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蒋中正文集(93)]
拈花时评
·蒋中正文集(137)
·蒋中正文集(138)
·蒋中正文集(13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0)
·蒋中正文集(141)
·蒋中正文集(142)
·自由亚洲电台对我的采访和报道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3)
·蒋中正文集(144)
·蒋中正文集(145)
·各地媒体对我案件的报道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6)
·蒋中正文集(147)
·蒋中正文集(148)
·蒋中正文集(14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0)
·蒋中正文集(151)
·蒋中正文集(152)
·蒋中正文集(153)
·蒋中正文集(15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5)
·蒋中正文集(156)
·蒋中正文集(15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8)
·蒋中正文集(159)
·蒋中正文集(160)
·蒋中正文集(16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2)
·蒋中正文集(163)
·蒋中正文集(164)
·蒋中正文集(16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6)
·蒋中正文集(167)
·蒋中正文集(168)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9)
·蒋中正文集(170)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71)
·蒋中正文集(172)
·蒋中正文集(全文终)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1)
·阴阳陌路-严正学(2)
·阴阳陌路-严正学(3)
·阴阳陌路-严正学(4)
·媒体对我的案件的报道和事实真相揭露
·媒体对我的案件的报道和事实真相揭露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5)
·阴阳陌路-严正学(6)
·阴阳陌路-严正学(7)
·媒体对我的案件的报道和事实真相揭露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8)
·阴阳陌路-严正学(9)
·阴阳陌路-严正学(10)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11)
·阴阳陌路-严正学(12)
·阴阳陌路-严正学(12)
·阴阳陌路-严正学(13)
·阴阳陌路-严正学(14)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15)
·阴阳陌路-严正学(16)
·阴阳陌路-严正学(17)
·阴阳陌路-严正学(18)
·阴阳陌路-严正学(19)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20)
·阴阳陌路-严正学(21)
·阴阳陌路-严正学(22)
·阴阳陌路-严正学(23)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24)
·阴阳陌路-严正学(终)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1)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2)
·拈花一周微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3)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4)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5)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6)
·拈花一周微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7)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终)
·1949年至1976年间中国知识分子及其它阶层自杀现象之剖析
·1949年至1976年间中国知识分子及其它阶层自杀现象之剖析(2)
·拈花一周微
·49年至76年间自杀现象之剖析-终
·红朝末政-隐山(1)
·拈花一周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蒋中正文集(93)

征蒙作戰芻議
   
   ——————————————————————————–
   
   內容來源:卷三十五 文錄

   隸屬章節:文錄\甲﹑文錄\中華民國元年
   
   版面原件:第37頁,第38頁,第39頁,第40頁,第41頁,第42頁,第43頁,第44頁,第45頁,第46頁,第47頁,第48頁,第49頁,第50頁,第51頁,第52頁,第53頁,第54頁,第55頁
   
   〔第37頁〕
   
   ——中華民國元年十二月登軍聲雜誌——
   
   征蒙、征蒙,已為我國上下,所同心一致眾口一詞,其聲其勢,幾乎山嶽有崩頹之勢,風雲有變色之概,巍巍乎民國之氣象,高騰萬丈,洋洋乎中華之聲價,頓加十倍,盛矣哉!以此剿匪,何匪不平,以此制敵,何敵不克。南北各報,鼓吹促進無不殫精竭力,若惟恐其言不用,其計不從,不足奏功以見效者。本報為軍事專報,凡軍事戰務之件,研究討論,生當較詳於他報,乃記者惟於第一期著蒙藏問題之根本解決以後,不置一詞,外人觀之,必以吾為虎頭蛇尾,徒發空論,不務事實之流。雖然其事固有難言者也,今日之研究討論,豈可以泛泛浮浮,一紙虛文,即為盡其職而塞其責乎?又豈可以文飾張皇,彤文刻句,即將號於眾而公於世乎?要知今日之征蒙,非言論之時,乃實行之期也。又要知今日之征蒙,非於樽俎折衝之間,僅憑剛柔伸屈種種之外交手段,乃當真權實力惟一之戰鬥能力以解決者也。是以今日之征蒙,雖人人所樂道,人人所能言,然而豫定之戰期,準備之手續,實施之業務,以及外交之得失,交通之遲速,距離之遠近,兵力之厚薄,給養之豐乏,經濟之窮通,戰地之大小,兵器之利鈍,氣候之善惡,時機之先後,民心之向背,其各種關係為何如?吾問諸熟道征蒙者,而彼既不我對,即還問於吾,而吾亦不能自答,此記者於前期未之論及者,職此故也。今則管灰已飛,冬冰將泮,戰雲應時期而愈急,鬥潮隨春色以並高,西望暴俄,臨長風徒歎奈何!北顧頑蒙,披寒套更增淒冷,嗚呼!旅客〔第38頁〕淚乾,記者腸斷,實有不忍道而又不忍不道之情,不能道而又不能不道之勢,夫以不忍道與不能道之言,而作不忍不道與不能不道之文,其間謬誤牽強,誠不值智者之一笑,惟是愚者或有一得之慮,匹夫當有天下之責,記者不敏,敢效匹夫之責,愚人之慮,冒昧鹵莽陳述一二,以為今日之所謂熟道征蒙者一商榷之。
   
