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祷告中国
[主页]->[宗教信仰]->[祷告中国]->[徐永海:在监狱中我遭遇防治非典]
祷告中国
·徐永海:就拆迁中的不文明现象、野蛮现象致北京市人民政府的一封信
·徐永海:就拆迁中的不文明现象、野蛮现象致北京市人民政府的一封信
·徐永海:就拆迁中的补偿不合理问题致北京市人民政府的一封信
·徐永海:在拆迁上北京老百姓倍受欺压请关心这个人权问题
·徐永海:请海外华人为老北京古城说一说话吧
·徐永海:就北京拆迁中老百姓受欺压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徐永海:北京市被拆迁居民对目前的拆迁是恨之入骨
·徐永海:我们中国最需要的是信仰
·徐永海:请帮助何德普和他的家人
·徐永海:北京的拆迁早晚要出现“商”逼民反的事情
·徐永海:春节被监视
·徐永海:因保卫北京的胡同四合院春节期间就受到警察监视欺压
·保护北京古城去看留住四合院展览结果被警察带走
·徐永海:就北京古城拆迁中老百姓被欺压欺诈一事致十届人大各位代表的一封信
·徐永海:就北京古城拆迁中的问题致海内外朋友的一封信
·徐永海:徐永海三次告“御状”纪实
·徐永海:为了维护老百姓在拆迁中的利益我愿意付出自己的生命
·附:拆迁十年悲喜剧
·徐永海:我家被强拆的经过
·徐永海:2003年复活节前我们的家庭聚会点被拆毁记实
·徐永海:你要维护老百姓在拆迁中的权益就强拆你家
·徐永海:强拆使我无家可归科研工作不能进行为此致何鲁丽老师的一封信
·徐永海:2003年4月20日去天安门前的祷告
·徐永海:2003年4月21日被抓后的短信
·徐永海:2003年4月21日至5月4日因上访维权被行政拘留13天
·徐永海:因反对强拆而入狱13天前后经过
·徐永海:在非典特殊时期的护士节作为医生的我给护士妻子的一封信
·徐永海:在监狱中我遭遇防治非典
·徐永海:在中国非典肆虐是时候请弟兄姊妹们为我们被拆毁的家庭聚会祷告
·徐永海等:为了万众一心共抗非典请求停止强拆
·徐永海:如果孙中山还活着我会被关到监狱中13天吗
·徐永海:1920年毛泽东到中南海请愿如果发生在今天
·徐永海:SARS的到来与上帝的旨意
·徐永海:我一家的居住权和私有财产权在哪里
·徐永海等:关注新的人权问题维护百姓基本权益——我们的呼吁书
·徐永海:今年六四我一家只能是彻底地露宿街头了
·徐永海:就我遭受逼迫与用文字传福音之事致弟兄姊妹的信
·徐永海:相信科学就应相信有上帝,在宇宙终极问题上科学神学必将是统一的
·徐永海:拆迁公司就是要激怒老百姓
·徐永海:近三天发生在北京市政府门前的事情
·徐永海:在缺乏爱的社会感谢朋友给我带来爱的信息
·徐永海:默默的百姓维权运动
·徐永海:上访信
·徐永海:老百姓上访就要面对被抓被关
·徐永海:因拆迁而自焚的人还要出现多少
·徐永海:自焚者翁彪是英雄
·徐永海:请告诉我们中国有多少因拆迁而自焚的
·徐永海:在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前就拆迁中出现自焚之事致胡锦涛总书记和全体
·徐永海:10月13日我的主内弟兄刘凤钢被抓
·徐永海:主的好仆人刘凤钢弟兄已被抓走20天
·***徐永海:2003年11月9日至2006年1月30日因信仰原因被判有期徒刑2年
·徐永海:为主坐牢——我的无罪申诉材料
·徐永海: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毅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
·徐永海:刘凤钢:我所了解的辽宁鞍山市李宝芝“邪教”一案的事实与经过(含
·徐永海:李宝芝:上诉书
·徐永海:李宝芝等人:会见笔录
·徐永海:钮中文:关于基督教徒在汪家峪聚会被抓捕的情况反映
·徐永海:鞍山市人民政府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劳动教养决定书等
·徐永海:为主做工、为主坐牢
·徐永海:在杭州看守所里我提起上诉
·徐永海:上诉书
·徐永海:在监狱里我提起申诉
·徐永海:申诉书
·徐永海:监视居住未抵刑期法官业务不精
·徐永海:就监视居住给中级法院的信
·徐永海:就监视居住给高级法院的申诉书
·徐永海:狱中的刘凤钢弟兄在受苦请弟兄姊妹为他祷告
·徐永海:就我的冤假错案一事写给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徐永海:到全国最高法院上访记
·徐永海:申诉一年多未给答复就此事致最高法院的上访信
·徐永海:起诉书
·徐永海:判决书
·徐永海:裁定书
·华颇:徐永海你在哪里
·张晓平:追求信仰自由的徐永海大夫
·张林:富有献身精神的基督徒──徐永海
·叶国柱呼吁立即释放刘凤钢、徐永海
·傅希秋:一位可敬的医生——徐永海
·王峙军:三位中国基督徒为什么被判刑?
·我的丈夫徐永海
·李姗娜:在丈夫43岁生日时我只能为他祷告:祝他平安
·李姗娜:何为法?何为德?
·李姗娜:新年的祈祷
·李姗娜:我的丈夫徐永海
·李姗娜:见到丈夫的来信我泪如雨下
·李姗娜:“人权”写进宪法真的有用吗?
·李姗娜:请留给我们哪怕是那么一丝丝的权利
·李姗娜:可笑的国家机密
·李姗娜:刘安军和他的孩子
·李姗娜:何来美国没有人权?
·李姗娜:不可能公开的“公开审理”
·李姗娜:圣诞节到了我为在狱中的亲人祷告
·李姗娜:二○○四年的历程
·李姗娜:几时才能结束这“笼子”里的日子?
·李姗娜:悼念赵紫阳老先生经过
·李姗娜:不得不有的“习惯”
·李姗娜:我心目中的“和谐社会”
·李姗娜:致布什总统的一封公开信
·李姗娜:赖斯女士,请你不要再来中国好吗?
·李姗娜:一个月内有几天能有自由
·李姗娜:上访路上的冤魂白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徐永海:在监狱中我遭遇防治非典


