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祷告中国
[主页]->[宗教信仰]->[祷告中国]->[徐永海:民运的女人贾建英大姐——一个为狱内丈夫狱外儿子揪心的女人]
祷告中国
·徐永海:个人参加海外中国基督徒聚会是否需要政府宗教部门批准就此事致全国
·为新世纪的中国请全世界的弟兄姊妹为我们祷告
·徐永海:十字架与新世纪的福音使命
·徐永海:千年之交——中国北京“存在上帝与灵魂”科学讨论会
·徐永海:火的洗礼
·徐永海:就2000年1月1日被传唤一事致弟兄姊妹的信
·徐永海:基督徒的家庭聚会应该受到法律保护就此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徐永海:向民运人士传福音是我的使命
·徐永海:“为百姓说话、做事”才是最大的政治
·徐永海:老百姓的最低生存权应该得到更多的关注
·徐永海:信仰是我们的唯一出路
·徐永海:让我们和我们的主在一起共同使中国成为一个福音的国度
·徐永海:我爱台湾人民,我不希望发生台海战争
·徐永海:基督教家庭聚会记实
·徐永海:请关心我们最基本的生存权利
·徐永海:因为“六•四”我们的基督教家庭聚会被阻止
·徐永海:住房困难的老百姓,我们应向全国人大反映我们的住房情况
·徐永海:美国国务卿奥尔布来特来京访问,我们工作生活受到限制
·徐永海:何德普过去参加人大代表选举,现在建议讨论“百姓权益问题”
·徐永海:我们不会忘记因组党而被抓的徐文立、高洪明、查建国
·徐永海:就宗教问题答洪哲胜先生
·徐永海:奥尔布赖特来华访问,我们受到不公正的对待,就此事致美国国会的一
·徐永海:基因组计划对心理学将产生的影响
·徐永海:生命图纸是如何发挥作用的
·徐永海:随着DNA变化生物进行相应演化
·徐永海:人与人之间在想象力上存在极大差异
·徐永海:我们敬重彭明先生,再过几天他将被释放
·徐永海:人与人之间在表象能力上存在着极大的差异
·徐永海:站在老百姓立场上为老百姓说话做事
·徐永海:宽松的土地政策和有效的计划生育
·徐永海等:抗议北京市公安局用传唤手段阻止《民主民生问题研讨》会的召开
·徐永海:即使再次被抓我们也要说一说老百姓的住房问题
·徐永海:基督徒应有在一起学习《圣经》的自由,希望人大制定相应法律予以保
·徐永海:因要与国外基督徒见面在春节期间我被抓3小时
·徐永海:为了老百姓的住房问题,请您和我们一同给人民代表大会写封信
·徐永海等:就北京市老百姓住房与拆迁问题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北京市人民代
·徐永海:请求关心老百姓的住房问题
·徐永海:希望制定《宗教法》使基督徒的家庭聚会受到法律保护就此事致全国人
·徐永海:因为拆迁中的问题,一个老姊妹痛苦到了极点,望大家给予帮助
·徐永海:我们是基督徒,我们理应为主传福音,理应关心贫穷的老百姓
·徐永海:只想为老百姓说话做事的王志新
·徐永海:怀念杨子立
·徐永海:“在住房和拆迁问题上不要侵害普通老百姓的利益”就此事致全国人大
·徐永海:“把关心老百姓的疾苦放在首位”就此问题给海内外弟兄姊妹和朋友的
·徐永海:就我的科研工作给美国总统布什先生的一封信
·徐永海:大家应该关心老百姓的生存权利、老百姓的住房权利
·徐永海:你知道手铐和脚镣可以连在一起吗
·徐永海:精神疾病患者与正常人的表象能力对照调查
·徐永海等:关心秦永敏的孩子
·徐永海:政治犯韩罡受洗了
·中国北京部分异议人士为9•11恐怖事件的受难者祷告
·徐永海:在世界住房日我们关注老百姓的住房困难
·徐永海:我的主内弟兄刘凤钢
·徐永海:面对拆迁沙裕光只有流落街头了
·徐永海:我的主内弟兄华惠棋
·徐永海: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毅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附:刘凤钢:我所了解的辽宁省鞍山市李宝芝被劳动教养一案的事实和经过
·附:李宝芝:上诉书
·附:会见笔录,
·附:劳动教养决定书等
·附:关于基督教徒在汪家峪聚会被抓捕的情况反映
·徐永海:就我的科研工作给美国总统布什先生的一封信
·徐永海:李克牧师说家庭教会应敢于保护自己的信仰权利
·徐永海:推荐北京李克牧师的《北京基督教的二十年现状》
·附:北京基督教的二十年现状
·徐永海:为了子孙后代和蓝天请改变供暖方式——兼为何德普呼吁
·徐永海:救救老北京城
·徐永海:政治犯韩罡结婚了
·徐永海:合情合理合法地维护自己应有的权益
·徐永海:维护老百姓的权益从自身做起并用合情合理合法的方式
·徐永海:合情合理合法应是我们的唯一方式
·徐永海:请求所有的朋友们都来关心华惠棋一家使悲剧不要发生
·徐永海:请大家关心古老北京城的拆迁问题
·徐永海:保护
·徐永海:关心被拆迁的老百姓不应有罪
·徐永海:华再臣双淑英两位老人今天内两次到天安门广场
·徐永海:拆迁的消息使我的母亲病倒了
·徐永海:哲胜兄北京朋友感谢你
·徐永海:我们要理直气壮地起来维护自己和老百姓的权益
·徐永海:在住房问题上一个副主任医师的不平
·徐永海等:抗议天水市行政当局野蛮强拆郭新民先生的住宅
·徐永海:就我家实际住房面积反映到“房本”中一事致北京市人民政府的一封信
·徐永海:就拆迁中的不文明现象、野蛮现象致北京市人民政府的一封信
·徐永海:就拆迁中的不文明现象、野蛮现象致北京市人民政府的一封信
·徐永海:就拆迁中的不文明现象、野蛮现象致北京市人民政府的一封信
·徐永海:就拆迁中的补偿不合理问题致北京市人民政府的一封信
·徐永海:在拆迁上北京老百姓倍受欺压请关心这个人权问题
·徐永海:请海外华人为老北京古城说一说话吧
·徐永海:就北京拆迁中老百姓受欺压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徐永海:北京市被拆迁居民对目前的拆迁是恨之入骨
·徐永海:我们中国最需要的是信仰
·徐永海:请帮助何德普和他的家人
·徐永海:北京的拆迁早晚要出现“商”逼民反的事情
·徐永海:春节被监视
·徐永海:因保卫北京的胡同四合院春节期间就受到警察监视欺压
·保护北京古城去看留住四合院展览结果被警察带走
·徐永海:就北京古城拆迁中老百姓被欺压欺诈一事致十届人大各位代表的一封信
·徐永海:就北京古城拆迁中的问题致海内外朋友的一封信
·徐永海:徐永海三次告“御状”纪实
·徐永海:为了维护老百姓在拆迁中的利益我愿意付出自己的生命
·附:拆迁十年悲喜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徐永海:民运的女人贾建英大姐——一个为狱内丈夫狱外儿子揪心的女人

