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祷告中国
[主页]->[宗教信仰]->[祷告中国]->[徐永海:回忆民主墙我所亲身经历的一些人和事]
祷告中国
·徐永海:请帮助何德普和他的家人
·徐永海:北京的拆迁早晚要出现“商”逼民反的事情
·徐永海:春节被监视
·徐永海:因保卫北京的胡同四合院春节期间就受到警察监视欺压
·保护北京古城去看留住四合院展览结果被警察带走
·徐永海:就北京古城拆迁中老百姓被欺压欺诈一事致十届人大各位代表的一封信
·徐永海:就北京古城拆迁中的问题致海内外朋友的一封信
·徐永海:徐永海三次告“御状”纪实
·徐永海:为了维护老百姓在拆迁中的利益我愿意付出自己的生命
·附:拆迁十年悲喜剧
·徐永海:我家被强拆的经过
·徐永海:2003年复活节前我们的家庭聚会点被拆毁记实
·徐永海:你要维护老百姓在拆迁中的权益就强拆你家
·徐永海:强拆使我无家可归科研工作不能进行为此致何鲁丽老师的一封信
·徐永海:2003年4月20日去天安门前的祷告
·徐永海:2003年4月21日被抓后的短信
·徐永海:2003年4月21日至5月4日因上访维权被行政拘留13天
·徐永海:因反对强拆而入狱13天前后经过
·徐永海:在非典特殊时期的护士节作为医生的我给护士妻子的一封信
·徐永海:在监狱中我遭遇防治非典
·徐永海:在中国非典肆虐是时候请弟兄姊妹们为我们被拆毁的家庭聚会祷告
·徐永海等:为了万众一心共抗非典请求停止强拆
·徐永海:如果孙中山还活着我会被关到监狱中13天吗
·徐永海:1920年毛泽东到中南海请愿如果发生在今天
·徐永海:SARS的到来与上帝的旨意
·徐永海:我一家的居住权和私有财产权在哪里
·徐永海等:关注新的人权问题维护百姓基本权益——我们的呼吁书
·徐永海:今年六四我一家只能是彻底地露宿街头了
·徐永海:就我遭受逼迫与用文字传福音之事致弟兄姊妹的信
·徐永海:相信科学就应相信有上帝,在宇宙终极问题上科学神学必将是统一的
·徐永海:拆迁公司就是要激怒老百姓
·徐永海:近三天发生在北京市政府门前的事情
·徐永海:在缺乏爱的社会感谢朋友给我带来爱的信息
·徐永海:默默的百姓维权运动
·徐永海:上访信
·徐永海:老百姓上访就要面对被抓被关
·徐永海:因拆迁而自焚的人还要出现多少
·徐永海:自焚者翁彪是英雄
·徐永海:请告诉我们中国有多少因拆迁而自焚的
·徐永海:在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前就拆迁中出现自焚之事致胡锦涛总书记和全体
·徐永海:10月13日我的主内弟兄刘凤钢被抓
·徐永海:主的好仆人刘凤钢弟兄已被抓走20天
·***徐永海:2003年11月9日至2006年1月30日因信仰原因被判有期徒刑2年
·徐永海:为主坐牢——我的无罪申诉材料
·徐永海: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毅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
·徐永海:刘凤钢:我所了解的辽宁鞍山市李宝芝“邪教”一案的事实与经过(含
·徐永海:李宝芝:上诉书
·徐永海:李宝芝等人:会见笔录
·徐永海:钮中文:关于基督教徒在汪家峪聚会被抓捕的情况反映
·徐永海:鞍山市人民政府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劳动教养决定书等
·徐永海:为主做工、为主坐牢
·徐永海:在杭州看守所里我提起上诉
·徐永海:上诉书
·徐永海:在监狱里我提起申诉
·徐永海:申诉书
·徐永海:监视居住未抵刑期法官业务不精
·徐永海:就监视居住给中级法院的信
·徐永海:就监视居住给高级法院的申诉书
·徐永海:狱中的刘凤钢弟兄在受苦请弟兄姊妹为他祷告
·徐永海:就我的冤假错案一事写给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徐永海:到全国最高法院上访记
·徐永海:申诉一年多未给答复就此事致最高法院的上访信
·徐永海:起诉书
·徐永海:判决书
·徐永海:裁定书
·华颇:徐永海你在哪里
·张晓平:追求信仰自由的徐永海大夫
·张林:富有献身精神的基督徒──徐永海
·叶国柱呼吁立即释放刘凤钢、徐永海
·傅希秋:一位可敬的医生——徐永海
·王峙军:三位中国基督徒为什么被判刑?
·我的丈夫徐永海
·李姗娜:在丈夫43岁生日时我只能为他祷告:祝他平安
·李姗娜:何为法?何为德?
·李姗娜:新年的祈祷
·李姗娜:我的丈夫徐永海
·李姗娜:见到丈夫的来信我泪如雨下
·李姗娜:“人权”写进宪法真的有用吗?
·李姗娜:请留给我们哪怕是那么一丝丝的权利
·李姗娜:可笑的国家机密
·李姗娜:刘安军和他的孩子
·李姗娜:何来美国没有人权?
·李姗娜:不可能公开的“公开审理”
·李姗娜:圣诞节到了我为在狱中的亲人祷告
·李姗娜:二○○四年的历程
·李姗娜:几时才能结束这“笼子”里的日子?
·李姗娜:悼念赵紫阳老先生经过
·李姗娜:不得不有的“习惯”
·李姗娜:我心目中的“和谐社会”
·李姗娜:致布什总统的一封公开信
·李姗娜:赖斯女士,请你不要再来中国好吗?
·李姗娜:一个月内有几天能有自由
·李姗娜:上访路上的冤魂白骨
·李姗娜:丈夫不在家,总受人欺负
·李姗娜:佘祥林杀妻案有感
·李姗娜:冤假错案后当事人的命运
·李姗娜:自取其辱?
·被囚家属要求放人 五十二名北京基督徒签名关注
·贾建英路坤金艳明李珊娜上书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徐永海:狱中我的苦难与狱外妻子的苦难
·徐永海:弟兄姊妹的爱使狱中的我充满信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徐永海:回忆民主墙我所亲身经历的一些人和事