   
   
   
   

   
   2013-8-1徐永海注:作为基督徒,我写了《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作为医生,我写了《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和《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7月初,我的博客《徐永海》登出这几篇文章后,不仅这几篇文章,而且自2007年6月之后的文章都消失了。我不得不重发被消失的文章。7月中,连2003年3月后的文章也消失了。我被“撒旦们”黑了,为此不得不在《祷告中国》中重发被消失的文章。
   
   《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80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和《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32
   
   
   
   
   
   
   在监狱中我遭遇防治非典
   
   徐永海
   
   
   2003年5月12日
   一
   
   我是医生,我妻子是护士,2003年4月10日上午,我和妻子都在医院上班。我接到朋友的电话,说有人要搬我家的东西,拆我家的房子。我和妻子一听很着急,立即要离开医院回家,可是这时我们回不去了,有很多警察拦阻我们。医院外有好几辆警车,很多警察。这些警察像拖死狗一样把我从马路上向医院拖,向医生办公室里拖。几个警察使劲拉着我妻子,不让我妻子到医生办公室里来见我,用铁门将我妻子的脚挤伤,至今脚上有一伤痕。我妻子以死相拼,用头撞墙,才进入医生办公室和我在一起。在医生办公室里,一些警察继续限制我们自由,不许我们走动。我们去上厕所,警察也限制我们,并打了我。直到下午6点,警察才允许我们离开我们工作的医院。
   
   在一些警察限制我和我妻子自由的同时,一些警察和一些西城区人民政府的工作人员在我家拆我的房子。事后听邻居们说,当天上午8点多,来了很多警察和区政府的工作人员,还有其他人员,他们在离我家很远的两个路口拉上了警戒线,不许任何人过来。他们把我家的门撬开,把我家的东西装到车拉走,至今我也不知道我家的东西具体在那里,只知是在离北京城很远的一个地方。然后他们就拆房子,在将我家夷为平地。
   
   晚上六点多,我们回到“家”中,我们的家已经成了平地。我和妻子成了无家可归的人,我们没有了一切。除了我和妻子上班时穿的衣服、背的包、少许零用钱以外,我们是一无所有,没有可换洗的衣服,没有买饭的钱。我们站在废墟上,妻子痛哭流涕。我和妻子结婚还不到一年,为了装饰这个家我妻子付出了她很多的心血,从家具到窗帘,从结婚照的摆放到每本书的排列,妻子都花了很多精力,她爱我们这个家,可是这一切都没有了。
   
