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蒋中正文集(89)]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三)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四)
·拈花上周微
·拈花一周微 (2015年1月19日)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2015年2月9日星期一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五)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五)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六)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七)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八)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九)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一)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二)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三)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四)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五)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六)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七)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八)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九)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一)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二)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三)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五)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六)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七)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完结)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一)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三)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四)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五)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六)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七)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一)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二)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13)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四)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终)
·拈花一周微
·沧桑-晓剑著(一)
·沧桑-晓剑著(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三)
·沧桑-晓剑著(四)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五)
·沧桑-晓剑著(六)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七)
·沧桑-晓剑著(八)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九)
·沧桑-晓剑著(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蒋中正文集(89)

中華民國六十一年
   
   ——————————————————————————–
   
     中華民國六十一年元旦告全國軍民同胞書

     中華民國六十一年青年節告全國青年書
     中華民國六十一年國慶紀念告全國軍民同胞書
     臺灣省光復二十七週年紀念告全省同胞書
   
   中華民國六十一年元旦告全國軍民同胞書
   
   ——————————————————————————–
   
   內容來源:卷三十四 書告
   隸屬章節:書告\中華民國六十一年
   
   版面原件:第264頁,第265頁,第266頁,第267頁
   
   〔第264頁〕
   
   ——中華民六十一年一月一日——
   
   〔要旨〕
   一、堅持三民主義的理想,篤信自由正義的人權天職,於大創痛、大覺悟中,已產生了大無畏的精神。
   二、我們的國家是一個勇於維護自由正義的國家,我們的民族是一個重正氣、守信義、勇於共患難的民族。
   三、我們中華民國創始聯合國的歷史和貢獻,是永遠不容許抹煞磨滅的。
   四、我們的信念,是安危在是非,不在於強弱。
   五、大陸上反毛行動,其內訌內鬥,從沒有停止過,正陷入了「以軍整軍」反覆打鬥,重蹈「親密戰友」的覆轍,自取整肅死亡的慘禍。
   六、今天我們與匪共之間,已形成了是與非、正與邪、真實與虛妄、團結與滅裂,強烈的針鋒相對。
   七、精神力量是大於一切物質力量的。
   八、我們今天的總目標,以革命的獨立自主的精神力量,集中於復興基地的建設,集中於光復大陸、拯救同胞的誓願。
   〔本文〕
   全國軍民同胞們:
   今天是中華民國革命建國進入六十一年——亦就是新的七十年代——歲首的開始。
   此六十年來,我們經歷了無數憂患、恥辱和痛苦,特別是去年一年間,國際形勢發生了重大的混亂變化,自由正義,幾乎成了舉世嘲弄非笑的對象,我們三民主義國民革命事業,更橫被誣蔑和磨折;但〔第265頁〕是我全體軍民同胞,卻更能堅持三民主義的理想正鵠,篤信自由正義的人權天職,於大創痛、大覺悟之中,產生了大無畏的精神,亦就是鐵立如山、愛國保種的道德勇氣,這就正媲美?先烈們「銳身以國事自任」的「轟轟烈烈的節操」。
   六十年來,國民革命的歷史,顯示了我們對患難的反應,是知恥發憤,沉?奮鬥,壓力愈沉重,團結愈強固,智慧亦愈益清明。我們對道義的反應,是利害當前,必定堅守原則,操持愈堅確,是非愈分明,而責任感亦愈益強烈。所以我們的國家,是一個始終勇於維護自由正義的國家,絕不是一個怯懦的可以侮辱的出賣的國家!我們的民族,是一個重正氣、守信義、勇於共患難的民族,絕不是一個向患難低頭的民族!
   我們去年自動的退出聯合國,決不是孤立於世界,而正是堅持憲章,確保漢賊不兩立的立場,決不與卑鄙醜惡者同流合汙,為這個怯懦的世界,維護公理,伸張正義。今天全世界仗義執言的、以及緘默保守的大眾,特別是一些友好不渝的國家,就都是此心同此理同的;所以我們不怕孤立,而且也不會孤立!事實是由於我們這個衛道者自聯合國的毅然退出,由於共匪這個盜匪集團羼入聯合國之後的恣睢暴戾,不過兩個月工夫,聯合國即已不成其為原有的聯合國了,再這樣下去,要不解體澌滅,如何可得?我們今天雖然退出了聯合國,卻仍然屹立不搖,抱持其創始聯合國的精神宗旨,自立於世界!由此乃愈見我們創始聯合國的歷史和貢獻,是永遠不容許抹煞磨滅的!
   中華民族的信念,是:「安危在是非,不在於強弱」。此時毛賊雖篡竊了聯合國的虛器,卻無救於〔第266頁〕匪幫內鬥的實禍!大家深知,毛賊對外,是妄圖以暴力恐嚇,政治勒索,虛聲恫嚇,來冒充「超級強國」,大搞其「訛詐的外交」,而對真的「超級強國」,挑撥離間,以達到其「鬥爭」、「奪權」的目的。實則今天它不但本質上是一個色厲內荏「欺詐的產物」,而且只是一個外強中乾空虛的軀殼!毛賊對內,由於我們國民革命——反毛行動——在大陸上的持續,其內訌內鬥,從沒有停止過,現在毛賊就正陷入了「以軍整軍」內鬥的死巷,可是今天誰肯再來為毛賊反覆打鬥,重蹈「親密戰友」的覆轍,自取整肅死亡的慘禍?它反覆清算,殘忍鬥爭不已,就正證明了我們三民主義的歷史文化與共產罪孽之絕不相容——實在這也就是我們討毛救國最後必勝必成有力的確據!
   我們三民主義的國民革命,不惟基於公理道義,與友邦合作互助,以團結自由力量,維護世界和平,為我們革命外交的宗旨和方針,而尤其是以強固修明的內政建設,作為革命外交的基礎。二十年來,我們三民主義——倫理、民主、科學的建設,求新求行所造成的民生樂利、經濟充實、教育發達、社會安定,以及堅強的、精實的國民武力,皆十百倍於開國、北伐、抗戰時期。雖然外人對於敵我之間,存在?土地人口幻象的懸殊,可是相反的,在七億廣大的人心上,我們正握有完全操勝的左券,這亦就是「存亡在虛實,不在於眾寡」的道理。所以今天我們與匪共之間,業已形成了是與非、正與邪、真實與虛妄、團結與滅裂,強烈的尖銳的針鋒相對!這實在就是由於我們有?領導國民革命的三民主義,強固不拔的復興基地,海內外團結一致討毛反共的革命精神等三大因素的存在,乃能不為一時的變局所挫折,所搖撼,且又能扭轉一切變局,化險為夷,轉弱為強!
   
