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記取甲午戰爭教訓 肅清日本潛伏間諜]
胡志伟文集
·一生真偽有誰知?——讀曹汝霖《一生之回憶》有感
·一本按語多於厚文的奇書——重讀莊士讀回憶錄《紫禁城的黃昏》——
·奈何橋畔的怒吼
·文集第三輯
·文集第四集
·文集第五集目錄
·文集第五集文章
·胡志偉文集第六集
·《長征的神話與真相》序言
·12個月逃竄6000公里損失20萬官兵
·毛泽东两次险些被国军活捉
·所謂北上抗日純係無恥謊言
·歷史是一面鏡子
·十年天地干戈老 四海蒼生同聲哭*
·朱德李富春陳毅等百多名中共高幹中招被囚
·台灣國防部情報局心戰專家炮製的「共革會」假案
·「同國民黨反動派長期鬥爭的繼續」
·種瓜得瓜 種蒺藜者收穫芒刺
·「我一定要在有生之年帶著你們打回大陸去」——反攻大陸的國光計劃曝光
·十七名精英將校擬訂113本反攻計劃
·第一梯次擬登陸廈門福州廣州
·蔣介石說:與其死在台灣,不如死在大陸戰場
·蔣介石說:我們反攻是行使國家主權
·美國主流輿論盛讚老蔣「至死不渝其志」
·《十大戰爭真相》第二輯序言
·在無數片面之辭中發掘歷史真相
·民間史料比官方正史更鮮活更具體
·口述歷史暴露出驚人的史實
·1962年中共一度打算撤離上海
·兼聽則明,偏信則暗
· 痛悼好好先生姚立夫
·《春秋》壯盛的作者陣容
·有華僑的地方就有《春秋》
·一生行芳志潔輕財重義
·〈日軍芷江洽降與蕭毅肅上將紀念座談會〉發言
·國軍三大參謀長之首
·貶抑國軍戰績必然貶損整個中國抗戰
·恢復歷史真相才對得起殉難的三千萬軍民
·極左黨棍仍在竄改歷史
·張宏志站在日寇立場醜詆抗日軍民
·忘記歷史的民族沒有前途
·美國外交官洩密致使國軍突擊隊全軍覆沒
·文集第七集目錄
·傳記文學、口述歷史與當代史研究
·傳記與傳記文學的分野
·中國古代的傳記文學的分類
·傳奇文與碑傳文的區分
·第三勢力人物傳記的空白年份
·傳記的價值在於真實
·顧維鈞口述史料不幸被刪
·九.一八與七.七事變的禍首
·
·「善惡必書」是中國傳統史德
·文史叢刊掛名者多出力者少
·軍閥、漢奸翻案是由於「史盲」太多
·一窩蜂為周作人唱讚歌是「美麗的諘
·軍閥的後代花錢出書為其先人塗脂抹粉
·註解:
·海峽兩岸口述歷史的今昔及其牽涉的若干道德、法律問題
·兩千五百年前就有口述歷史
·《我的前半生》是口述歷史佳作
·《顧維鈞回憶錄》是黃鐘大呂
·《周宏濤回憶錄》披露不少內幕秘辛
·《李宗仁回憶錄》謊話連篇
·訪錄者切忌逢君之惡
·臺灣聘用史學俊彥從事口述歷史
·大陸從事口述歷史者門檻太低
·部份作者與編輯缺乏史學訓練
·香港口述歷史的現狀
·民間的史學探索促使官方逐漸開放史料
·有關傳主與執筆者分享版權的爭議
·口述歷史引發的誹謗訴訟
·在兩岸都當烈士的騙案
·誹謗死人的立法與判例
·高幹子女張戎所撰《毛傳》引起的法律訴訟
·真史戰勝偽史
·結論
·註釋
·〈中國自由文化運動第一屆年會〉紀實
·江澤民父江冠千是胡蘭成親密助手
·《滾滾紅塵》是為漢奸翻案的始作俑者
·三毛自殺與《滾滾紅塵》
·兩岸三地奉旨諛上的周作人、胡蘭成熱
·泛濫於學術界的「漢奸無罪」論
·江澤民之父是胡蘭成助手
·〔附錄一〕《滾滾紅塵》與胡蘭成
·胡蘭成的劣行穢語
·胡蘭成至死不悔
·唯一未被平反昭雪的中共高層冤案
·性格懦弱行為兇殘 口是心非兩面三刀
·望長城內外唯餘荒土 大河上下無官不貪
·殺二十萬人換取二十年的穩定
·展示社會變遷民俗潮流名人言行
·記敘重大歷史事件補充正史之缺失
