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略論莫言小說的人民性]
胡志伟文集
·《滾滾紅塵》是為漢奸翻案的始作俑者
·三毛自殺與《滾滾紅塵》
·兩岸三地奉旨諛上的周作人、胡蘭成熱
·泛濫於學術界的「漢奸無罪」論
·江澤民之父是胡蘭成助手
·〔附錄一〕《滾滾紅塵》與胡蘭成
·胡蘭成的劣行穢語
·胡蘭成至死不悔
·唯一未被平反昭雪的中共高層冤案
·性格懦弱行為兇殘 口是心非兩面三刀
·望長城內外唯餘荒土 大河上下無官不貪
·殺二十萬人換取二十年的穩定
·展示社會變遷民俗潮流名人言行
·記敘重大歷史事件補充正史之缺失
·記載重要的統計數字
·激濁揚清 言必有據
·不以人廢言 不以蠡測海
·一百個偶然演變成一個必然
·一、 襄公之仁
·二、 主帥優柔寡斷舉棋不定
·三、 粗枝大葉,麻痹輕敵
·四、 專家判斷失誤
·五、 忽視情報工作
·六、 主管官員尸位素餐、能不稱官
·七、 人事傾軋,以私害公
·八、 驕兵悍將陽奉陰違,抗命怠工
·九、 軍閥政客引狼入室與吃裏扒外
·十、 軍閥作亂的後遺症
·十一、軍閥餘孽叛變
·十二、啣私怨導致叛變
·十三、被俘乞活出賣黨國
·十四、為保身家、發橫財而叛變
·十五、共諜與內奸偷竊情報、策動叛變
·十六、共方心理戰、情報戰奏效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八、外國干涉中國內政
·錚錚鐵漢 萬古流芳
·首屈一指的戰地記者
·首位向全球宣告二戰結束的記者
·出生入死、實地報導
·在立法院為調景嶺老兵請命
·籌款建華夏大廈振奮時報員工士氣
·遵循記者操守、牢記社會責任
·文集第八集目錄
·對蠅營狗苟之徒深惡痛絕
·四十年如一日忠於國家
·黃嘉音與黃嘉德弟兄的遭遇
·鄭成功父子與蔣中正父子
·由秀才封王,拄撐半壁舊山河
·蔣中正臥薪嘗膽毋忘在莒
·鄭經治台時兩岸暗中通商
·蔣經國所託非人
·清廷不滅明鄭猶如芒刺在背
·鄭經晚年用人不當種下隱患
·鄭經年貢六萬兩銀息兵安民之建議
·三百多年前的「一國兩制」芻議
·全民皆貪 全民皆盜 全民皆賄 全民淫亂
·六國之亡 亡在賂秦
·歲輸稱臣 討好周朝
·屈辱獻地 以圖苟延
·稱盡阿諛 歸附宋廷
·稱臣稱兒 枉費心機
·「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滅亡之道切毋忘
·倘若台灣出產五十個朱伯舜 反攻大陸早已勝利成功
·各種榮銜皆得益於「六四」屠城
·蓋蘇文後裔敢於摸老虎屁股
·江澤民李鵬朱鎔基都上了老千的當
·超級老千玩殘中共領導人
·中共傳媒吹捧老千令人咋舌
·偽造文件 假戲真做
·香港《文匯報》淪為騙子工具
·中共大小黨官被耍弄哭笑不得
·一項流產的行刺胡錦濤行動
·寧死不屈的藏族反共抗暴戰鬥
·英雄虎膽 萬古流芳
·一段慷慨悲壯的漢藏情侶羅曼史
·復仇的怒火燃燒在青藏高原上
