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 薄案庭审细节存疑]
藏人主张
·《零八宪章》风波
·杨建利谈《零八宪章》的意义
·美国家族王朝政治现象方兴未艾
·“伪西藏文学”与帝国叙事
·印度为何叫停经济特区?
·新加坡記者西藏行見聞
·中国迷局:蒙回藏为何想分裂
·西藏流亡社区的教育体制
·西藏零八事件社会,经济成因调查报告
·南非改变政策准许达赖喇嘛来访
·中共新专制主义的平衡术
·中国比印度落后在哪里
·加州议会向遭受歧视的华人道歉
·2010年美中关系紧张加剧
·中美数码外交
·“东亚共同体”
·左拉复活控诉不断
全球藏人特别大会点滴
·達賴喇嘛的特別講話
·全球藏人特别大会图片新闻
·五百强上山,四强当先(图片新闻)
·新华社派记者访探全球藏人特别大会
·嘉乐顿珠等就中共否定邓小平有关西藏言论澄清事实
·藏人特别会议与15条西藏独立建议
·[全球藏人特别大会]小组讨论会结束
·全球藏人特别大会闭幕
·达赖喇嘛警告失败的可能
·达赖喇嘛暗示选择一位女孩为继承人
·“对”“错”之争,鹿死谁手?
·“藏人依然不解达赖政策”
藏中文化交流一瞥
·运用不一样的汉语文
·藏中“放屁”比较研究
·达赖喇嘛与中国自由文化运动见面会(图片新闻)
·中国当务之急是实现新闻自由和法治
·袁红冰与达赖喇嘛见面发言
·慶祝達賴喇嘛榮獲諾貝爾和平獎20周年(图籍)
中国转型问题
·赎回选票行动的背景资料
·赎回选票行动发起人声明
·赎回选票行动致全国选民的一封信
·赎回选票行动发起记录
·赎回选票行动指南
·赎回选票行动义工自传
·赎回选票行动公报
·波澜初现--赎回选票行动一周进展及述评
·发酵--赎回选票行动一周进展及述评
·网络围剿下的胜利
·赎回选票征求专家法律意见和公民意见
·赎回选票行动申请护照被拒、电脑被扣押
·更正第302号声明及向公众致歉
·关于公民不合作的对话
·唐荆陵就赎回选票行动答刘飞跃问
·结语-选票里面出政权
·中共已经变成权贵党
·关于谢长发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犯罪一案
·中国与法国大革命遗产
·拒绝遗忘
·中国不具备“和平非暴力”的改良条件
·中国加紧控制互联网
·“中国执行死刑数字仍居全球之首”
·北京从订单外交跨越信贷外交
·改革三十年與中國的畸形發展
·伊朗大选与中国
·推迟绿坝是网民的胜利
·中国人无能还是北京嚣张?
·共产党改变了吗?
·中国经济的的“麦道夫”骗局
·关于本人放弃中共国籍的声明
·艾未未谈谭作人案和他自己被软禁过程
·论近60年以来中国民间社会革命观念之嬗变
·中国跨入全球失败国家行列
·檢點「新中國」六十年史
·中国建国60周年人权听证会
·北京举行中共建政60周年庆典
·冯博士委托唐律师起诉意味着什么?
·“国进民退”威胁中国经济
·米奇尼克给中国知识分子的启示
·揭開神秘的“大外宣”计划之面纱
·中美贫富差距的比较
·德国学者再批中国作家
·刘晓波和中国政府谁在发抖
·自由诗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并遭殴打
·环境维权将成为社会冲突的重点
·从谷沟事件看中美“网路战”的前景
·中国99%的白领要破产
·政府调节收入分配为何总是失灵?
·知名作家杨天水准备狱中绝食
·美议员称中国是“数码暴政”
·高智晟失踪后“出现在五台山”
·内外双重压力煎迫之下的人民币
·下辈子还跟你结婚
·外媒披露高智晟更多详情背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薄案庭审细节存疑

   何清涟: 薄案庭审细节存疑: 王立军篇
   
   08.25.2013 美国之音
   
   何清涟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薄案庭审长达四天,应该说,给外界看到的庭审实录并非全部,而是经过严格筛选后的部分“实录”,关键情节被屏蔽不少。
   
