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蒋中正文集(92)]
拈花时评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2)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6)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0)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5)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6)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0)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2)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4)
·拈花受骗记-揭露诈骗新模式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6)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9)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1)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2)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4)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5)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6)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7)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8)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9)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0)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1)
·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2)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3)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4)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5)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6)
·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7)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0)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4)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5)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6)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8)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5)
·雪山狮子的呻吟(76)
·雪山狮子的呻吟(77)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78)
·雪山狮子的呻吟(79)
·雪山狮子的呻吟(80)
·雪山狮子的呻吟(81)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82)
·雪山狮子的呻吟(8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蒋中正文集(92)

文 錄
   
   ——————————————————————————–
   
     甲、文錄

   
     乙、雜著(詩、聯、歌曲、箴勉、題畫)
   
     丙、家諭
   
   甲、文錄
   
   中華民國元年
   
   ——————————————————————————–
   
     軍聲雜誌發刊詞
     軍政統一問題
     巴爾幹戰局影響於中國與列國之外交
     蒙藏問題之根本解決
     革命戰後軍政之經營
     征蒙作戰芻議
   
   軍聲雜誌發刊詞
   
   ——————————————————————————–
   
   內容來源:卷三十五 文錄
   隸屬章節:文錄\甲﹑文錄\中華民國元年
   
   版面原件:第1頁,第2頁,第3頁,第4頁
   
   〔第1頁〕
   
   ——中華民國元年於東京——
   
   (一)列強以我國為競爭之焦點,國人若不自強,難免覆亡之禍。
   (二)清代積弱腐敗,非革命不足以振衰起弊。
   (三)發憤為雄之道:
   鼓吹尚武精神 研究兵科學術
   詳議徵兵辦法 討論國防計畫
   補助軍事教育 調查各國軍情
   今日之世界,非所謂武裝和平之世界乎?向使各國均以民生為前題,知國際紛鬥戕賊夫生靈,侵略主義有背於公理,而由均勢以進趨於大同,則五洲統一,中外無分,合黃白紅黑各色種族建造一世界共和大國,各聯邦中但能多設警察,防衛內寇,已足以弭亂,而練兵命將之權統轄於中央,邦與邦或有爭〔第2頁〕端,訴之於中央仲裁裁判,以解決其曲直,如此則海陸各防,永可裁撤,養兵鉅費,改歸實業,嗣此以往,由一世以至萬世,同守此大同主義,歷久勿失,則兵爭永息,民無慘禍。德儒康德、英儒邊薩馬等,倡議永久和平者,至此而實行,是豈非吾人之所馨香禱祝,希望其有此燦爛光明之一日乎?
   雖然,此猶為理想之談耳,而以論今日之大局,則尚非其時也。巴拿馬運河開,而東西之海防益加其設備;西伯裡鐵路通,而歐亞之陸防愈嚴其守禦;各國抱殖民政策,而以權利為主體,以遣使為間諜,以貿易為先鋒,以兵力為後盾,二十世紀以後,太平洋沿岸將成為各國馳騁角逐之場,若英若美若俄,三雄鼎峙,旗鼓相當;法人懷蹴踏全球之想,對於亞洲大陸,風馳電掣,捷足爭先;德國則野心勃勃,飛揚跋扈,又有睥睨一世之概。十年以來,亞東三島所謂武士道大和魂者,挾其短小精悍之伎倆,急起直追,駸駸乎竟欲奪世界諸大帝國之座席。試橫覽泰東禍機之萌,急於眉睫,介居其間者,欲圖保國,不思所以防禦之,弱之肉而強之食,覆亡之患,其能免乎!
   夫太平洋沿岸,其為萬國競爭之焦點者,獨我中華土地耳。何以故?美洲既卵翼於美國門羅主義之下,他國莫敢垂涎。澳洲則為英國勢力範圍之所及,國旗所指,令人望而生畏。非洲之南端已為英所攫取,其北之摩洛哥,亞昔裡,阿比西尼等,又隸法、意諸國之版圖。至於小亞細亞及印度之北陸,無甚價值,列強尚置為緩圖。則其鷹瞵鶚視,倡議瓜分,而以利益均沾為飽慾之計者,心目中已早無我支那人種位置之地矣。西人有言曰:兩平等之國,論公理不論權力。兩不平等之國,論權力不論公理。夫既以權力為勝負,則俾士麥所倡鐵血主義,正我國人所當奉為良師者也。我國此次之革命,名為對內,實〔第3頁〕為對外。蓋數千年專制之政體,以天下為君主一人之私產,但求國內無反側之徒,即以此為子孫帝王萬世之業矣。故君主之暴戾者,焚書坑儒以愚黔首;其狡黠者,復以詩賦制藝取士,使天下之豪傑,皆消磨束縛於科名文字之末,而武備廢弛,民不知兵,豈特一朝一夕之故哉。
   滿清入主中夏,仍蹈前弊,迄於末季,內政腐敗,軍事不修,國內人才益流文弱。凡膠州旅大威海各軍港,天險門戶,均讓人據,割地輸幣求和之議,習為故常。將帥無能,英雄短氣。黃帝以來,四千餘年文明之裔冑,均降為碧眼黃髭之奴隸,痛何如之!此革命之潮流所以愈後而愈烈,而愛國志士願擲頭顱至死不悔者,豈有他哉!蓋不破壞;此專制萎靡之政府,無以建設我共和強大之國家,若僅以種族革命目之,尚未窺見其真相者也。
   信如是言,吾國對內問題既已解決,其對外問題,自今以後正為開始之時期矣。對外問題最重要者為軍事,凡講信修睦,締結條約,皆藉此為干城者也。吾國人今日對於軍事所最宜注意者;一曰鼓吹尚武精神也。二曰研究兵科學術也。三曰詳議徵兵辦法也。四曰討論國防計劃也。五曰補助軍事教育也。六曰調查各國軍情也。
   夫優勝劣敗,天演公例。孱弱之至,種類殄滅。則尚武精神,固有不可不鼓吹者。以我之長,攻人之短。兵機百變,運用在心。則兵科學術,固有不可不研究者。兵民分途,久成習慣。舊制頓革,易起猜疑。則徵兵辦法,固有不可不詳議者。立國要素,根據土地,外界侵入,主權蹂躪。則國防計劃,固有不可不討論者。不教民戰,是謂棄之,將不知兵,以兵予敵。則軍事教育,固有不可不補助者。知己〔第4頁〕知彼,百戰百勝,敵情不悉,應變無方。則各國軍情,固有不可不調查者。
   以上諸綱,均為軍事之關鍵,而列強所恃以雄視世界者,其大端實亦不外乎此。本社同人編輯軍聲,將欲揭破各國之陰謀。而嘵音瘏口,警告國人以未雨綢繆之計者,意在斯乎!意在斯乎!
   
