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批毛8】文革红8月纪实。250万人逃港]
独往独来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3】
·张洞生:王对王、胡温习李对江曾周薄的大戏上演了,如何收场?对18大影响?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4】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5】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6】【7】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8】【8】【10】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完。【11】
·张洞生:醒醒吧,美国!别再被中共的双簧糊弄了!
·张洞生:新矛盾论:矛盾律的科学依据和结构类型【往15--1】**
·张洞生:老子《道德经》,孔子《易经八卦》与矛盾律【往15--2】**
·张洞生:《北京日报》极左文革余孽的无知、无耻是在给中共帮倒忙
·江河水:中南海为政法委擦屁股——江胡斗中的“红色孝子工程”
·张洞生:谈谈对“人性”的一些看法【往15--3】**
·张洞生:赵普的「半部論語治天下」给我们的启示【15--4】**
·樵夫:内幕人士揭秘:温家宝“家族贪污腐败”传言的来龙去脉
·郑 义:个人在历史偶然中的作用薄熙来事件随感
·张洞生:迫使中共放弃‘一党专政’,走向‘民主宪政,依法治国’过程中的一
·张洞生:孔子与亚里士多德都极其维护“中庸之道” 【往15--5】**
·温家宝爆大银行是江父子钱袋
·张洞生:新社会发展观:社会生产力的主要动力形态的改变导致生产关系的质变
·张洞生:新社会发展观《1》: 生产关系质变的决定因素【往15--6】**
·昌盛:中共开创了共产共妻新时代
·张洞生:新社会发展观《2》【往15--7】**
·张洞生:汪洋是中国政改的领头羊还是在放空炮?
·张洞生:新社发观《3》;发达国家将走向何处?【往15--8】**】
·张洞生:新社发观《4》中共‘初级阶段’【往15--10】**
·张洞生新社发观《5》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往15--9】**
·近代科学的萌芽发生在文艺复兴后的欧洲而未能发生在旧中国的原因【往15--11
·张洞生:胡头搞‘党内假民主’欺骗人民、抗拒政改,甘当‘历史罪人’
·陈东:国际潜逃犯苏荣现任江西省委书记
·陈破空:中共不能说的秘密 朱德死亡之谜
·秦晖:中国“站起来了”的历程——民族主义的实践(上)
·张洞生:中共将与房地产泡沫共存亡。
·张洞生 :中共高层现在高捧李鹏为哪般?
·《曾庆红家产百亿元——众元老批曾富豪是伪君子》 记者:罗冰
·张洞生:中国现在是中共权贵裸官的殖民地,政治局常委就是N国联军司令部
·人性与人生——杨伟东采访建筑史家萧默
·红楼小姐爆赖昌星红楼内幕
·红楼小姐爆赖昌星红楼内幕(续)
·盯住那个割破张志新喉管的人 周秋鹏
·张洞生:中共拿“被迫”当遮羞布、造假、颠倒黑白,就只能‘被迫’灭亡
·张洞生编选: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其倒台【010203】
·潘汉年、扬帆案
·张洞生编辑:中共联俄反美,比加速其倒台【040506】
·俞平伯研究“红楼”遭批判,胡风成了“首犯”去坐牢