徐永海:民运的女人贾建英大姐——一个为狱内丈夫狱外儿子揪心的女人
   
   
   
   

   
   
   
   
   
   2013-8-1徐永海注:作为基督徒,我写了《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作为医生,我写了《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和《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7月初,我的博客《徐永海》登出这几篇文章后,不仅这几篇文章,而且自2007年6月之后的文章都消失了。我不得不重发被消失的文章。7月中,连2003年3月后的文章也消失了。我被“撒旦们”黑了,为此不得不在《祷告中国》中重发被消失的文章。
   
   《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80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和《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32
   
   
   
   
   
   
   民运的女人贾建英大姐——一个为狱内丈夫狱外儿子揪心的女人
   
   徐永海
   
   
   2008年1月30日
   
   我与何德普是多年的好朋友,何德普没有坐牢时,我就时常去他家,也时常见到他的妻子贾建英大姐,但是那时我与贾建英大姐交谈的并不多。(现在我和我妻子时常在周六下午去她家,我们一起学习《圣经》)。那时,贾建英大姐很文静,不太爱说话,很少参与我们的交谈。我们有时在何德普家吃饭,大姐做好饭后,让我们在一起边吃边谈,她并不上桌。她似乎很有中国妇女的传统习惯,其实她是不太热心何德普所从事的民运活动。
   
   贾建英大姐的祖父曾是历史反革命,父亲曾是现行反革命,他们一家在文革中经历了太多的苦难。尤其是贾建英大姐在家里是老大,下有一个妹妹,一个弟弟,她是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家里是有一些细粮,但是都是弟弟妹妹的,除了过年、过节能吃上馒头、米饭外,几乎一年到头吃的都是窝头,还吃不饱。一边是吃不饱,另一边还要干活,照顾弟弟妹妹,作饭、担水、洗衣服。由于经历了太多的苦难,她更多地希望家人都能平平安安,因此对政治的关心远没有何德普那样地热心。
   