   我们回到我的“家”,回到废墟上,一些朋友、一些主内弟兄姊妹来看我们。邻居看我们可怜,把我们让到屋里坐一坐。可是警察不高兴,在10日,我们的邻居被开发商的人被打伤,浑身上下青一块紫一块,手指骨折。在11日,一群警察来到我“家”的废墟上,把来看我的朋友10多人抓到派出所。
   
   从4月10日强拆到现在已经一个月了,我和我妻子一直无家可归,我们露宿过街头,我们被收容过派出所,我们借宿过朋友家。我们没有了一切,我们没有换洗的衣服,我们没有地方做饭吃饭,我们露宿街头都没有抵御寒冷的衣物。以前十分容易的事情,现在却难上加难。我们工作受到极大的影响,好在没有出医疗事故。
   
   我们不知自己到底犯了什么罪要受到这样的惩罚,在封建时代,只有犯了十恶不赦的罪,才被抄家;在我们这个新社会,即使犯了再大的罪,也没有了这样的惩罚。可是这样的惩罚却落在了我一家头上,我们的房子没有了,我们家具,我们家的一切都没有了。政府拿走了我们这一切,不再理我们,好象他们做的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我真没有想到,现在的中国比文化大革命时还可怕。
   
   我和我妻子都是合法的公民,警察没有出示任何手续,也没有给我们任何解释,就以暴力形式限制我和我妻子人身自由长达9个小时。我是一个医生,我妻子是一个护士,在我们工作的医院,当着所有医务人员,病人,病人家属的面,警察用暴力的方式限制我和我妻子的人身自由,明知我们不是犯罪分子,而把我们当成犯罪分子来对待。警察和政府工作人员强搬我家所有东西,强拆我家住房,事先没有通知我们,也没有贴公告,事前没有通过法院的法律途径,我和我妻子又都不在现场。政府强拆我家之后,已有一个月,我们过着流浪的生活,政府有关工作人员对我们是不闻不理。
   
   我们有什么罪,我们没有罪。仅仅因为开发商看中了我们居住的地方,是北京旧城区,是北京的市中心,位置好,搞房地产开发可以卖高价钱,可以发大财。他们强迫我们搬走,可是给我们的补偿款少的可怜,用补偿款我们买不到相应的住房。表现在我家就更加不讲理,在政府下裁决责令之前,拆迁公司一直不与我们就拆迁补偿问题进行谈判,而是直接通过区政府给我们下裁决,责令我们搬走。在下完裁决责令后,拆迁公司自己觉的实在说不过去,没有办法交代,才来我家两次和我交涉,但是就是不给合理的拆迁补偿。我家在1995年和1998年,国家的房管部门先后两次将我家的住房加大,加大了有17平方米,拆迁公司对此就是不给补偿。即使对加大的面积给补偿我们都买不到相应的住房,不给补偿我们就更是买不到相应的住房。我们搬不走,结果就来强拆我们。难道我们这个国家只为开发商、资本家、有钱人服务,拿我们老百姓不当人。
   
   二
   
   在2002年年末,在我们国家就出现了非典,在4月10日已经很严重了,尤其是在北京。那几天网上有很多关于非典的文章,并说已经有了很多病人。作为医生,那几天,我也从医院的正式途径中知道了一些。正式途径告诉我们,要注意预防非典,但是没有说具体的患病人数。在强拆我们家的那一天,我给一些媒体去电话,他们说当天政府在开关于非典的新闻发布会。总之,在4月10日非典已经很严重了。
   
   面对如此严重的非典,我们的政府的有关部门不是花大力去控制非典,而是把很多的人力、物力用在强拆我家上。从4月1日开始,他们就安排两辆汽车,12个人看着我,跟踪我。这12个人分成两组,每组6个人,一天一组。我不论到那里,他们都跟着。开始,他们对我还保持距离,后来也知道是因为拆迁问题,就不再保持距离。我听他们和其他警察说,他们市公安局十一处的。他们跟踪我们,还时常给我们拍照、录象。据说,在还没有强拆我家的前一天,他们的汽车停在我家院不远的地方,小偷把汽车玻璃打碎将照相机偷走了,损失一个很好的照相机。到4月20日我被抓,跟踪我的这些人才不跟踪我。我不理解,为什么要花这么多的人力、物力放在对我家的强拆上,而不是放在对非典的防治上。
   
