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袁教授谈其著作《燃烧的安魂曲》]
藏人主张
农奴研究
·谁农奴化了西藏?
流亡藏人总理(司政)大选步入政党竞争
·流亡藏人的民主选举
·司政参选人李科先重申西藏独立立场
·近距离观察2016年流亡西藏民主大选
·西藏国民大会党支持李科先参选2016年司政
·与藏族选民书
·自由与复国
·达赖喇嘛将会在何处转世?
·年轻藏人向往西藏独立
·司政候选人阿措·路克坚向流亡美国藏人发表演说
·
东赛对话录
·西藏流亡议会议长嘎玛群沛访谈录
·噶玛巴伍金赤列多吉仁波切访谈录
·香萨仁波切访谈录
·西藏著名作家唯色女士访谈录
·西藏著名歌星加羊吉女士访谈录
·访西藏著名医学专家波毛措教授
·中国维权律师答东赛
·留德博士谈藏汉交流
·國際藏學界致中國國家副主席習近平的請願書
·
东赛记语
·怀念名誉校长
·祝贺雨星女士的藏网问世!
·紧急声明
·藏人作家声援东土耳其斯坦示威抗议事件的声明
·祝福读者新年快乐
·《自由圣火》网站公告
·西藏总理就职演说
·《国际自由行动联盟》宪章(草案)
·班禅喇嘛转世灵童搜寻委员会负责人夏札仁波切据传已去世
·藏人答网民对达赖喇嘛的提问
·蔣忠泉, 藏漢同胞永遠銘記你!
·蒙族异议女作家获国际人权组织奖项
·
东赛论述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一)】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二)】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 《西藏问题的反思》(5之3)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四)】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五)】
·追踪观察西藏文教现况
·简评“《西藏文化的保護與發展》白皮書”
·西藏是否享有充分的政治、社会和经济权利?
·真的广泛使用、学习并发展藏语文吗?
·藏人的信仰,风俗习惯得到尊重和保护吗?
·谁说藏学研究蒸蒸日上、藏医藏药重放异彩?
·西藏科教事业成就斐然还是退而不前?
·西藏妇女是否已成为各行各业的生力军以及地位得到大幅提高?
·如何西藏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取得了巨大成就?
·西藏问题能否打开中国民主化大门?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一)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二)
·透过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三)
·北京對流亡藏人的政策
·展望“后达赖喇嘛时期”
·初谈西藏流亡民主
·中国面对的西藏问题
·简述西藏女作家
·存亡在手,何去自重!
·中国为何未随经济发展而民主化
·读“‘加班禅’的走向”
·多视角追踪观察西藏经济发展现况
·我为何说热比娅女士比达赖喇嘛更具远见?
·追蹤西藏GDP增長的真相
·初论“集中同化”政策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
·印中想划定边界必先解决西藏问题
·订单揭穿了人权神话
·展望「後達賴喇嘛時期」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旧文重发)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达赖喇嘛访阿鲁纳恰尔邦与北京的机会
·阿沛去了却给世人留下了什么?
·中印正在推动"西藏问题国际化"
·北京倒帮了藏人的忙
·布达拉壁画面临被裂破的危险
·探索藏中和谈的突破点(旧文重发)
·国际棋局中的藏中赌博(连载一)
·扶藏压台扶台压藏
·第九次藏中赌博出笼
·揭开藏中谈判的历史面目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西藏文化及其现状
·透视“告别计划分配”
·西藏文人面临危机
·西藏儿童与北京在对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袁教授谈其著作《燃烧的安魂曲》

   专访节目:袁红冰教授谈其著作《燃烧的安魂曲》
   
   【西藏之声2013年8月4日报道】《燃烧的安魂曲》是中国著名法学家袁红冰教授以在西藏境内发生的上百起藏人自焚抗议事件为背景而创作的最新著作。居住在全球各地的流亡藏人和支持西藏人士,为了与在中共压迫下遭受苦难的境内藏人同甘共苦,纷纷在各自所在国开展烛光游行、和平集会、散发传单•开徒步游行和单车巡游等各种不同规模及形势的活动,表达对境内自焚藏人和所有受难同胞们的崇高敬意及支持……
   
