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祷告中国
[主页]->[宗教信仰]->[祷告中国]->[徐永海:刘念春与基督徒]
祷告中国
·徐永海:徐永海三次告“御状”纪实
·徐永海:为了维护老百姓在拆迁中的利益我愿意付出自己的生命
·附:拆迁十年悲喜剧
·徐永海:我家被强拆的经过
·徐永海:2003年复活节前我们的家庭聚会点被拆毁记实
·徐永海:你要维护老百姓在拆迁中的权益就强拆你家
·徐永海:强拆使我无家可归科研工作不能进行为此致何鲁丽老师的一封信
·徐永海:2003年4月20日去天安门前的祷告
·徐永海:2003年4月21日被抓后的短信
·徐永海:2003年4月21日至5月4日因上访维权被行政拘留13天
·徐永海:因反对强拆而入狱13天前后经过
·徐永海:在非典特殊时期的护士节作为医生的我给护士妻子的一封信
·徐永海:在监狱中我遭遇防治非典
·徐永海:在中国非典肆虐是时候请弟兄姊妹们为我们被拆毁的家庭聚会祷告
·徐永海等:为了万众一心共抗非典请求停止强拆
·徐永海:如果孙中山还活着我会被关到监狱中13天吗
·徐永海:1920年毛泽东到中南海请愿如果发生在今天
·徐永海:SARS的到来与上帝的旨意
·徐永海:我一家的居住权和私有财产权在哪里
·徐永海等:关注新的人权问题维护百姓基本权益——我们的呼吁书
·徐永海:今年六四我一家只能是彻底地露宿街头了
·徐永海:就我遭受逼迫与用文字传福音之事致弟兄姊妹的信
·徐永海:相信科学就应相信有上帝,在宇宙终极问题上科学神学必将是统一的
·徐永海:拆迁公司就是要激怒老百姓
·徐永海:近三天发生在北京市政府门前的事情
·徐永海:在缺乏爱的社会感谢朋友给我带来爱的信息
·徐永海:默默的百姓维权运动
·徐永海:上访信
·徐永海:老百姓上访就要面对被抓被关
·徐永海:因拆迁而自焚的人还要出现多少
·徐永海:自焚者翁彪是英雄
·徐永海:请告诉我们中国有多少因拆迁而自焚的
·徐永海:在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前就拆迁中出现自焚之事致胡锦涛总书记和全体
·徐永海:10月13日我的主内弟兄刘凤钢被抓
·徐永海:主的好仆人刘凤钢弟兄已被抓走20天
·***徐永海:2003年11月9日至2006年1月30日因信仰原因被判有期徒刑2年
·徐永海:为主坐牢——我的无罪申诉材料
·徐永海: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毅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
·徐永海:刘凤钢:我所了解的辽宁鞍山市李宝芝“邪教”一案的事实与经过(含
·徐永海:李宝芝:上诉书
·徐永海:李宝芝等人:会见笔录
·徐永海:钮中文:关于基督教徒在汪家峪聚会被抓捕的情况反映
·徐永海:鞍山市人民政府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劳动教养决定书等
·徐永海:为主做工、为主坐牢
·徐永海:在杭州看守所里我提起上诉
·徐永海:上诉书
·徐永海:在监狱里我提起申诉
·徐永海:申诉书
·徐永海:监视居住未抵刑期法官业务不精
·徐永海:就监视居住给中级法院的信
·徐永海:就监视居住给高级法院的申诉书
·徐永海:狱中的刘凤钢弟兄在受苦请弟兄姊妹为他祷告
·徐永海:就我的冤假错案一事写给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徐永海:到全国最高法院上访记
·徐永海:申诉一年多未给答复就此事致最高法院的上访信
·徐永海:起诉书
·徐永海:判决书
·徐永海:裁定书
·华颇:徐永海你在哪里
·张晓平:追求信仰自由的徐永海大夫
·张林:富有献身精神的基督徒──徐永海
·叶国柱呼吁立即释放刘凤钢、徐永海
·傅希秋:一位可敬的医生——徐永海
·王峙军:三位中国基督徒为什么被判刑?
·我的丈夫徐永海
·李姗娜:在丈夫43岁生日时我只能为他祷告:祝他平安
·李姗娜:何为法?何为德?
·李姗娜:新年的祈祷
·李姗娜:我的丈夫徐永海
·李姗娜:见到丈夫的来信我泪如雨下
·李姗娜:“人权”写进宪法真的有用吗?
·李姗娜:请留给我们哪怕是那么一丝丝的权利
·李姗娜:可笑的国家机密
·李姗娜:刘安军和他的孩子
·李姗娜:何来美国没有人权?
·李姗娜:不可能公开的“公开审理”
·李姗娜:圣诞节到了我为在狱中的亲人祷告
·李姗娜:二○○四年的历程
·李姗娜:几时才能结束这“笼子”里的日子?
·李姗娜:悼念赵紫阳老先生经过
·李姗娜:不得不有的“习惯”
·李姗娜:我心目中的“和谐社会”
·李姗娜:致布什总统的一封公开信
·李姗娜:赖斯女士,请你不要再来中国好吗?
·李姗娜:一个月内有几天能有自由
·李姗娜:上访路上的冤魂白骨
·李姗娜:丈夫不在家,总受人欺负
·李姗娜:佘祥林杀妻案有感
·李姗娜:冤假错案后当事人的命运
·李姗娜:自取其辱?
·被囚家属要求放人 五十二名北京基督徒签名关注
·贾建英路坤金艳明李珊娜上书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徐永海:狱中我的苦难与狱外妻子的苦难
·徐永海:弟兄姊妹的爱使狱中的我充满信心
·徐永海:在狱中是信仰在支撑着我
·徐永海:看守所的繁重劳动能使人落下病
·徐永海:通过争取在狱中我读到了《圣经》
·徐永海:请动物爱好者关心一下西郊监狱里的那两只小猫咪
·徐永海:我出狱了,我的太阳终于从东方升起来了
·徐永海:主为我死,我为主活
·徐永海:左手受伤,右手也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徐永海:刘念春与基督徒


