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祷告中国
[主页]->[宗教信仰]->[祷告中国]->[徐永海:给傅希秋的信]
祷告中国
·徐永海:回忆民主墙我所亲身经历的一些人和事
·徐永海:在奥运会开幕日来自家庭教会的声音
·徐永海:狱中的吕耿松先生值得我们敬重
·徐永海:布什奥运去教堂,我被软禁在家中
·英国国教向达尔文道歉
·徐永海:回忆1995年王丹领导的互助捐款
·徐永海:战胜经济危机不能没有耶稣
·徐永海:今天北京多名异议人士被软禁
·徐永海:致政治释放犯康玉春与其他朋友的一封公开信
·倡议中国民间开展双纪念达尔文活动
·徐永海:2008北京民运朋友纪念西单民主墙30周年
·徐永海:2009一个信仰犯要诉讼申诉
·徐永海:北京民运人士基督徒纪念达尔文诞辰200周年
·徐永海:精神病院中的六四死刑犯
·徐永海:希拉里访华去教堂,我却被软禁在家中
·徐永海:双纪念达尔文科学探讨之邀请信
·徐永海201406/daogaozhongguo/1
·就脑科学一良心犯致信肢体与朋友
·徐永海讲物理(1)
·请您参与支持我的科研工作
·为了新能源请您参与支持我的科研工
·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致信国家领导人
·北京一良心犯无粮断食绝食抗议禁食祷告
·25天禁食祷告起因
·禁食祷告了25天
·禁食祷告了25天
·禁食祷告了25天
·25天禁食祷告第1日
·25天禁食祷告第2日
·25天禁食祷告第3日
·25天禁食祷告第4日
·25天禁食祷告第5日
·25天禁食祷告第6日
·25天禁食祷告第7日
·25天禁食祷告第8日
·25天禁食祷告第9日
·25天禁食祷告第10日
·25天禁食祷告第11日
·25天禁食祷告第12日
·25天禁食祷告第13日
·25天禁食祷告第14日
·25天禁食祷告第15日
·25天禁食祷告第15日
·25天禁食祷告第16日
·25天禁食祷告第17日
·25天禁食祷告第18日
·25天禁食祷告第19日
·25天禁食祷告第20日
·25天禁食祷告第21日
·25天禁食祷告第22日
·25天禁食祷告第23日
·25天禁食祷告第24日
·25天禁食祷告第25日
·APEC期间良心犯徐永海致信民运维权朋友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APEC各国与会官员
·APEC期间良心犯徐永海致信美国总统
·北京基督徒良心犯徐永海的求助书
·面对能源社会等危机请您支持我的科学研究
·请为我们教会坐牢的肢体祈祷1
·请为我们教会坐牢的肢体祈祷2
·请为我们教会坐牢的肢体祈祷3
·请为我们教会坐牢的肢体祈祷3
·请为我们教会坐牢的肢体祈祷4
·请为我们教会坐牢的肢体祈祷5——为王春艳一家祈祷
·请为我们教会坐牢的肢体祈祷6——到我们教会来的最小肢体(赵常青的儿子小
·基督徒良心犯徐永海致信海内外主内弟兄姊妹
·为我们教会坐牢的肢体祈祷7——宁惠荣:我是教案漏网者没有进派出所看守所
·为我们教会坐牢的肢体祈祷8——为依旧失去自由的张文和祈祷
·为我们教会坐牢的肢体祈祷9——为依旧失去自由的张文和祈祷2
·为我们教会坐牢的肢体祈祷10——为依旧失去自由的张文和祈祷3
·为我们教会坐牢的肢体祈祷10——为依旧失去自由的张文和祈祷3
·为我们教会坐牢的肢体祈祷11——为依旧失去自由的张文和祈祷4
·为我们教会坐牢的肢体祈祷12——为依旧失去自由的张文和祈祷5
·为我们教会坐牢的肢体祈祷13——为依旧失去自由的张文和祈祷5
·为我们教会坐牢的肢体祈祷14——为依旧失去自由的张文和祈祷6
·为我们教会坐牢的肢体祈祷15——为依旧失去自由的张文和祈祷7
·为我们教会坐牢的肢体祈祷16——为依旧失去自由的张文和祈祷8
·为我们教会坐牢的肢体祈祷17——为依旧失去自由的张文和祈祷9
·为我们教会坐牢的肢体祈祷18——为依旧失去自由的张文和祈祷10
·为我们教会坐牢的肢体祈祷19——为依旧失去自由的张文和祈祷11
·为我们教会坐牢的肢体祈祷20——为依旧失去自由的张文和祈祷12
·请联名《就十字架被强拆92岁老牧师的紧急呼吁》
·再请联名《就十字架被强拆92岁老牧师的紧急呼吁》
·请联名《就十字架被强拆92岁老牧师的紧急呼吁》(3)
·请联名《就十字架被强拆92岁老牧师的紧急呼吁》(4)
·请联名《就十字架被强拆92岁老牧师的紧急呼吁》(5)
·请联名《就十字架被强拆92岁老牧师的紧急呼吁》(5)
·请联名《就十字架被强拆92岁老牧师的紧急呼吁》(5)
·请联名《就十字架被强拆92岁老牧师的紧急呼吁》(6)
·请联名《就十字架被强拆92岁老牧师的紧急呼吁》(7)
·请联名《就十字架被强拆92岁老牧师的紧急呼吁》(8)
·请联名《就十字架被强拆92岁老牧师的紧急呼吁》9
·请联名《就十字架被强拆92岁老牧师的紧急呼吁》(10)
·请联名《就十字架被强拆92岁老牧师的紧急呼吁》(11)
·请联名《就十字架被强拆92岁老牧师的紧急呼吁》(11)
·请联名《就十字架被强拆92岁老牧师的紧急呼吁》(12)
·请联名《就十字架被强拆92岁老牧师的紧急呼吁》(12)
·请联名《就十字架被强拆92岁老牧师的紧急呼吁》(13)
·请联名《就十字架被强拆92岁老牧师的紧急呼吁》(13)
·请联名《就十字架被强拆92岁老牧师的紧急呼吁》(13)
·请联名《就十字架被强拆92岁老牧师的紧急呼吁》(1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徐永海:给傅希秋的信

