·墓碑(十九之2)
·陈美含的母亲陈雪华可能已经被捕
·拈花又推
·陈雪华的朋友的来信
·zt-藏人泣诉:青海死亡逾万 中共拒外救援
·我党的宣传加洗脑绝招——感动你
·日媒:中宣部限制玉树救灾报道
·zt-山西忻州限价房成公务员小区 干部牟利超五千万
·墓碑(二十之1)
·墓碑(二十之2)
·新闻摘要及评论:民政部回应称“捐款要收20%手续费”不可能
·拈花十日推
·关于陈雪华的最新信息
·墓碑(二十一之1)
·墓碑(二十一之2)
·墓碑(二十一之3)
·广东雷州一教师酿校园血案 17名师生受伤
·江苏泰兴429中心幼儿园凶杀案
·中国35天连发5起校园血案 社会问题极度严重
·zt-税负全球排名第二高的中国福利全世界最差!
·拈花一周推
·共产党vs郑民生们:谁更加变态
·墓碑(二十一之1)
·墓碑(二十一之2)
·拈花一周推
·赵作海与“命案必破”
·墓碑(二十二之1)
·墓碑(二十二之2)
·拈花一周推
·墓碑(二十三之1)
·墓碑(二十三之2)
·墓碑(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2)
·陈美含的母亲-陈雪华的来信
·墓碑(二十五)
·这就叫做政治黑暗-公安部:精神病院未经警方同意不得收治正常人
·拈花一周推(1)
·拈花一周推(2)
·墓碑(二十六)
·荒诞的朝鲜
·真实的民意表达-永州民众花圈祭奠杀法官朱军 数百人冲击法院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二)
·陈雪华、陈美含的最新遭遇
·联邦制更加适合中国国情
·墓碑(二十七)
·墓碑(二十七-2)
·拈花一周推
·陈美含母亲陈雪华的来信(6月13日)
·墓碑(二十八-1)
·墓碑(二十八-2)
·致BBC中文网
·拈花一周推
·墓碑(二十九-1)
·墓碑(二十九-1)
·zt-太子党家产大起底(作者:许行)
·中共党首的两难结构
·最新消息:陈美含小朋友已经回到母亲陈雪华的怀抱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一)
·房产商自曝投200万获纯利2亿 称政府为其撑腰
·评论:北京公安局长:再有警员收钱捞人将坚决开除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二)
·谁说毛时代不腐败?-毛贼泽东的61座行宫
·评论:来自中国国家电网公司的统计-全国至少空置6540万套住宅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三)
·正在发生的两起暴乱-反抗暴政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四)
·扭曲的中国,扭曲的中国社会,扭曲的中国人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五)
·央企角色的转变
·南京爆炸事件真相及图片
·中国大连外海日前油管爆炸发生漏油成为全球已知最严重的漏油灾难之一
·拈花一周推(一)
·拈花一周推(二)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六)
·山东淄博博山又发幼儿园杀童惨案 中宣部严令禁止报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蒋中正文集(95)