·博浪之椎 功虧一簣
·少女以肉身獻祭藏族勇士的英魂
·鴻篇巨製 扛鼎之作
·二‧二八事件的真相
·二‧二八事件是一場小型的南京大屠殺
·「處理大綱」換了中共恐更難接受
·警民衝突成了導火線
·台中暴亂最激烈 謝雪紅奪槍兩千枝
·暴亂的主力是日寇潰兵
·暴民首先開槍挑釁
·中共地下組織奪槍兩千餘枝
·中共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國民黨目光短淺畏首畏尾
·紀念二‧二八是煽動台獨的一張王牌
·胡志偉文集第九集目錄
·中共同黑道人物的淵源
·黑社會奉行「狡兔三窟」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顧竹軒深受周恩來讚揚
·杜月笙曾要求中共放一馬
·深圳踢竇記
·超級老千充當深圳黃埔同學會會長
·自稱是胡宗南外甥、顧祝同女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略論莫言小說的人民性

敢為人民鼓與呼 不怕貪官動干戈
   略論莫言小說的人民性
   十月十一日傍晚,電波傳來大陸小說家莫言榮獲諾貝爾文學獎的消息,海內外的中國人多數興高采烈、樂不可支。但也有人出於嫉妒,刻意炒作莫言曾參加謄抄毛澤東在延安文藝議會上的講話以及赴歐出席國際書展時退場抵制一位民運詩人的往事,向這位農民作家身上潑髒水,說什麼「媚俗低下、政治運作、靈魂蒼白……」,堆砌的謗詞不絕如縷。
   左王誣衊莫言是蛀蟲、文學垃圾
   恣意辱罵莫言的人,不知道莫言本名管謨業,取這筆名寓意「閉嘴莫言」。在腥風血雨的中國大陸,人們知道禍從口出,於是逢人只說三分話,不可全拋一片心。他七歲時,正值三年災荒,因為餓得發慌,偷拔了生產隊的一個紅蘿蔔,就被罰跪在毛澤東像前請罪,被沾了鹽水的麻繩抽打一頓;由於家庭成份是富裕中農,小學畢業後上不了中學。在這樣的紅色恐怖環境下成長的孩子,能指望他像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宋任窮的女兒宋彬彬那樣活活打死十六名「黑五類份子」嗎?能指望他像薄熙來那樣,批鬥親生父親薄一波時用皮鞋腳蹬斷老爺子三根肋骨嗎?今日在歐美坐吃各種政治性救濟金的民運份子,有不少人出生自高幹家庭,做過打砸搶燒殺姦淫等罪惡勾當,當年毛澤東一聲令下,你們膽敢拒絕上山下鄉嗎?女知青想回城、考大學,敢拒絕村支書的陪睡指令嗎?批林批孔批周公的年代,閣下敢說一個「不」字嗎?天安門六‧四清場時,你們哪一位用肉身擋過坦克?為什麼人家在政治壓力下謄抄了幾句毛澤東著作就揪住不放(我天天臨帖寫宋徽宗的瘦金體字,但我仍認為他是個昏君!)呢?再說,在歐洲書展上,拒絕充當一個民運「詩人」的布景板就大逆不道嗎?該詩人的大作在香港最大的書店銷售量是鴨蛋,憑什麼要逼迫人家為文化丐幫搖旗吶喊?鎮日鼓吹民主自由人權的「民運」份子,為什麼要做專制獨裁者黨同伐異的勾當?

