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批毛5】岑超南: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
独往独来
·[转贴]中国最帅的将军,非张灵甫莫属
·张洞生:毛泽东不断地‘群众斗群众运动’使中华民族变成“低素质民族”
·郎咸平在沈阳的演讲
·艾-未未事件,内幕大曝光。
·张洞生:辛亥革命已100年,中共却大搞‘世袭制专政’,老j是罪魁祸首。
·姜维平: 温总理最后的冲刺
·严家伟:毛派份子逆流而动 阻挡不了中国民主转型的进程
·张洞生:从‘艾未未借钱’和‘乌有之乡征集起诉茅于轼辛子陵签名’看民
·难得一见的好文章:看《真实的美国》
·毛澤东是怎樣當叛徒、爬狗洞的?
·[转贴]中国科学家“畏罪自杀”震惊海内外
·张洞生:在劫难逃的习近平班子在大危机来临时将何去何从?
·辛子陵:毛泽东的党国体制与玩弄宪法
·张 洞 生:为什么必须要征收物业税而中共却不收?
·国务院原司长斥医生成最大药贩子
·张洞生:"中国特色"的权贵家族世袭制18大成形?
·戴高乐的遗嘱
·张洞生:中共想要‘文化强国’是在‘痴人说梦’
·白岩松 :幸福在哪里
·杜月笙教你怎么看人的本质
·张洞生:老江和中共要求《领导干部一定要努力学习外语》暗藏那些玄机?
·慕容雪村:慕容雪村
·美国连番逮捕中共海外头目 唐宇华被指北美最大特务
·张 洞 生: 分析比较中美两国社会潜在危机的严重程度
·“耀邦太天真了!” ——杨西光评价胡耀邦
·中国没有“贵族”,只有“暴发户”
·何方:应为社会主义正名
·张 洞 生 :对中国当前的政治派别分折
·资中筠:岁末杂感致友人
·张洞生:从人性角度认识公有制和私有制,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矛盾面是对立
·金正日竟做过这么多让中国尴尬的事
·张洞生:请不要对中共使乌坎骚乱暂时软着陆抱过大的幻想
·朱家台:政變經又熱 北京 十八大險象迭現•
·崔武年:我对政治改革的十三点看法
·张洞生:毛泽东不断地‘群众斗群众运动’使中华民族变成“低素质民族”
·胡锦涛与马英九的元旦献词对比(附全文)
·2011年十九个最无耻新闻(转)
·妙哉高论!):幸亏当年J没占领Ch,否则都要这样了!
·陈正中:中共党史对毛泽东的罪恶不要再遮遮掩掩
·林辉:《还原历史系列》,朱忠康作序---(1)
·林辉:《还原历史系列》,朱忠康作序---(2)
·中宣部爲什麽害怕辛子陵?·作者: 龐觀清
·孙 越:2012年俄罗斯政局
·张洞生:只有民主法治,民众才有权作‘分蛋糕’的主人,而不致仅当‘作蛋糕
·对中央党校尹保云教授的采访(摘要)
·毛泽东的政治特色
·王力雄:除了自焚,还能做什么?一年来16起藏人僧侣自焚
·台湾大选日 “幸亏中国有个台湾”微博走红
·余杰:揭露中共暴政,奔向自由世界――我的去国声明
·刘长海—敲丧钟的英雄
·真实的赫鲁晓夫
·张洞生:任何时候,中产阶级(中间阶层)才是发展生产力和推动社会进步、转
·毛情人自白录/金钟
·陈有西:法治中国:变革时代的法律秩序
·江氏访俄签定卖国条约之谜
·钱理群 :张木生令吾担忧
·张洞生:中美今后10年之间的激烈冲突、较量的前景和结局
·铁流:是巧合,还是胡锦涛向“改革开放”亮剑?
·张洞生:18大政治局常委抢位战掀起新浪潮,好戏或许还在后头
·严家祺傅国涌余英时荆楚:中国向何处去?
·中共反人民的疯狂暴力镇压与人民反中共的暴力革命
·大学生抗议官方在校园处决犯人(附图)
·阮铭,时鉴对远华案一书的序言
·张洞生:中共高层某领导的讲话证实了余杰揭露中共‘要活埋200精英的话’并
·侯工:贪官盛行将会天下大乱
·张洞生:幸亏有个美国,才使世界免遭‘一党专政’的共产党奴隶
·戴建业:谁抽去了中国人的脊梁?