   總論
   
   權然後知輕重,度然後知長短,量然後知多寡,此豈特計物之有然哉!作戰計畫之於豫定戰期,準備手續,實施業務,亦何異於此。欲知物之輕重、長短、多寡,必藉度量衡三者以計之也。蓋戰局必有豫期可定,如普法之戰期,限於巴黎被圍之下;日俄之戰期,定於奉天會戰之後,其手續、其業務,皆準繩於定期以為之準備與實施也。不然如俄土之戰,意土之戰,皆不能直逼君士坦丁堡,制土耳其之死命,於是其勢雖優,其局雖勝,而其講和訂約終不能得其圓滿完善之結果,此無他,乃其豫定之戰期不準,於是其準備之手續,與實施之業務,亦因之相反,而不能一定也。是故作戰計畫之首重,乃當豫定戰局之時期,然後手續得以準備,而業務亦能實施也,雖然此豈易易者耶?必先洞悉其大勢,明燭其狀況,綜核其各方面種種關係,討論研究,則豫定之戰期,庶乎其不謬誤歟?吾今以管見所及者,約略論之:
   夫征蒙為討俄之代名詞,記者於蒙藏根本問題解決篇中,早已聲明,使果征蒙無所謂作戰,亦無所〔第39頁〕謂計畫,何待記者焦思熟慮勞心苦神而為此喋喋哉!無如今日之征蒙,非征此冥頑不靈強硬無忌之活佛,乃征其主動嗾使慫恿播弄之雄視全球、睥睨世界擁數百萬重軍、據千二百萬方哩廣土、聲靈赫濯威名鼎盛之後援俄羅斯耳,故本問題所研究者,亦以征蒙為從,討俄為主,此非特記者個人作如是觀,凡各報之論文,國民之心理,亦無不作如是想耳。然而今日國中一般所見之論文,人人特有之心理,無不以俄為必可戰必可勝,似有不亡矢不遺鏃,而彼能俯首帖耳以服我者,此其原理,一由於日俄之戰,俄敗而日勝,於是據成敗論者,必以為俄弱俄虛;一由於俄敵蠻橫,彼曲而我直,於是以客氣勝者,必以為俄驕俄惰,凡今日之所謂主戰論者,要不越此二者範圍之外,然以敵弱敵虛,與敵驕敵惰者,彼其著眼點固各有不同,而其輕視俄敵之心理則一也。殊不知以敵弱敵虛者,反不知自弱自虛,以敵驕敵惰者,反不知自驕自惰。彼其所以致敗於日者,必有致敗之因,即其所以蠻橫加我者,亦有蠻橫之因,蓋優勝劣敗,天演公理,弱肉強食,已成定例,世界之有強權而無公理,非自今日始也。以我國國勢之弱,人心之散,無怪其橫暴,亦無怪其驕惰,此理勢使然,豈獨暴俄若是哉!閱者至此,必以吾為反對主戰提唱議和之一派,噫!誤矣,記者著作戰計畫之稿者也,豈敢反對主戰,以自蹈出爾反爾之咎。誠以今日征蒙之勢,已成騎虎,明知不可戰,而乃有不可不戰之苦,明知不能戰,而乃有不能不戰之難,今之時何時乎?豈非同仇偕作之時乎!吾之所言,非反對主戰,乃策勉今之主戰者,不可拘日俄戰之成敗,即以為俄弱俄虛,亦不可逞一時之客氣,即以為俄驕俄惰,倘我果有抗其蠻橫之能力,擊其驕惰之手段,固無不可,否則不務事實,不明利害,徒逞一時之客氣,反招俄敵之口實,於事無濟,而害反隨之,若〔第40頁〕必援八年前日俄戰之勝負,以例今日之戰局,則其說之謬罔虛浮,誠不足辨矣。當此八年之間,非特時事變遷,局勢推移,大相逕庭,即彼此今昔之外交、之交通、之兵力、之經濟、之戰地、之兵器、之時機、之民心,亦不可同日而語矣。吾今舉日俄與中俄今昔戰鬥之利害關係以證之,
   
