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祷告中国
[主页]->[宗教信仰]->[祷告中国]->[附:拆迁十年悲喜剧]
祷告中国
·我的丈夫徐永海
·李姗娜:在丈夫43岁生日时我只能为他祷告:祝他平安
·李姗娜:何为法?何为德?
·李姗娜:新年的祈祷
·李姗娜:我的丈夫徐永海
·李姗娜:见到丈夫的来信我泪如雨下
·李姗娜:“人权”写进宪法真的有用吗?
·李姗娜:请留给我们哪怕是那么一丝丝的权利
·李姗娜:可笑的国家机密
·李姗娜:刘安军和他的孩子
·李姗娜:何来美国没有人权?
·李姗娜:不可能公开的“公开审理”
·李姗娜:圣诞节到了我为在狱中的亲人祷告
·李姗娜:二○○四年的历程
·李姗娜:几时才能结束这“笼子”里的日子?
·李姗娜:悼念赵紫阳老先生经过
·李姗娜:不得不有的“习惯”
·李姗娜:我心目中的“和谐社会”
·李姗娜:致布什总统的一封公开信
·李姗娜:赖斯女士,请你不要再来中国好吗?
·李姗娜:一个月内有几天能有自由
·李姗娜:上访路上的冤魂白骨
·李姗娜:丈夫不在家,总受人欺负
·李姗娜:佘祥林杀妻案有感
·李姗娜:冤假错案后当事人的命运
·李姗娜:自取其辱?
·被囚家属要求放人 五十二名北京基督徒签名关注
·贾建英路坤金艳明李珊娜上书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徐永海:狱中我的苦难与狱外妻子的苦难
·徐永海:弟兄姊妹的爱使狱中的我充满信心
·徐永海:在狱中是信仰在支撑着我
·徐永海:看守所的繁重劳动能使人落下病
·徐永海:通过争取在狱中我读到了《圣经》
·徐永海:请动物爱好者关心一下西郊监狱里的那两只小猫咪
·徐永海:我出狱了,我的太阳终于从东方升起来了
·徐永海:主为我死,我为主活
·徐永海:左手受伤,右手也痛
·徐永海:我们所信的上帝是真实的
·刘凤钢:在北京远郊的山区传辅音被警察盘查的经过
·袁相忱口述,刘凤钢整理:你要誓死忠心
·刘凤钢等:总统来访华,我们就被抓
·高峰徐永海等:劳苦的人,在天国里安息
·徐永海:狱中再苦不如妻子在外边的苦
·徐永海:出狱后写给老同学郑钦华的信
·徐永海:终极的科学与终极的信仰
·徐永海:我为什么入狱
·徐永海:出狱后写给朋友、弟兄、姊妹的信
·徐永海:给《生命季刊》王峙军牧师的信
·徐永海:头三个结婚纪念日我都在牢里
·徐永海:我的百姓维权经历
·徐永海:我的宗教维权经历
·徐永海:为公义而坐牢的何德普弟兄
·徐永海:为公义而坐牢的何德普弟兄
·徐永海:张胜凯先生精神不死
·徐永海:我要坚持申诉请朋友给我引见郑恩宠律师、蒋美丽女士、高智晟律师
·徐永海:维护老百姓的权益是基督徒的好行为
·徐永海:维护宗教信仰权利是基督徒的本分
·徐永海:捍卫宗教自由而正在牢里受苦的刘凤钢
·徐永海:科学证明存在上帝——对无神论的宣战书
·李姗娜:我和丈夫在一起的第一个结婚纪念日
·徐永海:希望何德普弟兄能在监狱里读到《圣经》,请主内弟兄姊妹为此祷告
·徐永海:中国家庭教会杰出的传道人蔡卓华弟兄
·徐永海:维权人士残疾人刘安军即将出狱
·徐永海:维权人士残疾人刘安军即将出狱
·徐永海:中国家庭教会运动的发起者和领袖袁相忱牧师
·徐永海:人人需要信仰与真的存在上帝
·徐永海:给徐文立大哥、贺信彤大姐的信
·徐永海:给老朋友李海的信,他曾为民运坐牢9年
·徐永海:主的恩典够我用的——刘凤钢的狱中来信
·徐永海:萧山教堂被拆与我们为主坐牢
·徐永海:我们基督徒不是愚昧的
·徐永海:纪念马礼逊来华传道200周年“科学与上帝”研讨会
·徐永海:纪念马礼逊来华200周年——致主内弟兄姊妹们与朋友们的倡议书
·徐永海:旧稿:一会儿我将要被警察带到派出所,紧急给朋友和弟兄姊妹的一封
·徐永海:旧稿:我被带到派出所是要对我说在“中非论坛”期间不能离开家门
·徐永海:我的经历与见证
·徐永海:这十天警察不许我出家门
·徐永海:这十天不许我出家门也不能到教会讲道了
·徐永海: 坚持基本要道与接受当代科
·徐永海: 揭示宇宙最终奥秘建立科学的神学理论
·徐永海:探讨宇宙最终奥秘,普及人类终极信仰,平和推动社会进步,开阔民间
·徐永海:为主坐牢者的母亲李明芝
·徐永海:一个基督教家庭教会普通的老基督徒
·徐永海:我的妻子李姗娜一个政治犯的家属
·徐永海:警察刚刚对我说今天不许出门一会儿带你到派出所
·徐永海:警察为什么要把我带到派出所
·徐永海:刘凤钢将在1个月后出狱
·徐永海:为狱中的刘凤钢祷告,为福音的中国祷告
·徐永海:我们为主坐牢我们的家人为主受苦
·徐永海:为我们具有“耶稣那样的爱心”而祈祷
·徐永海:我们为什么要信耶稣基督
·徐永海:为中国福音大会2006祷告
·徐永海:为狱中的刘凤钢等弟兄姊妹、朋友祈祷
·徐永海:为什么进行三天禁食祷告
·徐永海:2007年元旦的信仰宣言
·徐永海:2007年元旦三天警察不许我外出
·徐永海:探索科学信仰开阔民运空间
·徐永海:“当代莫须有式的冤假错案”一个基督徒致胡锦涛主席的一封信
·徐永海:用爱代替仇恨
·徐永海:为主坐牢3年的刘凤钢即将出狱
·徐永海:致民主党人的妻子贾建英大姐的一封信——让主的公义慈爱来充满我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附:拆迁十年悲喜剧


