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致亲爱的方先生:八]
井蛙文集
·Photos 井蛙摄影:LEGION OF HONOR
·艾未未的裸体线条:荣获24届杰出民主人士奖
麦田上空的枪声
·凡高的墓地
·井蛙看画日记:2006
·井蛙看画日记:2007(1-2)
·井蛙看画日记2007-3-4
·井蛙看画日记 2007-5-6
·井蛙看画日记2007-7-8
·井蛙看画日记 2007-9-10
·井蛙看画日记:2007-11-12
·井蛙看画日记2008-1
·井蛙看画日记2008-2
·井蛙看画日记 2008-3
·井蛙看画日记2008-4
·井蛙看画日记2008-5
·井蛙看画日记2008-6
·井蛙看画日记2008-9
·井蛙看画日记2008-12
·井蛙阿拉斯加日记
·井蛙看画日记:2009-2
·井蛙看画日记:2009-3
·井蛙看画日记:2009-4
·井蛙看画日记:2009-5
·井蛙看画日记:2009-6
·井蛙看画日记:2009-7
·井蛙看画日记:2009-8
·井蛙看画日记:2009-10
·井蛙看画日记:2009-11
·井蛙看画日记:2009-12
·井蛙看画日记:2010-1
·井蛙看画日记:2010-4
·井蛙看画日记:2010-5
·井蛙看画日记:2010-8
·井蛙看画日记:2010-9
·井蛙看画日记:2010-10
·井蛙看画日记:2010-11
·井蛙看画日记:2010-12
·井蛙看画日记:2011-1
·井蛙看画日记:2011-4
·井蛙看画日记:2011-5
·井蛙看画日记:2011-6
·井蛙看画日记:2011-7
·井蛙看画日记:2011-8
·井蛙看画日记:2011-10
·井蛙看画日记:2011-11
·井蛙看画日记:2012-5
·井蛙看画日记:2012-8
乌鸦的名字
·梅朵书信集1
·梅朵梅朵2
·梅朵梅朵3
·梅朵梅朵4
·梅朵梅朵5
·梅朵梅朵6
·梅朵梅朵7
·梅朵梅朵8
·梅朵梅朵9
·梅朵梅朵10
·玛儿的颜料1
·玛儿的颜料2
·玛儿的颜料3
·遗失的往事
·嵇康啊嵇康
·稻草人的思想
·秋天话语者1
·秋天话语2
·秋天话语3
·晚春的阳光
·宋朝的花灯
·梦中的音乐
·我们就在那片原野
·致亲爱的方先生:八
老情人咖啡馆
·2002年2月诗
·尖塔上的时钟
·残缺的信仰 (长诗)
·一片葡萄叶的遐思(长诗)
·蓝月山谷(长诗)
·望穿苍穹 ----
·暮色中熟睡的猫
·没有时间悲伤
·生 死
·叫 魂
·释 然
·老 僧
·无 缘
·想念萧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致亲爱的方先生:八

   致方兄:
    此信晚回,真是抱歉。
    我在图书馆已经呆不下去。一个动作持续几年时间,我几乎疯掉。我就是每天在重复同一个动作,书上书下的,没完没了。这真像是一只狗在啃同一根骨头,啃完了吐出来,吐完了继续啃。在这期间,我着手心理学方面的工作,却没有一丝回音。有时我想,我若有个农场多好,养几只奶牛,几只狗,种一些菜蔬,呆在屋里自给自足。不过,几年过去,我可能又想出别的花样,这种对机械化生活节奏的抗拒已成了我性格的一部分。当我刚进图书馆工作时我多兴奋啊,我狂想着每天与书籍为伴的日子多么写意,我想我会在图书馆终老的,像个古老的图书馆人守着一大屋子的书孤独地活着。这样的生活在我的《芳香图书馆》才有,在这个时代里尤其我工作的这家图书馆却是另一番风景。这个地方与其他政府部门一样充满官僚体制,充满市场气息,充满人事争斗,以及街市八卦。只是,我一个人与自己在书架之间徘徊,在读者与无聊网民之间度过很多个周一与周二,周三与周四,然后在周五早晨熬到下午回家。我在这里没遇上一个卡夫卡,海明威,凡高,或者尼采。一个也没有。有的只是一些无所事事的酒鬼赖在沙发上偷偷喝酒,无业游民歪在椅子上做白日梦,不去上学的年轻人在网络上瞎逛,还有老人夏天来避暑冬天来取暖。他们都能在图书馆里找到打发时间的方法,我在这里只是干一些老鼠活儿,即使我知道我是一只猫。我这只猫一开始手脚触觉都很灵敏,时间久了,也就跟一只老鼠那样只知道躲开喧嚷,避开官僚。我的一个音乐家朋友质问我,你好好一个诗人不呆在图书馆里,想去哪儿呢?那不就是一个诗人应该夏天避暑冬天取暖的地儿吗?是啊,说句真话,博尔赫斯能在图书馆里一呆就是九年确实不应该是我现在遇到的这回事儿。他的图书馆能像我这家吗?疯子尖叫的尖叫,酒鬼喝酒的喝酒,无业游民睡觉的睡觉。这里的工作人员走路像遇到火灾但事实上却什么都没干。你也许会问,图书馆能有那么夸张吗?那还叫图书馆吗?
    我现在最想去的地方就是疯人院。我告诉画家朋友杜青,“学术的精神就是认真与精确。我的一个音乐家朋友问我,你的博士学位为何不献给文学,或者你一直热衷的史学,反而给了心理学精神研究?我告诉他,我喜欢在疯人院里工作,因为,疯人院里大半都是艺术家。我的责任就是治好他们,让他们回去好好创作。”这话没有半点调侃的味道。我会继续研究心理学,而且我的目的就是在疯人院里工作。我一想到我能在疯人院工作,我对图书馆的厌恶就日益加深。我厌恶任何一种无聊的生活方式。可惜博尔赫斯已经离开我们,否则我真的会跑到阿根廷,问他,嘿,老兄,你那家图书馆有哪些藏书,是否都是言情小说,侦探小说,漫画,流行电影?而且还把没人借阅的博德莱德与马拉美他们的书为了腾地方给言情小说侦探小说漫画以及流行电影而通通扔掉?
      文人的牢骚任何时代任何地方都能找到共同点。否则文学就没那么吸引人了。它没有地域与时间的界限,它跨越了时间与空间,人们还能在文字之间获得精神的救赎。


      还有,杜青的画,她的用色非常大胆,狂野,以及展现了她内心的波浪起伏。今天,我又一次在她的网上画廊里闲逛,她的作品震惊了我,也使我无法平静。我想,我渴望能深入地理解她的绘画技巧,风格,以及颜色情感,之后,我会尝试写一些艺术评论。
      祝福健康
       井蛙, 2013年8月28日
       CHINA HILL
(2013/08/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