   徐永海:回忆民主墙我所亲身经历的一些人和事
   
   
   
   


   
   
   
   
   
   2013-8-1徐永海注:作为基督徒,我写了《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作为医生,我写了《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和《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7月初,我的博客《徐永海》登出这几篇文章后,不仅这几篇文章,而且自2007年6月之后的文章都消失了。我不得不重发被消失的文章。7月中,连2003年3月后的文章也消失了。我被“撒旦们”黑了,为此不得不在《祷告中国》中重发被消失的文章。
   
   《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80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和《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32
   
   
   
   
   
   
   
   
   
   回忆民主墙我所亲身经历的一些人和事
   
   (未发)
   
   为祷告中国首发
   
   徐永海
   
   2008年7月30日
   
   
   
   
     
     郑钦华,又名柯力思,曾担任过海外中国民主团结联盟(民联)的副主席。那还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后期的事情,那时的海外还没有现在这么多的民运组织,可能只有这个民联。郑钦华担任副主席,王柄章担任主席,他们是校友,他们都曾是北京医学院的学生。他们也都是我的校友,而且郑钦华还是我的同学,同班同学,同寝室的同学,上下铺的同学,最好的朋友。
     
     北京医学院,现在这个学校已经不存在了,并入了北京大学,成了北京大学医学部。正如那句老话“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效法苏联教育模式,北京大学医学院从北京大学分出,成了北京医学院。到了这个世纪,又回归世界主流教育模式,北京医学院(后改名为北京医科大学)又回到了北京大学,成了北京大学医学部。
     
     1977年恢复高考,有了77级、78级、79级这三届七十年代文革后的大学生。在这三届学生中,有十四、五岁毛孩子,如我们同学中,就有两个只有十四岁,不少的同学只有十五岁,他们真是神童,不仅年龄小,而且高考分还非常得高,不然也考不进我们学校。也有三十来岁的高龄学生,如我们77级有一个老大姐,30岁那年上的大学,三年级时和一文革前的老大学生(当时已是教授)结婚了,在四年级后的暑假(我们是五年制)里生了一个孩子,一节课都没有耽误,真不亏是学医的,真会计划生育,这些高龄学生是过去十年中精华。
     
     七十年代后期,文革刚结束,中国对外交往还很少,很少见到外国人,尤其是在外地农村,可是在我们学校中有不少的留学生,这让从外地来的同学感到很新鲜。一个同学告诉我说,有一次他们那里来了一拨外国人,全城都轰动了,几万人围着看,淘气的男孩子还向人群中扔小石头。那年月,很少见到外国人,更很少见到台湾人,可是我们班楞来了一个台湾人,就是郑钦华(柯力思),他也是高龄学生,当年29岁。
     
     郑钦华,一个台湾人,台湾辅仁大学毕业后,当了2年兵(台湾的男子必须服兵役),又到法国去留学,学习医学,1979年以转学的身份来到我们学校。郑钦华,一个台湾人,15岁就开始从事民主运动,与台湾的“国民党反动派”进行过不屈不饶的斗争,为了台湾的民主事业,曾被关过,曾被打过,但是民主的信念没有丢失过。随着老蒋(蒋介石)的死去,随着小蒋(蒋经国)的上台,台湾的民主事业是在一步一步地走向成功,而此时大陆的民主事业才刚刚开始,为了大陆的民主事业,郑钦华不远万里来到了中国大陆。
     
     那年月的中国大陆还很贫穷,还有粮票、油票、布票、棉花票等等。前一段时间,我还与一个大学同学(现在已是一家医学院的领导)回忆当年的事情,他说他当年最怕过冬天,由于只有一床被子,又薄,时常冻得睡不着觉。我妻子(比我们年纪都小)很不解,说为什么不多买一床被子,或者向谁家要一床被子。我妻子还抱怨我,你为什么不让你妈给人家做一床被子。她那知道,那年月,一个人一年才十多尺布票,那里有富裕的布票、棉花票来给人家做被子呀!
     
