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GT:毛尸不埋,红祸未已;魔障不除,世无宁日!]
匣子说话
·GT:自由不是没有代价的!——美国精神是伟大的!
·GT:讨马讨毛讨共还须讨习
·GT:马克思主义究竟算啥子玩意儿呀?
·GT:在共产魔教主义专制统治下,维护与发展宗教信仰自由,意义特别巨大
·GT:东江水寒鸭亦知!
·GT:这里没有法律,也不需要律师!
·GT:肃清共产魔障 联合国责无旁贷
·GT:魔窟时代行事准则
·GT:此乃覆盆之冤也!此乃覆巢之厄也!
·GT:必须将“毛共”与“中共”切割开来
·GT:给宋庆龄盖棺论定
·GT:毛尸不埋,红祸未已;魔障不除,世无宁日!
·GT:价值观领域的世界大战
· GT:这里只有魔律
·GT:有关“党性与人性”的问题
·GT:中国人不属于人类而只是另类?
·GT:这是一个革命的陷阱或曰“黑洞”
·GT:黑匣子主义檄文
·无尊严,毋宁死!——马加爵案的昭示
·GT:为何“天安门”成了“地狱门”
·GT:请别忙宣布“世界自由日”!
·GT:瞧!——普京还在狡辩
·GT:曼德拉乃马克思主义机会主义者也
· GT:曼德拉现象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这里本来就是军国主义体制也
·GT:侯欣——一个难能可贵的明白人
·GT:蒋介石的确了不起!
·GT:应该而且必须“认清毛共”
·GT:联合国应该首先追究红色中国反人类罪
·GT:马英九必须悬崖勒马!
· GT:普京!——魔海无边 回头是岸
·GT:聂元梓陷入一个悖论之泥潭而难以自拔
·GT:大陆中国魔权触目惊心!
·GT:李洪林仍在悖论之泥潭中挣扎
·GT:瞧!——红色中国的亡国奴们真个是狗彘不如也
·GT:为鲍彤增添第“六奇”
· GT:“二二八”VS“六四”
· GT:此乃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也!
· GT:美国对毛共的幻想
·GT:奚啻谎言而已矣!
·GT:马克思的《资本论》乃共产魔经也
· GT:《21世纪资本论》究竟算什么玩意儿?
·GT:究竟谁是恐怖主义?
·GT:人魔不两立——乌克兰是又一个例子
· GT:巴以冲突其实也是马克思惹的祸
· CT:莫指“强盗”为“腐败”!
·CT:莫指“魔鬼”无“人品”!
·GT:奥巴马断送了全球反恐大战的战略成果
·GT:这里根本没有宪法!
·GT:一个并非真理的真理
·GT:重建联合国 重订国际法
·GT:联合国国际法院何时建立“红色中国特别法庭”?
·试从伊拉克战争看病入膏肓的联合国
· GT:何清涟抑毛扬邓为那般?
·GT:奥巴马背弃了美利坚合众国的立国之本
·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业已打响
·解除香港危机的钥匙在联大
·联合国接管香港乃唯一出路
·GT:中国大陆亟待依法立国,而非“依法治国”!
· GT:奥巴马有今日,早在意料之中也!
·建议“诺贝尔和平奖”更名“诺贝尔自由奖”
·GT:何来“人权至上”与“主权至上”的大比拼?
·GT:香港主权危机必须国际化
· GT:非非法法万岁!
· GT:瞧!——毛共匪帮伪政权在联合国的精彩表演
·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致中国控诉公开信
·GT:瞧!——绝望的挣扎和垂死之哀鸣
·GT:给“非著名相声演员”郭德纲一个赞
·惟有自由主义才能救人类
·GT:究竟何谓“政治”?
·究竟何谓“法律”?
· 究竟何谓“国家”?
·究竟何谓“政党”?
·究竟何谓“腐败”?
·究竟何谓“民主”?
· 究竟何谓“革命”?
·GT:与蔡英文商榷
·GT:陈破空究竟要破什么空?
·GT:李光耀不是人
·GT:亚投行——深不见底的陷阱
·究竟何谓“中国特色”?
·GT:瞧!——丧家犬余樟法的敲门砖
·GT:毕节四童集体被自杀究竟意味着什么?