   軍政統一問題
   
   ——————————————————————————–
   
   內容來源:卷三十五 文錄
   隸屬章節:文錄\甲﹑文錄\中華民國元年
   
   版面原件:第5頁,第6頁,第7頁,第8頁,第9頁,第10頁
   
   〔第5頁〕
   
   ——中華民國元年載東京軍聲雜誌——
   
   (一)軍民必須分治,否則必為野心家所操縱,而釀成唐代藩鎮之禍。
   (二)軍政必須統一,在全國範圍內分設各級管區,層層節制。
   中央集權地方分治之說,澎湃沸騰,喧嘩囂張,幾成為今日各國政論家無關緊要之口頭禪。南北統一,政府成立,已將期年,國家政策社會事業宜乎方針早定,得所藉手矣。乃竟紛紛擾擾,是是非非,卒無一大政治家出而次大難,定大計,而演出此一種不三不四之國家,無聲無臭之政府者,何哉?由於軍政擾亂,故直接間接影響於國家社會焉耳。
   吾不知今之所謂分權集權者,果指何權乎?將指內政外交財政交通警察諸權而言之乎?抑指軍政權而言之乎?吾寧謂指其前者諸權為客體,而以後者為主體耳。果爾,則吾知其所爭之權不過如是如是云爾。
   假以軍政而分權於各省,則當先解決各省都督為中央簡任或各省民選,與各省都督獨任軍政或兼任民政乎?吾知談地方分治者,必曰都督民選,自應兼任民政也。果如所言,則各省各成一半獨立國,如美國之各州,而都督之地位,無異於中央之總統耳。然歐美各國憲法,無論其為君主民主,斷未有以軍〔第6頁〕政權而付之於民選之長官者也。惟考吾國歷史之事實,唐之節度使,清之督撫,以地方分駐長官而兼管民政軍政,即行省為國家最高行政區域,乃以一官而兼兩權也。然唐清不因之而亡乎?至於都督民選與否?當待決於政論家,本報為軍事專報,而記者亦非政治專家,非特不遑論,亦不敢論也。惟都督不能兼掌軍政之理由,略述數端如左:
   各省財政不一,物質不同,邊省財薄物鮮,而軍備較多者,其一省之財之物,每不能充一省軍備之用,是一省之軍備,不能為一省都督所私有者,此其一。各省之軍備,當就全國之國防而定,不能畛分域限,此疆爾界,蹈前清惡習,以致要政不舉,指臂之使不靈;如甲午之役,南洋艦隊坐視不顧,廣甲被虜,而乃有我非北洋艦隊乞恕放還之說也。是一省之軍隊,不能供一省都督之私用者,此其二。軍權既歸於都督,則軍政重要問題,中央不能解決,而政治運動自必分趨於都督,是不特軍政為都督所專制,即政治亦將為都督所蹂躪矣。是一省之軍備不能為一省都督所專制者,此其三。民國成立未踰一載,而各省都督統制,橫暴驕淫,矜功盜名者,何啻一二,自今以往,雖難預斷此種現象之有無,萬一為一二野心家所操縱,則非徒擾害共和,或且演成寡人專制之惡習,小之糜爛於一省,大之釀成戰國唐末之禍,速列強之瓜分,是一省之軍隊不能為都督所節制者,此其四。各省地勢不一,營制各別,各省軍隊既直轄於都督,則都督意見不同,即可任意改革,而間接之軍部,必鞭長莫及,則求軍事之統一進步,豈非緣木求魚哉?是一省之軍隊,不能為都督所直轄者,此其五。前清徵募新軍,不下十載,迄其末季而各省不特營制不一,甚至軍裝口令兵語學科之最便易之事,亦有所不同,此皆直接於各省督撫各自〔第7頁〕為政之弊也。是一省之軍隊不能為都督所自製者,此其六。就此以論,則吾國之軍制,決難使都督直接,而襲前清之稗政而以狃現今之惡習也。或曰,以子所言,集權中央,防範都督,法非不良,意非不美,然用之於開明專制時代,固無不可,而行之於民主共和政體之下,則未免有戾於其性質也。凡共和各國,如美如法,皆限制中央,分權地方,建國數十年而共和政體得以奏鞏固之效者,豈容此中央集權,而反蹈寡人專制政治,俾第二之拿破崙復出現於吾中華民國乎?噫!是何言歟?吾見今日吾國之政論家談及共和憲法,未有不將法美二國為榜樣,討論引證,源源不絕,以吾國政體非依樣葫蘆,則不足以制定,至於彼我之歷史,今昔之狀況,亦未始不略述其一二,而其建國之真相,當時之事實,果能窺其一般乎?吾今先詰數語於吾國之政論家曰:世界共和各國之陸軍總長,其必以武官充任乎?而反觀於今日吾國之真象,其果能破除此範圍耶?吾亦知其箝口結舌而不能自圓其說矣。吾以為今日欲談建設真共和真民主,必先破除此範圍,然後再論其他,不然,無亦不揣其本而齊其末矣。當美國建國之始,超然立於歐洲國際團體之外,無人干涉,而吾國能之乎?其獨立之前,十三州各已成為獨立之後,無大總統以為之統治者幾六年,而吾國能之乎?吾國三千餘年之歷史,凡其間能維持統一而不致分裂者,未嘗非恃統一政府之能力也。此歷史昭昭,自古已然,況今日之列強虎視眈眈,躍躍欲試,其思分割此一片乾淨土者,不啻一二,使非恃此一強有力之政府而為之對抗,豈能人自為戰乎?故今日之軍政集權於中央者,其對內所關尚淺,而對外所關尤重也。今日之政客,苟不度勢揆時,而乃膠柱鼓瑟,徒欲效美法共和之皮毛,吾未見其有成也。吾嘗以為中國果欲建設強大之共和國,當此十年之內,必不可徒效美法共和〔第8頁〕之皮毛以為之治理,而且絕對的當用開明專制之精神以為之規劃耳。倘正式大總統果有革命之精神與民主之思想,則吾必以其為具華盛頓之懷抱,而用拿破崙之手段,以建造共和民國之模範;否則政黨私見不能消,都督野心不能戢,藩主暴亂不能平,而民之憔悴於水火之中,終無光天化日之一日,竊恐共和民主之效未見,而豆剖瓜分之禍已成矣。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