   *我对《庭审实录》的总体印象*
   
   我仔细阅读这些庭审实录,发现第一天的实录有数处不衔接,比如薄熙来指责唐肖林证词矛盾时,有薄的自辩却无唐肖林的原证词。第二天庭审干脆多由新闻人代述庭审过程,公诉人的内容较详细,对薄的自辩则一语带过。与此同时,官媒还万炮齐轰地对薄的自辩行为加上“无赖狡诈”等批语,完全忘记被告有自辩的权利。第三天有关与王立军的当庭质辩及500万元贪污则比较详细,但因为庭审编号混乱,也不能据此就说已经公布了全部。第四天庭审过程短,对外公布的信息更加简略。
   
   尽管如此,只要仔细爬梳,里面还是有一些很值得推敲的细节。魔鬼往往就在细节之中,它至少可以让观察者更接近真相。
   
   薄熙来这几天坚持庭辩,我个人认为,不管结果如何,这是他的权利,他自己要根据目前处境做出最优选择。但薄熙来显然受限于几点:
   
   一是信息严重不对称,比如,他在庭审时完全不了解,谷开来杀人案的证词表明,王立军不仅在2011年11月12日为谷开来提供了毒药,参与了此事,还有意偷录了谷开来述说此事的讲话。无论是法庭还是他的代理律师,都未向薄提供这条信息,王立军本人当然也不会在庭上讲出来;否则薄可能指称王不诚实。在西方,证人不诚实,其证言就不会再被法庭采信。
   
   二是由于深感被妻子及曾经深深受惠于自己的亲信们叛卖(包括寒微时结交的朋友唐肖林),伤心之下,在庭上用了许多批评对方人格的词。其实,这时候用事实细节说话更有力。不过,这是共产党政治文化特点,两代为中共权贵的薄熙来不可能改掉这一从小就浸染的政治文化。就他的个性来说,他在法庭上的表现已经算很克制了。
   
   *王立军的“不安全感”究竟来自何处?*
   
   让薄熙来迅速成为阶下囚的直接事件当然是他与王立军反目,“导致”王立军出奔成都美领馆。其中反目的原因,据王立军所言,是他不想帮“五哥”谷开来隐瞒杀害海伍德的事情,找薄熙来谈此事,惹怒薄,最后招致一拳(薄说是一掌),王立军感到,“当时很危险,首先我受到暴力,我身边工作人员和案件的侦办人员失踪了。”(见“王立军与薄熙来当庭对质 讲述叛逃缘由(实录)”)。
   
   但是王立军的证词显然不真实。有几件事情可供将来真相还原参考。
   
   在薄案庭审中,王立军作证说,他是2011年11月14日中午才知道谷开来杀人的(2012年1月28日王找薄谈谷开来与海伍德死亡有涉也是这样说的)。但根据王立军在合肥谷案审判中的供述,他11月12日下午帮谷拆装毒药,13日指使徐明安排人诬告尼尔贩毒并实施监控,13日晚送谷上车去宾馆见尼尔,然后故意不接谷的电话,直至14日中午谷详述杀人经过,他用手机偷偷录了音。(见“谷开来案激辩暴露19大疑问”,新浪网,2013年03月08日)
   
   如果在美国、日本,薄熙来的的律师绝对不可能放过这点,一定会用这一条证明王立军不诚实,其证言不足采信,让案子峰回路转。但薄的律师没有抓住这点,在与薄熙来的四次见面中,显然也未提及此点,以至于薄本人根本不知道王立军在谷案庭审时有这份证词。对于这点,我只好这样想,并非律师无能,而是律师被中国当局“接受”的前提是配合当局顺利完成庭审大戏。
   
   这个细节极为重要。至少可以据此判断,在谷开来准备杀海伍德时,王立军已经开始着手在抓薄熙来的把柄。这个动作说明,王立军此时已经有严重的“不安全感”了,这是他为自保而采取的措施。但这不安全感并非来自薄熙来这一方,因为此时薄夫妻对王立军的信任未减,还是视为“忠仆”对待。谷开来仍然让“王立军负责瓜瓜在美国的安全”,并且越过丈夫找王立军帮忙杀人,这等于将全家的身家性命都托付给王立军。这种情况下,王立军的不安全应该不是来自薄熙来,而来自于他对政治形势的判断(这种判断既有他自己的,也可能会有别人提点的)。
   