·記載重要的統計數字
·激濁揚清 言必有據
·不以人廢言 不以蠡測海
·一百個偶然演變成一個必然
·一、 襄公之仁
·二、 主帥優柔寡斷舉棋不定
·三、 粗枝大葉,麻痹輕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記取甲午戰爭教訓 肅清日本潛伏間諜


   歷史上的六次中日戰爭
   近幾個月,東海戰雲密布,中日大戰一觸即發。中國官方已公開表明要做好打仗準備,在此形勢下,國人應該回顧一下歷史上中日之間爆發的六次戰爭。
   第一次戰爭是西元六六三年八月的白江口之戰,唐高宗與新羅國聯合抵抗百濟國與倭國的侵略,前者以一百七十艘戰船橫掃後者四百多艘戰船,百濟亡國。這一戰使中日和平延續了九百多年。
   第二、三次中(元)日 戰爭發生在西元一二七四年和一二八一年。初時,元帝忽必烈因日本拒絕朝貢而下令九百艘船東征,不幸突降暴風雨損失慘重無功撤退。繼而忽必烈因日方斬殺元使,揮兵十萬乘九千艘船東征,又遇到強颱風,元軍慘敗,軍士號呼溺死海中如麻,剩三萬人被俘,僅三人逃歸。

   第四次中(明)日戰爭發生在明朝萬暦年間,日本權臣豐臣秀吉出兵朝鮮企圖侵略中國,西元一五九二年倭寇敗於朝鮮李舜臣與大明李如松的聯軍;一五九七年復敗於稷山與鳴梁海;豐臣秀吉活活氣死。
   第五次中(清)日戰爭爆發於一八九四年七月,日本在黃海擊沉中國運兵船高升號,不宣而戰。九月,日本艦隊在鴨綠江大東溝突襲中國北洋艦隊,當時清廷海軍無論數量、質素都優於日本,但因政治腐敗與軍機洩露,北洋艦隊全軍覆沒。於是,清廷同日本簽訂喪權辱國的馬關條約,割讓遼東半島、台灣和澎湖列島,賠償軍費兩億兩白銀,還向日本開放沙市、重慶、蘇州、杭州等地為商埠。
   第六次中日戰爭,據遠東軍事法庭裁判,應從一九二八年皇姑屯事件開始,至一九四五年日本投降為止,中國軍民傷亡三千五百多萬人,損失財產達五千六百億美元。
   以上六次中日之戰中,前四次有朝鮮參戰,第五次是中國單獨與倭國較量,第六次係世界性的反法西斯戰爭。前四次是發生在冷兵器時代,勝敗易受氣候因素影響;後兩次則受政治、諜報因素影響。像川島芳子、黃秋岳父子等被國府處決的故事早已家喻戶曉,本文所述的是甲午戰爭期間日本間諜潛伏中國刺探軍情的往事。
   日本商人、記者、學生都有諜報任務
   十九世紀六十年代,日本已積極開始在日本和中國設立機構,訓練情報及中國語文人才,以備來日侵略中國之用。日本設立這些機構多由日本參謀部直接指揮或派員主持,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一九四五年八月日本投降為止,前後歷時七十多年。
   日本對中國領土野心蓄謀已久,其初期對華情報工作,僅在搜集中國東北、華北以及山東半島的地形、氣候、物產、軍備及風俗習慣等情況。一八七一年三月,日皇參議江藤新平提出「對外政策意見書」,建議日本政府盡快派遣情報人員,潛入中國重要地區搜集有利日本的各項情報,一俟時機成熟,可立即發動對華戰爭。江藤新平的「征清論」,曾獲得陸軍大將西鄉隆盛、外相副島種臣和伯爵板垣退助等軍政要員的積極支持。
   一八七二年八月,西鄉隆盛派遣陸軍少佐池上四郎、陸軍大尉武市正千及外務省官員彭城衛平等三人,偽裝成中國商人潛入中國東北地區活動,主要調查當地各方面情況,同時也兼搜集俄國在中國東北的活動情報。他們先到達上海,然後經山東煙台,轉往遼寧營口,再經營口前往瀋陽,一 直秘密活動到一八七三年四月始返回東京復命。他們將在中國所見所得呈報日皇,說中國現已積弱不堪,其強大徒有虛名,以今日中國國勢而言,認為數年之間即將土崩瓦解,目前乃日本解決朝鮮問題征服中國的最佳時機。