   〔第267頁〕
   
   精神力量是大於一切物質力量的,今天我們的總目標,就正是要莊敬自強,共同奮鬥,以革命的獨立自主的精神力量,集中於金馬臺澎復興基地的建設,集中於光復大陸、拯救同胞的誓願。
   今天我要鄭重宣示:中華民國和叛逆共匪,絕對是勢不兩立的!目前國際間正傳播?一種流言蜚語,說是敵我之間,有接觸的秘密行動,這除開敵前敵後、討伐叛逆、鐵與血的接觸行動之外,絕無任何其他的接觸行動!我全國軍民亦絕不會為此種流言蜚語所欺弄、所搖惑。我們中華民族愛國統一的行動,就只有國民革命光復大陸「傾覆暴政,恢復人權」的行動!
   同胞們!大家一齊來開拓、來振起這屬於國民革命的光輝的七十年代,來光復、來建設這屬於三民主義的新中國,以告慰我們 國父和諸先烈在天之靈。
   現在,我們高呼:
   討毛救國勝利萬歲!
   國民革命成功萬歲!
   三民主義萬歲!
   中華民國萬歲!
   
   中華民國六十一年青年節告全國青年書
   
   ——————————————————————————–
   
   內容來源:卷三十四 書告
   隸屬章節:書告\中華民國六十一年
   
   版面原件:第268頁,第269頁,第270頁,第271頁,第272頁
   
   〔第268頁〕
   
   ——中華民國六十一年三月二十九日——
   
   〔要旨〕
   一、今天是中國青年對國家民族重新創造豐功偉烈的年代。
   二、今日中國青年的責任,乃是以復興文化和道德為其首要的責任。
   三、共匪毛賊在大陸上摧毀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陰謀。
   四、青年們以根絕大陸共匪反人性、反道德的暴戾罪惡為己任;以修齊治平、化民成俗、力矯時弊、兼善天下為己任。
   五、革命者,要行仁義、要救國家;要用愛國的精神來救國,要用民族的大義來保種。
   六、要上承革命諸先烈誠摯純潔的血誠、義行、和遺澤。
   七、大家一齊以慧力、精誠、定見、決心,克服一切困難,開拓光輝前途,再造復國建國大勳大業。
   〔本文〕
   全國青年子弟們:
   今天是我們中華民國進入六十一年——新的七十年代的第一個青年節!由於世局險惡激盪,也由於敵人瘋狂掙扎,今天就正是中國青年子弟對國家民族「本乎其義務感與責任心之驅使」,重新創造國民革命豐功偉烈的年代!
   國家民族的盛衰,固繫於這一代青年對國家民族的「義務感與責任心」;而青年的禍福榮辱,亦就是與國家民族、存亡憂患、根本血肉相連。
   
   〔第269頁〕
   
   我以為今天中國青年的責任,在未進入軍事戰場以前,乃是以復興文化為其首要的責任。
   共匪摧毀中華民族傳統文化,正迫使我們面臨五千年文化毀於一旦的緊急關頭!本來共產奴隸社會,即根本無所謂「文化」之可言,而變本加厲企圖塑造一個七億人底奴隸社會的毛賊,就更畏懼三民主義文化的光熱力能,乃為其奴隸社會的火山震源,所以它要一再的搞「整風」迫害——「知識份子看不起它,它也憎恨知識份子」;而且也要一再的剝奪青少年受教育的機會和權利——它指使工人和匪軍「進入學校陣地」;它強迫教師「勞動下放;它教唆十幾歲的青少年把書桌拆散,製成木矛,從事『反帝』的仇恨教育和民兵訓練」……。
   所以今天海內外自由青年們,必須以搶救民族文化危機為己任,以搶救大陸被毒化的青少年為己任,並且要讓傳統文化能發皇其所固有,踔厲其所本無——這亦就是要擷取我們所已有的文化菁華,摒棄其陳陳相因的糟粕,並使之與新的學術、新的思想、新的文明,相互結合匯歸,以造成我們「一個新文明的國家」。
   而這亦就是要青年子弟們:
   ——從民族智能、民族精神意識之積極恢復做起;
   ——由科學精神、人文精神之結合,均衡理性與情意,救偏枯之流弊;
   ——以心物群己關係的和諧,造成新中國三民主義倫理、民主、科學的社會藍圖,並導致文化之整合。如此,就能使中華民族文化,由衰微而至於復興,由幽暗磨洗而至於發皇重光。
   
   〔第270頁〕
   
   和這個分不開的責任,就是復興道德的責任。
   今天我們所面臨的是一個公理與正義不彰、道德與倫理泯沒、迷惘失落的時代。不只是人性深受物性的戕賊,精神文明正橫遭抹煞斫喪;抑且社會道德與倫理觀念,已墮落到了禮法不足以制裁、廉恥不足以砥礪的地步。本來共產邪惡思想,原就仇視「道德是統治階級的工具,宗教是資產階級麻醉的鴉片」,而一心一意要使人性墮落到「摒棄一切溫情、慈悲或憐恤的感情」的毛賊,特別畏懼「孔孟唯仁義道德論」的力量,否定一切道德倫理的價值,時時刻刻均在「剷除儒家的毒草」。它破壞家庭倫理,打亂人群關係,已至於父子、兄弟……棄絕殘賊,搬演?人類前所未有的「率獸食人」的悲劇!
   國父昭示我們:「有道德始有國家,有道德始成世界」。今天青年子弟們,就必須以根絕大陸共匪反人性、反道德的暴戾罪惡為己任,以修齊治平、化民成俗、力矯時弊、兼善天下為己任。
   實在說,這亦就是要大家:
   ——從「學校即社會」「教育即生活」的國民生活規範之實踐做起;
   ——確立犧牲小我成全國族大我的革命倫理;
   ——由仁民愛物的德性之發揚,進而導致「理性的擴充」與「物慾的制約」,結合成為新道德的楷模。
   這一道德的復興,即將如我所深信不疑的「道德力量,必能規範人群社會的關係」,而成為道德的國家和道德的世界。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