   2002年11月4日何德普被抓了,贾建英大姐四处询问何德普的消息,开始几个月,也没有询问到何德普被关在哪里,是以什么名义被关的,贾建英大姐真是着急。虽说贾建英大姐从小就生活在苦日子里,经历了祖父的历史反革命、父亲的现行反革命,但是丈夫的入狱还是给贾建英大姐带来了极大的精神冲击。为了丈夫,她是四处奔走,派出所、公安局、看守所去询问何德普的消息。
   
   何德普被抓时,他们的儿子何佳正在上高三,面临着高考。由于父亲被抓,儿子何佳的心理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学习成绩下降。儿子何佳面临着高考,贾建英大姐一边是十分着急,另一边是也顾不过来何佳,一门心思都放在牢里的何德普身上。开始时因打听不到何德普的消息为此着急,后来知道何德普被关在看守所里,更为何德普的身体着急。何德普从看守所里给家里寄来了明信片,向家里要几千元,贾建英大姐知道何德普在牢里一定是遭受了极大的伤害,否则不会向家里要钱,要这么多钱。再后来,要开庭了,要请律师,要交律师费,好几万元,家里没有这么多钱,贾建英大姐更是为此急得不得了,四处想办法。
   
   何德普被被判刑了,有期徒刑8年,被送到监狱了,贾建英大姐可以到监狱去探监了,可以见到何德普了。在探监时,看到何德普非常地消瘦,贾建英大姐心痛的不得了。何德普述说了他的一些遭遇,在关押期间,何德普的左耳被打聋了;还曾经有85天被固定在一个木板上,一动都不能动;一天只给一个小馒头,有时还不给水喝。贾建英大姐听到这些,贾建英大姐震惊了,她开始向有关部门反映这些违反法律的事情。贾建英大姐从一个不大这些热心政治的女人,变得不得不去关心一些政治问题。
   
   2005年11月联合国酷刑调查员诺瓦克先生一行来到中国,调查酷刑情况。诺瓦克先生到狱中与何德普进行了私下交谈。诺瓦克先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与中国异议人士何德普的交谈给我很深的触动。他因为持不同政见,被判处长时间的监禁。他说,被关押在北京第二监狱的期间(按:应该是最初被抓的那段时期)内,他被迫躺在床上85天。当时是冬天,他虽然盖了一床薄被,但是手脚都必须露在外面。不论上厕所还是吃饭,都不能下床。他虽然可以睡觉,但只要一睡着,手脚搭拉下来,就会被叫醒(按:躺在床上,双手必须放在头的上方)。我认为这就是酷刑的一种方式,这种方式不仅仅是为了让犯人承认事实,而且是为了摧毁犯人的意志。”
   
   诺瓦克先生还约见了贾建英大姐,在交谈时,他们谈了很多。在谈话中,他们还谈了一些他们所共同熟悉的人和事,他们也谈到了我坐牢的事情,也谈到了我的妻子。诺瓦克先生打电话给我的妻子,让我妻子也去见他。2000年中国辽宁鞍山的一些基督徒受到警察马毅的刑讯逼供,因为揭露此事,2003年我被判有期徒刑2年。因揭露酷刑而被判刑的在中国还不多,诺瓦克先生要了解这件事情。
   
   那天的一大早,警察就把我妻子带走了,到下午5点时,警察才让我妻子回家吃饭。6点钟时,我妻子接到了诺瓦克先生的电话,去见了诺瓦克先生。在我妻子与诺瓦克先生交谈过程中,警察给我妻子打来电话,问我妻子在哪里,还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为此诺瓦克先生给中国外交部打去电话,问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事情。中国政府曾表示诺瓦克先生可以向任何人了解情况。
   
   何德普受到了酷刑,左耳被打聋了,一直到现在也得不到应有的治疗,一直听不到任何声音。几年的监狱生活,使何德普的身体彻底地垮掉了,身体十分消瘦,还有高血压。贾建英大姐为此十分着急、担心,一直向有关部门反映,希望能保外就医。
   
   贾建英大姐一边为狱中的丈夫何德普着急、担心,一边还要为他们的儿子何佳着急、担心。何佳在父亲被抓半年后,参加了高考,考的不是很理想,上了一个不是很理想的大学。一年前大学毕业后,找了一个工作,在河北省。何佳很珍惜这个工作,工作认真、努力。在工作一段时期后,却被不明原因地辞退了,何佳很是苦恼。何佳现在失业在家,除了去北京图书馆看书,就是在家看电脑,没有朋友,没有社交,很是孤独,更不敢去想恋爱的事情,何佳也是23岁的青年人了。
   