·张洞生:对王立军进出美国成都领事馆事件后果的拙见
·刘瑜:美国的“四项基本原则”
·维梁的博客: 要活埋余杰的原来是他们
·刘亚洲:毛刘周
·忘记毛时代的罪恶就是背叛
·王立军被精神病、薄熙来没有末日、习近平日子难过、汪洋胡锦涛得利、
·张洞生:王立军被精神病、薄熙来没有末日、习近平日子难过、、、
·雅尼克:中国是否正在走向法西斯主义?
·朱忠康:反右五十五周年,应该给右派补赔!
·为他们立碑为中华民族立碑·孔令平
·张洞生:我对中共如何进行改革提一个最简单易行的先行倡议(新)
· 彭博财经:中国的富豪代表们让美国的议员们相形见绌
·张洞生:天朝最近重提‘改革’是否为了缓和民怨,在给民众‘画饼充饥’?
·杜君立:作为历史终结者的蒋经国
·曹思源:“六个不搞”毫无道理
·周素子:百歲學者周有光談政治
·张洞生:为什么中共会定性王立军事件为‘孤立事件’和‘间歇性精神病发作’
·别提弱智的阴谋论
·趙駿河:中國精神
·钱学森郭沫若马寅初梁漱溟
·贫农寇学书 为何“扇了毛泽东三个耳光”?
·张洞生:中共权贵搞特权、贪污腐败、当裸官卖国、搞世袭制,却要人民爱国、
·陈行之:掩映在历史深处的个人动机
·陈 昭:打开中共党史迷宫的三把钥匙
·张洞生:为什么走投无路的中共哀求与普京结盟反美,甘当俄罗斯的喽啰?
·严演:太子党三千伏兵归顺习近平
·铁流探望辛子陵纪实
·曾节明:切忌以血统论论断人
·章天亮:薄熙来案何时演变成谋反风暴?
·张洞生:胡温现在向反改革顽固势力所作的坚决斗争,结局尚难预料。
·港媒:刘源公开叫板军中三巨头
·王立军揭发的薄镇压法轮功的那些残忍指示和做法,
·张洞生:中共急迫地想要与普京结盟,却热脸贴上了普京的冷屁股
·吕加平:“关于江的 “二奸二假”和政治诈骗问题与要求调查的呼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批毛5】岑超南: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


   【批毛5】。
   
   
   第0篇 序言:中国精英是怎么样被毛泽东毁灭的?

   (此文在前面已经分11章转载过,这次全文转载)
   
   本书揭露了大量精英人物被毁灭的事实,善良的人们自然应该进一步追问:如此大规模地毁灭精英人物的根源何在?
   第一、出于极权制度的本性。极权制度(Totalitarianism)的发源地是意大利。首创人墨索里尼宣称:“我们是一个能控制一切能动力量的国家。我们控制了国家的政治力量、经济力量、道德力量……,总之,控制了一切。”可见极权制度实际就是集权制度,把一切权力集中于某一个政党,最后必然集中于某一个人。集什么权?首先当然是集个人行动自由权,要求“一切行动听指挥”。其次,还必须集言论自由权,不允许七嘴八舌,更不允许质疑、反对的言论存在。
   为了维持以上两方面的集权,还必须集中全国的物力、财力,甚至一切生活必需品,包括粮食。这样就可以做到:“不听话者不得食”,迫使每个人俯首帖耳、恭听圣裁。
   最后还要集中每个人思考的权利。为此必须编造一套神话,把某个领袖人物神圣化。神化领袖就是让所有的老百姓心甘情愿地献出自己的一切权利,集中到他手里,任他摆布、调配。因此,不允许任何异端思想,甚至是异端的苗头,都必须掐灭在萌芽状态。
   对于集权制度来说,什么人最危险?普通老百姓不过是墙头草,随风倒。只有那些读了书、明白事理的文化人,或曰知识分子,勤于思考、善于思考、敢于思考,随时随地都可能构成对权威的挑战和对集权制度的撼动。这就是知识分子所谓‘原罪’的由来,知识分子之所以有罪,就因为他们有知识、有文化、能思考。老子就明明白白地说过:“民之难治,以其智多”;孔子也说过:“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所以,历朝历代的专制君王都对文化人千方百计地提防、戒备,以至于胁迫、监禁、消灭之。即使不得不使用时,也必须在使用中提防,在提防中使用。