   
   
   
   2013-8-1徐永海注:作为基督徒,我写了《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作为医生,我写了《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和《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7月初,我的博客《徐永海》登出这几篇文章后,不仅这几篇文章,而且自2007年6月之后的文章都消失了。我不得不重发被消失的文章。7月中,连2003年3月后的文章也消失了。我被“有关人员”黑了,为此不得不在《祷告中国》中重发被消失的文章。

   
   《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80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和《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32
   
   
   
   
   刘念春与基督徒
   
   1998年12月20日
   (一)
   
   1994年4月份,我的主内弟兄华惠奇对我说了这样一件事,有几个朋友建立了一个组织“劳动者权利保障同盟”,这几个朋友是:刘念春、袁红冰、周国强、萧碧光等,其中萧碧光是基督徒,他的妻子是北京燕京神学院的教师勾庆惠。刘念春、袁红冰、周国强、萧碧光这四个人当时已被抓了起来。作为基督徒,作为关心国家命运的积极分子,在之后的日子里,我与我的几位主内弟兄刘凤钢、高峰等多次看望了他们的家人。
   
   这几位朋友以前我没有见过,但是借着他们写的文章,我深深感到他们与我是相通的。在他们写的几篇文章中,例如《劳盟筹委会声明》、《劳盟临时纲领》、《劳盟四大宗旨》、《中国劳动者权利保障同盟宣言》、《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者权利保障同盟章程(试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者权利保障同盟组织规则》,他们提出的一些主张有些是非常好的:
   
   “国有工商业资产全面股份化,分配给劳动者应得的股份;制定最低工资限额,使雇佣劳动者能够获得足以维持本人和其家庭成员正常生活的基本收入;建立社会保障体系,使因年老、残疾和失业而不能工作的劳动者能获得经济保障;抑制贫富悬殊的扩大,提高高收入阶层的个人所得税。”等等。
   
   他们说的话也让我产生共鸣:
   