   莫言是「體制內寵兒」嗎?十七年前,《豐乳肥臀》出版後,莫言曾受到大規模的批判圍剿,香港報刊也都報導過。人們不應該忘記,當年的文化部副部長劉白羽對他定性曰:「世風如此,江河日下,我們浴血奮鬥創造了一個偉大的國家,竟養了這些蛀蟲,令人悲憤」。左王林默涵、魏巍、賀敬之等都爭先恐後批判《豐乳肥臀》「是反動骯髒的文學垃圾」,說莫言是「蛀蟲」。有個名叫何國瑞的文化打手在《武漢大學學報》一九九九年第六期發表長文,抨擊《豐乳肥臀》是一部「近乎反動的作品,顛倒黑白,對革命極盡醜化之能事。共產黨人、貧農革命功臣、人民政府的幹部被描寫得極端殘忍、醜陋。土改時縣長魯立人在坐著轎子下鄉搞土改的『大人物』示意下,竟把地主司馬庫的兩個不滿十歲的兒子槍殺了。而維持會會長、國民黨反動軍官等,則成了仁愛、正直、果敢、英俊的男子漢。」此書面世後,很多老幹部、文壇大佬都口誅筆伐,勢必置莫言於死地。他們把莫言罵得狗血淋頭,稱「沒想到我們的文壇竟然墮落到了這個地步,格調低下,庸俗下流。」雖然這一作品榮獲大家文學獎,獲頒十萬元獎金,但得獎人卻被迫寫悔過書,甚至被迫致函出版社「請求」停止發售他的作品、把它燒毀云云。最後,他被迫退伍,脫掉了來之不易的軍服,封筆不寫小說了。四年之後,才重出江湖創作出長篇小說《檀香刑》。
   許多抨擊莫言的人沒讀過他的書
   共產黨製造了雷鋒、張志新、孔繁森等英雄人物,然而也有知情人揭露說:雷鋒日記是在他死後編造的,張志新當共青團幹部時曾跟壯男通奸,孔繁森在西藏包過二奶。於是有人說,評騭人物要談大節,不要求全責備,同理,對於莫言這樣從小被欺凌、受歧視的農村孩子,他能說真話,為人民鼓與呼、揭露假惡醜,歌頌真善美,就算得上良心作家,獲頒諾貝爾文學獎,乃是實至名歸。對於一個作家,難道一定要強迫他像黃繼光那樣用肉身去堵地堡槍眼、像王維林那樣在天安門廣場擋坦克車嗎?
   有人聲稱莫言是中共黨員,犯有「原罪」。然而,在一百年來的諾貝爾獎得主中,共產黨員已有六位:英國小說家萊辛(女,2007年得獎)、奧地利作家耶利內克(女,2004)、葡萄牙作家薩拉馬戈(1998)、波蘭詩人(女,1996)、智利詩人聶魯達(1971)、蘇聯作家蕭洛霍夫(1965)。正是蘇共黨員蕭洛霍夫的百萬言長篇《靜靜的頓河》揭露了列寧斯大林暴政的殘民以逞,為國際共產主義敲響了喪鐘。那些懷著酸葡萄情結的民運份子,有膽聲罪致討蕭洛霍夫、聶魯達他們嗎?
   十月十一日,八十八歲的諾貝爾獎評委中唯一精通中文的瑞典漢學家馬悅然在上海對記者說:「批評莫言的那些媒體人,一本莫言的書都沒有讀過,他們不知道莫言作品的質量是什麼。這讓我非常生氣。我讀過很多當代小說家的作品,但沒有一個作家比得上莫言那樣去批評中國社會的黑暗和不公平現象。他敢出來批評,但是別人就不敢。跑到外國去非常愛講話的人,他們很容易批評莫言,但我覺得這是非常不公平的。」
   十月十二日下午,莫言在山東高密老家會見幾百名記者時說:「我相信有許多批評我的人是沒有看過我的書的。如果他們看過我的書,就會明白我當時的寫作也是頂著巨大的風險,冒著巨大的壓力來寫的;如果這些人讀過我的書,就會知道我對社會黑暗面的批評向來是非常凌厲的,非常嚴肅的,都是站在人的立場上對社會上一切不公正的現象進行了毫不留情的批判。所以如果僅僅認為我沒有上大街去喊口號,僅僅以為我沒有在什麼樣的聲明上簽名,就認為我是一個沒有批判性的,是一個官方的作家,這種批評是毫無道理的。」本文試從莫言的五部名著,來展示莫言小說的人民性。前幾天莫言建議讀者,如果要認識他的作品,就應先讀《生死疲勞》。
