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 薄案庭审细节存疑]
藏人主张
·十七届五中全会前瞻
·袁教授戳破移民威胁论
·2012中国人口危机或全面爆发?
·大外宣的本土化战略
·社会上升管道梗阻
·陈独秀班房风流
·艾未未先生谈遭遇到的事情
·诺奖祝贺还是批评?
·刘连对峙孔诺斯杀
·劉的光芒照亮中共自慰
·高智晟的心声
·高智晟的勇气和胸怀
·老王谈老胡遇上了邓牌
·中国是否茉莉花开花?
·千年中国面对百年茉莉
·天方有茉莉
·中國為何尚未發生「茉莉花革命」
·卡扎菲和本拉登
·从精神分裂走上实质分裂?
·中国联邦革命党成立公告
·胡锦涛回答中共先烈
·辛亥革命的两点启示
·研究中共从党民对立谈起
·中国模式--新奴隶制对抗普世价值
·美国议员希望组团探访陈光诚
·多方建议提名陈光诚为诺奖候选人
·中共“恐怖法”无法阻挡民主浪潮
·中共内部各派火并热火朝天
·“家法”不除,法治无望
·胡温“鸡鸭模式”怎么解?
·倒薄权斗中“谣言”的双刃功能
·中国学者公开反驳胡温谣诼
·中共将如何国亡政熄?
·薄熙来事件有望推动依法治国
·印度将试验射程5000公里导弹
·薄熙來事件與西方「中國專家」的無知
·胡温倒薄扼杀中共党内派别多元化和民主改革
·美国国务院官员介绍陈光诚的状况
·北京“倒薄”遭遇意识形态陷阱
·胡温政府对华裔投了一枚炸弹
·中国亿万富豪分布图
·温家宝、薄熙来恩怨内幕
·中国文人是否为金钱服务?
·薄熙来是否打开中国巨变的钥匙?
·孔子和佛陀在美国的不同遭遇
·中国“游说”美国的道路
·英媒暴料温的财富比薄多25倍
·利比亚反驳中国知识分子
·青海异议人士刘本琦被刑事拘留
·谁控制互联网,谁就控制世界。
·中国官员131万占有国民财富80%
·中国网民对谷开来案的反应
·“薄谷开来”案件的三大看点
·《在国际法上钓鱼岛属于日本》
·饱死的毛皇与饿死的共奴
·温家宝给盼政改派打了一记耳光
·中国民间狂传的段子集
·《薄熙来案与毛派》
·哪位应该是下一个薄熙来?
·从薄熙来的耳光看中国的社会性质
·温家宝家人隐秘的财产
·薄熙来扔出的白手套
·中国社会濒临爆炸
·中共暴政进入倒数
·温家宝女儿咨询公司
·汉人维人在实践反抗暴政的权利
·火山口上的红色帝国(1)
·火山口上的红色帝国(2)
·火山口上的红色帝国(3)
·火山口上的红色帝国(4)
·对去年一年新疆“恐怖袭击”的剖析
·《中国离岸金融报告解密》的意义
·天价“维稳”经费的背后
·英航、澳航抛棄式耳機乃由獄奴製造
·狼行天下吃肉 狗行天下吃屎
·谁有权回忆文革?
·埃及经验
·近平开枪祝贺令尊老友的生日
·胡耀邦六进藏区揭秘
·藏官披露中共对藏所犯下的罪行
·中国模式遇上了大麻烦
·习叔叔逼薄瓜瓜站离爆料
·华丽尸袍下的黑暗世界
·薄熙来—被困笼中的老虎
·审判薄熙来
·薄瓜瓜发声明对父母遭遇表达不满
·薄熙来:“审判长,我有话要说”
· 薄案庭审细节存疑
·薄熙来盼完善中国司法未来
·“红二代”与“官二代”
·如何定义“中国人”?
·中国人应该从澳洲大选中反思什么?
·《经济成长的终结》
·“北漂族”难落北京户口
·中共是反人类的凶手
·中國追捕部落客擬似文革批鬥
·普京帮习近平戳老虎窝
·潘晴和一平的建议
·中共決定經濟政策的重大改變
六四运动二十周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薄案庭审细节存疑

   何清涟: 薄案庭审细节存疑: 王立军篇
   
   08.25.2013 美国之音
   
   何清涟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薄案庭审长达四天,应该说,给外界看到的庭审实录并非全部,而是经过严格筛选后的部分“实录”,关键情节被屏蔽不少。
   
