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祷告中国
[主页]->[宗教信仰]->[祷告中国]->[徐永海:十七大期间我在警察的监视下看了父亲]
祷告中国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第一章 量子如何构成粒子与量子粒子种类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第二章 粒子如何构成原子与宇宙演化过程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第三章 原子如何构成分子与各种能量活动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第四章 分子如何构成细胞与生物演化过程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第五章 细胞如何构成大脑与各种心理活动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第六章 大脑前额叶的发达与爱情精神出现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第七章 上帝掌管宇宙灵魂与耶稣拯救人类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后记: 我的两次为主坐牢与本书完成过程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附录一: 精神分裂症患者与正常人之间表象能力的比较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附录二:神经症应是宗教信仰上的营养不良
*****************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之前言
********************
·宗教条例意见征求日基督徒学圣经警察上门来——新婚夜党员抄党章能被歌颂而
·为了科学为了宗教信仰自由与宗教批判自由——为此我要筹办“北京徐永海脑科
·为了科学与信仰为了具有大爱的心我们无罪——因基督信仰,我们曾坐牢,时常
*********
·徐永海自荐
·徐永海自我介绍:
*********
·通过脑科学来认识宗教对人类社会的作用
·“大脑有个崇拜区”请支持我的这个脑科学研究
************
·请您支持对大脑前额叶的科学研究
************
*********************
·徐永海:终极论
·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
·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
·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
·关于保障基本人权,维护社会公正的建议
·汲取血的教训 推动民主与法治进程——“六•四”六周年呼吁书
·为贫困的百姓说句话
·徐永海:上诉书
·徐文立:引荐《上帝创造宇宙,人也具有灵魂》
·徐永海:上帝创造宇宙,人也具有灵魂
·徐永海 :为百姓说话的基督徒——高峰
·徐永海:王丹与基督精神
·徐永海:认识唯物主义的错误,树立科学正确的信仰
·徐永海:在看守所的“小号”里上帝与我同在
·徐永海:在看守所的“小号”里上帝与我同在
·徐永海:宇宙只能是上帝创造的
·徐永海:信仰上帝是人类的基本需要
·为王策弟兄在上帝面前献上祷告
·徐永海:就我的书稿在徐文立家中被北京市公安局抄走一事致全国人大副委员长
·徐永海等:为百姓说话最光荣
·徐永海等:再为贫困的百姓说句话
·徐永海:科学无罪——就我的书稿在徐文立家中被北京市公安局抄走一事再致全
·徐永海:刘念春与基督徒
·徐永海:有关李克牧师的介绍
·徐永海:请所有正直的人关心徐文立
·徐永海:中国民主运动的新阶段
·徐永海:就我的书稿被抄和我的科学工作致人大副委员长何鲁丽的一封信
·徐永海等:为王策弟兄禁食祷告
·徐永海:为徐文立祷告
·徐永海:上帝给人生存权利
·徐永海:上帝给人做人权利
·徐永海:上帝给人信仰权利
·徐永海:为在狱中的彭明、李海及其他朋友祷告
·徐永海:求主拣选他们
·徐永海: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五周年
·徐永海:耶稣说;让受压制者得自由——纪念“六•四”十周年
·徐永海:王丹说:百姓的利益,就是我们的目的——写在“六•四”十周
·徐永海:中国自由劳动者工会筹建组第一个工作计划公报
·徐永海:我爱上帝,自然也爱民主与科学——我的经历
·徐永海:不忘“六•四”死难者,多为百姓说话做事
·徐永海:心理活动建立在树突、突触、冲动的基础之上
·徐永海:请求您关心难中朋友——徐文立、高洪明、查建国、彭明、江棋生
·徐永海:关心自由劳动者(职业者)的人——高洪明
·徐永海:感谢四川成都姓韩的弟兄
·徐永海:走百姓路线
·徐永海:让所有的好人、老实人、受苦的人都能过上不着急的日子
·徐永海:要为主传福音却被警察传唤,就此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徐永海:个人参加海外中国基督徒聚会是否需要政府宗教部门批准就此事致全国
·为新世纪的中国请全世界的弟兄姊妹为我们祷告
·徐永海:十字架与新世纪的福音使命
·徐永海:千年之交——中国北京“存在上帝与灵魂”科学讨论会
·徐永海:火的洗礼
·徐永海:就2000年1月1日被传唤一事致弟兄姊妹的信
·徐永海:基督徒的家庭聚会应该受到法律保护就此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徐永海:向民运人士传福音是我的使命
·徐永海:“为百姓说话、做事”才是最大的政治
·徐永海:老百姓的最低生存权应该得到更多的关注
·徐永海:信仰是我们的唯一出路
·徐永海:让我们和我们的主在一起共同使中国成为一个福音的国度
·徐永海:我爱台湾人民,我不希望发生台海战争
·徐永海:基督教家庭聚会记实
·徐永海:请关心我们最基本的生存权利
·徐永海:因为“六•四”我们的基督教家庭聚会被阻止
·徐永海:住房困难的老百姓,我们应向全国人大反映我们的住房情况
·徐永海:美国国务卿奥尔布来特来京访问,我们工作生活受到限制
·徐永海:何德普过去参加人大代表选举,现在建议讨论“百姓权益问题”
·徐永海:我们不会忘记因组党而被抓的徐文立、高洪明、查建国
·徐永海:就宗教问题答洪哲胜先生
·徐永海:奥尔布赖特来华访问,我们受到不公正的对待,就此事致美国国会的一
·徐永海:基因组计划对心理学将产生的影响
·徐永海:生命图纸是如何发挥作用的
·徐永海:随着DNA变化生物进行相应演化
·徐永海:人与人之间在想象力上存在极大差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徐永海:十七大期间我在警察的监视下看了父亲