·张洞生编辑: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其倒台【070809】
·张洞生:中共卖国祸国疯狂地向外撒钱远超满清,结果却花钱收买了一大堆敌人
·张洞生编辑: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中共倒台【101112】
·余杰:胡锦涛是勃列日涅夫的中国版
·张洞生选编: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其垮台【131415】
·1998年7月17日,叶利钦忏悔书很短,但字字千钧.
·张洞生选编: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其倒台【161718】(完)
·张洞生:中共以‘孤立事件’为权贵脱罪,维护高层稳定,势必加速中共崩溃
·明镜月刊:最不歧视中国人的 受到中国人的谴责最多
·张洞生:胡毛左掩盖权贵罪行,投靠权贵,维护‘一党专政’,似乎是在‘下一
·张洞生:如果习随胡规,走强化‘一党专政’的老路,18大将成为末世王朝
·中外共识:中共政权面临瓦解
·铁流:毛泽东就是“文革”的元凶,“浩劫”的首恶,必须清算
·张洞生:忠党爱毛的胡锦涛在北戴河会议上失势后,对18大形势的一点预测
·刘静:偌大中国可有如此高官夫妇?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中共淫官
·赵楚:薄熙来倒台背后的妻子、客卿与走狗 等等
·张洞生:‘从保钓反日闹剧’的迷雾中看中共高层江胡习3大派的权斗
·《林豆豆口述》:揭示毛泽东时代绞肉机本质
·开放杂志:习近平与胡锦涛摊牌冷战 耍脾气不想做接班人
·独家:薄熙来案与习近平背伤真相(上)
·张洞生:中共2012年3次‘翻盘’的权斗闹剧后,18大和习近平将何去何从?
·余杰:苏共既已灭亡,中共岂能独存?
·张洞生:胡侃‘特色社会主义’何时了?中共‘特色’淫魔知多少?
·樵夫:温家宝要求调查:如果贪污愿意接受公审!温家宝要求调查:如果贪污愿
·张洞生:中共18大和习近平敢放‘快速有效收拾人心’的3把火吗?中共18大和
·朱忠康:大饥荒与荒淫无耻
·苏明:中共垮台的一切条件已具备
·朱忠康余杰:乇与日本战犯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肖磊:我所知道的“特殊案件”
·李鹏家族被爆撤离中国 向国外洗钱时暴露
·揭秘中共近年高级间谍
·张洞生:18大‘胜利’闭幕,谁‘胜利’了?中共的垂死挣扎和习近平的出路
·罗瑞卿女儿罗点点回忆录揭秘中南海的权力游戏
·邵正祥:毛泽东的12种身份
·史海:中共不敢公开的宋美龄的信
·王毅:文革中人性的扭曲和残酷行为超出人类素质最低标准
·夏明:厚黑党国现形记
·李锐:我看民主群星的陨落
·徐恩曾:揭秘中共党员是怎样叛变的
·陈少文:89年天安门毛像污损案真相
·曹长青:中国人所不了解的李登辉
·张洞生:18大新官上任要放4把虚火,能挽救中共奔向黑暗的地狱?
·易中天:走进顾准----中华脊梁
·王思想家:南京大屠杀从来不是国耻
·熊培云:世界离独裁只有五天
·吴洪森:周恩来之谜
·“第一批中国官员财产公示”网络疯传
·路志高:1946 八路军的骗术与毒招
·侃侃俺的中国
·张洞生编辑:数目字使人惊醒,暴露了中共的邪恶本质和必然走向崩溃灭亡
·张洞生:对‘空谈误国实干兴邦’的质疑
·彭博社:8大家族是资本主义权贵
·网报中国2012年中国人渣排行榜和10大禁文
·张洞生:对中国民主转型过程中的问题的几点拙见
·沙叶新编剧:江青和她的丈夫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批毛8】文革红8月纪实。250万人逃港