徐永海:给傅希秋的信
   
   
   
   

   
   
   
   
   
   2013-8-1徐永海注:作为基督徒,我写了《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作为医生,我写了《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和《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7月初,我的博客《徐永海》登出这几篇文章后,不仅这几篇文章,而且自2007年6月之后的文章都消失了。我不得不重发被消失的文章。7月中,连2003年3月后的文章也消失了。我被“撒旦们”黑了,为此不得不在《祷告中国》中重发被消失的文章。
   
   《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80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和《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32
   
   
   
   
   
   
   
   
   
   给傅希秋的信
   
   2007年6月25日
   
   [email protected]
   
   傅希秋弟兄:
   
   你好!
   
   一、我去了中国最大的家庭教会教堂
   
   2007年5月25日这一天,我去了中国最大的基督教家庭教会教堂——凸渡沙教堂,这个教堂与我有着一段特殊的经历。我以前没有到过凸渡沙教堂,但是弟兄姊妹们给我多次描述过,还给我看过照片。这个教堂的会众席有上下两层,可以容纳五千人在这个教堂里聚会。这个教堂还有一些附属设施,如有一个很大的食堂操作间,能做几千人的饭。
   
   弟兄姊妹在给我描述这个教堂很大时,在我的脑海里,我是尽量地想象这个教堂到底有多大。当我走进这个教堂时,我发现这个教堂比我想象的还要大。北京的教堂,如缸瓦市教堂、崇文门教堂、宽街教堂,还有天主教的宣武门教堂、西什库教堂,我都去过,但是凸渡沙教堂比这些教堂都大。凸渡沙教堂有4千个固定的座位,有1千个折叠椅放在后边,随时可以码放。
   
   凸渡沙教堂是不是中国最大的教堂,我不敢说,没有考证过,但是在中国的基督教家庭教会中,这个教堂一定是最大的。北京城里的基督教家庭教会,一般都是在某个弟兄姊妹的家里,有个较大的三居室,能容纳几十个弟兄姊妹聚会,就已经不小了。在北京郊区的基督教家庭教会,一般也是在某个弟兄姊妹家里,有一个较大的院子,5间北房全部打通,容纳几百人聚会,也就很大了。2001年我曾去过一个朝鲜族的聚会,负责人是闵建一弟兄,当时他们的聚会地点在北京东直门外的花家地,有个很大的房子,每次聚会都是几百人,这是我曾参加过的人数最多的家庭教会。凸渡沙教堂是一个很正规的礼堂式、教堂式建筑物,可以容纳5千人聚会,这是我以前在其他基督教家庭教会中没有见过的,也是我以前想都没有想过的,我的信心真是太小了。
   