   西鄉隆盛於一八七三年,再派海軍少佐樺山資紀(伯爵、海軍大將、參謀本部軍令部部長、第一任台灣總督)、海軍文官兒玉利國秘密深入中國南部搜集情報、同時又令陸軍少佐福島九成退出現役,轉任日本駐廈門領事,兼管福州、淡水、台南領務,負責中國南方及台灣情報工作。一八七七年日本陸軍參謀局派遣常駐中國的陸軍中尉島弘毅,以旅行為名徒步勘察中國東北情況,返回東京復命後,改正了日本以前所繪中國軍用地圖中的若干錯誤。
   一八七八年,日本陸軍進行重大改革,將陸軍參謀局從陸軍省中分出,另成立日本參謀本部直屬日皇。參謀本部對外重要任務,在對中國(包括滿洲)、朝鮮、樺太(庫頁島)、堪察加、西伯利亞沿岸的地理、政治進行詳細勘察與研究,以備來日諜戰之用。日本皇室改組軍令部門,更擴展日本對外侵略的狼子野心。
   一八七九年及一八八○年之間,日本參謀部派遣志水直大尉等幾名軍官,常駐中國各地調查軍備和地志。其間桂太郎中佐和小三又次少佐,都曾到中國進行偵察,回國後提出「對清戰爭方案」調查報告等文件,由參謀本部部長山縣有朋呈報日皇,指出中國正在改革兵制圖謀稱霸世界,建議日本政府加緊擴軍備戰。
   一八八一年,日本駐華公使館武官尾(木尾)山鼎介,以旅行名義對中國東北、華北地區進行長途偵察。他從北京出發,經河北至榆關越過長城進入東北,到達金州後繼續北上,經營口從海路前往山東煙台,北上河北回到北京,歷時三個多月。他對沿途城鎮的戶口、橋樑、山川、河流、交通、資源、武備,作了詳細紀錄,特別對河流的寬窄、緩急、深淺以及河床的軟硬,可通渡船的大小,都予以精確分析和記載。
   在中國領土上開辦情報學校
   自一八八二年起,日本開始有組織地訓練對華諜報人員,搜集中國各項有用情報,以備日後可能發生中日戰爭的需要。一八八二年,日本鼓吹侵略中國的極端份子佐佐友房,在日創辦「濟濟穔 」學校,推行日本軍國主義教育,籌設中國語文科招收學生,訓練派往中國從事間諜的語文教育,其中成績最佳者為宗方小太郎。
   一八八四年,佐佐友房偕同其高足宗方小太郎,前往上海活動。宗方以後又以學生身份,遊歷東北、華北等地搜集中國地方情報。一八八七年七月六日,日本駐華代理公使尾山鼎介應宗方小太郎之邀請,擬前往中國通州、薊州、玉田、臨榆、瀋陽、遼陽,金州、旅順、海城、牛莊等地遊歷,由水路回天津,日程約三個月,特向總理衙門申請發給宗方小太郎旅遊護照。總理衙門遂咨請北洋大臣李鴻章照章辦理。稍後,日本參謀本部逕自在中國開設情報間諜學校。一八八六年日本參謀本部派陸軍中尉荒尾精,以平民身份赴華中建立情報網。他在漢口租賃一民房開辦「樂善堂」漢口分店,經營大學眼藥水、書籍、雜貸買賣,在華招募日本浪人,開展有組織、有計劃的情報活動。荒尾精還在上海、長沙、重慶、天津和北京等地設立「樂善堂」支部。各支部均有專人負責,北京支部由宗方小太郎主持。各支部負責搜集當地士紳、政、商、學、秘密社會團體人物詳情,以及有關當地的軍事、經濟情報。
   荒尾精奉日本參謀本部命令,在中國設立「日清(中國)貿易研究所」,在華搜集情報、培養在華間諜。此一計劃曾獲得當時日本首相黑田清隆、大藏相松方正義、農商相岩村通俊等人的支持。
   這個研究所於一八九○年九月在上海英租界大馬路成立,荒尾精任所長,所長不在時由根津一代理。第一屆招收日本學生一五○人,分三班教學,學生中有山崎羔三郎、藤崎秀、鍾崎三郎、豬田正吉、大熊鵬、向野堅一等人。宗方小太郎等三人分任各班幹事。研究所全部課程,只有中文、英文和中國問題研究,主要目的在教導學生如何竊取中國情報。