文革红八月杀人纪实 千人被打死被当"战果"赞扬(图)
   文章来源: 史海钩沉 于 2013-08-19 20:52:02 -
   
   1966年9月5日,中央文革小组发出题为“红卫兵半个月来战果累累”的简报说,到8月底止北京市有上千人被打死。从简报标题可以看出,打死上千人被当做 红卫兵的“战果”受到赞扬。作为文革亲身经历者,著名民主人士章乃器之子、历史学者章立凡在回忆文章《“红八月”——滴血的记忆》中,详细记述了“一言夺 命,女童丧母”“母女携手,化蝶双飞”等文革杀人惨状。
   

   历史是由事实构成的,历史研究也从来不是“宜粗不宜细”。希望这段历史的亲历者,能够勇敢地拿起笔,将所见所闻记录下来,以避免民族的“集体失忆,共同以史为鉴,促进社会和谐,建设公民社会。
   
   
   
   近年屡见所谓“新左派”对于被彻底否定的“文化大革命”大加褒扬,另外还有一种论调,歪曲“宜粗不宜细”的本义,欲将“文革”的历史束之高阁。笔者是曾经沧海的过来人,特提取出其中的一些记忆,愿我们的民族永远记住这段滴血的历史。
   
   恐怖之夜,走脱罗网
   
   1966年8月18日,按当今的说法,肯定是个商家“大顺大发”的开张吉日。当日老人家临时换上不合身的绿军装,神采奕奕地登上天安门城楼,检阅红卫兵小将的队伍,向全世界昭告“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开张。
   
   当女红卫兵宋彬彬幸福地为领袖戴上革命的红袖章时,老人家亲切地问她叫什么名字。当他得知是“彬彬有礼”的“彬”时,似不经意地说了一句:“要武嘛。”于 是宋彬彬从此改名“宋要武”,引为无上光荣。我的父亲章乃器是毛泽东在1957年钦点的“右派头子”,我自然是没有跟着去山呼“万岁”的资格。据父亲分 析,毛主席肯定要有出人意料的大动作。但这“动作”之快,是他没有料想到的。
   
   我读书的清华附中是“红卫兵运动”的发祥地,老人家曾亲自写信,对“造反有理”表示热烈的支持。于是本校风光无限,成为全城红卫兵的“老大”,改名“红卫兵战校”。
   
   其后数日,全城处于“破四旧”的狂热之中。8月23日清华园内抄家和暴力事件已不时发生,本班红卫兵到老师家中“破四旧”,回来还得意洋洋地说:有只很大 的古董花瓶被他们打碎,王老师十分心疼云云。我见形势紧张,晚上偷偷跑到大学校园一个僻静的电话亭,与父亲通电话,得知家里也有红卫兵来贴大字报,但他说 自己能够应付,并嘱咐我暂时不要回家。
   
   
   
   拆毁清华大学“二校门”
   
   8月24日晚上,清华大学校园里一片疯狂。前清大学士那桐题额的标志性建筑“清华园”门坊已被推倒,校领导刘冰、艾知生、何东昌及“大右派”钱伟长、黄万 里等“牛鬼蛇神”,被用皮带抽打着,在现场汗流满面地搬运砖石……。本校一对姐妹花的母亲,是一位蒙古王爷之后,人称“善格尔公主”,在清华园一带拥有不 少房产,也被披头散发地拖来批斗。有位中学女红卫兵,一路用皮带抽打一名“反动大学生”(据说其父是上海的基督教牧师),当有人提出要“文斗不要武斗” 时,她理直气壮地回答:“是毛主席叫我打的!”这时我才明白,“要武”的暗示竟有如此大的威力。
   
   当晚回到宿舍,里面空无一人,新置的蚊帐已被撕碎,床上铺着一张墨迹未干的大字报,将贱名打上红叉,责令:“反动分子狗崽子,滚蛋!快滚蛋!”
   
   既然不受欢迎,于是收拾行李,遵命“滚蛋”。不料本校四门紧闭,未经“革委会”许可禁止出入,已成“关门打狗”之势。若不设法逃走,则皮肉之苦难于幸免。
   
   我在运动初起时,曾勘测全校地形以防不测,发现校园围栏有一处不密,栏下有空间与校外小河相通。情急之下,于夜幕中钻出围栏,连淌两条小河,走上校园西侧 的马路,刚好有一趟末班车经过,迅速登车远去。此时天降小雨,坐在车上,仔细品味着“惶惶然若丧家之犬”的滋味,不知进城之后,有什么样的命运在等待着 我。
   
