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薄熙来受审时会系领带吗?]
姜维平文集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记者刘虎获释,但愿是个信号
·徐才厚与周永康的结局
·王歧山打老虎,注意点策略
·周永康是怎么爬上来的?
·达赖喇嘛向习近平释放善意
·越狱谜团与司法腐败
·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必须彻查严办
·要警惕薄周余党的“断头蛇”咬人
·“漏网之鱼”,我想起了黑龙江的杨信
·释放王建民,救人也救己
·我建议学生们立即撤离
·爱财如命,守身如玉?
·重庆法院向“钱”看,激化社会矛盾
·范曾对习近平是虚情假意吗?
·梁振英给我的第一印象
·扑朔迷离的王建民案
·感恩节:失而复得的锁钥
·薄熙来的尾巴,钱锋的骗局
·周永康判死刑的可能性较大
·孙政才应把握机遇,平反冤案
·薄熙来把赵本山惯坏了
·可能重判,王建民案进一步升级
·薄熙来赃款应归还大连人民
·习近平打老虎,左右开弓
·韩正应对上海外滩踩踏事件负责
·新华社找到了回“家”的路?
·平反冤假错案,重在追究责任人
·重庆转移对“黑打”冤案的关注
·六人自尽,台湾监狱丢光了脸
·习近平下延川,但愿不仅是寒暄
·深圳王荣“勿忘我”
·王建民案,检察院退卷两次
·习近平下云南,14军终于被收编
·脸皮如牛皮,黄奇帆贼喊捉贼
·“死老虎”李铁映为何跳出来?
·孙政才为何“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薄熙来受审时会系领带吗?

   薄熙来受审时会系领带吗?
   
   姜维平
   
   薄熙来在法庭受审时,会不会系领带?不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小细节,不论对薄本人,还是对观众都至关重要,因为薄的大半生,是演员的伪善而贪婪的大半生,很重视自己的服饰和仪表,只要不限制他,依他的思想性格与表演欲望,他一定要完成最后的表演,系领带的可能性较大,记得90年代后期,薄在星海湾商务中心接待来访的东南亚富豪黄廷芳,要香港《文汇报》驻地记者及时发稿,他讲话时的开场白是这样说的:你们没看我今天系领带了吗,这说明市长如今要办一件大事,显然,那时的“大事”是忽悠黄廷芳投资大连,购买星海湾的土地,现在的判刑受审,更是举足轻重的大事,薄熙来想必已准备了好久,即将在济南搭起的舞台,已有人草拟了台词,只等灯光亮起,道具齐备,音乐奏响,观众云集,政坛上戏耍了几十年的薄熙来,终于要闪亮登场了,所以,我乐见薄熙来打领带,把最后的一出戏演好。


   
   随着薄案开审临近,各种有关他的故事甚嚣尘上,我几乎哑然,这是因为他权力的利器被剥夺之后,我失去了反击他的激情和动力,正如倒地的敌人已无力回天一样,薄判死刑与否都不能改变一个事实:他的政治生命大概已经结束了,我喜欢与掌权的人打嘴仗,不喜欢对落井的弱者丢石子,但如果不及时用文字驱散迷惑的云雾,可能有人看不到风云变幻的前程。我不得不说的是,如果他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海内外都会报道和评论如潮,如果他入狱,像陈锡同一样,不死不活地养着,经过漫长的寂寞和等待之后,等他死了,官媒只会留一行小字,薄深知人情冷暖和昨是今非,因此,薄应当会十分重视受审时的着装打扮,穿深色西装的可能性较大,那么,就会配浅色领带,和王立军及“四大金刚”一样,明明是重罪轻判“偷着乐”,却假装委屈万分,还用衣装显示自己是青白的,世界上的骗子都是这样地无耻,狡猾,他们希望观众沉浸在谎言里,和傻子一样被愚弄。
   
   近期很多读者通过电邮和电话向我讯问薄熙来的刑期,似乎庭审的结果可以预测,其实,连中南海高层官员也未必有一个完整而不变的计划,一切要看薄熙来如何表演,也要看观众席上的“票友”的心情,估计薄已与官方达成了初步的交易,政治生命愿意献出,但肉身还得保留,必得认同起诉书涉及的受贿罪,贪污罪和滥用职权罪,但预谋杀人,破坏文物,徇私枉法,走私贩毒,等等,基于“量体裁衣”的考虑,也就算了,像中药店一样,先制作盒子,再把药品放进去,所以,薄熙来的罪行严重地缩水了,只剩下不太完整的碎片,而起诉书与判决书都是“碎片”的文字化,我们将要看到的是一个具有迷惑力和竞争力的政治骗子的倒台,而不是一个十恶不赦的犯罪分子应得的惩罚,因此,右派会觉得判得太轻,左派却认为过重,甚至还有鸣冤者不时地鼓噪。这正是“世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的时代特色。
   
