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蒋中正文集(94)]
拈花时评
·灵山-高行健(13)
·灵山-高行健(14)
·灵山-高行健(15)
·灵山-高行健(16)
·灵山-高行健(17)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18)
·灵山-高行健(19)
·灵山-高行健(20)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21)
·灵山-高行健(22)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23)
·灵山-高行健(24)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25)
·灵山-高行健(26)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终卷)
·中央党校专家解答周恩来之谜
·起底王立军(1)
·起底王立军(2)
·依稀大地湾(1)
·拈花一周微
·依稀大地湾(2)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2)
·强烈抗议广州公安机关的不法行为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3)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4)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5)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6)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7)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8)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9)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0)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1)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2)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3)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4)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5)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6)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7)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8)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9)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终)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1)
·拈花一周微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2)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3)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4)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5)
·拈花一周微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6)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终)
·蒋中正文集(1)
·秦永敏:同城圈子的历史与展望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
·蒋中正文集(2)
·蒋中正文集(2)
·蒋中正文集(3)
·蒋中正文集(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
·蒋中正文集(6)
·蒋中正文集(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
·蒋中正文集(9)
·蒋中正文集(10)
·蒋中正文集(1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
·蒋中正文集(13)
·蒋中正文集(14)
·蒋中正文集(1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
·蒋中正文集(17)
·蒋中正文集(18)
·蒋中正文集(1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0)
·蒋中正文集(21)
·蒋中正文集(22)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3)
·蒋中正文集(24)
·蒋中正文集(25)
·蒋中正文集(26)
·蒋中正文集(26)
·拈花一周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蒋中正文集(94)

中華民國十一年
   
   ——————————————————————————–
   
     孫大總統廣州蒙難記

     孫大總統廣州蒙難記跋
   
   孫大總統廣州蒙難記
   
   ——————————————————————————–
   
   內容來源:卷三十五 文錄
   隸屬章節:文錄\甲﹑文錄\中華民國十一年
   
   版面原件:第66頁,第67頁,第68頁,第69頁,第70頁,第71頁,第72頁,第73頁,第74頁,第75頁,第76頁,第77頁,第78頁,第79頁,第80頁,第81頁,第82頁,第83頁,第84頁,第85頁,第86頁,第87頁,第88頁,第89頁,第90頁,第91頁,第92頁,第93頁,第94頁,第95頁
   
   〔第66頁〕
   
   ——中華民國十一年九月十三日於太湖萬頃堂——
   六月十五日
   
   粵軍將領,得陳炯明惠州來電,乃開秘密會議於白雲山總指揮處。葉舉又接其若密長電,指授各將領圍攻總統府,佔領行政各機關,及派兵進駐韶關等各方略。是夜十時,有某軍官以電話報告 總統,言今夜粵軍恐有不軌行動,務請 總統離府。 總統以為謠傳,不之信。及至午夜十二時後,林秘書直至此,即使其本人果有此不軌之心,而其所部,皆與我久共患難,素有感情,且不乏明理之人,未必助桀為虐,受其欺弄,請諸君不必猜疑,以免驚擾。林秘書等言粵軍蠻橫,不可以常情度之,如其果有不利於 總統時,當奈何? 總統言我在廣州之警衛軍,既已全部撤赴韶關,此即示其坦白無疑,毫無對敵之意。徜彼果有不利於我,亦不必出此用兵之拙計。如敢明目張膽,作亂謀叛,以兵加我,則其罪等於逆倫反常,叛徒賊子,人人可得而誅之。況吾身當其衝,豈可不重職守,臨時退縮,屈服於暴力之下,貽笑中外,污辱民國,輕棄我人民付託之重任乎?吾當為國除暴,討平叛亂,以正國典,生死成敗〔第67頁〕,非所計也。林秘書等,以 總統決心堅忍,不敢強勸,乃即辭出。 總統即入私室就寢。少頃,各處連來電話報告,皆言今夜粵軍必亂,務請 總統遠離, 總統不信,迨至二時許,有某軍官,自粵軍營中潛出,特來報告,言粵軍各營,炊事已畢,約定二時出發,並聲言備足現款二十萬,以為謀害 總統之賞金,且言事成,准各營兵士,大放假三天(按大放假即粵軍搶劫之暗號)等語, 總統猶未深信。及聞各方號音,自遠而近,乃知粵軍已經發動,即命衛隊準備防禦。此時,約已三時,林秘書等,復來勸 總統出府。 總統言競存果敢作亂,則戡亂平逆,是吾責任,豈可輕離公府,放棄職守,萬一力不如志,惟有以一死殉國以謝國民而已。當時各員見 總統堅定如此,非可言動,乃以數人臂力,強挽總統出府。是時,各路皆有步哨,已不能自由通行。林秘書等,為叛軍步哨接連盤問數次,幸得通過。而 總統單身行至財政廳前,已遇叛軍大隊,由東而來,諸人已不能通行。 總統遂參在叛軍隊中,從容不迫,履險如夷,叛軍以為其同事也,亦不查問。及至永漢馬路出口, 總統方得脫險,步至長堤,安抵海珠之海軍總司令部,與海軍溫司令等,同登楚豫艦,召集各艦長,議決應變戡亂之計。
   