   揭露歷屆政治運動語言犀利反思尖銳
   2006年發表的長篇小說《生死疲勞》之主人公、地主西門鬧,在陰曹地府向閻王爺喊冤道:「我在人間三十年,熱愛勞動,勤儉持家,修橋補路,樂善好施。高密東北鄉的每座廟裡都有我捐錢重塑的神像;高密東北鄉的每個窮人,都吃過我施捨的善糧。我家糧囤裡的每粒糧食上,都沾著我的汗水;我家錢櫃裡的每個銅板上,都浸透了我的心血。我是靠勞動致富,用智慧發家,我自信平生沒有幹過虧心事。可是,像我這樣一個善良的人,一個正直的人,一個大好人,竟被他們五花大綁著,推到橋頭上槍斃了!他們用一桿裝填了半葫蘆火藥、半碗鐵豌豆的土槍,在距離我只有半尺的地方開火,轟隆一聲響,將我的半個腦袋打成了一攤血泥,塗抹在橋面上和橋下那一片冬瓜般大小的灰白卵石上……我不服,我冤枉,我請求你們放我回,讓我去當面問問那些人,我到底犯了什麼罪?」閻王體諒他含冤屈死,法外開恩,放他生還,轉生為驢。他以驢的眼光看到,社會渣滓、敲著牛胯骨討飯的洪泰岳竟搖身一變成了高密東北鄉資格最老的地下黨員,當上了村長、書記兼鄉公安員;吃喝嫖賭敗光了祖業的偷雞摸狗雜種楊七,成了村裡的治安保衛主任,提著藤條抽打被迫運土勞改的西門鬧髮妻白氏;西門家佃戶的兒子、長期獲取主人賞賜的黃瞳分到了主家的東廂房,還佔有了三姨太秋香;西門鬧大雪天在關帝廟前抱回撫養的凍僵小和尚藍臉,霸佔了二姨太迎春(原為丫鬟)與主家的西廂房;西門家堂皇的五間正房,變成了西門屯的村公所。西門驢眼見了分到地的農民被迫組織合作社、高級社、人民公社,以及修水庫、土法煉鋼等勞民傷財事件。一天,西門驢在臥牛山採礦場見到蓬頭垢面運輸礦石的髮妻白氏因阻止煉鋼的群眾扒他祖墳取磚砌煉鋼爐而被磚頭拍腦,乃怒不可遏,掙脫韁繩逃離礦場。出身驢販子的陳縣長率村民圍捕,於是他成了縣長下鄉視察的坐騎。一次,他受到野免驚嚇,不慎將右前蹄陷入一條石縫,人們搶著把縣長抬下山去,卻把他的右腿拽斷。正當人們要把西門驢出售宰殺時,因堅持單幹不肯入社的主人藍臉趕到現場把他救回,給牠裝上了義肢,照樣耕田運貨。不幸發生了大饑荒,一群吃光了樹皮草根的飢民衝進了西門大院,搶走了單幹戶辛勤勞動攢下的餘糧,把西門驢肢解成無數碎塊充飢。
   幾經周折,他再次投胎,轉生為一頭牛。藍臉在集市上見到一頭小牛,牠的兩眼跟飢民錘殺分食的黑驢一模一樣。牛販子欽佩藍臉堅持單幹的犟勁,就以一百元賤賣給了藍。接著便是紅衛兵暴徒肆虐,城裡來的司令對村民說:「要像當年鬥爭惡霸地主一樣鬥爭共產黨的幹部!」陳縣長被遊街示眾,打倒走資派的口號經高音喇叭放大,驚得一群大雁從高空中掉下,人們像餓狗一樣爭奪清香味美的大雁,一場混亂踩死了十七人,傷者不計其數。大隊部賣了一騾兩牛買來紅布紅槍以及十桶油漆,把門窗牆壁樹木刷成一片紅,藍臉問「是不是要改朝換代了?毛澤東不當主席了?」他的藍色臉龐遂被紅衛兵用油漆塗了厚厚一層,連牙也染紅了,睫毛上的漆流進眼眶,以致兩眼睜不開來,疼得遍地打滾,還因堅持單幹而被迫扛上木犁、栓上公牛遊街。