   我不敢去灯草胡同章宅,便去了汪芝麻胡同母亲的住处(父母已分手多年),刚下公共汽车,便见一群红卫兵蜂拥而上,查问乘客“是什么出身”。走在黑夜的凄风 苦雨之中,暗自庆幸“又逃过一劫”。回到家中,母亲告知本胡同的邻居张洁凤、傅毅茹、周康玉等几位小有资财的寡妇均已在抄家时被打死……
   
   我将从宿舍带回的大字报和破蚊帐给母亲看,她很是不解,以为同学间何至于有如此仇恨,要我明天回学校,好好向大家解释一下。看来她对于严酷的“革命形势”还很木然。
   
   当晚心中记挂着父亲的安危,一夜没有睡好。次日一早,决定按照母亲的意思,回学校看看。同时叮嘱母亲,探听一下父亲的情况。
   
   回到校园碰见的第一个人,是本班的辅导员,一位高年级的工农子弟。此人一向很革命,将我视为另类。一照面就板起脸宣布:“从现在起,不许你随便走动!”快 走到宿舍楼时,遇见一位本班同学,是革干子弟,曾与我一道给校领导贴过大字报,算是有过“战斗友情”的。他摇晃着一条皮带,半开玩笑地对我说:“你拿上这 个,回去教训教训你爸。”
   
   我没有回宿舍,径直穿过操场,向教学楼走去。走到楼前时,见两位女红卫兵正在用皮带狠狠抽打门房周大爷。据说他曾是圆明园一带的地主,因家道败落,解放前 就把地卖光了,后来便在学校当门房煳口。周大爷平日与世无争,好写几笔“精气神”之类的毛笔字,每逢冬至起九,便画上一幅“九九消寒图”挂在门房里,每日 涂黑一个梅花瓣度日。他最大的乐趣无非是炖上一锅红烧肉,喝两口小酒。此时本班同学已经在楼上望见我,招呼着要我上楼,但声调中暗藏玄机。我见周大爷被打 的惨状,知道上去不会有好果子吃,便没有进教学楼。
   
   昨晚尚可钻栏而逸,此刻却是大白天,故技不可重施。于是鼓起勇气,大摇大摆地走向校园西侧的旁门。此处有一位高年级的红卫兵站岗,他迟疑了一下,将头偏过,任凭我大步流星地扬长而去。闯关成功,心情不亚于伍子胥过文昭关。
   
   回家见到母亲,她已去过灯草胡同,父亲那里宅门洞开,外面邻居正在议论,说是“带走了,带走了”。由是判断,他已遭厄运,生死未卜。关于父亲九死一生的经历,已写入他的《七十自述》。
   
   惨剧在北京的大街小巷中每天发生,狂热的背后,是中国“明哲保身”的旁观者们特有的冷漠。疯狂持续了多日之后,革命的高烧开始减退,于是我又回了一趟学校。
   
   在校园里,见到一位被指为“作风不正”的高年级女生,被剃成了“阴阳头”。走进教室,只见两位“出身不好”的女同学王淑瑛、孙淑绮也被“剃度”,坐在角落 的“另席”上,其他同学讪笑着跟我打招呼。问那位要我用皮带抽父亲的男同学,如当时我留在学校,是否也会遭到同等待遇?他笑着回答:“不会的,我们只想好 好和你谈谈。”我冷笑一声道:“只怕未必。”
   
   
   
   “文革”初期,清华附中学生批斗老师(1966年6-7月间)
   
   此后得知,本校万邦儒、韩家鳌两位校长,在8月24日晚遭到毒打。8月26日晚,物理教师刘澍华在斗争会上被毒打后,从锅炉房的高烟囱向内跳下,他的两条 腿骨插入体腔,尸体缩短了许多。同时高年级的“反动学生”如郑光召(郑义)、郑国行、徐经熊等,皆在被打之列。郑光召身强力壮,是本校高年级学习、体育 “尖子学生”,只因贴大字报保过校领导,被剥去上衣,光着膀子用皮带狠抽。他不服罪名,将一枚毛主席像章穿过皮肉,别在胸前,结果被打得肾脏出血。据老同 学史铁生回忆,上述两位本班的女同学,也在被打之列。
   
