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李俊算总账,薄熙来死罪]
姜维平文集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记者刘虎获释,但愿是个信号
·徐才厚与周永康的结局
·王歧山打老虎,注意点策略
·周永康是怎么爬上来的?
·达赖喇嘛向习近平释放善意
·越狱谜团与司法腐败
·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必须彻查严办
·要警惕薄周余党的“断头蛇”咬人
·“漏网之鱼”,我想起了黑龙江的杨信
·释放王建民,救人也救己
·我建议学生们立即撤离
·爱财如命,守身如玉?
·重庆法院向“钱”看,激化社会矛盾
·范曾对习近平是虚情假意吗?
·梁振英给我的第一印象
·扑朔迷离的王建民案
·感恩节:失而复得的锁钥
·薄熙来的尾巴,钱锋的骗局
·周永康判死刑的可能性较大
·孙政才应把握机遇,平反冤案
·薄熙来把赵本山惯坏了
·可能重判,王建民案进一步升级
·薄熙来赃款应归还大连人民
·习近平打老虎,左右开弓
·韩正应对上海外滩踩踏事件负责
·新华社找到了回“家”的路?
·平反冤假错案,重在追究责任人
·重庆转移对“黑打”冤案的关注
·六人自尽,台湾监狱丢光了脸
·习近平下延川,但愿不仅是寒暄
·深圳王荣“勿忘我”
·王建民案,检察院退卷两次
·习近平下云南,14军终于被收编
·脸皮如牛皮,黄奇帆贼喊捉贼
·“死老虎”李铁映为何跳出来?
·孙政才为何“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大骗子”黄奇帆的末日到了
·天下奇闻:黄奇帆骗术的微调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
·平反重庆冤案,应实行异地重审
·习近平提出的“四个全面”能实现吗?
·周强“知耻而后勇”
·重庆应把“打黑基地”当成反面教材
·黄奇帆谈法制,恬不知耻
·基辛格是美国的黄奇帆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俊算总账,薄熙来死罪

   李俊算总账,薄熙来死罪
   
   多伦多大学访问学者 姜维平
   
   人们常讲,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在短短的5年时间里,薄熙来任职于重庆,与黄奇帆,王立军等人勾结施暴,胡作非为,给重庆的政治和经济造成多大的损失?李庄近日在港披露了涉黑资金流失的情况,他说上千亿的民企财产被没收,但存入国库的钱才9,2亿,这惊人的数字显示宏观上的“黑洞”,而李俊仅就自已一家企业算的一笔账,则表现的是微观的财产损失,他在发给重庆有关部门的《国家行政赔偿申请书》里做了细致而精确的描述,它有力地告诉了世人,薄王乱法给民企带来了巨大的灾难,其情节,手段,数字,后果等都是严酷的,空前的,它代表了其他的260多个被包装的黑社会组织,不清算与平反这些最近距离,最直观而影响面很大的冤假错案,怎么能彻底地追究薄熙来的刑事责任呢?


   
   重庆新闻界消息人士说,目前李俊已夺回了企业的自主经营权,他克服各种难以想象的困难,不仅理顺了与各方面的关系,招聘了新的人材,拓宽了房屋销售渠道,而且还清了两亿多的银行贷款本金和利息,令重庆商界刮目相看,按说,流亡海外的李俊似乎可以松一口气,笑看薄熙来的受审了,但他不想止步,他要与薄熙来,王立军等人算总账,由于二者都已身陷囹圄,故重庆市沙坪坝区公安局就成了他告状的赔偿机关,李俊说,现任局长陈江渝也是过去被薄王整肃的人,他不想和任何无辜的人结冤,他也理解履新领导的处境和心情,但公安局是独此一家别无分店的,沙坪坝区公安局应当承担责任,所以有必要算清这笔烂账。
   
   李俊罗列的请求事项包括:1、请求赔偿公安“监管”期间,被强迫支付的司法鉴定费损失34万元;2、请求赔偿被强行“监管”2亿资金造成的利息损失980万元;3、请求赔偿被强行“监管”造成的逾期交房违约损失5657万元;4、请求赔偿被强行“监管”造成的纳税滞纳金、罚款损失614万元;5、请求赔偿被强行“监管”造成的工期延长损失720万元;
   6、请求赔偿被强行“监管”造成的被强迫多支付给覃家岗建安公司的建设费用损失1200万元;7、请求赔偿被强行“监管”造成的被强迫结算多支付的施工费用损失2100万元。总之,请求赔偿以上各项损失共计11305万元。
   