   十六日
   
   上午三時後,叛軍步哨,已密佈各路,斷絕交通,佔領各行政機關。粵軍第二師洪兆麟所部之湘軍,於拂曉時,圍攻總統府。府中衛士,僅五十餘人,在觀音山粵秀樓附近防禦,與叛軍對抗。叛軍衝鋒十餘次,皆被衛士用手機關鎗擊退,死傷之敵,達三百名。守衛公府之警衛團,亦與叛軍對抗,堅守府〔第68頁〕門,叛軍終不得逞。相持至正午十二時,叛軍旅長李雲復,以步兵衝鋒無效,乃用速射砲,注射公府,猶以為未足。蓋彼以為 總統尚在粵秀樓,不能出險,故又用煤油燒燬由粵秀樓至公府之棧橋,杜絕出路,必欲 總統葬身於粵秀樓而後已。及抵抗至下午,衛士彈盡援絕,不得已為叛軍繳械,言明繳械後,叛軍不得再施射擊。孰知其凶暴蠻橫,不顧人道,當衛士與黃馬二副官,護衛總統夫人出府時,彼在府前,猶用機關鎗掃射不息,以致死傷枕藉,慘不忍睹。其伏於公府四週民房內之叛軍,自昨夜十時起,專伺 總統乘汽車出府時,以逞其狙擊之計者,至此尚未有見 總統汽車出外,乃再入府搜索,遍覓不見,始知 總統已於昨夜步行出府,其計竟不得逞。如果昨夜 總統乘車出府,其不死於槍砲之中,亦必死於伏兵狙擊之下。幸 總統卒能冒難出險,轉危為安,叛軍無如何矣。 總統上軍艦後,以陸地盡為叛軍所據,乃率各艦,集中黃埔,準備進攻廣州叛軍,實行其戡亂平難之策。
   
   十七日
   
   辰刻,外交總長伍廷芳,及衛戍總司令魏邦平來艦,晉謁 總統,商議招討事宜。 總統令魏司令所部,集中大沙頭,策應海軍,進攻陸上之叛軍,責成其恢復廣州防地。又為伍總長言曰:今日我必率艦隊擊破逆軍,戡平叛亂而後已,否則,中外人士,必以為我已無戡亂之能力,且不知我之所在,如畏懾暴力,潛伏黃埔,不盡職守,徒為個人避難偷生之計,其將何以昭示中外乎?伍總長韙之,乃即離艦登陸,通告各國駐粵領事,嚴守中立。自伍總長離艦後, 總統即率永豐、永翔、楚豫、豫章、同安、〔第69頁〕廣玉、寶璧各艦出動,由黃埔經過車歪砲臺,駛至白鵝潭,乃命各艦對大沙頭、白雲山、沙河、觀音山、五層樓等處之叛軍發炮射擊。各叛軍聞聲落膽,皆紛紛棄械逃遁。各艦乃沿長堤,向東前進,照指定目標炮擊,故人民之於是役,損傷甚微,而叛軍死於砲火者,約數百人。當時因陸上部隊,不能如期發動,故砲擊後,叛軍乃得潰而復聚,其亂卒不克平。各艦乃經中流砥柱砲臺,回至黃埔,會議第二次進剿之計。
   
   十 八 日
   
   陳炯明以鉅款派人運動海軍內變。幸海軍上下,一心一德,服從 總統命令,始終如一,不為利誘,並謂其使者曰:吾海軍不比湘軍,供人欺弄,以二十萬現金,賣我 總統,而博得一叛逆之名也。是日,陳炯明致電伍總長,轉請 總統下野,詞極悖逆,伍總長置之不覆,但有憤恨而已。
   
   十 九 日
   
   總統以手書致前敵李總長、許軍長、朱總司令、彭總司令、黃司令、李司令、梁師長等,令各軍迅速回粵平亂。有堅守待援,以圖海陸夾攻,殲此叛逆,以彰法典等語。先是,十四日,陳炯明來電,請財政次長廖仲愷,往惠州商議要事,經過石龍,即被其部下扣留。是日,聞已用鐐銬重刑,解往兵工廠監禁。同志聞之,為之髮指。僉曰,陳炯明信義淪亡,其殆禽獸之不若矣。
   
   〔第70頁〕
   
   二十日
   
   海軍溫司令,應叛軍之請求,商議停戰辦法,得 總統許可,乃率永翔、同安二艦,駛入省河,與叛軍會議停戰條件。是日叛軍進駐韶州城,大肆搶劫,廣州城自十六日以來,搶掠燒殺,至是愈烈,甚至白晝姦淫,肆無忌憚。東關一帶居民,有被搶至二十餘次者,有一女輪姦至五六次之多者。其慘無人道之行為,不勝臚舉。陳家軍之獸性,至此發揮殆盡。
   