·GT:正告洪秀柱——亲共乞和,死路一条
·GT:“苟合”=“婚姻”?
·GT:斥无赖子习近平“蜕化变质”说
·GT:并非“依法”与“以法”之别
·GT:保党派的宿命
·GT:毛泽东奚啻“最大的汉奸”?
· GT:唐荆陵的遭遇证明了什么?
·GT:忍看被告审原告,怒问天理究何在?!
· GT:究竟是“谁”的耻辱?
·GT:斥无赖子习近平的“国家安全法”
· GT:艾未未被整服了!
·究竟何谓“民粹主义”?
·GT:并非“官僚资产阶级”
·GT:斯大林乃是挑起“二战”的罪魁祸首
·GT:毛共暴殄天物害虐烝民又一罪案
·GT:索尔仁尼琴的悲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毛尸不埋,红祸未已;魔障不除,世无宁日!


   
   

   
    GT:毛尸不埋,红祸未已;魔障不除,世无宁日!

   
    毛尸不埋,红祸未已;魔障不除,世无宁日!
   黑匣子主义认为,不是有人说,中国是一本读不懂的“书”,中国是一个猜不透的“谜”么?
   千真万确,中国的问题非常复杂,中国的问题非常严重,中国的问题非常特别,中国这滩浑水也非常之深且臭,简直深不可测,臭不可闻。
   但若简单地说,其根本问题则完全在于,毛共匪帮首领东魔毛泽东为一己之霸业,硬是将一场西魔马克思所发明并倡导的红色的、邪恶的、荒唐的暴力反革命当作“革命”而腥风血雨地搞了五十余年,从而建立了一个反人性、反人类、反自由、反民主、反尊严、反文明、反革命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魔权专制体制即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阶级全面专政体制,亦即毛共匪帮“红色政权”(或曰“红色中国”);紧接着,后毛之毛共匪帮首领邓小平者流为维护其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集团即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阶级的既得利益,又硬是将千方百计地维系其反人性、反人类、反自由、反民主、反尊严、反文明、反革命的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魔权专制体制即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阶级全面专政体制亦即毛共匪帮“红色政权”(或曰“红色中国”)的苟延残喘当作“改革”而血雨腥风地搞了三十余年以至于今。更简言之,毛共匪帮首领毛老大毛泽东打造了一个“革命的黑洞”于前,毛老二邓小平及毛老三江泽民、毛老四胡锦涛、毛老五习近平等又打造了一个“改革的陷阱”于后,乃至于酿造出了一场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浩劫,打造出了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乃至于一切神圣的东西都被亵渎了,一切正常的东西都被颠倒了,一切固定的东西都被打乱了,一切清澈的东西都被搅浑了,且直接间接地导致近两亿无罪之人衔冤抱恨死于非命,其中至少八千万人被虐杀致死,而十数亿人则蒙受一场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覆盆之冤及覆巢之厄,乃成其为鼎鱼幕燕,至今都无法解脱,且告状无门,甚至连冤之“头”债之“主”都找不着,根本不知道究竟应该向“誰”控诉,以至于大陆中国,或曰红色中国,人们追求民主、自由、人权、物权及尊严等基本人生价值与社会价值不可悖逆之“天性”丧失殆尽,人类普世价值即民主自由主义之普世价值及世界潮流不可抗拒之“天理”荡然无存,终而整个儿地成了一个偌大的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此之谓“毛祸”或“红祸”或“魔障”是也。
   二十世纪的中国大陆,居然让毛泽东这样一个中外古今绝无仅有的混世魔王、政治流氓、窃国大盗、卖国奸宄、战争罪犯步入“神坛”,成为“大救星”,升为“红太阳”,这可是大陆中国人、全体中国人乃至整个中华民族有史以来最大的悲哀,最大的冤屈,最大的不幸,最大的耻辱,最大的无妄之灾!
