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從我的校對眼說起 (下)]
点滴人生
·從我的校對眼說起 (上)
·從我的校對眼說起 (下)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上)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中)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下)
·棄書
·雨果﹕《悲慘世界》
·擇業
·梁振英答問大會
·梁振英橫行到幾時
·梁振英為什麼只發兩個牌
·免費電視發牌答問
·梁振英何去何從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上)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 (中)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 (下)
·我的寫作「生涯」(上)
·我的寫作「生涯」(中)
·我的寫作「生涯」(下)
·吳昊逝世
·《平寬譯室》感言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重讀日記 -- 並更正《吳昊逝世》部份情節
·人生隨筆 -- 「被參加」
·港事隨筆 -- 從新鴻基郭氏家族和解談起
·世事隨筆﹕中日衝突 如箭在弦
·人生隨筆﹕遇故人
·港事隨筆﹕與民為敵的梁振英
·港事隨筆﹕「驅蝗行動」的感想
·國事隨筆﹕宋彬彬道歉
·人生隨筆﹕孫子出生拉雜談
·港事隨筆﹕何俊仁應該退休了
·歡迎抄引
·不要假貨﹗
·港事隨筆﹕劉進圖案
·港事隨筆﹕香港的「百萬富翁」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上)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下)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 (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談香港大學校長
·續談香港大學校長
·港事隨筆﹕你們怕什麼 -- 致共產黨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佔領中環 勢在必行
·人生隨筆﹕爭奪
·人生隨筆﹕不知老之至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二)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三)
·港事隨筆﹕把勇氣用在正確的方面 -- 向反「自由行」朋友進一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四)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五)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六)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七)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八)
·跳樑小醜否認屠殺記
·人生隨筆﹕建屋記 (九)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二完)
·共產黨一貫騙人
·為了、、、、﹐七一必要上街
·「佔中」投票結果 -- 我的解讀
·遊行歸來﹐兼論人數 (上)
·偉大的全民運動
·一則政治寓言
·佔中運動和八九民運異同
·佔領運動 退場在即
·論清場中的暴力事件
·政事漫談﹕自由黨和中共是什麼關係﹖
·港事漫談﹕佔中運動中警方的反覆表現
·港事漫談﹕不可能的任務
·港事漫談﹕學生如何爭回人心
·港事漫談﹕樹欲靜而風不息
·港事漫談﹕最後一個佔領區如何處理
·港事漫談﹕聞梁振英上京述職
·香港日記
·香港日記(2)
·香港日記(3)
·香港日記(4)
·香港日記(5)
·香港日記(6)
·香港日記(7)
·香港日記(8)
·香港日記(9)
·香港日記(10)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從我的校對眼說起 (下)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這時空中小姐也已坐下,準備起飛。我硬著頭皮向她招手,告訴她聽到怪聲。她說去問機長。回來時告訴我,機長已知道這個情況,但飛機是安全的,無須擔心。我心想,飛機拐彎時發出這麼大的聲音,肯定是某些機件或蓋掩有鬆動,飛行期間可能鬆脫,還說安全。不過機長說安全,我也只好接受,因為我相信他也愛惜他的生命。但是,我感覺奇怪的是,我附近不下十個乘客,都沒有發現這個情況,或發現後不覺異常。而事實上,這確是一個問題,只是機長說這問題不影響飛行安全而已。

   我的觀察力,或者說我過於依賴我的觀察力,影響了我的學習方式。由於我喜歡觀察,觀看人們怎樣做,我許多技能都是自學得來的。可以說,除了學術知識是在學校獲得之外,其他許多技能,例如打字、游泳、騎腳踏車、縫紉衣服、打羽毛球,以至屋內水電修理、泥水、木器等等,都不是跟師傅或教練,而是靠觀察、模仿和摸索學來。當然,有不懂或解決不了的地方,我也會去問人。這不是最好的學習方法,我不鼓勵他人這樣做,只是我的習慣已形成,而且 so far so good,改也改不了。

   說自己觀察細微,目光銳利,目的不是要自己誇讚自己。而是一個人有長處,也有弱點。我有弱點,也知道自己的弱點,但有些屬於性格方面,很難改。我也不想改,因為改了,我便不是我了。重要的是,這些弱點不是和道德或破壞法紀方面有關便是了。

   有敏銳的校對眼,似乎也不是絕對好的,因為它附帶來一個弱點﹕讀書速度不快。我也是從比較而認識我有這個缺陷的。我當年在港大讀碩士班時,班上有六個同學。有一次教授要測驗我們的快速閱讀能力。他給我們一篇文章,限時讀完,(當然所給的時間不會多) 然後問我們問題。這不是一個正式的測驗,但我發覺我的得分是全班倒數第二名。

   (這裡我岔筆介紹一下這六個同學。他們中有一個是西婦,有一個畢業自台灣的大學,且修數學。前者英文是母語,後者則英文較其他同學為差,這是自然的事。那麼剩下的四個香港同學中,我閱讀是最慢的了。這四個同學,有一個英年早逝,未退休便過世了,有一個則論文不及格,不能畢業。我和另一個修女學生則各有滿意的發展。可知速讀能力對人的前途發展影響甚微。)

   我想,假設教授換一個測驗,在文章中佈下一些文字錯誤,讓我們去尋覓,我相信我會名列前茅。大概在閱讀時,我在每一個字的上面停頓較他人長百分之幾秒。因此我的速度較慢,但卻比較注意到錯誤的地方。至於這兩者何者更為重要,這便要看場合和環境了。

   最後,饒是我有一雙校對眼,我在早期也曾犯了一個大錯。事緣我中學畢業後,和一些要好同學搞了一個文社。文社是香港六十年代青年的玩意,一群青年聚集起來談文說藝,講文化,有些則關注國家民族問題。我們除了有內部活動之外,還出版刊物,屬非賣品,供文化界朋友閱讀。我們的刊物是鉛印的。這在文社中並不多見,主要因為經濟問題。出版刊物,我是一腳踢的編輯,從約稿、選稿、排版、校對,到走印刷所,都由我包辦。可能是太匆忙吧,我在創刊號中竟然捅了一個大漏子。創刊號有一篇創刊辭,其標題是﹕《培林發刊辭》(「培林」是刊物的名稱),直排。當時做校對的時候,眼影已經覺得有些不妥,但卻沒有深究。到刊物已印成後,拿起一看,立即看到問題所在。我的天﹗原來是,《培林發刊辭》變了《林培發刊辭》。我為之大窘,最以為不會錯的地方,也是最不應錯的地方,竟然錯了。

   這個教訓令我印象深刻。以後出版校對時,我便特別留意標題,因為標題錯比內文錯更不被人所原諒。我們的刊物以後還出版了六七期才結束,基本上再沒有出現同樣的問題了。(完)

(2013/08/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