   “农民、工人、劳动知识分子和正直的商人、企业家,以极其艰辛的劳作创造着社会财富。贪官污吏和奸商则不仅用最阴暗的方式掠夺社会财富,而且在用最厚颜无耻的方式挥霍财富、依靠非法特权积累黑色资本,是对劳动者权益的侵犯,腐败造成的资源浪费,也是对劳动者权益的深刻侵害。因为,腐败者挥霍掉的固有资产和集体资产,正是全体劳动者四十余年积累起来的血汗财富。
   
   每一双因贫困而失学的农村儿童的眼睛里,都反映着腐败者在一抛千金的宴席上的笑脸;每一张紧握在农民粗糙手掌中的白条上,都写满腐败者下流无耻的生活记录;农民、工人、劳动知识分子和正直的商人、企业家感到的每一点工作和生活的艰辛中,都回响着腐败者在豪华歌舞厅中的足音……腐败是丑陋的孕妇,它孕育了天人共怒的社会不公正,腐败者挥霍的财富,必然要以劳动者生活的艰难作补充。”
   
   当今社会一些官僚者的腐败现象,使我放弃了共产主义信仰;追求社会公义,使我成为基督徒。“主的灵在我身上,因为他用膏膏了我,叫我传福音给贫穷的人,差遣我报告被掳的得释放,瞎眼的得看见,叫那受压制的得自由,报告神悦纳人的喜年。”(路加福音第四章第十八节至十九节)。我发现这些朋友和我有共同的追求,我非常想见这几位朋友。
   
   1994年10月刘念春被释放后,我终于见到了刘念春,以后我们有过多次交谈,其中两次很有意义。一次是在1995年1月2日,我们一些朋友在他家聚了一次会,在这次聚会上我见到了其他的一些朋友,同时我还认识了日本《读卖新闻社》北京支局长荒井利明先生。另一次是在1995年3月27日,本来大家相约一起去北京郊区的香山植物园去春游,不想,刘念春、王丹、刘凤钢和我还没出门就被警察带到派出所,高峰、华惠奇在植物园门口被公安人员带走,并用车将他们送回市里,其它的那些朋友在警察的密切监视下完成了这次春游。下午我们被释放后,我们这些人在刘念春家是聚了一次。
   
   (二)
   
   1994年夏季到1995年夏季,每个星期六的晚上我们在勾庆惠家中有一个基督教家庭聚会,自在念春家认识日本《读卖新闻社》北京支局长荒井利明先生后,这位日本先生时常参加我们的聚会,在1995年的4月份(也可能是5月份)荒井利明先生给了我一份英文报纸的复印件,由于只复印了报纸的一小部分,不知是哪一家报纸,其中有一篇这样的文章:
   
   Jiang moves against dissidents’ league
   
   By DANIEL KWAN
   
   COMMUNIST Party boss jang Zemin has called the League for the Protection of the Rights for Working People the biggest threat to stability in the country, sources said.
   
    In an internal meeting with security officials, Mr. Jiang said the League-set up by labour and Christian activists last year –was the “ most counter-revolutionary ”organisation in China since 1949, sources said.
   
    The party chief said to be alarmed by the League’s connection with the Christian community and told security officials to “ nip it in the bud ” to prevent it from growing into a force similar to the Solidarity movement in Poland.
   
    State Security Minister Jia Chunwang is personally in charge of the crackdown, sources said .
    The League was founded in beijing last year by leading activists including Liu Nianchun, lawyer Zhou guoqinag ,beijing scholar Yuan Hongbing and Christian Xiao Biguang.
   
    Among the four, Zhou, Yuan, and xiao are eithe in labour camps or under detention .Liu who was arrested along with the trio in May was released last October.
   
    Although the League has only about a dozen founding members, they were all well known within the dissident with other labour grooups in the country.
   
    (Cont’d on Page 7, Col 1)
   翻译成中文就是:
   
   “据说,共产党领导人江泽民称劳动者权利保障同盟是对国家稳定的最大威胁.
   