   二、凸渡沙教堂的历史
   
   我来到了凸渡沙教会,弟兄姊妹给了我热情的接待,向我介绍了他们的教会与这个教堂的一些经历。60多年前,一些弟兄姊妹就在凸渡沙这个地方定期聚会。在文化大革命中,这里的弟兄姊妹不能聚会了,但仍然坚持自己的信仰。文革结束后不久弟兄姊妹们就正式恢复了聚会。改革开放后,随着包产到户,生产队成了空架子,生产队的仓库也就空闲下来。1982年后教会与生产队达成协议,将生产队的仓库租了下来用于聚会,每年付给生产队一定的租金。
   
   这间仓库是1972年生产队建造的,到了1999年这个仓库已经27年了,一个主要的梁木“人字架”出现了破裂,房屋危险。为此村委会的负责人找到教会负责人,说这间房子必须翻建,否则房子到了死了人,谁都负不起责任。经济合作社(原生产队)已经把这个仓库租给教会17年了,自然不会自己翻建这个仓库,建议教会把仓库买下来,教会自己翻建。1999年教会将这个仓库从横蓬村经济合作社(原生产队)那里买了下来。1999年4月29日,在翻建这个仓库前,教会还给村委会写了一个报告,报告上写到:“修建房报告,兹由横蓬九组仓库卖给教会,现在人字架破裂,要求调换,地基在原来的基础上。王福明,1999年4月29日”。村委会在这个报告上写到:“同意更换人字架,进行整修,原基不变,横蓬村,公章(南阳镇横蓬村),99年4月29日。
   
   1972年生产队盖的是仓库,1999年翻修后盖的是教堂。在翻修后在教堂周围还砌了围墙,有了一个院子。以前由于是仓库,只能是200人在这里聚会,翻修后盖的是教堂,可以600人在这里聚会。由于教堂的院子占了一点生产队的地,这样教会每年都要都向横蓬村经济合作社(原生产队)交一些租金。弟兄姊妹特意给我看了他们1999年、2000年交租金的收据,每年都是1200元,上面盖有横蓬村经济合作社财务专用章。
   
   三、凸渡沙教堂的被拆与重建
   
   弟兄姊妹详详细细向我述说这些事情,并且给我看了有关的“修建房报告”和1999年,2000年租金的收据,只是要向我述说一件事,凸渡沙教堂是合法的,是有正当手续的,是应该受到法律保护的。凸渡沙教堂是合法的建筑物,可以在2003年却被政府强拆了2次。关于这2次强拆,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南阳镇政府在2003年9月26日特意写了文章《横蓬凸渡沙聚会点违章建筑再次被强制拆除》,登在南阳镇镇政府的官方网站上(http://www.hzxsny.gov.cn/newsshow.asp?newsid=115),其中一段写到:
   
   “横蓬凸渡沙聚会点经反复思想工作仍不肯登记,同时又属于违法建筑,在6月26日曾被区人民法院、镇政府联合执法,强制拆除,对其他非法的基督教活动场所产生了敲山震虎的效果。但是,由于少数顽固的信教骨干分子的煽动,该聚会点人员于9月11日深夜突击建房,在原址上又重新建起了活动场所,在群众中造成了恶劣的影响,同时也阻碍了“红十五线”连接道路工程的进度。9月18日,在区公安分局、宗教局等部门的大力支持下,镇政府组织人员,再次对该违法聚会点进行强制拆除。”
   
   强拆事件发生后,海内外的基督徒给予了很大的关注,刘凤钢弟兄特意从北京到凸渡沙教堂,看了被强拆后的教堂。回到北京后,刘凤钢写了《我所了解的浙江主内弟兄姊妹被逼迫的情况》。因为这篇文章,我们被抓,后被判有期徒刑,刘凤钢3年、我2年、张胜棋1年。在我们被抓后,凸渡沙教堂的事情更加引起海内外弟兄姊妹的关注。凸渡沙教会的弟兄姊妹坚持信仰,在我们坐牢期间,他们将教堂重新建造起来,并且建的比以前的还大,还正规,是个正式的教堂,能容纳5千人在这里聚会。
   
   四、为主所经历的苦难与艰难
   
   在狱中,我们经历了很多的苦难,忍受了很多的屈辱。开始十多天不让我睡觉,要睡觉就打,就在棉衣里浇凉水,当时已是寒冷的冬季。在看守所里每天都要干很重的活,从早上6点钟一直干到晚上7点钟,一干就是12、13个小时。这些苦难算不了什么,最大的痛苦是对家人的思念。母亲刚刚去世,第25天我就被抓。与妻子结婚刚刚一年半,我们就分离2年多。我坐牢时,妻子只探视过一次,为此还失去了工作。
   