中華民國十三年
   
   ——————————————————————————–
   
     增補曾胡治兵語錄序

     選讀各書目錄
   
   增補曾胡治兵語錄序
   
   ——————————————————————————–
   
   內容來源:卷三十五 文錄
   隸屬章節:文錄\甲﹑文錄\中華民國十三年
   
   版面原件:第100頁,第101頁
   
   〔第100頁〕
   
   ——中華民國十三年十月三十日——
   
   太平天國之戰爭,為十九世紀東方第一之大戰。太平天國之歷史,為十九世紀東方第一光榮之戰史。而其政治組織,與經濟設施,則尤足稱焉。余自幼習聞鄉里父老所談,已心嚮往之。吾黨 總理又常為予講授太平天國之戰略、戰術,及其名將李秀成、陳玉成、石達開等治兵安民之方略,乃益識其典章制度之可儀。因欲將當時之軍事、政治、經濟、社會各種紀錄,搜羅研鑽,編纂太平天國戰史,庶幾使當時革命之故實,諸傑之經濟,得垂永久,而不為前清史臣一筆所抹殺。余既發願為此,十餘年來,留心於太平天國有關係之中外著作,不遺餘力。獨惜材料缺乏,事實不詳,而又不能得一系統之書,以資參考。乃不能不於反太平天國諸書,如當時所謂滿清中興諸臣曾胡左李諸集中,反測其對象。辛亥以前,曾閱曾文正全集一書,然其紀載,僅及當時鄂贛蘇皖中一部份之戰事,其他如浙如閩如川貴兩廣與夫北方諸省之戰史,皆非所及;且其所述者,皆偏重清軍一方之勝利,而於太平天國之史料,則十不得一二。因是戰史之編纂,無從?手。洎乎民國二年失敗以後,再將曾氏之書與胡左諸集,悉心討究,不禁而歎胡潤之之才略識見,與左季高之志氣節操,高出一世,實不愧為當時之名將,由是益知其事業成敗,必有所本也。夫滿清之所以中興,太平天國之所以失敗者,蓋非人才消長之故,而實德業隆替之徵也〔第101頁〕。彼洪楊石李陳韋之才略,豈不能比擬於曾胡左李之清臣?然而曾氏標榜道德,力體躬行,以為一世倡,其結果竟能變易風俗,挽回頹靡。吾姑不問其當時應變之手段、思想之新舊、成敗之過程如何,而其苦心毅力、自立立人、自達達人之道,蓋已足為吾人之師資矣。余讀曾胡諸集既畢,正欲先摘其言行,可以為後世圭臬者,成為一書,以餉同志,而留纂太平天國戰史於將來。不意松坡先得吾心,纂集此治兵語錄一書;顧其間尚有數條,為余心之所欲補集者,雖無治兵之語,治心即為治兵之本,吾故擇曾胡治心之語之切要者,另列一目,兼採左季高之言,可為後世法者,附錄於其後,非敢擅改昔賢之遺集,聊以增補格言之不足耳。噫!曾胡左氏之言,皆經世閱歷之言,且皆余所欲言而未能言者也,其意切,其言簡,不惟治兵者之至寶,實為治國者之良規。願本校同志,人各一編,則將來治軍治國,均有所本矣。他日者,太平天國戰史告成,吾黨同志更能繼承其革命之業,以竟吾黨之全功,乃無愧為吾後起之秀矣。吾同志其勉旃! 蔣中正序於廣東黃埔陸軍軍官學校 中華民國十三年十月
   
   選讀各書目錄
   
   ——————————————————————————–
   
   內容來源:卷三十五 文錄
   隸屬章節:文錄\甲﹑文錄\中華民國十三年
   
   版面原件:第102頁
   
   〔第102頁〕
   
   ——中華民國十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於黃埔軍校——
   
   五經 四子書 孔子家語 左傳 戰國策 六韜 孫子 吳子 莊子 韓非子 離騷 史記 資治通鑑 清史輯覽 西洋史 歐戰史 普法戰史 拿氏戰史 日俄戰史 巴爾克戰術 各種軍事學 戰時正義 中國地理 亞洲地理 世界地理 古文辭類纂 古文觀止 諸葛亮 岳武穆 文天祥 戚繼光各集 曾文正全集 胡文忠全集 左宗棠集 駱秉章集 李鴻章集 樊山批牘 中國哲學史講話 心理學統計學 社會學 經濟學
   右書手自選定,以資悉心研究。
   
   中華民國十四年
   
   ——————————————————————————–
   
     祭 總理文
     黃埔軍校第一期同學錄序
     武嶺樂亭記
     陸軍軍官學校第二期同學錄序
     祭廖黨代表仲愷文
     陸軍軍官學校第三期同學錄序
   