   也许官方早定了是死缓或无期,但走过场的进行中,也有不可预见的因素,会改变戏剧的主题和情节,比如,他像江青那样手舞足蹈,狂呼乱叫,或像“两会”上那样巧言善辩,谎话连篇,那样一来,判决结果就可能有实质性变化,尽管美国的“黄奇帆”-----基辛格去游说江泽民,而此人因为利益输送,尤其是退休后,还坐上了重庆“国宾护卫队”的花车而需要还一点人情,或受托于薄瓜瓜而忙碌,江泽民念及“大连百年”时的巨幅效忠画像而恳求习李,习李答应不判死刑,于是江高调赞扬习近平。。。。。。这一切的微妙的交易,也许会因薄熙来的临场变卦而告吹,那么,薄熙来被宣死的可能性也存在,其实,即然党内外,海内外有如此之劲的死党跟随薄熙来而绞尽脑汁,胡温习李联手,杀了薄熙来是最佳选择,何况他的罪行较之刘志军,多出一项贪污罪;较之文强,受贿数额多出一千万,杀了他也符合法律条文,而且,可以彰显反腐的决心和力度,当然,也可以使许多人睡上安稳觉。
   
   但是,权势者不会听文人的,正如薄在重庆疯狂时,无视與论一样,中国没有独立的司法系统,又没有透明的信息管道,所以,法院的台词是上级商定草拟的,案件的走向似乎是由重变轻,由死变生,虽然,山东省委书记姜异康在国家机关和重庆工作过,并非江派,济南军区也会保证周边地区的稳定,不会添乱,但薄的红色家族色彩,和他多年用经济利益拉拢的的党羽,都在暗中绞劲或游说,可以预期的未来是,假如他现在痛哭流涕地感动了菩萨心的习近平,他被判了死缓或无期,或15年有期徒刑,只要他还活着,就不会真的服气,也不会放弃复仇,从1984年我见到他那一刻起,我就发现,他是一个心胸狭窄,有仇必报的人,他的仇恨来自牢狱之灾与父辈的跌宕起伏,其细节来自对狱老大的崇拜和仿效,而且伴随他的整个仕途,他的英俊而潇洒的外表,有力地加强了他的魅力,在2007年之后的重庆,他的机会主义和民粹主义的精彩表演,迷惑了不少观众,因此,只要他还有一口气,就会“仇恨入心要发芽”,一旦社会发生动荡,就会有人企图利用他搞事,国际上的分裂中国的势力需要他,国内愚昧的毛左人士鼓动他,不明真相的愚民跟随他,薄瓜瓜藏在海外的巨款护着他,因此,他成了中国变局的一个隐患,除非中国和平民主转型成功,有了新闻自由,大连和重庆的知情者都敢于讲真话,秘而不宣的黑幕合盘托出,他的形象才能彻底地坍塌,否则,他的坐牢和软禁就成了中国政治的一块心病。
   
   因此,他出庭时一定西装革履,举止优雅,口若悬河,滔滔不绝,还配上一条漂亮的领带,这成了一道风景线,它具有像征意义,似乎在暗中鼓励“薄粉”翻案,也在整理自己慌乱而沮丧的心情,总之,他用最后的表演,企图迷惑政治对手,像对待农夫的蛇一样,摇尾乞怜,但读者重温本人的旧作《文强的今天是薄熙来的明天》,《薄熙来要发动军事政变》,《薄熙来逼宫》等,会有新的感觉,现在,死与不死是一把利剑悬在薄的头顶,他会装出一付可怜的认罪相,但只要留下他,就等于把“剑”改悬在中国人民的头上,他在重庆的“二次文革”实验已使成千上万的家庭支离破碎,引发空前的移民潮,如果他死灰复燃,绝对不会像胡温习李这么缠绵而寡断,他在杀害和监禁敌人时会不择手段,不学他可以赢得虚名,但学习他可以永绝后患,在两者之间摇摆是习李的窘困,山东省济南的法庭不过是一扇窗户,将会使我们看到什么?既看到政治骗子迷人的花翎,又看到中国老百姓善良,轻信而愚昧的眼睛,更看到了政局的扑朔迷离和官场的黑暗,我的结论是,他死了,“中国梦”还有一点点希望,他活了,“中国梦”就变成了残片,他胜了,中国梦就是噩梦。
   
   2013年8月3日于多伦多大学图书馆。
   自由亚洲电台8月3日首发转发请注明出处,更多文章请点击作者个人网站:www.jiangweiping.com
   因近期进修英语,没时间接听读者电话,也不接受媒体采访,希谅,联系作者,请发电邮:[email protected]
(2013/08/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