   在会见安全部官员时,江泽民说劳动者和基督教活动分子于去年成立的这个同盟是1949年以来中国最反革命的组织。
   
   党的领导人称他对这个联盟与基督教社团的联系感到震惊,他要求安全部官员要将其扼杀在摇篮中,以防止它发展成为象波兰的团结工会运动那样的一种势力。
   
   国家安全部部长贾春旺亲自负责镇压。
   
   这个同盟是由刘念春、周国强律师、北京学者袁红冰和基督徒肖碧光于去年在北京成立的。
   
   在这四个人中,周、袁和肖或在劳改营,或正被拘留。和三人一起在5月被捕的刘已于10月获释。
   
   尽管这个同盟只得到十几个成员的资助,但他们在持不同政见者圈内却大名鼎鼎。他们与这个国家中的其它劳工组织保持着联系。”
   
   荒井利明先生对我说,你要注意一下自己的安全,但是,当时我并没有认为这篇文章与我有关。现在想起来,还是与我有关的。1994年劳盟的主要成员均被抓,1994年10月份刘念春被释放,但是别人没有被释放。在1995年这一段时间,刘念春认识的基督徒只有我们这几个,如果说劳盟与基督教社团联系这件事的话,实际上也就是念春与我、刘凤钢、高峰、华惠棋、勾庆惠这些基督徒之间的联系。
   
   “党的领导人称他对这个联盟与基督教社团的联系感到震惊,他要求安全部官员要将其扼杀在摇篮中,以防止它发展成为象波兰的团结工会运动那样的一种势力。”党的领导人是对联盟与基督教社团的联系感到震惊,他要求安全部官员要将其(劳盟和基督教社团)扼杀在摇篮中。多年来我一直怀疑这句话的真实性,我想党的领导人还不至于这样,即使有这回事,也一定是上了坏人(例如陈希同之流)的当。
   
   1995年5月21日刘念春被抓,1995年5月25日我被抓,1995年8月8日刘凤钢、高峰被抓,刘念春被劳动教养三年,高峰被劳动教养二年半,我和刘凤钢被劳动教养两年。刘念春、高峰、刘凤钢被送到东北黑龙江双河的劳动教养农场,我被关在看守所的小号里。东北黑龙江双河劳动教养农场是最可怕的劳动教养农场,看守所的小号是关杀人犯等重犯的地方。在东北黑龙江双河劳动教养农场,关过六个与政治有关的人,严正学、高洪明、周国强、高峰、刘凤钢、刘念春,其中除了严正学、高洪明外均与劳盟和基督教社团有关,看来我们均被扼杀在摇篮里了。
   在判决书上,高峰、刘凤钢是因为在1994年书写《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我是因为在1994年书写《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和在1995年在《汲取血的教训,推动民主与法治建设——“六四”六周年呼吁书》签名,刘念春是因为“劳动者权利保障同盟”和《汲取血的教训,推动民主与法治建设——“六四”六周年呼吁书》等事情。我想,其实我们被抓被关,主要是因为我们关心贫困的百姓,劳盟是要为百姓做事,我们发表了《为贫困的百姓说句话》。老百姓的贫困是由腐败造成的,腐败分子例如陈希同之流,最怕说老百姓,腐败分子陈希同之流一定是欺骗中央,网罗我们的罪名,将我们至于扼杀的摇篮中。这只是我是一种猜测,因为我想只有腐败分子才恨我们,别人不应该恨我们。
   
   (三)
   
   1997年5月24日我期满释放,之后刘凤钢、高峰也均被释放。刘凤钢、高峰与刘念春在东北黑龙江双河农场生活过一段时间,通过他们,我了解到刘念春的身体非常不好,刘念春患有多种疾病。例如在绝食时,周国强、高峰均被“电”,而刘念春因为身体不好,只被关了小号。
   
   在特殊的环境下,人们很容易患有特殊的疾病,1996年在我的双腿出现了一些皮疹,一直不好直到现在,目前诊断是淀粉样变,这是一种非常少见的病;1996年10月20日我突然发高烧,在臀部长了一个很大的疖痈,这个很容易好的疾病,我却总是流脓流水,经久不愈,最终成为皮下瘘管,直到我被释放以后,经过手术才好;1997年1月后,我的皮肤长了疥疮,这是一种非常痛苦的疾病,奇痒无比,直到我被释放以后,经过治疗才好。
   
   所以说,刘念春患有多种疾病,并且很重,我这个医生是相信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