   徐永海:十七大期间我在警察的监视下看了父亲
   
   
   
   


   
   
   
   
   
   2013-8-1徐永海注:作为基督徒,我写了《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作为医生,我写了《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和《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7月初,我的博客《徐永海》登出这几篇文章后,不仅这几篇文章,而且自2007年6月之后的文章都消失了。我不得不重发被消失的文章。7月中,连2003年3月后的文章也消失了。我被“撒旦们”黑了,为此不得不在《祷告中国》中重发被消失的文章。
   
   《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80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和《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32
   
   
   
   
   
   
   
   十七大期间我在警察的监视下看了父亲
   
   2007年10月17日
   
   徐永海
   
   2007年10月17日
   
   今天是2007年10月17日星期三,中共十七大已经召开三天了。上午9点钟,我妹妹来电话,说我父亲昨晚有些发烧。我必须去看我的父亲,他已经80多岁了,身体一直不是很好。
   
   我出了院门,派出所的魏警官在这里值班,带着几个联防队员(都是下岗、失业的职工)。魏警官问我去哪里,我说去看我的父亲。他让我先等一会儿,他要先请示一下。魏警官进了值班室,原来公安分局的杨警官在里面。杨警官是分局“国家政治保卫处”的,这个处原来的名字是“政治保卫处”。分局杨警官到也没有刁难我,同意我去看我的父亲。
   
   我父亲和我的妹妹在一起住在北京的南城宣武区,我住在北京的北城西城区。我骑上自行车,魏警官和一个联防队员也骑上自行车,他们跟了我,魏警官一直是尽量地和我并排着骑。我们走德胜门内大街、西皇城根大街、府右街、和平门内大街、和平门外大街。一路上有很多警察,有很多带红胳膊箍的人,尤其是在府右街,中南海就在马路的西侧。在这里,还有一些不带红胳膊箍的人也坐马路的便道上,中南海当然是重点保护对象。
   
   一路上,派出所的魏警官时常地给分局杨警官打电话,报告我骑到什么地方了,尤其是在府右街时。不打电话时,魏警官就没有话找话地尽量和我说话。如他和我聊这些带红胳膊箍的人都是义务,不给补贴。我说多少还是给点,如发个帽子、发个马扎等。我妈妈还在世的时候,街道上也时常发个红胳膊箍、发个马扎,让他们几个老太太在马路边坐着聊天。后来我成了被监视的人员,我妈妈也就没有这个资格了。
   
   我到了父亲那里,我去上楼,魏警官和那个联防队员在楼下等我。我父亲还好,没有太大的问题,我和父亲谈了一会儿,让他不要忘记吃药。本来我想在我父亲那里多待一会,我还想在我父亲这里和我父亲一起吃饭,但是一想到魏警官和那个联防队员中午没有地方吃饭,我也就不多待了,骑车走原路回了家。
   
   这些联防队员都是下岗、失业的职工,年龄都是50岁上下,又没有其他本事,不得不干这个联防。他们挣的太少,一个月才5、6百块钱,和警察没有办法比,警察都是4、5千块钱。如果我在我父亲这里吃饭,他们就要在外边找饭吃,现在物价太贵,外边的饭也太贵,警察不在乎,联防队员可就在乎了。
   
   2006年1月,我出狱后,有关部门就在我家院门口外盖了一间房子,安了两个摄像头,有8个联防队员在这里值班,每班2个人。到现在都快2年了,所以我和他们也比较孰了。在这里值班,有个房子,风吹不着雨淋不着,还可以坐着,如果在街上去值班,就相对辛苦一些了。在这里值班也很辛苦,晚上110的警车巡逻时,时常要路过这里,看看他们,他们也不能睡觉。
   
   平时警察不常来这里,只有到敏感的日子,需要软禁我了,警察才来这里值班。这种日子不是很多,但是还是时常有,如8月1日到8月8日奥运会到记时一周年时,不许我出家门,买菜都不许。在8月8日这天,我上腹痛,要去药店买药,而且药店就在我们楼下一层,只是临街不在我们院子里,警察都不许我去,而是把我抓到派出所。这是真正的软禁,钢铁一样的“硬性”软禁,如同坐牢。这样的软禁不多,一般都是现在这样的软禁,我出去,他们跟着,“软性”软禁。
   
   十一前,分局的杨警官和派出所的所长,几次打电话和来我家(曾让我去派出所,我拒绝了)对我说,十一期间,十七大期间,不再像8月份那样了,我可以出去,但是他们要跟着。他们也说了,能不能我出去坐他们的车,或者和他们一起到外玩一段时间,我都拒绝了。我一直感到很奇怪,他们做这些特别理直气壮,好想还在恩典我。他们任意地软禁人,他们根据什么,是法律?不是!那么是什么?我不知道,也没有人告诉我。
(2013/08/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