   祭 總理文
   
   ——————————————————————————–
   
   內容來源:卷三十五 文錄
   隸屬章節:文錄\甲﹑文錄\中華民國十四年
   
   版面原件:第103頁,第104頁
   
   〔第103頁〕
   
   ——中華民國十四年三月三十日廣東興寧軍次——
   
   維中華民國十四年三月三十日,弟子蔣中正,致祭於 總理孫先生之靈前曰。嗚呼!山陵其崩乎!梁木其壞乎!三千學子,全軍將士,其將何所依歸託命耶!廿載相從,一朝永訣,誰為為之,而竟使至此!英士既死,吾 師期我以繼英士之事業。執信踵亡,吾 師並以執信之責任歸諸中正。中正素懷澹泊,與俗鮮諧,不及早興,辜負厚望,而今已矣,夫復何言。憶自侍從以來,患難多而安樂少,每於出入生死之間,悲歌慷慨,唏噓悽愴,相對終日,以心傳心之情景,誰復知之。黃埔一役,吾 師以民國之文天祥自待,而以陸秀夫視中正。去年臨別北上,以軍校既成,繼起有人,主義能行,雖死無憾之語語中正,而乃於昔年蒙難之地,留此明教,以為紀念。豈兩楹之奠,早夢見於吾 師耶?!抑中正嘗思之,數命果可信乎?胡使哲人不常存;國運果有待乎?胡使主義不早行,而卒致吾師悲憫憤激,以病以死者何哉?要亦黨徒之不力,人事之不臧。而今吾 師悲憫成疾,以致於今日之不起,付之於數命,歸之於國運可乎?嗚呼!撫今思昔,瞻前顧後,舉凡可歌可泣、可悲可傷、心摧腸斷之終身隱痛,其誰與訴?其誰與知?而今而後,豈復有人生之樂趣乎!朝聞道夕死何憾,主義不行,責任未盡,鞠躬盡瘁,死而後已,成敗利鈍,非所逆睹。今惟教養學子,訓練黨軍,繼續生命,復興中華,以慰在天之靈而已。〔第104頁〕嗚呼!精神不滅,吾 師千古;主義不亡,民國長春。神靈顯赫,率英士與執信,以助黨軍革命之成功。北望燕雲,涕零不止。魂兮歸來,鑒此愚誠。嗚呼!尚饗。
   