   其实,也好理解。在北京旧城搞房地产开发是一件发大财的买卖,在北京旧城搞房地产开发的都不是一般人,他们大多很有背景。据全国人大代表胡亚美在递交给全国人大的信上说,在1999年以前,因此流失到开发商自己手中的钱就在1200亿以上。这几年北京更是加大了拆迁力度,流失到开发商自己手中的钱只会更多。开发商们有钱有势,自然可以让政府的一些部门、一些腐败分子为他们保驾护航。强拆我一家,可以吓唬住很多户,我们这一片,有几千户要拆迁。在强拆我家上多花些人力、物力,把别人吓住了,在开发商看来花多少都是值得的。至于国家利益,人民的利益,开发商没有义务去考虑,他们想的只是发大财。政府那些有关部门,应该考虑国家利益、人民利益,但是具体办事的都是人,这些人面对有钱有势的开发商,他们眼里就没有国家和人民了。他们没有把人民、老百姓的事情放在首位,而是把资本家的事情,有钱人的事情放在首位。
   
   三
   
   2003年4月30日《中国经济时报》有一篇文章《危改比“非典”还可怕》,对于危改,对于拆迁,对于强拆,上至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专家学者,下到工人、农民、普通老百姓,都是恨之入骨。尤其是对强拆,在《危改比“非典”还可怕》一文中写到“强迫一方必须将财产按照另一方所喜欢的价格和方式成交,这是荒蛮时代的笑话。而在现实的存在中,它确是一种犯罪之举。”可是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这样的事情在不断地发生,表现在我家仅仅是一个比较典型的实例。由于有了强拆,广大老百姓不得不服从拆迁,不得不服从危改,不得不受开发商、资本家、有钱人的欺负。因此在我家被强拆后,我绝对不会接受这样的事实,10日、11日12日,连续三天我和妻子到中南海的新华门门口。我们两次被带到派出所。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第三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格尊严不受侵犯。”第三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发生在我家的这一切事情是不是违反宪法,是不是侵犯人权。为此,在16日,就拆迁问题,就我家被强拆问题,我和妻子来到全国人大常委会所在地人大会堂,去递交我们给人大的一封信,我们又被带到派出所。
   
   20日是复活节,是全世界的基督徒纪念主为我们钉十字架的日子。这一天,我和妻子再次来到全国人大常委会所在地人大会堂。我们到这里是递交一封信,是给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中国国民党中央革命委员会主席何鲁丽的,她曾是我的老师,教过我们一年的儿科学。信中一是反映强拆的问题,二是向她递交我的一个科研工作,三是希望她能为我祷告,使我能有家可归,能安心地工作,能安心地搞自己的科研,因为她也是一个基督徒。
   
   关于我的科研,我这里多说几句。我的科研工作是关于“表象”的,表象又称意象、心象,就是当事物不在眼前时人们头脑中出现的关于事物的形象,如在头脑中想象出某个人的相貌,想象出某个声音等。人与人之间在表象能力上存在极大的差异,如我们医院精神科的几个医生,5个医生各种表象能力都很好,4个医生相当于于不具有任何表象能力,另4个医生介于之间。可是由于各种原因,目前医学界、心理学界对此现象视而不见,没有人来研究。
   
   视觉表象能力很好的人才适合做美术工作;听觉表象能力很好的人才适合做音乐工作;嗅觉表象能力很好的人才适合做烹饪工作;运动觉表象能力很好的人才适合做舞蹈家、运动员。一些人各种表象能力都很好,他们多具有很好的形象思维能力,他们适合从事“艺术”类型的工作;另一些人不具有任何表象能力,他们多具有很好的抽象思维能力,他们适合从事“理论”类型的工作。为此,我编制了《表象能力测查表》,通过测查,人们可以了解自己的表象能力,在选择学业、专业、职业时,人们可以以此作为参考,如适合哪种文体项目,高考时是考文科还是考理科等。我相信,我的科研工作是有意义的,尤其是在当今的中国,所有的家长都有望子成龙的愿望。我的科研工作已经进行了6年,即将部分完成。由于无家可归,我的科研工作不得不停止下来。我怕我的工作就此放弃,我是真的求助于老师。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