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二』]
姜维平文集
·刘志军哭了,薄熙来能笑吗?
·我与王志馨老师
·薄谷才是大汉奸
·周永康下苏州,强颜欢笑心里愁
·只有胡耀邦才能救中国
·赵副局长飙了,薄熙来下毒?
·唐慧案二审胜诉意义重大
·多伦多同性恋大游行目击记
·瓜农的脑袋不如瓜
·陆昊调动引发的回忆与思索
·薄熙来受审时会系领带吗?
·李俊算总账,薄熙来死罪
·杀掉薄熙来是上策
·薄熙来将为“翻供”付出代价
·李望知有脸吹捧薄熙来?
·薄熙来庭审为何延期?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一』
·25年前,就有人预言薄熙来垮台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二』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重庆变局,薄熙来死党李剑铭被调离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谷开来与王立军有一腿吗?
·一审宣死,薄案还有好戏看
·薄熙来翻供,黄奇帆乐了
·习李去大连,薄案有点悬?
·12年巨变,薄熙来必然有今天
·评价薄熙来,秦晓鹰的常识性错误
·薄熙来戴上手铐,为什么发抖?
·薄熙来种下的苦果民企难咽
·生活太苦,湖南卖甘蔗的老人猝死
·薄熙来家书子虚乌有
·薄熙来能东山再起吗?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二』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二
   
   姜维平
   
   2012年初,王立军叛逃美领馆之后的重庆媒体,曾以“平安重庆”为题,美化遮掩事实真相,此前,薄熙来在公开场合不断把“5个重庆”,“法制建设20条”挂在嘴上,把重庆人骗得着了迷,但今日的庭审已披露了惊人信息:口口声声讲法的薄熙来,马列主义口朝外,给了王立军一把掌,王是公安局长,还故意当着秘书吴文康与副局长郭卫国的面,殴打下级,显然目的是恐吓他人,包庇谷开来,而且,王立军只是在应尽地履行自己的职责和义务:查处杀人犯谷开来,这件事至少说明了两点,第一,“平安重庆”不平安,市委书记家人搞暗杀,有公安人员帮助遮掩,连王立军都必得逃亡,难道重庆2300万人口能“平安”吗?第二,薄熙来在处理问题时,相信拳头,不相信“法制20条”,也就是说,20条是欺骗愚民的,对自己一条也没有约束作用,即便在众目睽睽的法庭上,薄熙来也不认为打人是犯法的,还厚着脸皮不停地狡辩。其实,不论何因,他殴打王立军是一种伤害他人身体的违法行为,而且就法庭上王立军描述的细节和医生出具的诊断书看,他的嘴角流了血,耳膜已穿孔,足证这是一种轻伤害,假如薄熙来是一个乡下老农民,也没大事,最多拘留几天回家,但是,他是重庆市委书记兼政治局委员啊,是高调主张“法制20条”的中南海领导,而且,他正在咄咄逼人地争取进一步升官,他是一些文人吹捧的“政治新星”啊,试想,这样一样霸道而粗鲁,无法无天的人,具有很大的欺骗性,如果成为中共最高领导人,中国人能平安吗?


   
   2009年之后,我移居加拿大,免于恐惧的威胁,辛勤笔耕,利用网络及时披露了许多薄谷的贪腐丑闻,数字多达近百万,还出版了一本书,这使薄熙来非常恐慌,他在2010年,2011年和2012年都抓住一些公开场合,狡猾地回击我的指责,却从来不敢点我的名字,特别是在“两会”上高调赞扬谷开来,达到令人肉麻的程度,一是“激流勇退”,在家帮他料理家务;二是不经商,不谋私利;三是儿子拿全额奖学金,没有利益交换,但如今法庭上出具的大量证据确实充分,天衣无缝,一环扣一环,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有力地粉碎了他精心编织的谎言和欺骗,把一个高智商的两面派和大贪官塞进了法网,薄熙来再有口才,在证人证言和事实面前,也显得苍白无力,自相矛盾,实际上,正如他动手打人一样,这一件事就说明了他的本质,我只想再问他一句,即然你说过谷开来与你几十年下来,没有任何财产,那么,为什么如今又说“谷开来有很多钱”,高达几千万?即然以前惯于说谎,那么,法庭上的滔滔雄辩会令人相信吗?
   
   薄熙来自己惯于说谎不算,还教育和强压他人搞欺骗,有一件旧事令我记忆犹新,90年代中期,有一次开人代会,我和大连甘井子区大黑石村的书记曲忠实等人在一组,他是代表,我是获准旁听的记者,那天,薄熙来迟到了,一面走进来一边说,对不起,今天有点事,辛寨子乡一家工厂生产的药品添加剂在阿根庭毒死了人,外交部下令我查,我叫“大冷”去办,遮掩过去了,等等,我认识冷明述,他时任市政府副秘书长,事后我问了一下,是一个国家的儿童被假药毒死了几十人,全球轰动,此案牵扯到大连辛寨子镇一家乡镇企业,我问“大冷”,他叹口气说,善后不容易啊,我问细节,他说还不是压我去撒谎,欺骗上级啊。我当时心里很不是滋味,不论是哪国人,孩子都是父母的心头肉,人死不能复生,这是做孽啊。薄熙来做为一市之长,发现大连市甘井子区出了假药制剂,不是一查到底,依法惩处,而是掩盖真相,欺上瞒下,他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还在人代会上振振有词,因为他脸皮厚,能摆平此事,他对自己的儿子那么爱,但对他人的死满不在乎,这是多么冷血啊,这与如今他在法庭上的表演是一脉相承的。幸亏他成了阶下囚。
   
   2013年8月24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姜维平个人网站www.jiangweiping.com首发,转发请注明出处,任何公开出版的书籍引用此文需经作者书面授权。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
(2013/08/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