   黃埔軍校第一期同學錄序
   
   ——————————————————————————–
   
   內容來源:卷三十五 文錄
   隸屬章節:文錄\甲﹑文錄\中華民國十四年
   
   版面原件:第105頁,第106頁,第107頁
   
   〔第105頁〕
   
   ——中華民國十四年四月二十三日於廣州黃埔——
   
   乙丑春三月,既拔潮梅逆軍根據地之興寧,越二日,聞 總理孫先生之喪,余乃收束軍事,經潮汕而回黃埔本校,相將為陣亡將士卜地安葬於八卦岡,且謀撫卹其遺族,冀安死者之魂於九泉,而了三越月來一日不能忘懷惟一傷心之慘事,思有以自慰於萬一也。駐校未半月,諸同志迫余回潮就職,起節之前一日,政治部同志,示余以本校第一期同學錄,並屬為之序。開卷見 總理與全校同志之寫真,萬感交集,未序先泣,既序更苦矣。念開校至今,未及一年,在我之前者為 總理,在我之後者有諸生與各將士,昔日同生死,共患難者,至今幾不及什之七,至親如先妣,至愛如二子,每遭國難,奉電命,皆能棄骨肉之恩於不顧,而獨於本校同志之間,須臾分離,此心遂覺怦怦不自安。故開校以來,不忍一日離,而乃出征兩月,上自 總理,下至諸生及各將士,如蔡光舉、刁步雲、胡仕勳、余海濱、章琰、葉彧龍、林冠亞、樊崧華、江世麟、王家修、陳述、劉赤忱、袁榮、鮑宗漢等陣亡者四十餘人;傷者如蔣營長鼎文、郭連長俊等十餘人,尚在病危中,死生未可卜;其餘如劉鑄希、趙履強、陳志達、趙子俊、鄧文儀諸子,折股斷臂,洞胸穿腸,傷勢更劇,幾至殘廢終身,見之但有對泣而已。其中死事尤慘者,為楊厚卿、章琰、刁步雲、余海濱、陳述、胡仕勳五同志,檢其遺骸,其彈顆之中腦部與胸部者,有五〔第106頁〕彈以至十一彈者,幾使中正目不忍睹。其他傷者,如沈營長應時、劉營長堯宸、丘生飛龍、宋生文彬、張生際春、項生傳遠、陳生琪、江生霽、王生治中、孫生元良、張生人玉、劉生明夏、馬生勵武、蕭生贊育、王生夢、楊生步飛、劉生雲龍、馬生輝漢、關生麟徵、彭生寶經、侯生鏡如、張生宴賓、吳生斌、唐生星、馮生春申、唐生同德、甘生麗初、劉生幹等數十人。嗚呼!可謂慘矣!可謂義而烈矣!而士兵之陣亡及因傷殘廢者,共計六百餘人,以第一期隨余出征五百之子弟,與教導團三千同志之軍,死傷幾達三分之一,言念及此,能不痛心!嗚呼!吾校同志,前仆後繼,每於肉搏登城,碧血淋漓之時,毫無悸怖狀,浩然捐生,樂如還鄉,其果何為而使然也?無他, 總理主義之所感,而諸生精誠之所出也。今先於我者, 總理既長逝,後乎我者,諸生亦多淪亡,而惟留不先不後,不死不活之中正,天下之至難堪,悲慼酸楚而不能忍者,孰過於此。古人以苟活為羞,而其痛苦有甚於身死者,余視今日長上之死,與我學生將士之死,其難言之隱痛,實過於余身之死,深夜反躬,惟愧此身之不速死,以隨 總理與吾諸生遠遊,超脫苦海,以免此身之沈哀。今日者,戰事告終,既經逾月,回校且將兩來復,而驚魂憧擾不安,一如戰場,每於夢中哭笑啼號,家人常為之震驚不置。及余醒後,恍惚不自知其所以然,但覺對我已死之同志,悽慘悲傷,黯然消魂而已!嗚呼!情感之於人,其深而切之不能忘者,果如斯乎!余今又將離我親愛之本校,而赴潮汕之任,余閱此同學錄,實抱無窮之隱痛,愧我獨生,何以對此死傷之吾師與吾徒,今爾後,消極自書以終天年乎?且將置黨事國事於不顧,視已死與未死之師生如途人?果爾,則對 總理對主義為叛徒,對諸生對將士為敗類,罔上欺下,忘情負義,且將為禽獸之不若,豈〔第107頁〕復能自立於天地之間,自對對人乎?古人云:「不為聖賢,便為禽獸,」余更續數語曰:「不為信徒,便為叛逆,」更進一言曰:「不為同志,便為寇仇。」蓋天下事,不是則非,理固然也。吾今特告全校未亡之諸生將士曰:如吾輩不能勇往猛進,打破此帝國主義及其傀儡之軍閥,實行我 總理三民主義,以繼承先烈革命未成之志,則在同學之情感言,不啻為敗類,在同志之公義言,無異為叛逆、為寇仇,且將淪為禽獸矣。主義不行,黨員之恥,本校師生同志之死,乃為實行主義而死,為雪恥復仇而死,為求我民族之獨立、民權之平等、民生之自由而死,為正誼人道而死,為繼續先烈之生命而死。若我本校未亡之同志,視已死同志之死如秦越,而不引以為恥為仇,不能以實行主義為己任,則我已死之同志之死,可謂非死於敵手,而實為吾輩未亡者不負責不盡職之偽同志所陷害也。蓋不負責,不盡職者之禍害同志,實甚於作壁上觀者之中立派,及與我對敵者之寇仇也。吾願本校未亡諸同志,共喻此意,共負繼起之責,奮勇直前,不死不止,不成不已,勉為吾校已死同志之同志,各竭盡其同學同志同袍之職責,毋墮我本校樂死赴義,殺身成仁之風尚,毋忘我 總理犧牲一切,完成革命之明教,期達我教育親愛精誠,意志一致之方針,務成爾欲立立人、欲達達人,求學之本意。則是錄之編,正為我校同學生死始終共同一致精神團結之寫真,使我世世同學與同志,藉悉今日本校精神之所在,且將從而興起,繼續我本校不斷的革命之事業,其庶幾乎!吾同志其勉旃!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