忽然一陣大風折斷旗桿,栽到牛頭上,公牛受了驚嚇衝進人群踩死一只小豬,公社的皇親國戚、賣肉人朱九成掄起劈肉刀劈斷了牛角,藍臉乘機解開麻繩脫逃。受創的公牛大吼一聲朝那吃得油光滿面的屠戶衝去,把腸子都捅了出來。藍臉護衛著獨角牛走回家去。在西門屯大隊革委會主任、地主西門鬧之子藍金龍威逼利誘下,他的異父兄弟藍解放離開生父,加入了公社。有靈性的西門牛在公社田地上躺倒不幹,金龍用盡了酷刑——鞭撻、火烤,牠寧死不屈,體無完膚掙扎著站起,走出公社的土地,走進全中國唯一單幹戶藍臉那一畝六分地裡,沉重倒下了。
   鞭撻極左餘孽淋漓盡致
   再回閻王殿時,閻王安排他投生到卅六歲的年輕市長家,母親是溫柔美麗的歌星,曾得過多次國際大獎(按:影射習近平彭麗媛),不幸孟婆造假,用糞便熬湯灌他,害他投胎成了豬仔,而為他接生的正是黃瞳的女兒互助與西門鬧的親生兒子金龍,後者因胸前巨型毛澤東像章不慎跌落茅坑而被打成了「現反」,業已官復原職的洪泰岳免其死罪,罰入豬圈養豬。洪泰岳把西門屯老母豬一胎生了十六隻豬娃作為養豬典型上報,說金龍為搶救初生下來的窒息小豬,用口對口人工呼吸,使幾乎死定了的、遍體紫疳的小豬重獲生命,自己卻過勞暈倒。大隊派人從沂蒙山區買回1057頭豬,蓋起了裝有電燈的五排二百間豬舍,請來縣領導召開「大養其豬」現場會議,西門豬當著貴賓表演了爬樹技術,博得了滿堂喝采。一九七二年冬,縣裡獎勵西門屯大隊兩萬斤飼料糧,可是公社糧管所將積壓多年的霉變薯乾和高粱,以次充好發往豬場,其中摻雜的老鼠屎足有一噸,加上暴雪肆虐,每天都有凍僵的豬屍從豬舍裡拖出,凍餒交加之下,死了六百多頭沂蒙山豬,它們的肉化成蛋白質,拯救了另四百多頭豬的生命。那年八月,唐山發生地震,加上大雨浸泡,豬圈倒塌大半,沂蒙豬又染上瘟病,藥石無效,死了八百頭,只剩下七十多頭。此時收音機傳來偉大領袖的死訊,以劁驢閹牛騸馬為業的二流子許寶乘亂闖進豬圈想偷割西門豬的肥碩睾丸下酒,牠忍無可忍撞向許寶,竟使許一命嗚呼。牠頂開圈門號召豬群逃亡,這象徵著對已經結束的毛澤東時代的超越。西門豬跳入溝渠,進入大運河,在一個八平方公里的河心洲逗留,憑藉好勇鬥狠的習性,當上了在這個荒廢了的軍墾農場棲息的野豬之王。五年後,農村改革分田到戶,公社黨委書記龐抗美以年齡為由逼洪泰岳卸任,而接任者是龐抗美的情夫藍金龍,他宣佈屯裡所有的地富反壞份子摘帽,自己也認祖歸宗改名為西門金龍,昔日的治保主任楊七從江西販賣一萬根毛竹修建村公所,成了十萬元戶,而看守村公所的保安卻是從大西北特赦釋放回來的原國軍第五十四軍軍部上校台長伍方。西門鬧的三姨太秋香在老地主的大院開設了一家秋香酒館,地主田貴因孫子參軍而成了「光榮人家」,堅持單干三十年的藍臉成了「改革先鋒」。洪泰岳飲醉了酒大罵:「辛辛苦苦三十年,一覺回到解放前」,他撞開了蠶房,藉著酒性強姦西門鬧的原配白氏,西門豬撲上去咬掉了他的睾丸,白氏縊死在蠶房的樑上。那年頭人們吃膩了家豬肉,講究食野味,高密東北鄉人出動十幾艘船,攜帶自動步槍與火燄噴射器,將沙洲一百多頭野豬一網打盡,西門豬僅以身免。為了復仇,五百斤重的西門豬躍上十二米的簡陋船,讓喝醉的四名獵人葬身江底。三個月後,西門豬為了搶救四個墜入冰河的兒童,死在西門屯後面的河道裡,這四個兒童都是同他有血緣關係的孫輩。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