   与此同时,众多流亡海外的华人和藏人作家以有关西藏问题的文章和书籍,来向世人介绍藏人自焚的真实原因及诉求。2012年,以杨建利博士为主的一群海外正义人士编辑出版了《欲火袈裟》一书,呼吁外界对藏人苦难进行关注;今年2月27日,位于印北达兰萨拉的西藏格德寺出版发行了《自焚抗议之历史档案》,随后美国之音推出纪录片《雪域烈焰藏人自焚》,对于历史上最大的自焚浪潮之一的核心动力所在,提供了深入和全面的观察。


   
   就在不久前,本台还对现居澳大利亚的西藏前政治犯、藏汉双语作家安乐业先生,就他的新书《深度探视藏人自焚》进行了专访。在今天的专访节目中,本台就中国流亡作家,著名自由主义法学家袁红冰教授撰写、有关近年来发生在雪域高原、震惊世界的藏人自焚浪潮新书《燃烧的安魂曲》进行讨论。下面是访谈内容:
   
   西藏之声:首先请袁红冰教授介绍一下,您最近在台湾出版发行的名为《燃烧的安魂曲》这本书的大概内容以及您撰写这本书的目的?
   
   袁红冰:《燃烧的安魂曲》是我为自焚的藏人写的一本书,这是一本文学和哲学的著作。我在这本书的卷首语中写了一句话叫做“我心疼,所以我书写藏人自焚的心灵史诗和长歌。”这也就是我写这本书的基本目的。在这个人类的万年历史中,很少有一个民族像藏人这样为了一个族群的命运,不断的点燃自己,把自己燃烧的生命作为祭品献 给他心中的自由的理想。所有的藏人几乎都有一个共同的诉求,就是“西藏自由”和“西藏复国”但是现在已经有120多个藏人自焚了,可是这个世界对这个事件却显得极其的冷血,及其的冷漠,这也说明了这是一个堕落的时代,在这种人类的心灵都在乌云中腐烂的时代,已经很少有理想主义者,基于这样的一种感触我觉得我有责任来写出藏人的心灵悲苦和他们在现实中所承受的苦难。采用文学和哲学的方式来写,是因为我觉得所谓的学术研究性的方式显得太冷漠了,比如说现在已经有122个人自焚了, 写出来就是“122”个数字,这个数字太冷漠了,在我看来事实上这是122个鲜活的生命,他们都有不同的个性,不同的理想,但是他们最后都选择了点燃自己,然后用燃身献祭的方式,来追求他们心中的自由西藏的理想,所以我觉得用这种文学和哲学的方式来描述,可以更准确地来表达出藏人心底里的苦处和真实的愿望。
   
   西藏之声: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撰写这本书的,为何对这本书起名为《燃烧的安魂曲》?
   
   袁红冰:我是从2012年,当时已经有二三十个藏人自焚开始,我就开始准备了这些著作。这本书取名为《燃烧的安魂曲》实际上是因为我为自焚藏人写了一首歌曲叫做《自焚藏人圣火》在这首歌的最后一句话就叫做“我的心化作了燃烧的安魂曲”也就是说我想用这本著作来作为对自焚藏人灵魂的一种伟绩。
   
   西藏之声:针对中共政府不顾国际社会的呼吁,在西藏境内变本加厉的实施高压政策的情况下,您认为西藏境内的藏人是不是该采取其他的方式来抗议呢?
   
   袁红冰:我觉得藏人应该有权力选择,他们自己认为适合的方式进行抗争。中共统治西藏六十多年里,在西藏实行文化性的种族灭绝政策,藏人的苦难命运可以说是在血海尸山中伸展,我想大家都知道第十世班禅大师曾经写过一本《七万言书》。在《七万言书》里,十世班禅大师用一句话来表达出藏人的苦难命运。在这本《其万言书》里班禅大师讲“无视我佛教灭绝,无视我雪域之人灭绝”也就是说在中产党的统治之下,实行残酷的文化性 种族灭绝的过程中,藏人已经承受了太多的苦难,已经达到了“亡教灭族”的尽头。所谓的灭族当然是从文化的意义上讲,藏人的文化正在被共产党消灭,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藏人有权利选择任何方式进行反抗。大家都知道1989年和1959年的时候,藏人选择了在暴政前起义的方式进行反抗,我们在几百年前鲁索就讲过“人民在暴政前拥有起义的权力”现在藏人又选择了以自焚抗暴的方式来争取西藏的自由。 我想无论藏人选择怎样的抗议方式,我们人类社会,国际社会都应该给予支持。
   
   西藏之声:每当在西藏境内发生藏人自焚抗议之时,中共当局就宣称这些自焚藏人是受到达赖喇嘛尊和流亡政府的蛊惑和煽动而采取自焚的,对此您又是怎样看待的呢?
   