   一八九四年六月甲午戰爭爆發前夕,根津一命令研究所七十多名學生,留髪結辮或易穿僧服,分赴北京、天津、煙台、江蘇、浙江、四川、福建、台灣等地活動。甲午戰爭開始後,荒尾精命令研究所全體學生,隨軍任中文翻譯或潛入中國軍事要地,進行間諜活動。甲午戰爭前後,中國小學及各省高等學堂、京師大學堂,多聘有日本教員、教授體育、理工、化學、生物、測繪等學科。這些日本教員也兼負當地情報工作。當時整個中國尚沒有防諜保密的認識,一遇外患就一籌莫展,只有割地賠款道歉一途了。
   李鴻章同日本間諜首腦勾勾搭搭
   甲午戰爭期間,廣島日本參謀本部次長、陸軍中將川上操六,係當時日本侵華情報首腦,指揮已在華工作的佐佐友房和荒尾精,並令他們定期向他匯報在華情報。一八八七年左右,川上操六曾指派多名軍事情報官在華活動,派陸軍中佐山木清堅、陸軍大尉藤井茂太前往中國東北偵察日軍在渤海灣最適宜的登陸地點。一八八五年四月中日談判「天津條約」時,海軍大尉關文炳曾為日本全權大臣伊藤博文的隨員,次年奉川上操六之命,化名積參助以書商身份常駐中國,在天津城外直隸總督衙門附近開設書店對外活動,並潛入威海炮台觀察,繪製戰略地圖。
   陸軍少佐福島安正精通中、英、俄三種文字,曾將一八八○年志水直大尉等所草擬的「對清戰爭方策」,整理成六冊「鄰邦兵備略」,成為日本侵略中國的政略、戰略主要指導文件。福島安正奉令於一八九二年二月,經俄國聖彼得堡、蒙古、赤塔、滿洲裡到海參崴,沿途搜集大量中俄情報。甲午戰爭前夕,福島安正曾被派往日本駐朝鮮軍司令部服役,參與草擬朝鮮作戰計劃。
   日本駐華武官海軍大尉瀧川具(化名堤吉虎、人稱虎公)、海軍少佐井上秀夫,多次裝扮成中國商人或苦力,前往渤海灣探測航道,同時日本參謀本部陸軍少佐神尾光臣亦奉命前往塘沽秘密工作,他又派專習中文的日本學生東敬名,先後在北京、天津、營口、瀋陽及寧古塔等地活動,因其行動詭秘,一度曾被當地中國駐軍拘捕。
   川上操六本人奉命於一八九三年四月以旅遊中國為名由荒尾精等陪同經過朝鮮,在朝鮮參觀了釜山、仁川、漢城後,北上遼寧入山海關,再轉往北京、天津、南京等地,沿途核實日本情報、間諜人員所呈情報的正確性。川上操六一行到達天津後,北洋大臣李鴻章竟親自接待,批准他們參觀天津機器局的武器製造,和天津武備學堂的步兵、炮兵操練。他們於當年七月回國,川上操六認為中國不足畏,更鼓勵、滋長了日本侵略中國的野心。
   甲午戰爭期間,隨日軍在華作戰的少數日本情報間諜人員,如出身日清貿易研究所的山崎羔三郎、藤崎秀、鍾崎三郎在金州被中國軍隊逮捕後立即被處決,向野堅一被捕後乘機逃脫。
   今日香港是日本間諜的前進基地
   甲午戰爭以前,中國官方的密碼已被日本外務省電信課長佐藤所破譯。佐藤將日本外相陸奧宗光於一八九四年六月二十二日致中國駐日本欽差大臣汪鳳藻一封長函,固汪鳳藻翌日(二十三日)給總理衙門一封長電比較研究後,終於解開了中國的電報密碼。
   甲午戰爭一役以一八九五年三月中國戰敗乞降告終,清朝旨派李鴻章為全權大臣赴日本議和。李鴻章於三月二十日到達日本馬關,與日本全權大臣伊藤博文談判中日和約。其間李鴻章與總理衙門往來的一切密電,均被日本破譯,日本完全洞悉中國決策,談判已失去作用,只有簽投降條約一途了。佐藤在甲午戰爭中,對日本有重大貢獻,戰後曾獲授勛章並獲賜年金,以彰其功績。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