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日本竊佔琉球經過]
胡志伟文集
·蔣介石說:我們反攻是行使國家主權
·美國主流輿論盛讚老蔣「至死不渝其志」
·《十大戰爭真相》第二輯序言
·在無數片面之辭中發掘歷史真相
·民間史料比官方正史更鮮活更具體
·口述歷史暴露出驚人的史實
·1962年中共一度打算撤離上海
·兼聽則明,偏信則暗
· 痛悼好好先生姚立夫
·《春秋》壯盛的作者陣容
·有華僑的地方就有《春秋》
·一生行芳志潔輕財重義
·〈日軍芷江洽降與蕭毅肅上將紀念座談會〉發言
·國軍三大參謀長之首
·貶抑國軍戰績必然貶損整個中國抗戰
·恢復歷史真相才對得起殉難的三千萬軍民
·極左黨棍仍在竄改歷史
·張宏志站在日寇立場醜詆抗日軍民
·忘記歷史的民族沒有前途
·美國外交官洩密致使國軍突擊隊全軍覆沒
·文集第七集目錄
·傳記文學、口述歷史與當代史研究
·傳記與傳記文學的分野
·中國古代的傳記文學的分類
·傳奇文與碑傳文的區分
·第三勢力人物傳記的空白年份
·傳記的價值在於真實
·顧維鈞口述史料不幸被刪
·九.一八與七.七事變的禍首
·
·「善惡必書」是中國傳統史德
·文史叢刊掛名者多出力者少
·軍閥、漢奸翻案是由於「史盲」太多
·一窩蜂為周作人唱讚歌是「美麗的諘
·軍閥的後代花錢出書為其先人塗脂抹粉
·註解:
·海峽兩岸口述歷史的今昔及其牽涉的若干道德、法律問題
·兩千五百年前就有口述歷史
·《我的前半生》是口述歷史佳作
·《顧維鈞回憶錄》是黃鐘大呂
·《周宏濤回憶錄》披露不少內幕秘辛
·《李宗仁回憶錄》謊話連篇
·訪錄者切忌逢君之惡
·臺灣聘用史學俊彥從事口述歷史
·大陸從事口述歷史者門檻太低
·部份作者與編輯缺乏史學訓練
·香港口述歷史的現狀
·民間的史學探索促使官方逐漸開放史料
·有關傳主與執筆者分享版權的爭議
·口述歷史引發的誹謗訴訟
·在兩岸都當烈士的騙案
·誹謗死人的立法與判例
·高幹子女張戎所撰《毛傳》引起的法律訴訟
·真史戰勝偽史
·結論
·註釋
·〈中國自由文化運動第一屆年會〉紀實
·江澤民父江冠千是胡蘭成親密助手
·《滾滾紅塵》是為漢奸翻案的始作俑者
·三毛自殺與《滾滾紅塵》
·兩岸三地奉旨諛上的周作人、胡蘭成熱
·泛濫於學術界的「漢奸無罪」論
·江澤民之父是胡蘭成助手
·〔附錄一〕《滾滾紅塵》與胡蘭成
·胡蘭成的劣行穢語
·胡蘭成至死不悔
·唯一未被平反昭雪的中共高層冤案
·性格懦弱行為兇殘 口是心非兩面三刀
·望長城內外唯餘荒土 大河上下無官不貪
·殺二十萬人換取二十年的穩定
·展示社會變遷民俗潮流名人言行
·記敘重大歷史事件補充正史之缺失
·記載重要的統計數字
·激濁揚清 言必有據
·不以人廢言 不以蠡測海
·一百個偶然演變成一個必然
·一、 襄公之仁
·二、 主帥優柔寡斷舉棋不定
·三、 粗枝大葉,麻痹輕敵
·四、 專家判斷失誤
·五、 忽視情報工作
·六、 主管官員尸位素餐、能不稱官
·七、 人事傾軋,以私害公
·八、 驕兵悍將陽奉陰違,抗命怠工
·九、 軍閥政客引狼入室與吃裏扒外
·十、 軍閥作亂的後遺症
·十一、軍閥餘孽叛變
·十二、啣私怨導致叛變
·十三、被俘乞活出賣黨國
·十四、為保身家、發橫財而叛變
·十五、共諜與內奸偷竊情報、策動叛變
·十六、共方心理戰、情報戰奏效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八、外國干涉中國內政
·錚錚鐵漢 萬古流芳
·首屈一指的戰地記者
·首位向全球宣告二戰結束的記者
·出生入死、實地報導
·在立法院為調景嶺老兵請命