   从重庆开始,薄、王二人早就结成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命运共同体。没有谁比王立军自己更清楚这一点。王立军离开辽宁时,在其任过职的铁岭、盘锦都留下一大堆冤案,当地早就冤声动地。薄有望入常,王立军那些事情就不会有人挑出来说事;但如果薄熙来政治前途遇到危机,王立军在辽宁与重庆任上许多胡作非为之事,就会成为获罪之由。因此薄王的利益同盟是否稳固,以及王对薄的忠心,都建立在薄熙来的政治前途之上。如果薄一露出失势现象,一旦有比薄更大的政治势力对其游说,并许诺只要有立功表现,可免死罪,王立军上述有意抓把柄行为就可以解释了。
   
   我曾在薄熙来案的重重疑云一文里排列了一个时间表:2011年11月15日英商海伍德被发现死于重庆南山丽景度假酒店;2012年1月28日王立军找薄熙来谈谷开来与海伍德之死有关;2月2日王立军被解职,转任重庆市副市长;2月6日王立军进入美国驻成都领事馆,告诉美国外交官有关海伍德的谋杀案。
   
   *王立军的真实角色:海伍德死亡案嫌疑人兼薄案推手?*
   
   在2011年11.15海伍德死亡案到2012年1月28日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王立军为什么既要促成谷开来杀人,又要在11月14日刻意留下谷开来自述杀人经过以存证?根据媒体上后来透露的消息,辽宁其实早就在查王立军制造的冤案。他临离开盘锦时指示要办成涉黑大案的张俐众案,已经于2011年1月11 日由锦州市古塔区法院一审判决判定“涉黑”罪名不成立。王同时也知道,他在铁岭制造的冤案也在重新调查。富有政治经验的王立军从中嗅出靠山不稳的信息。但他此时还不敢作出选择。
   
   由薄主导的重庆模式宣传到2011年9月之后就基本停止了。2011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期间,一直被外界冠上左右路线之争的薄熙来与粤督汪洋握手言欢,彼此祝贺对方主政区域所取得的成就,并表示“渝粤合作,十分愉悦”。2012年1月11日,薄熙来在香港对记者断然宣称,“我们从没提过什么重庆模式”。我曾就此写过一篇“‘重庆模式’的戏剧”,认为薄已经受到巨大压力,因此主动降调收敛,终止问鼎之举,以求保全。
   
   但至今仍然不清楚的是,这段时期内,王立军对形势的判断,是否受到其他人“谈话”的影响。外界只知道,这段时期,薄家进入多事之秋,先是谷开来多年老友海伍德突然现身,索要1400万英镑中介费(对这点我将在有关谷开来的分析中谈自己的看法),说要威胁瓜瓜安全;谷开来不找瓜爹商量,而是找王立军商量,并且让王准备了毒药去杀人,还被王悄悄录了音。王立军持证据两个月,未曾举报,但在自家主子2012年1月11日宣布我们从未搞过重庆模式中看出了主子将要失势的信号,于是去找主子通报主母的杀人罪,为自己后来反水做准备。
   
   他去美国驻成都领馆到底是自选动作还是高人指点,这只有留待时间来查证了。也许永远是个谜。
   
   薄熙来在庭审时的一段话说明,薄在第一时间的反应很准确。据薄说:“自己听王立军讲谷开来杀人,突然来了这个事情,是怎么回事;我个人有一种隐约的感觉,我觉得,他是不是还有种别的什么想法,甚至觉得这里面他有个人目的;因此我当时确实心情不好,进了办公室,就是我那个1号楼。以后我就质问了王立军。”
   
   薄希望妻子与王立军到庭,就是想看看这两人是否“良心”发现。VOA记者安华在8月24日文章中有段文字颇值参考:“仔细观察,薄熙来一直盯着王立军看,眼中并无仇恨和怒气,倒是有些长辈的慈祥。王立军尽量避免和薄熙来有 目光接触,但是不多的几次目光对视中,王立军显得有些局促和紧张。”
   
   从私交层面说,王立军显然有愧于恩主,卖主以换自己安全,他充分利用了谷开来的愚蠢及信任。
(2013/08/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