   贾建英大姐更是为此事苦恼,一是担心是因为何德普的事情影响了何佳的工作,如是那样,以后何佳就没有办法再找到工作了。二是担心何佳,因为父亲的事情、工作的事情,使何佳变得更加孤独。在何德普刚坐牢时,贾建英大姐一门心思都放在何德普身上,也顾不上何佳。现在是一边揪心狱内的丈夫何德普,一边揪心狱外的儿子何佳。为了自己的儿子,贾建英写了《请帮助一个无助的母亲》。
   
   1979年何德普就开始参加西单墙的民主运动,他是民办刊物《北京青年》的主要召集人。在80年代,他还参与了的很多民间人士都曾热心的参选活动,后来写了《八十年代初我参与竞选人民代表的简单回顾》。1998年再次参与了选举,后来写了《中国北京独立参选人竞选人大代表100天纪实》。何德普还参与了98年的民主党组党运动,在徐文立、查建国、高洪明被抓后,何德普一直起着重要作用(因此被判了8年有期徒刑),他先后写了《百姓住房困难和拆迁中的困惑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关于废除劳教制度的情况通报》、《建立工资谈判制度,直接选举工会主席,就此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等文章。
   
   贾建英大姐以前不太热心何德普所从事的民运活动,但是在何德普被抓后,为了自己狱中的丈夫,和同样命运的坐牢者,以及他们的妻子,贾建英大姐一直在奔走呼吁,呼吁关心他们的遭遇,改善他们的处境,为此也写了不少的文章,为此也时常受到有关人员的“关照”,有时被监视,有时被软禁。何德普、贾建英,他们是值得我们尊敬的,他们是应该得到朋友们的关心与帮助的。
   
   徐永海
   2008年1月30日
   
   
   
   附:贾建英:请帮助一个无助的母亲
   贾建英
   
   我叫贾建英,我的丈夫何德普由于在中国大陆参加地区人民代表选举;因为在互联网发表多篇文章,曾经多次帮助主内的弟兄。于2002年11月4日晚被北京市公安局的警察抓走。中共政府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8年徒刑。现关押在北京市第二监狱。
   我的丈夫曾在监狱中两次无辜遭到警察的殴打,左耳被打聋。中共政府为了打垮他的意志,我的丈夫曾经遭受过长达85天的酷刑折磨,在这85天里,他被固定在一个木板上,手、脚被四名警察摁住,一动都不能动,如果动一下,就要被警察打,在寒冷的冬天(11月--2月)只让穿着一条短内裤,不准盖被子;常常不给他饭吃,不让他喝水,有时一天只给一个小馒头。由于,长达三个月的折磨,他的体重从原来的80公斤,下降到60公斤。2005年,联合国酷刑调查员诺瓦克先生一行曾经到监狱中调查过此事。
   由于我丈夫的事,我们唯一的儿子受到了很深的伤害。
   2002年11月4日那天晚上,十几个警察突然闯进我的家,当着孩子的面,给我的丈夫戴上了手铐抓走了。在那以后的半年里,孩子不说话,每天都是默默地坐在那里。警方曾经到学校,他的老师曾经对我说过:何佳上课不发言,坐在那里发愣,不和同学们来往,学习成绩下降。
   由于我不断的呼吁中共政府释放我的丈夫,警方在我家门口安装岗亭,警察、警车一年中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在我们家的门外看守,在今年的春节假期时(中国的春节是全家团聚的日子),警察们24小时站在我家的门前,并警告我:不准许朋友来我家看望我和家人。
   多年来,没有邻居敢和我们来往,没有孩子敢和我的儿子做朋友,儿子总是一个人孤独地在家里,我很担心,我们的孩子长期这样下去,心里会受到伤害,不能健康成长。我做为母亲,看到我们的孩子由于父母的原因,遭受这种迫害,心里非常着急,也非常难过,但是又很无助。
   在我最痛苦的日子里,我遇到了一些主内的兄弟姊妹,他(她)们带我认识了上帝,并给了我温暖、给了我帮助,感谢主!
   做为一个母亲,我非常希望我的儿子也受到上帝的眷顾,为主做事。希望得到你们的帮助,能帮助我的孩子到神学院学习,在一个安静的环境里继续学习,让他每天不在恐惧中生活,能象其它孩子们一样有欢乐、有朋友,有正常生活的权利。
   这是一个母亲的最大心愿,请帮助一个政治犯的妻子。
   何德普的妻子--贾建英
   
   
   
   Please Give Assistance to a Helpless Mother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