   *我对《庭审实录》的总体印象*
   
   我仔细阅读这些庭审实录,发现第一天的实录有数处不衔接,比如薄熙来指责唐肖林证词矛盾时,有薄的自辩却无唐肖林的原证词。第二天庭审干脆多由新闻人代述庭审过程,公诉人的内容较详细,对薄的自辩则一语带过。与此同时,官媒还万炮齐轰地对薄的自辩行为加上“无赖狡诈”等批语,完全忘记被告有自辩的权利。第三天有关与王立军的当庭质辩及500万元贪污则比较详细,但因为庭审编号混乱,也不能据此就说已经公布了全部。第四天庭审过程短,对外公布的信息更加简略。
   
   尽管如此,只要仔细爬梳,里面还是有一些很值得推敲的细节。魔鬼往往就在细节之中,它至少可以让观察者更接近真相。
   
   薄熙来这几天坚持庭辩,我个人认为,不管结果如何,这是他的权利,他自己要根据目前处境做出最优选择。但薄熙来显然受限于几点:
   
   一是信息严重不对称,比如,他在庭审时完全不了解,谷开来杀人案的证词表明,王立军不仅在2011年11月12日为谷开来提供了毒药,参与了此事,还有意偷录了谷开来述说此事的讲话。无论是法庭还是他的代理律师,都未向薄提供这条信息,王立军本人当然也不会在庭上讲出来;否则薄可能指称王不诚实。在西方,证人不诚实,其证言就不会再被法庭采信。
   
   二是由于深感被妻子及曾经深深受惠于自己的亲信们叛卖(包括寒微时结交的朋友唐肖林),伤心之下,在庭上用了许多批评对方人格的词。其实,这时候用事实细节说话更有力。不过,这是共产党政治文化特点,两代为中共权贵的薄熙来不可能改掉这一从小就浸染的政治文化。就他的个性来说,他在法庭上的表现已经算很克制了。
   
   *王立军的“不安全感”究竟来自何处?*
   
   让薄熙来迅速成为阶下囚的直接事件当然是他与王立军反目,“导致”王立军出奔成都美领馆。其中反目的原因,据王立军所言,是他不想帮“五哥”谷开来隐瞒杀害海伍德的事情,找薄熙来谈此事,惹怒薄,最后招致一拳(薄说是一掌),王立军感到,“当时很危险,首先我受到暴力,我身边工作人员和案件的侦办人员失踪了。”(见“王立军与薄熙来当庭对质 讲述叛逃缘由(实录)”)。
   
   但是王立军的证词显然不真实。有几件事情可供将来真相还原参考。
   
   在薄案庭审中,王立军作证说,他是2011年11月14日中午才知道谷开来杀人的(2012年1月28日王找薄谈谷开来与海伍德死亡有涉也是这样说的)。但根据王立军在合肥谷案审判中的供述,他11月12日下午帮谷拆装毒药,13日指使徐明安排人诬告尼尔贩毒并实施监控,13日晚送谷上车去宾馆见尼尔,然后故意不接谷的电话,直至14日中午谷详述杀人经过,他用手机偷偷录了音。(见“谷开来案激辩暴露19大疑问”,新浪网,2013年03月08日)
   
   如果在美国、日本,薄熙来的的律师绝对不可能放过这点,一定会用这一条证明王立军不诚实,其证言不足采信,让案子峰回路转。但薄的律师没有抓住这点,在与薄熙来的四次见面中,显然也未提及此点,以至于薄本人根本不知道王立军在谷案庭审时有这份证词。对于这点,我只好这样想,并非律师无能,而是律师被中国当局“接受”的前提是配合当局顺利完成庭审大戏。
   
   这个细节极为重要。至少可以据此判断,在谷开来准备杀海伍德时,王立军已经开始着手在抓薄熙来的把柄。这个动作说明,王立军此时已经有严重的“不安全感”了,这是他为自保而采取的措施。但这不安全感并非来自薄熙来这一方,因为此时薄夫妻对王立军的信任未减,还是视为“忠仆”对待。谷开来仍然让“王立军负责瓜瓜在美国的安全”,并且越过丈夫找王立军帮忙杀人,这等于将全家的身家性命都托付给王立军。这种情况下,王立军的不安全应该不是来自薄熙来,而来自于他对政治形势的判断(这种判断既有他自己的,也可能会有别人提点的)。
   