   二十一日
   
   海軍官長士兵,各舉代表,前來永豐坐艦,聲明一致服從 大總統,至死不渝。 總統嘉獎之。
   
   二十二日
   
   各處義軍並起,黃埔附近,有徐樹榮、李天德、李邦安等各司令,集中所部,約有千餘勁旅,軍威大振,與海軍協商攻取魚珠、牛山各炮臺之計,以免黃埔海軍,受其監視之禍患。
   
   二十三日
   
   總統聞伍總長逝世噩耗,涕泣不能自抑。海軍將士,怨憤更烈。 總統以溫語慰之曰:今日伍總長〔第71頁〕之歿,無異代我先死,亦即代諸君而死,為伍總長個人計,誠死得其所,惟元老凋謝,自後共謀國事,同德一心,恐無如伍總長其人矣。吾軍惟有奮勇殺賊,繼成其志,使其瞑目於九泉之下,以盡後死者之責而已。
   
   二十四日
   
   士密西報訪員,訪 總統於永豐艦。是日,為伍總長逝世之第二日, 總統悲哀之色,尚未稍減,乃以沉毅溫厚之態度,出見訪員。首以伍總長逝世,為吾中國大不幸之事,以告訪員。其後與訪員談話甚長,惟對於行使總統職權一節,尤為確切。 總統言我為國會議員所選舉之總統,故對國會議員,負有非常重大之責任。現時我在軍中所以照常行使我之職權也。如我放棄職權,則對國會為違法,對國家即為叛國。即使我欲辭職,亦當向選舉我為總統之議會,正式辭職也。廣州自陳炯明主使其部下叛變以來,至今已將旬日,吾與叛軍,始終奮鬥,堅持不怠者,亦惟守法盡職,對我國會與國家,負有完全責任而已。如我輕棄職守,偷生苟安,是自背初衷。從此上無道揆,下無法守,其將何以立國,吾又何必創造民國,枉費此三十年來慘淡經營之精神乎?吾誓必戡亂,以謝國人。違法之舉,非吾孫某所為也。
   
   二十五日
   
   海軍士兵,全體加入中國國民黨,填寫誓約,表示其服從 總統,始終不渝之決心。間有士兵來問〔第72頁〕其官長,與叛軍商訂條約,是否得 總統之許可者, 總統頷之。海圻各艦士兵,疑其溫司令與叛軍議和,恐有不利 總統之舉,故不許其司令回艦, 總統為之解釋勸慰,始得無事。
   
   二十六日
   
   叛軍圖謀海軍益急。其始賄買吾海軍官長之計不成,乃隨即運動民軍,聯絡河南叛軍,圖襲我黃埔海軍。 總統得此報告,即令海軍溫司令特別戒嚴。
   
   二十七日
   
   聞海軍高級官長,有與叛軍議和,行將成為事實之說。且聞陳炯明派吳禮和已來肇和,與該艦長某,接洽妥貼。 總統聞之,皆一笑置之,深信海軍各將領深明大義,決不為人利誘,毫不疑惑。故各將領對 總統擁戴益力。由是上下相得益彰,謠言漸息。
   
   二十八日
   
   長洲要塞,敷設地雷告竣,海軍陸戰隊舉代表,來謁 總統,表示服從 總統之意。且謂聞其司令孫祥夫已為叛軍賄買,並有逐長洲要塞司令馬伯麟以自代之說。 總統力闢其為子虛,惟以嘉言慰藉,勉其服從上官而已。
   
   〔第73頁〕
   
   二十九日
   
   浙江盧督代表鄧君,貴州代表李君,來黃埔,晉謁 總統於永豐坐艦,晤談甚久。 總統專以國事勉勵各代表,而不及其他。是日叛軍某秘書辭職,來書報告陳炯明近日致葉舉各電,謀害益急。並痛斥陳炯明詐偽之行。其中有云:陳炯明人格破產,良心掃地盡矣。彼之贊成文化運動,提倡社會主義,以及主張今日之聯省自治者,無非迎合人心,利用潮流,以求達其個人之權利與虛名而已。究其實在,則彼對於文化與社會各問題,固未嘗徹底研究,毫無心得。即其對於三民主義,至今尚在懷疑誹謗之中。吾昔日以陳炯明為中國之新民,孰知其乃比頑固守舊之不如者。蓋其人為一多忌好疑,苟且偷安之人。故無論對於何事,無不疑信參半,所以其所言所行,無一不偽,以其凡事無徹底覺悟,故有此根本錯誤倒行逆施之結果,即如其阻礙北伐陰謀盤踞者,亦不過利用中國苟且偷安之人心,以破壞此根本解決之大舉,其亦誤於偽之一字而已。若某秘書者,知之較深,故言之較切,異於尋常汎論者也。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