·籌款建華夏大廈振奮時報員工士氣
·遵循記者操守、牢記社會責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日本竊佔琉球經過

九月十日,台灣中研院亞太區域研究專題中心舉辦了「東北亞國際政治與琉球歸還國際學術研討會」,到有台、日學者與研究生五十馀人。這一研討會的九篇論文中,有五篇是日本御用學者撰寫,其中京都產業大學世界問題研究所所長東鄉和彥的祖父是二戰結束後在東京大審中被處二十年徒刑的日本戰時東條英機內閣外務大臣東鄉茂德,其父東鄉文彥曾任日本駐紐約總領事,東鄉和彥本人曾在日本外務省任職卅四年,歷任外務省條約局長、歐亞局長、駐荷蘭大使等。整個會議的基調係渲染琉球「歸還」日本的正當性與合法性,但亦洩露了日本官方對東海島嶼主權爭議的底牌以及日本將在國際訴訟中所持的辯詞,對於中國外交、法律戰線的「知己知彼」備戰工作具有相當的情報價值,茲特報導如下:
   美國拒絕琉球歸日政策的鬆動過程
   首先宣讀論文〈戰後世界中的琉球問題〉的是琉球大學國際沖繩研究所所長我部政明。他說:一九五二年五月廿八日,盟國對日和約第二條中已規定,日本應放棄的領土不包括琉球,因而日本認為琉球主權屬於日本,故同意美國託管琉球,但中華民國政府未簽署這一和約。按照此一和約,美國擁有對琉施政權,這意味著可自由行使權力(包括不行使的權利),所以一九七二年美國有權不行使施政權(移交日本)。當時美國亟欲維持在琉的美軍基地,包括各種各樣的軍事活動(核武器存放等),美國的納稅人卻心疼建設琉球電力、道路、金融設施所耗鉅額資金,日本就支付了三億美元作為補償。一九六九至一九七一年越戰正酣,美國需要日本支援越南戰爭,於是便有兩項美日密約的簽訂。
   會議主持人、中研院近史所研究員黃自進教授係日本應慶大學法學博士,曾在東京外國語學院、早稻田大學、北海道大學、日本國際文化研究中心任教三年,其論文〈佐藤榮作的對美外交與琉球歸還〉有五萬多言,是作者赴琉球大學查檔兩個月的研究成果,也是九篇論文中內容最豐富的一篇。文章說,琉球位於阿留申群島到馬里亞納、關島之間構成U字型美國太平洋海域安全維護區的中心位置,只要掌握琉球,美國不僅可封鎖東北亞地區所有的港口,也有能力應付任何來自亞洲大陸地區的軍事挑戰。所以,根據一九四六年一月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擬定的方案,美國軍方欲先將琉球與小笠原群島送交聯合國安全理事會戰略信託統治,再由聯合國委託美國管治。同年一月廿九日盟軍最高統帥麥克阿瑟發布命令,將琉球與鬱陵島、竹島、濟州島、千島群島、齒舞等地並列,定為非日本政府行政管轄區。直至一九五一年一月,日本首相吉田茂對到訪的美國對日媾和特使杜勒斯提出備忘錄,要求在託管結束後,將琉球歸還日本時,杜勒斯斷然拒絕了,他認為根據一九四五年的波茨坦宣言,日本無權對和約內容表達意見。然而,對日和約第二條第一款規定,日本承認朝鮮獨立並放棄對朝鮮(包括濟州島、巨文島與鬱陵島)的一切權利,第二條第二款規定日本放棄對台灣、澎湖等島嶼的一切權利與要求,相比之下,條約只規定日本同意將琉球交聯合國信託統治,意指日本對琉球仍享有潛在主權,亦即琉球事務不再與二戰的善後媾和掛鉤、已與二戰參戰國之權益失去直接關連,即「今後該地的主權問題將屬於日美兩國之間的事務」。一九五三年八月廿四日,鑒於奄美島的軍事戰略價值不高,美國首先將奄美交還日本。但一九五七年六月廿一日岸信介、艾森豪會談公報與一九六一年六月廿二日池田勇人、甘廼迪會談公報仍停留在一九五一年舊金山和約簽訂時的解釋:美國堅持對琉球的全面控制權,毫不退讓,日本只擁有潛在主權。