   不必再复述过去几年里,李俊企业的惨痛遭遇,以上每一个数字都有故事情节的支持,我在报道和评论里都有过描述,显然,这是多么惊人的一笔经济损失,它仅仅是260多个黑社会组织里的一家啊,就整成这个样子,可以想见,薄熙来用“5个重庆”忽悠草民,用5年光阴打水漂,造成国库亏空5000亿,令人触目惊心,这就是为什么黄奇帆讲话时提出“重庆学习美国底特律”的原因,美国城市破产的新闻掩盖不住,重庆的真相却可以永远漂浮在云雾中,李俊撕开的是一家民企的一角,类似的还有黎强案,龚刚模案,彭治民案,曾智强案,马当案,樊奇航案,等等,组合起来视之,薄王徇私枉法搞“二次文革”,已经毁掉了重庆民企的成果和老板的信心,只不过继任者不想为其揩屁股而已。
   
   现在,从官方透露的薄熙来将受审的情况,令人失望,一组数字已显示了荒唐的“切割术”,薄熙来除了受贿2000多万和贪污500万之外,只有所谓“滥用职权罪”,好像与重庆的“黑打”有点关系,但我认为,官方可能仅限指控包庇谷开来杀人一事,也就是说,薄熙来“唱红打黑”,包装虚构260多个黑社会,抓捕了成千上万的人,判刑了数千人,造成了难以挽回的经济损失,这一点没有错,那些坐牢的人不会因为薄王倒台而获释,更不用说上个世纪在大连的徇私枉法了,我等永无翻案平反之望,这是什么道理呢?这自相矛盾的“分割术”,击碎了受到薄熙来迫害的人们的期待,却给“薄粉”留下一丝残梦,又是什么逻辑呢?这一切都是决策层自打耳光,好像在强调和涂抹内斗色彩,自毁形象。
   
   尽管薄熙来即将被拉上历史的审判台,王立军与“四大金刚”,外加一个“唐副”都关进了大牢,但重庆还有许多奇案没有查清:乌小青是怎么死的?文强的儿子是如何抓与放的?王立军单独面见文强后,他上刑场前手里那卷纸是什么?检察院的龚勇是病死的吗?“319枪击案”真的侦破了吗?樊奇航对朱明勇律师到底讲了什么?龚刚模怎样靠出卖别人死里逃生的?王紫绮真的是老鸨吗?她真的强迫妇女卖淫了吗?常亮哪里去了,他在飞机场举牌自首是怎么回事?重庆的法官张弢真的是贪官吗?彭长健真的被王立军刑讯逼供了吗?李修武被判刑前,为什么薄熙来要大张旗鼓地邀请海外媒体的记者云集山城?等等,人们必须知道薄王乱法时代发生的所有的重大事件的真相。
   
   但是,即将上演的济南中法的审薄大戏里,可能避重就轻,没有这方面的内容,薄熙来才受贿2000万,贪污500万,这一严重缩水的数字骗谁呢?他在大连市西岗区长江路518号万达公寓28层的三套房子,就多达500多万,为什么不计算在内呢?这些都不讲,只凭李俊提供的上述证据,就足以说明薄熙来为了拉拢军头搞政变,徇私枉法,黑打乱抓,造成了多达一个多亿的经济损失,还将李俊家30多口亲友关进监狱,这一大罪,古今中外绝无仅有,难道庭审时,不应当邀请李俊等所有被“黑打”的蒙冤者出庭作证吗?难道大贪官薄熙来身上还有可取之处吗?难道薄熙来的“分身术”使他变成了“打黑”的功臣了吗?
   
   在我看来,之所以在判薄的问题上有分歧,就是因为各级政府的官员一些罪恶与薄连在一切,这叫“骨头连着筋”,不用说在辽宁和北京,他故意给利益集团的一些人送“蛋糕”,单是在山城一地就造就了一大批暴发户,薄在抢夺民企时,首先用文强之死吓傻了公检法,又用物质利益捆绑了公安人员等,他们不同程度地从中捞到钱财或地位,所以,如果全盘否定“唱红打黑”,就会波及更多的人。谁吃进肚子里的“油水”还会吐出来?于是,不敢与薄熙来算总账,只清算简单的一部分,看似明智,实为愚蠢,因为它造成了极大的思想混乱,颠倒了黑白,蒙蔽了群众,给人的错觉是,薄熙来死了一半,活了一半,“死”成了“过去式”,“活”的却是“未来式”,当今后社会动荡之时,一些心术不正之人便会利用他的另一半,塑造出幽灵,蛊惑民心闹事,因此,应当全面而彻底地清算“唱红打黑”,把薄熙来绳之以法,重判极刑,至于跟随他的人可以宽待,但必得认罪。
   
   2013年8月5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自由亚洲电台8月6日首发
   转发请注明出处,更多文章请点击作者个人网站:www.jiangweiping.com
   联系作者,请发电邮:[email protected]
(2013/08/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