   到了毛泽东时代,集权专制制度更发展到登峰造极的地步。为了进一步打击文化人,从而维护这种集权专制制度的合法性,毛泽东发明了一个独特的理由:知识越多越反动。这句话从形式逻辑来分析就不通:知识的多与少,是文化水平问题,是事实判断;而反动与否则是政治倾向问题,是价值判断。前者有明确的标准,可以量化,后者则没有明确的标准,难以量化。因此也最容易被人从主观偏好出发随意定性。两者根本是风马牛不相干的东西,何来因果关系?其实,这其中还应该有好几个‘中间环节’被故意省略了。完整的因果链条应该是这样:知识越多——辨别是非能力越强——盲目性越少——越难驾驭、摆弄、控制——对于统治者来说,危害越大——于是扣上‘反动’帽子。那么,毛泽东为什么不把完整的因果链条明说出来呢?因为中间那几个环节是不可告人的,属于统治术的秘诀。明乎此,就不难理解这句话背后的险恶用心了。正因为如此,早在1925年,毛泽东在自己的文章《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中,就把知识分子列入反革命或半反革命势力。只是后来形势发展、出于功利主义的考虑,在收入《毛选》时已作过大量删改,以至于面目全非了。虽然在文字上可以改动,但牢牢扎根在毛泽东思想深处、烙印在他脑海中、融化在他血液里、对知识分子敌对情结却没有、也不可能删去,始终伴随着毛的一生。第二、毛泽东变态、扭曲的报复心理,更加重了当代中国知识分子命运的悲剧性、残酷性。
   在1958年中共八大二次会议上,毛泽东有个发言。他说:“秦始皇算什么?他只是坑了460个儒,我们坑了46000个儒。……我与民主人士辩论过,你骂我们是秦始皇,不对,我们超过秦始皇100倍。”
   老毛承认在坑儒的数量上超过秦始皇100倍。其实,除了在数量上超越秦始皇(不是100倍,而是几千万倍)以外,在坑杀知识分子的技巧和手段上也多有创新,为历代暴君所望尘莫及。
   创新之一是:先辱后杀。知识分子大都抱有“士可杀而不可辱”、“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信条,作为安身立命的精神支柱。毛泽东则别开生面、大胆创新。他开始声称:‘大部分不杀’,让这些人先感恩戴德一番,然后进行所谓“思想改造”,实际上就是彻底否定自己的过去,自诬、自污。经过多次、反复的自我羞辱和互相羞辱,知识分子的人格尊严早已荡然无存,成为一堆行尸走肉,只有向新政权乞怜了。再通过惩罚性的超负荷劳动,从肉体上折磨你,让你在“早日改造好,重新做人”的诱导下,大量透支体力和生命。多少人正是在这样长期的超强的劳动折磨下,加上恶劣的伙食,一点点地消耗掉自己的生命。毛泽东不承担‘杀人’或者说‘坑儒’的罪名,却收到了‘杀’与‘坑’的实际效果。
   为什么要如此折磨别人呢?或者说:毛泽东这个发明创造的灵感来自何处?毛泽东终其一生,手不释卷,勤奋苦读。据说:那卷帙浩繁的24史就读了若干遍。对于历朝历代宫廷秘闻特别是权力争夺,比如父子相残、兄弟操戈、妻妾争风,乃至夫妻互斗等等血腥惨案,几乎全部了然于心。他不会不知道:2000多年前的吕雉曾有过一个发明创造。
   话说当年汉高祖刘邦生前特别宠爱年轻貌美的戚夫人,身为皇后的吕雉早就恨入骨髓,却又无可奈何,只能等待时机。一旦高祖驾崩,机会终于来了。她下令把戚夫人断其手足,挖去眼睛,令其服哑药,置之厕所中,名曰‘人彘’(即猪)。眼看着昔日的情敌求生不能,又不能痛痛快快地死;以至于人不人、鬼不鬼。这个虐杀情敌的残忍手段非常典型,故史书多有记载。流传至今,当然会引起电影界的关注。80年代末李翰祥执导的《火烧圆明园》就把这一情节移花接木地嫁接到慈禧太后的身上,由影星刘晓庆扮演慈禧。
   毛泽东最善于借鉴古人,无疑是‘古为今用’的高手。对于吕雉那一幕血腥的虐杀场面,读后不会不动心。当他君临天下、面临如何处置昔日敌人这个新课题时,为了把文章做得更生动、更精彩,自然要借鉴、借用了。