此時美軍基地面積為7.6萬英畝,其中5.2萬英畝為琉球居民的私有土地,而美軍使用土地佔了44%的琉民私有土地,是琉球可耕農地(包括公有地)的17%,美軍所付年租,每坪(3.3平方米)僅二分錢,只能買一包紙煙;再者,一九四四年四月至六月的奪島戰爭,琉民死了12.2萬人,佔全琉人口約四份之一;在韓、越戰過程中,琉球充當補給兵站角色,迫使琉民每天都面對戰爭,於是琉民群起反對美軍徵地,要求經濟發展跟隨日本本土的腳步。一九六五年佐藤訪美時,國務卿臘斯克在午宴中說:「歸還琉球不是不可行,只因中共存在,美國不能放心交出來。可是,美方同意不再對日本勢力進入琉球設限」,即同意日本資金湧入琉球,為日後日本爭取施政權之布局創造有利條件。一九六七年日本援琉金額為一千五百廿三萬美元,為一九六六年的2.36倍。
   一九六五年一月佐藤與約翰遜會談的翌日,美國開始轟炸北越,投入越南的地面部隊從一九六五年底的26.7萬攀升到一九六七年底的44.98萬人,日本積極支援美國對越戰爭,使日本重建了在亞洲的領導地位,也促使美國在琉球歸日問題上,立場日漸鬆動。

   日本為竊取琉球作了大量的外交遊說活動與經濟滲透舉措
   為了突破美國固有立場,一九六六年十月,佐藤起用專研國際政治、在美國擁有豐沛的人際網絡之京都產業大學教授若泉敬為首相密使,專程赴華盛頓進行摸底與遊說,對象為哈佛畢業的美國國防部副助理部長哈普林與麻省理工學院畢業的美國國家安全顧問羅斯托,二人均為其舊識。後者告訴若泉:小笠原群島歸還日本似無問題,琉球歸還則應取決於日本承擔遠東地區安全保障的幅度。他建議佐藤主動向約翰遜總統提出琉歸問題,且表態支持美國的越南政策、增加對越南與東南亞國家的援助、對經濟支絀的美國分擔責任。若泉回國述職後,十一月十一日再度赴美會晤羅斯托,為三日後佐藤與約翰遜會談打前站。於是便有十一月十四日,佐藤承諾提供三億美元支持美元保值、同意負擔西方國家金援印尼總金額的三份之一,並對亞洲開發銀行增資,最重要的是表態支持越戰。越戰是二戰後美國在亞洲投入的第二次戰爭;第一次是韓戰,有十五國派地面部隊正式參戰、五國派遣醫療隊;可是越戰僅韓、泰、澳大利亞、紐西蘭四國參戰,所有歐洲盟邦皆袖手旁觀;日本表態支持,有助於美國減緩國內的反戰浪潮。如此這般,十一月十五日在美日共同聲明中,美國終於鬆口,表示對琉球歸還日本之期盼深表理解。此後,美方逐步釋出行政管理權,允許琉民直接選舉琉球政府行政主席,一九六九年日本政府投入琉球金額增至三千一百七十五萬美元,到一九七一年日本投入琉球金額已臻美方投入的5.1倍。一九六八年六月廿六日,美國將小笠原群島交還日本。
   一九六八年一月,日本國會確定非核三原則:不准擁有、製造、進口核子武器,但是美方一直堅持琉球不能混為一談。一九六九年十一月,佐藤第三次訪美,與尼克松簽署秘密協議,保證當遠東地區面臨緊爭狀況時,美國有權將核子武器重新部署或借道琉球,現有的核子武器貯藏地以及勝利女神---力士型飛彈基地也應保持現狀。在續約的日美安全條約中,日本承擔維護韓國、台灣及東南亞地區的軍事活動,同意美軍動用在日本的其他軍事基地。作為交換,美國於一九七一年六月十七日簽署了琉球回歸日本協議。一九七二年五月十五日,琉球正式回歸日本。佐藤任首相七年零八個月,乃戰後任期最長者,原因就是他對收回失土所付出的辛勞。
   在午前的答問中,有人訊問:設若中國「入侵」釣魚台列嶼,日本是否有能力抵抗,早稻田大學太平洋研究科教授後藤乾一與我部政明都說,最近美國有學者撰文,主張開放伊朗擁有核武器,藉以降低戰爭風險,以達致世界軍力平衡,准此,日本也應該擁有核武器以抵禦中國的武力威脅。