   这个极其血腥的毛共匪帮“红色政权”的缔造者毛泽东,自打他血腥出山,便给全中国乃至全世界带来一派血腥,一派红色,一派恐怖主义。以至于,什么“革命”、“共产”、“解放”、“土改”、“文革”、“改革”、“开放”……无不是假的、虚的、欺世骗人的;惟有“血腥”才是真的,实的,恐怖主义的。而“血腥”即为“红色”,“红色”意味着“血腥”,皆与“恐怖主义”紧密相连。东魔毛泽东本身,便是“红色”、“血腥”及“恐怖主义”等的化身,亦即血雨腥风的象征。这个极其血腥的毛共匪帮“红色政权”,也就是东魔毛泽东用上亿数中国人的鲜血浸泡出来的,从头顶儿到脚跟儿,几乎每一个毛孔都淌着血,一派“血染的风采”,无处不红也,就连其“恐怖主义”,竟然也还要再冠以“红色”,且还要“万岁”呢,令人毛骨悚然的。
   是的,东魔毛泽东已然死了。但是,毛共匪帮首领毛始帝毛大魔头毛泽东一命呜呼之后,毛共匪帮首领邓小平者流继位至今,毛的尸体仍然未埋;不仅未埋,而且还钻进了特制的水晶棺材妄图万古不朽;而且毛的僵尸仍然作为软体化石标本摆放在那天安门——不,地狱门——广场中央特置的“毛氏神社”里让络绎不绝的拥毛忠毛崇毛迷毛之奴隶们参观,妄图垂范百世;而且毛的巨幅猫头鹰画像仍然作为魔教图腾高高地挂在那天安门——不,地狱门——城墙上,注视着川流不息之人流;而且毛的故居仍然作为毛氏共产魔教之“麦迦”即“毛家宗庙”开放着,让络绎不绝的拥毛忠毛崇毛迷毛之毛氏共产魔教徒子徒孙朝拜;而且毛蛊惑煽动和组织实施其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阶级灭绝罪等共产魔教主义有组织仇恨犯罪的一切罪恶都被严严实实地盖着捂着掩着掖着,丝毫也不能清算;而且毛的余孽死党即后毛之毛共匪帮完全承袭了毛蛊惑煽动和组织实施其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阶级灭绝罪等共产魔教主义有组织仇恨犯罪之红色衣钵,正在为实践毛始帝创业垂统而毛二世、毛三世、毛四世、毛五世地将毛氏家天下私相授受世代相传,妄图永续经营毛所打造的这个世所罕见的无所不包的极其野蛮、残暴、邪恶、血腥、恐怖和黑暗的“革命的黑洞”及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并向全世界推而广之,以完成毛未竟之业。
   与此同时,且有诸如薄熙来、延安儿女、井冈山儿女、毛泽东主义共产党、保毛派、红哨兵、五毛党……之类的万劫不复的红色亡国奴即毛奴亦即红毛们,他们魔迷心窍,他们魔心不死,他们仍然要搞什么“唱红打黑”,什么“乌有之乡”,什么“重上井冈山”,什么“重走长征路”,什么“毛泽东思想万岁”……仍然在不遗余力地拥毛、忠毛、保毛、崇毛及迷毛,甚至还妄图“红歌唱万代”,以“唱红整个世界”。更有为数不少有着自由、平等、博爱、民主、人权、物权及尊严等价值需求及趋向的民运人士或所谓公共知识分子,仍然对中国——首先是大陆中国即红色中国——的问题的严重性、复杂性及独特性等认识不够或估计不足,乃至于有的亦步亦趋地也紧跟着后毛之毛共匪帮高喊什么“改革”、“转型”、“维权”、“维稳”、“修宪”、“中国梦”、“尊孔复儒”、“振兴中华”、“大国崛起”、“军队国家化”……岂不更加可悲么?!