   从重庆开始,薄、王二人早就结成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命运共同体。没有谁比王立军自己更清楚这一点。王立军离开辽宁时,在其任过职的铁岭、盘锦都留下一大堆冤案,当地早就冤声动地。薄有望入常,王立军那些事情就不会有人挑出来说事;但如果薄熙来政治前途遇到危机,王立军在辽宁与重庆任上许多胡作非为之事,就会成为获罪之由。因此薄王的利益同盟是否稳固,以及王对薄的忠心,都建立在薄熙来的政治前途之上。如果薄一露出失势现象,一旦有比薄更大的政治势力对其游说,并许诺只要有立功表现,可免死罪,王立军上述有意抓把柄行为就可以解释了。
   
   我曾在薄熙来案的重重疑云一文里排列了一个时间表:2011年11月15日英商海伍德被发现死于重庆南山丽景度假酒店;2012年1月28日王立军找薄熙来谈谷开来与海伍德之死有关;2月2日王立军被解职,转任重庆市副市长;2月6日王立军进入美国驻成都领事馆,告诉美国外交官有关海伍德的谋杀案。
   
   *王立军的真实角色:海伍德死亡案嫌疑人兼薄案推手?*
   
   在2011年11.15海伍德死亡案到2012年1月28日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王立军为什么既要促成谷开来杀人,又要在11月14日刻意留下谷开来自述杀人经过以存证?根据媒体上后来透露的消息,辽宁其实早就在查王立军制造的冤案。他临离开盘锦时指示要办成涉黑大案的张俐众案,已经于2011年1月11 日由锦州市古塔区法院一审判决判定“涉黑”罪名不成立。王同时也知道,他在铁岭制造的冤案也在重新调查。富有政治经验的王立军从中嗅出靠山不稳的信息。但他此时还不敢作出选择。
   
   由薄主导的重庆模式宣传到2011年9月之后就基本停止了。2011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期间,一直被外界冠上左右路线之争的薄熙来与粤督汪洋握手言欢,彼此祝贺对方主政区域所取得的成就,并表示“渝粤合作,十分愉悦”。2012年1月11日,薄熙来在香港对记者断然宣称,“我们从没提过什么重庆模式”。我曾就此写过一篇“‘重庆模式’的戏剧”,认为薄已经受到巨大压力,因此主动降调收敛,终止问鼎之举,以求保全。
   
   但至今仍然不清楚的是,这段时期内,王立军对形势的判断,是否受到其他人“谈话”的影响。外界只知道,这段时期,薄家进入多事之秋,先是谷开来多年老友海伍德突然现身,索要1400万英镑中介费(对这点我将在有关谷开来的分析中谈自己的看法),说要威胁瓜瓜安全;谷开来不找瓜爹商量,而是找王立军商量,并且让王准备了毒药去杀人,还被王悄悄录了音。王立军持证据两个月,未曾举报,但在自家主子2012年1月11日宣布我们从未搞过重庆模式中看出了主子将要失势的信号,于是去找主子通报主母的杀人罪,为自己后来反水做准备。
   
   他去美国驻成都领馆到底是自选动作还是高人指点,这只有留待时间来查证了。也许永远是个谜。
   
   薄熙来在庭审时的一段话说明,薄在第一时间的反应很准确。据薄说:“自己听王立军讲谷开来杀人,突然来了这个事情,是怎么回事;我个人有一种隐约的感觉,我觉得,他是不是还有种别的什么想法,甚至觉得这里面他有个人目的;因此我当时确实心情不好,进了办公室,就是我那个1号楼。以后我就质问了王立军。”
   
   薄希望妻子与王立军到庭,就是想看看这两人是否“良心”发现。VOA记者安华在8月24日文章中有段文字颇值参考:“仔细观察,薄熙来一直盯着王立军看,眼中并无仇恨和怒气,倒是有些长辈的慈祥。王立军尽量避免和薄熙来有 目光接触,但是不多的几次目光对视中,王立军显得有些局促和紧张。”
   
   从私交层面说,王立军显然有愧于恩主,卖主以换自己安全,他充分利用了谷开来的愚蠢及信任。
(2013/08/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