   近年釣魚島風波又起,於是又有人根據互聯網上流傳的〈蔣介石兩次拒絕接收琉球〉等文章,以為琉球是蔣介石想接收就能接收的,而只要接收了琉球,那麼當然無今日之釣魚島問題,所以蔣是罪人。但這些人就不能開動腦筋想一想,那些沒有作者、沒有史料來源的文章靠得住嗎?就算羅斯福曾提出過將琉球交給中國,這就是他的真實想法嗎,抑或只是一種試探?蔣介石能想當然地接收嗎?依據何在?實力何在?這次會議所披露的歷史檔案,從一個側面證實了所謂「蔣介石拒絕接收琉球」是厚誣古人。
   蔣介石一貫堅持琉球應該獨立
   根據台灣外交部檔案〈一九六七年九月八日佐藤訪台與蔣介石談話紀錄〉,佐藤訪台目的是摸清蔣對琉球歸日的底線,只要蔣不積極反對,就算達到目的。故他一開始就投蔣之好,稱頌蔣對中華文化之貢獻,蔣遂視此為爭取日美兩國支持他反攻大陸之良機,蔣表示:文革已使中共黨組織支離滅裂、中共要員各自離心離德,只要我們反攻,共軍必會倒戈,因此台海一旦發生戰事,蘇聯不會增援中共,至少國軍恢復華南不致引起蘇俄介入。蔣希望佐藤利用此一良機向美國詳陳利害。當天下午八點,佐藤在陽明山對蔣直陳日本欲收回琉球的主張,蔣沒有正式表態,只說此非當務之急,他認為美國並無領土野心,希望日本對琉球歸屬不必操之過急;設若美國立即將琉球交還日本,中共必會滲透。蔣認為,亞洲所有難題皆因中共而起,只要同心協力解決中共問題,其他問題皆可迎刃而解,琉球問題自然也不例外。佐藤只是聆聽,對蔣無意對琉球問題表態,他並不追問。蔣的談話著重於將反共事業同越戰接軌,視反攻大陸為解決越戰的關鍵,亟希爭取日美兩國支持他反攻大陸。蔣介石未放棄固有的琉球政策:琉球不屬於日本,琉球應該獨立,可又不願得罪佐藤,「不表態」遂成為應對策略與雙方的妥協點。實質上佐藤從不期待蔣會支持琉球歸日,只求蔣不積極反對。
   決定二戰後琉球地位安排的最重要會議莫過於1943年11月22日至26日召開的開羅會議,查此會議前後中美關於琉球問題的會議記錄和當事人的日記可大致瞭解事情的來龍去脈。
      1943年11月15日(星期一),蔣介石日記云:
   「琉球與臺灣在我國歷史地位不同,以琉球為一王國,其地位與朝鮮相等,故此次提案對於琉球問題決定不提,而暹羅獨立問題乃應由我提出也。注意一,對邱吉爾談話除與中美英有共同關係之問題外,皆以不談為宜。如美國從中談及港九問題、西藏問題,與洋華僑待遇問題等,則照既定原則應之,但不與之爭執」。
      為什麼蔣既認知琉球地位與朝鮮等,卻以「不談為宜」?顯然是在顧忌美國態度。
      《蔣介石日記》1943年11月23日有如下記載:
      七時半應羅總統之宴,直談到深夜十一時後告辭,尚未談完,相約明日續談,而今晚所談之要旨,一、日本未來之國體問題;二、共產主義與帝國主義問題為重心,余甚贊羅對俄國共產主義之政策,亦能運用成功以解放世界被壓迫之人類,方能報酬於美國此次對世界戰爭之貢獻也;三、談領土問題、東北四省與臺灣、澎湖群島應皆歸還中國。惟琉球可由國際機構委託中美共管。………十、日本投降後,對其三島聯軍監視問題。余首言此應由美國主持,如需要中國派兵協助亦可,但他堅主由中國為主體,此其有深意存也。余亦未明白表示可否也。今晚所談者盡此而已。    所謂的「此其有深意存也」,其實質是蔣認為美國的「堅主由中國為主體」不過是試探中國方面對琉球的真實態度。
   美國的東亞戰略是玩弄均衡
      關於11月23日羅斯福與蔣介石的會談,美國外交檔案中也有記載,但這份記載是從中文記錄翻譯為英文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