   据毛泽东自述,早年曾经受到过大知识分子的冷遇和轻慢,心理上长期压抑,愤愤不平。一朝权在手,当然要报复。采取什么手段呢?借用吕雉的手段自然成为毛的首选。原因在于:老毛和吕雉之间有许多共同点:如狂热的政治野心、强烈的报复心、从虐杀中获得无限快感的变态心理等等。面对着昔日的敌人今朝却匍匐在自己的脚下,痛苦地挣扎、呻吟,卑微地认错求饶、乞怜,以苟延残喘。他(她)们同样从中获得了无穷的快感和极大的心理满足,也算是报了昔日之仇,了却心头之恨。“与人奋斗,其乐无穷”这是毛泽东的名言,也是他的人生哲学。看来毛泽东比秦始皇高明之处不仅仅是杀人数量远远超过之,更重要的是在杀人之前,先让对方扮演一个卑微可怜的角色,活受罪、受活罪,然后慢慢地、一点一点地消耗其生命。如此虐杀敌人,远比秦始皇一坑了之高明多多、也恶毒多多。
   区别在于:当年吕雉仅仅对特定的对象进行报复,而毛泽东则无限地扩大了报复的范围,殃及所有无辜的知识分子,大大小小、男女老少,无一幸免。其残忍、凶狠、疯狂,都是吕雉当年所无法比拟的。
   毛泽东第二个重大创新在于:物尽其用。把这些昔日的仇敌,在他们死亡之前,让他们从事那些高度危险、艰难、繁重的体力劳动。这些不需要任何报酬而又特别听话、彻底驯顺的劳动力,是中共夺取政权后从事所有危险、艰苦建设工程的主要人力资源,既可以极大地降低生产成本,又可以逼迫敌人、消弭其斗志和思考能力。真是一举多得。可以这样说:毛泽东把这些人生命的使用价值挖掘、发挥、利用达到极致,古今中外,无人企及。
   许多民族精英正是在繁重的体力劳动中,超负荷地透支体力和生命,最终魂归西天。他们所创造的物质财富包括重大工程、粮食、…….既满足了建国初期物资极端匮乏时的社会需求,更重要的是替换了许多危险作业中其它劳动力,避免了其它劳动者伤亡的代价。
   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精辟地论证了古代奴隶制度下奴隶劳动的伟大意义。他写道:“只有奴隶制……从而为古代的文化繁荣即希腊文化创造了条件。没有奴隶制就没有希腊国家,就没有希腊的艺术和科学;没有奴隶制就没有罗马帝国。……就没有现代的欧洲。”(《马恩选集》3卷220页)同时我们也必须承认:没有大批量的现代奴隶,就没有新中国建设的一切成就。几乎所有的重大工程建设中,都会有那些现代奴隶的足迹、血汗和尸骨。这些被无情地打入另册的现代奴隶,为了国家各项建设工程,既流汗、流泪,更流血;既奉献青春,更奉献生命。可以毫不夸大地说:中共宣传机器喋喋不休地宣扬的建设成就绝大多数正是建立在无数现代奴隶的累累白骨之上。
   本书中所记录的正是这些民族精英在无助、无奈情况下,折磨致死的具体情况。他们的被毁灭,是中华民族人才宝库中无可挽回的恶性损耗,这个损耗需要几代人连续不间断地拨乱反正、改弦易辙、兢兢业业才有望弥补于万一。这是我们时代最大的悲剧、惨剧。我们编写这本书的目的就在于把这一切真实地记录下来,立此存照。让世界人民、中华民族的子孙后代永远铭记这些精英们的悲惨遭遇。更永远牢记那个处心积虑地毁灭他们的屠夫和凶手的血腥罪行。
   
   出版人序言
   
   读者们看完《精英是怎样被毁灭的?》后,相信一定会悲愤填膺,为文明的中国曾经历这样一个无法无天,人命如蚁的悲惨时代而悲哀。他们不禁要问,为什么这样荒唐残暴的事件,竟可以在一个有数千年文明的大国中广泛发生。固然,毛泽东的“与人斗其乐无穷”的残忍性格起了极大的作用,但是编者希望能够从较深层次探讨这现象。
   应该看到,精英被中共政权直接处死者为数不多,绝大多数精英是被广大的人群,在革命的口号下被当权者煽动,群起围攻,迫害致死的。那就应该问,为什么这种荒诞的政策得以在全国推行,广大的群众竟如同群氓,其中应该有其更深刻的因源。
   首先,最根本的因源是中共的一党专政体制,即党天下,它在本质上是中国几千年极权专制制度的延续。编者认为。中共推翻国民党统治的战争,基本上是一场农民革命。如历代农民革命一样,胜利者的意识是以一个新皇权取代旧皇权。新政权尽管打着人民当家作主的旗号,但专制王朝的思想依然不变。中共在和国民党的斗争中,为了争取群众,特别是争取民主知识分子,作为同盟军,在口头上承认民主、自由等普世价值,提出共同纲领,甚至为针对国民党而提出“一党专政遍地成灾”的口号。但在胜利后,这些先前同路人,便成为最危险的敌人,必须彻底清除。只有这样,才能使极权专制制度在革命的外衣下得以延续。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