   (甲)外交之得失
   
   外交為作戰計畫中之一,作戰計畫每以外交為前提也,今記者之計畫,首重外交者,非效好奇鶩名立異譁眾之為,誠以今日之戰爭,不能不憑外交手段,以為之決策耳。日俄之戰,日本之所以膽敢啟釁者,實恃外交之佔優勝地步,為之聲援也,當是時美德奧意,無不忌強俄之橫暴,而傾心於日本,即法俄同盟之本意,不過為三國同盟之抵制,其於遠東關係,甚為薄弱,非比英日同盟之精神,專為日俄戰爭之豫備也。至於老朽疲敝之前清,一任交戰國之蹂躪,甘承地役,更不足道。此日本之所以取勝於俄者,外交為一絕大之遠因也。今者列強之於吾國,鷹瞵虎視,躍躍欲試,藏境之英兵未退,而滇南之界務告警,外蒙戰爭未起,而南滿之佔據已成,茲不遑論三國協商、法俄同盟、德俄交歡之複雜關係,惟據日俄之第三協約一端而論,則吾國外交之困難,已達極點,言念及此,不覺心驚魄動,而斷中俄之戰局,萬無歸勝於我之理,且恐不如甲午之役,庚子之變,尚可割地賠款,而得搆和訂約之結果,何也?中俄之戰釁一開,日本必憑恃其協約,實行佔據南滿,使吾國於此備多力寡,兵機即有延誤之患,於是北上之兵難禦東來之敵,而暴俄南下之勢益張,強日北進之炎亦益烈矣。不寧惟是,各國援利益均沾之〔第41頁〕例,必乃爭先恐後,各就其勢力範圍,以饜其蠶食鯨吞之慾,是不啻因戰一俄,而更添無數之俄,有不立召瓜分之禍者哉!故中俄之戰端,須取決於外交問題,而外交之首務,當先取決於南滿問題之若何解決與否,此乃全藉外交家之目力之手段,以為之判斷耳。倘日本果有佔據南滿之野心,已為吾外交家目力之所能達,則吾須於此開戰前發揮敏捷之手段,乘近東多事之機會,與暴俄利害相反之英德意奧諸國,竭力聯絡,再與先進共和國之美法,相互締交,然後放棄南滿於無形之中,則干涉不起,牽制無由,垂涎既斷,爭競自息,而利益均沾之禍,亦可消滅於冥冥之間,吾乃併力北向銳意攻敵,姑待虜巢掃蕩,蒙匪敉平,則東隅之失,不難桑榆之收,豈其區區島國,竟敢永久佔據南滿,以冒天下之大不韙哉!
   
   (乙)戰地之大小交通之遲速及距離之遠近
   
   日俄之戰,始於黃海之海戰,而終於奉天之陸戰,日本之運送軍隊糧餉兵器,不踰兩月,其業務其計畫一一實施,皆能配備完善,佈置週全者,是由其戰地之縮小,距離之迫近,而交通機關亦較便捷,而無所遲滯故也。反觀俄國彼時之交通機關,專賴西比利亞惟一之單軌鐵道,為之運輸,且須再經東滿黑龍南滿三鐵道,方能到達戰地,是其輸送力迂緩,固為第一致敗之惡因,而其運轉業務之複雜,與其戰地距離之遼遠,以致交通機關不能敏捷,此亦其惡因中之惡因也。故俄兵欲加倍於日兵運輸二十五萬之數,齊集於南滿,尚須七越月之久,此其運輸之困難,兵力之薄弱,苦於戰地之在南滿,而不在北滿外蒙新疆一帶耳。今者東自黑龍江省,西至喀什克爾,蜿蜒一萬五千餘里之邊疆,無不可為干戈運動之〔第42頁〕場,俄軍駐紮於沿邊者,幾無虛隙之可尋,倘其動員下令之日,即其軍隊到達之日,多僅數百里之間,少且數十里之近,不特不慮運轉複雜,而且無待鐵道輸送,此其交通之便捷,乃由於距離之近與戰地之迫而成,不比昔日之大而遠也。回顧吾國今日運輸,既無南北聯絡之鐵路,又無直達外藩之正道,吾之戰略,無論為局地防禦,沿疆戒嚴,分道並進,一路專攻,第取其必經難避,自北京以至庫倫三千三百餘里之一道,則吾之運輸力之遲滯,交通機關之不完,已不堪言矣。雖京張間有三百七十餘里之單軌鐵道,然其餘自口外以至庫倫之道,無不艱阻,如經東四盟車臣汗諸部,則岡嶺起伏,砲車輜重,通過為難,若經西二盟土謝圖汗各旗,則沙漠瀰漫,深者二三尺,大者數百里,步行躑躅,馬蹄焦爛,不惟里程遙遠,而且正道難辨,倘一旦倉皇出師,不特兵器有不接之慮,而且給養有斷絕之患,試計畫六師之兵運送於庫倫,迄其勤務安畢之時,須待半載之後,竊恐於此期間,吾軍未集於庫倫,而敵兵南下於本土矣。故以交通一端而論作戰計畫,日俄之戰則俄負之箸,而中俄之戰則我負之箸,不啻數倍矣。此中俄之戰,萬不能以日俄戰之勝負,引為成例者也。
   
   (丙)兵力之厚薄
   
   調查俄國常備兵數,約有一百十五萬,戰時兵力共計有二百三十萬,其平時駐於歐俄之兵計六十萬,分駐於各領土之兵,計五十萬有奇,而戰時臨時召集之豫備兵,皆在歐俄本土,不能一時集中於戰地,至於極東啟釁,則其運輸之遲滯,尤難應用,今以其兵力配備,表示如左,或可知其一般歟!
   
   〔第43頁〕
   
   (一)駐於歐俄軍管區(對於三國同盟之配備)
   (甲)芬蘭軍管區
   (乙)聖彼得堡軍管區
   (丙)衛利奈
   (丁)亞露西亞
   (戊)堪愛夫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