   “文革”结束多年后校友们聚会,同学们多为以往的伤害相互致歉(包括那位叫我用皮带抽父亲的同学),了却恩怨,重续友情。但孙淑绮同学从不露面,可见当年感情伤害之深。
   
   万千惨景,一堆烂账
   
   从学校二次脱身后的几天里,我每日在街上毫无目的地乱走,大街上不时有满载抄家物资的卡车呼啸驶过。曾几次冲动想去找父亲,但一见到周围随处可见的暴力, 便只有止步。直到半个月之后,才打听到父亲的下落,他被红卫兵押去参加吉祥戏院的“打人集会”,是从那里出来的唯一生还者。
   
   我见到不少老年“黑五类”,被剃了“阴阳头”,被红卫兵押送着“遣返”回乡。在西单的大街上,见到两名女红卫兵,用绳索套在一名五十多岁的妇女颈上,用皮带抽打着,象狗一样牵着走,那妇女身着的白短衫上,好几处用墨笔写着“反革命”……
   
   我不知这名妇女能否话下来?但有人亲见,另一名被诬以“反革命”罪名的年轻女子,抱缚在柱子上用铜头皮带抽打嵴背,此女一声不吭,拒绝诬服,直到贴身衬衫 抽烂;于是有人提议抽“前面”,遂被翻身反绑柱前,狠抽胸乳,没打几下,女子惨叫一声,立时断气。我认识的一位老人家的女儿,因为家庭出身不好,本人又长 得漂亮,同班的女红卫兵便专门用皮带抽她的脸……这些都属于性变态的虐行。
   
   记得一本精神病学书上讲,特定环境下的人群,会在某种诱因下,引发集体精神失常现象,称之为“精神病流行”。当年闭关锁国的中国大陆,就类似这种发病环境,各种矛盾找不到宣泄的孔道,一旦被人诱导,便集体发狂,释放出心中的魔鬼,使全国成为恐怖的大疯人院。
   
   前些年一位中共最高领袖的后代访问德国后对我说:“与经历过纳粹时代的老一辈谈起中国‘文革’,他们特别能理解。”红卫兵成为“文革”的第一批社会打手, 就类似“冲锋队”。小将们是“无知者无畏”,但充其量只是帮凶角色。北京和全国各地发生的普遍暴力,不是什么自发的“群众革命行动”,各街道派出所都向红 卫兵提供了本辖区的抄家对象名单。据《北京日报》,1980年12月20日披露的数字,从8月下旬到9月5日止,北京市共打死1772人。但社会暴力造成 的大量自杀者,显然未被统计在内。
   
   母亲所住胡同里,那位和善慈祥的傅毅茹老太太,家住独门四合院,热心邻里公益,曾被推选为街道主任。她年轻时应当是个美人,平日白发修齐,衣着整洁,保持 着老年妇女的风度。老太太已故夫君是位旧时的小官僚,于是列入抄家名单,从褥垫下搜出短刀一把(我怀疑是有人栽赃),顿时罪在不赦,惨死于红卫兵的皮带之 下。另一位周康玉女士也是独居小院,据说是天津名门周家的后裔,平日十分低调,但既属于“大资本家”眷属,自然在劫难逃,打成半死以后,挣扎着上了吊。
   
   死者已矣,苟活者活罪难逃。大街小巷中,一下子平添了许多挂着黑牌扫街扫厕所的“牛鬼蛇神”,其中许多是白发苍苍的老头老太,我所见到的最高龄者,是一位已超过九十岁的老先生。印度和日本从事贱役的贱民们,在我们这个文明古国中,又增加了不少同类,街道卫生大为改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