   我被抓1年时,可以到监狱探视我了,妻子所工作的医院不批假,还说:“看徐永海就辞职”。我妻子被迫辞职,很长时间没有工作,后来才在朋友的帮助下,找了一个半日的、临时性的护士工作,工资很低,每月只有8百元。我妻子的生活陷入了困境,但是还要关心狱中的我,怕我在监狱里吃不饱,每月都要给我寄钱。被抓前我是医生,妻子是护士,我们没有孩子,我们生活还算宽裕。我和妻子一直许诺,妻妹上大学的一切费用我们出。我坐牢了失去了收入,妻子收入明显减少,我坐牢的事情又要瞒着岳父、岳母。妻妹要上大学,妻子没有钱,不得不四处想办法。由于经济十分困难,妻子只到监狱探视过我一次。
   
   我出狱后,有关部门在我们的院门口外盖了一间房子,按了两个摄像头,每天24小时都有人在这里监视,时常不许我外出,到现在已经一年半了,依然如此。由于被监视,我出狱后,一直找不到医生的工作和其他工作。由于监狱中的生活,我患了“疝气”,并且越来越严重,不能长时间走路,更不能干重活,有些工作也不适合我。由于我没有工作,靠妻子每月8百元的收入,在当今物价很高的北京,实在是无法生活,我们的生活一直很是艰难。如果我还是医生、妻子还是原医院护士,我们的收入最少也应该是现在的10倍以上。当妻子没有钱来买一些生活必需品时,妻子为此常常抱怨。由于没有使妻子过着温饱的日子,有时我也感到十分的痛苦。人的尽头,神的起头,靠着祷告,靠着主,我们心中还是时常充满喜乐。
   
   五、我们的苦难主必纪念
   
   在狱中我们经历了很多苦难,出狱后我们经历了很多艰难,但是当我走进凸渡沙教堂时,我知道我们的苦难、我们的艰难是值得的,我的内心深处得到了极大的安慰。凸渡沙教会的弟兄姊妹们几次对我说:“如果没有你们,尤其是美国的傅希秋弟兄的及时关注和北京的刘凤钢弟兄及时到来,凸渡沙教堂可能就消失了,更不可能建立起这样的一个教堂”。凸渡沙教会的弟兄姊妹们还特意让我转告给您——傅希秋弟兄和刘凤钢弟兄,凸渡沙教会的弟兄姊妹一直在为你们祷告,主一定会大大的纪念你们。
   
   弟兄姊妹几次对我说:“如果没有你们,没有你们为主受苦,凸渡沙教堂也许建不起来”。对此我感到很是不安,我做的实在是不够。在我坐牢期间,是凸渡沙教会的弟兄姊妹在帮助我们,使我们度过了那段十分艰难的日子。我被抓时是11月初,很快天气就冷了起来,而我没有冬季的衣服。看守所里很冷,是凸渡沙教会的弟兄姊妹及时送来了冬季的衣服和棉被,使我没有冻坏。每次接到弟兄姊妹送来的衣服和钱时,我都是泪流满面,使我在艰难中感到了主的爱,弟兄姊妹的爱。在坐牢期间,我就有一个愿望,出狱后一直要去见每次都给我送衣服和钱的那两个姊妹。可是出狱后,由于经济原因,我一直没有能去浙江,这次去浙江,还是朋友去办事,提供的路费,顺路带我去的。由于是朋友顺路,在凸渡沙教会呆的时间很短,也没有见到每次都给我们送衣服和钱的那两个姊妹。
   
   我们为主坐牢,弟兄姊妹们一直在为我们祷告。凸渡沙教会的弟兄姊妹对我说,得知我们被抓后,他们曾连续3天为我们禁食祷告。在狱中,我时刻感受到弟兄姊妹的祷告,是弟兄姊妹的祷告在托着我。我没有悲观,而是充满喜乐。在狱中,在没有纸笔,没有专业参考书的情况下,我写了9万多字的书。出狱后,又经过尽一年半的修改、完善,我写出来了《自然科学与宗教信仰的和谐统一》这本书。这本书是科学的,也是信仰,在这本书中,在物理学、生物学、心理学方面,我提出了一些新的观点。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科学技术进步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科学技术普及法》等法律法规,我的工作应该得到国家有关部门的鼓励、支持、帮助。但是我知道,以我目前的状态,我很难得到国家有关部门的鼓励、支持、帮助。但是我知道,主内弟兄姊妹,主的教会一定会帮助我,为此今日写信给你,希望得到你的帮助。希望能在贵处“首发”发表;希望在这本书的出版发行上提供帮助,这本书只要略去前言中的“本书的诞生过程”这一段,在国内公开发行问题不大。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