     郑钦华,一个台湾人,又在法国生活了几年,他放弃了物质上的舒适生活,来到了物质上贫乏中国大陆,和我们一样,拿着每月19块5的助学金,算计着粮票、布票来生活。这是一种什么精神,这是一种真正的爱国主义精神,这是现今的“愤青”们所永远达不到精神境界。这些“愤青”们一边是骂着西方国家,一边是想方设法地要去西方国家,到了西方国家,死活也不愿意回到早已不再物质贫乏中国大陆。
     
     1978、1979年,在中国出现了西单民主墙运动,出现一大批如魏京生、徐文立、刘青、任畹町、王希哲、孙丰、杨靖、刘京生等民运人士。郑钦华一到中国大陆就与这些民运人士密切接触在一起,共同追求中国大陆的民主。可是好景不长,没有几个月,到了1979年12月,西单民主墙就被取缔了,之前、之后,就有不少的民运人士陆续地被抓捕入狱了。
     
     因参与民主运动,后又计划组党,徐文立被判15年,王希哲被判14年,孙维邦(孙丰)被劳动教养2年。与他们密切接触,并也参与计划组党的郑钦华,这时也做好了坐牢的准备。因我与他说的来,我又比他小十来岁,我一直把他当成大哥看,在这个危险的时候,他对我说了他来大陆的目的和所做的一些事情,当然仅仅是一点点。他请我,在他被抓后,通知一下他在台湾的家人。还好,因为郑钦华是台湾人,他没有被抓,那年月大陆没有几个台湾人,共产党又比较重视统战工作,郑钦华躲过了这一劫。
     
     在以后的几年里,郑钦华和我们一样刻苦地学习着。不刻苦不行,我们学校可以说是学习最苦的学校,我们每天晚上都要看书看到十点、十一点,直到教室关门,而有些女生回到宿舍后还要打开自己的小灯再看一会儿书。有时晚上停电了,我们还要到我们周围学校的大教室去看书,如北京航空学院(现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北京钢铁学院(现北京科技大学)等。相比我们学校,他们的学习气氛就差远了,我们的大教室很安静,几百人的大教室里没有人说话,很少有人走动,就是走路也是很轻,生怕影响别人;他们的大教室就没有这么安静了,时常有人说话,时常有人走来走去。
     
     大学毕业后,郑钦华去了美国,参与了外海的民主运动,由于那时不像现在有网络,对他的情况,我知道的就很少了。后来他去了法国,再后来在法国结婚、生子、做生意,他就再没有专职从事民主运动了。虽然不再专职,但是还是十分热心于民主运动,对民主的信念没有失去,对中国大陆的负担没有失去,从网上看到,他现在是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的一个委员。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受郑钦华的影响,我也热心于民主运动,愿意与民运人士交往,做朋友。1989年我信主成为基督徒,从90年代开始,我们的基督教家庭教会,就一直面向民运朋友。不少的民运朋友参加过我们的基督教家庭教会,不少的民运朋友接受了耶稣基督,受洗成为了基督徒。
     
     因为热心于民主运动,热心于为主传福音,我曾被劳动教养2年、行政拘留13天、有期徒刑2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监视居住2个月22天,至于被传唤、跟踪、监视,软禁,那就没有办法计算了。虽然,我受了很多的苦,损失了很多很多,但是,我从来没有后悔过。因为,对真理的追求,及所带来的崇高,更能满足人的心理需求。而且上帝是公义的,上帝从不忘记那些真正为主受苦的人。
     
     这么多年来,我与郑钦华联系不多,但一年中也有几次长聊。在聊到大学同学时,我们都有一定的感慨。我们的很多同学,尤其是国内同学,几乎都是名医了,都是教授(主任医师)了,不是院长就是主任。我们都是花着人民的钱,并接受着最好的医学教育,我们应当在医学上更多地回报人民。在大学时,郑钦华多次对我说过,我们应当在医学上、在科学上,给人类做出较大的贡献;而且只有这样,我们的声音才会更有力量,才能更好服务于中国的民主运动。
     
     这么多年来,郑钦华这句话,我一直没有忘记,一直铭记在心。因此,我不论在任何情况下,我都没有忘记对科学的追求与探索,经过20多年的研究,我完成了我的一个科学研究工作,在此基础上写了一本书《终极论——从物理的弦讲到生理的脑,科学与信仰是和谐统一的》(http://vip.bokee.com/20080801581997.html)。在这里,我希望郑钦华能与我一起从事这个科学工作,尤其是发表、讨论、交流上,我也确实需要这个老同学的帮助。我们不仅要在民主运动上回报我们的国家与人民,我们也要在科学、医学上回报我们的国家与人民。在这里附上这本书的前言,字还不太多,请郑钦华和其他的朋友们先看一看。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2013/08/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