   袁红冰:中共本身就是一个靠暴力和谎言,来维持统治的一个集体反人类的政治体制。就是向整个国际社会撒谎,用谎言来维护他的统治,所以他说达赖喇嘛煽动藏人自焚,完全是一个弥天大谎。据我所知,每一个自焚的藏人都是按照他自己自由意志的选择,去做这件事的,所以每一个藏人都是一个独立的生命,所以他们不是任何人煽动的,他们完全是按照他们自己心灵的引导去做这件事,他们就是要把自己燃烧的生命作为祭品,献给西藏的复国理想。
   
   西藏之声:全世界都知道藏民族是一个信仰佛教的民族,对此大部分中共官员称这些自焚者采取自焚的行为是完全违背藏民族所信仰的佛教教义的,对此可否谈一下您的观点呢?
   
   袁红冰:我认为自焚的藏人不仅没有违反佛教的教义,相反他们体现了佛教中一种最伟大的精神,就是菩萨的大悲精神。我们知道菩萨精神的一个内涵就是,他愿意深入地狱,替整个人类,替整个民族来承担所有的苦难,当地狱里没有苦难的时候,他们才会重生,否则他们自己会永远留在地狱中,为人类承担苦难。我们都知道在中共暴政的统治之下,雪域高原早已变成了人间地狱,那些自焚 的藏人实际上就是用菩萨的这种大悲的精神,愿意燃烧自己来承受西藏民族的苦难,所以这些自焚的藏人不仅没有违背佛教的教义,相反却体现了佛教中的一个菩萨的大慈悲的精神。“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精神。
   
   西藏之声:您作为一名法学家对中共当局在西藏境内所采取的镇压情况怎样看?
   
   袁红冰:中共在西藏对藏民的镇压是他们把国家恐怖主义的性质的暴力发挥到极致,对藏人执行文化性的种族灭绝政策,在这六十年来中共在整个西藏犯下了一系列的不可饶恕的反人类罪行,包括1959年的血腥大镇压,大屠杀一直到2008年的对整个藏区人民的大镇压,所有的这一切至今还在对藏人实行着文化性的种族灭绝,所有这一切都说明了中共的暴政是比纳粹德国更凶残的反人类罪行的犯罪集团,我相信他们对藏人所犯下的罪行,总有一天会受到历史的公正审判。
   
   西藏之声:不久前,中共中央党校教授靳薇在接受港媒采访时,公然表示中共当局给西藏带去的经济发展没有改变600万藏人对达赖喇嘛的崇拜,还表示“坦诚的对话是解决涉藏问题的最好出路” ,您觉得藏人应该怎样解读她的言论?
   
   袁红冰:这个言论,我想是中国共产党的一个新的政治阴谋,大家都知道共产党已经制造了一个假的十一世班禅,让真正的十一世班禅消失的无影无踪。共产党现在想要做的另外一件事就是,控制达赖喇嘛的转世灵童,他们想把达赖喇嘛的转世灵童的过程,完全的控制在他们的政治黑幕之下,在他们看来控制了十一世班禅,再控制达赖喇嘛的灵童转世的过程,他们就控制了西藏人民的心灵,所以他们现在所追求的都是为了控制达赖喇嘛的灵童转世过程,所以中共中央党校教授靳薇所发表的文章,从本质上讲就是中共的一个文化特务,是中共管养的一个御用文人,她所发出的讯息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把达赖喇嘛骗回中国,然后加以控制,最后实现他们控制达赖喇嘛转世灵童的政治阴谋,我相信以达赖喇嘛的智慧如海,一定会识破中国共产党的政治阴谋的。
(2013/08/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