   也就是说,毛死了,但魔魂不散,魔障犹存,在这大陆中国,即红色中国,毛依然是“国父”,毛依然是“大救星”,是“红太阳”,是杀人刀子,是政治符号,是魔教图腾,是肉身活佛,是红色钟馗,毛依然是没毛之毛共匪帮精神上的统帅、领袖、导师、舵手——总之永远的“主席”,毛依然像一块巨大的磐石压在n亿大陆中国亡国奴的心头,又如一片硕大无比的浓重的乌云笼罩在中国大陆的上空,是阻碍大陆中国通向自由、民主、人权、物权与尊严之路的比“太行山”、“王屋山”二山加起来还要大过至少一百倍的一座大山。
   反正,说来说去,还是那句话:对于毛魔生前的“革命”,只有彻底清算的问题,彻底否定的问题;在彻底清算、彻底否定之前,根本不存在“改革”的问题,也根本不可能有“改革”的余地。更何况,即使谈“改革”,那也不是毛共的事,毛共不仅没有这个资格,也绝无这种能力。因为它是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集团,是共产魔教主义犯罪集团,是最反动的反动统治阶级,是最黑的黑社会组织,只有下课谢罪受审被清算的份儿。
   毛共匪帮僭盗大陆,多历年所,恶积祸盈,血债累累,理至焦烂矣。
    而要彻底清算、彻底否定毛魔生前的“革命”,即彻底清算天字第一号反人性、反人类、反自由、反民主、反尊严、反文明、反革命的混世魔王、政治赌徒、独夫民贼、窃国大盗、卖国奸宄、战争罪犯毛泽东及其余孽死党的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阶级灭绝罪等有组织魔教仇恨犯罪的滔天罪行,彻底结束旷日持久的共产魔教主义梦魇,使包括台湾、香港、澳门及西藏、新疆、蒙古等在内的十数亿人真正获得解放、获得人权、获得自由和获得尊严,则应当而且必须从埋葬毛泽东开始。
   换言之,大陆中国人,乃至全体中国人,若要真正有做人的权力,做人的自由,做人的尊严,则亟待进行一场真正意义上的革命,亟需实现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解放运动,这也就必然要有一个或长或短或和平或暴力的“非毛化”(或曰“去毛化”)的过程,即一个伏魔降妖,除障去秽,拨乱反正,正本清源,把被颠倒的历史再颠倒过来的过程。而无论如何,这个过程则应当而且必须从鞭笞并埋葬毛僵尸开始。
    木有根,水有源;冤有头,债有主;擒贼先擒王,打蛇打七寸,削株必掘根,止沸须抽薪;否则,后患无有穷期矣。此乃社会政治常识,最近出现的薄谷案件便是一个明证也。
    毛泽东就是这场红色的邪恶的荒唐的“革命”的始作俑者!
    毛泽东就是这场红色的邪恶的荒唐的“革命”的罪魁祸首!
    毛泽东就是假这场红色的邪恶的荒唐的“革命”以肥私的混世魔王!
    毛泽东就是假这场红色的邪恶的荒唐的“革命”而发迹发家的中外古今绝无仅有的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骗子、窃贼、窃国大盗、卖国奸宄、政治赌徒、战争罪犯及专制暴君!
    毛泽东就是凭这场红色的邪恶的荒唐的“革命”而酿造旷世之浩劫、覆盆之奇冤及覆巢之厄运的冤头与债主!
    毛泽东就是这场旷日持久的共产魔教主义梦魇的演绎者!
    毛泽东就是整个中华民族乃至全人类的千古之罪人!
    毛泽东就是一个恶魔,决不能让其成为尊神!
    毛尸不埋,红祸未已;魔障不除,世无宁日!
    埋葬毛泽东,也就是埋葬这场长达半个多世纪之久的红色的邪恶的荒唐的“革命”!
    埋葬毛泽东,也就是埋葬毛泽东所制造和散布的弥天之谎言,匝地之悖论,还事物以本来面目!
    埋葬毛泽东,也就是埋葬被毛泽东篡改和伪造的历史,正本清源,拨乱反正,把颠倒的历史再颠倒过来!
    埋葬毛泽东,也就是埋葬有中国特色的共产专制主义即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
    埋葬毛泽东,也就是埋葬有中国特色的共产恐怖主义即红色恐怖主义!
    埋葬毛泽东,也就是埋葬有中国特色的共产魔教主义即毛氏共产魔教主义!
    埋葬毛泽东,也就是埋葬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埋葬毛泽东,也就是埋葬有中国特色的“革命的黑洞”与“改革的陷阱”!
    埋葬毛泽东,也就是埋葬有中国特色的怪诞不经而又荒谬绝伦的共产魔教主义之阶级主义的阶级斗争即流氓政治术或曰政治强奸术!
    埋葬毛泽东,也就是埋葬红色中国乃至全世界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