   
   
   
   2013-8-1徐永海注:作为基督徒,我写了《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作为医生,我写了《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和《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7月初,我的博客《徐永海》登出这几篇文章后,不仅这几篇文章,而且自2007年6月之后的文章都消失了。我不得不重发被消失的文章。7月中,连2003年3月后的文章也消失了。我被“撒旦们”黑了,为此不得不在《祷告中国》中重发被消失的文章。

   
   《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80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和《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32
   
   
   
   
   
   
   附:拆迁十年悲喜剧
   
    赵凌
   
   南方周末(2003年9月5日)
   
   据建设部统计,去年1-7月份,全国因房屋拆除引发三级以上事故共5起,造成26人死亡,16人受伤。
   
     8月29日得知南京拆迁户自焚的消息,北京的徐永海在千里外感到一阵后怕---那曾是自己刹那间有过的念头。
   
     徐永海没有实施这个愚蠢的做法,但他的家最终被强拆。至今他和妻子暂居朋友家。
   
     建设部副部长刘志峰在去年9月召开的全国城市房屋拆迁工作座谈会上透露,建设部去年1-8月份受理来信共4820件次,其中,涉及拆迁问题的占28%。上访1730批次,其中反映拆迁问题的占70%;在集体上访的123批次中,拆迁问题占83.7%。投诉和上访披露的问题多集中在法律意识薄、形象工程多上面。另据建设部统计,去年1-7月份,全国因房屋拆除引发三级以上事故共5起,造成26人死亡,16人受伤。
   
     《瞭望》杂志提供了这样的数字:从1992年起,有关北京城建问题的群众上访事件骤然增加。以1995年为例,1-7月有163批,3151人次,占那一时期上访批数和人数的46.5%和43.2%。
   
     最著名的拆迁官司发生在2000年2月,10357名被拆迁户联名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这个被称为万人诉讼的著名事件,在北京的拆迁户中几乎家喻户晓。拆迁以及引发的公平和稳定的问题,已经成了不得不正视的问题。
   
     从民心工程到商业拆迁
   
     中国城市的拆迁在建国后就已开始。真正大规模的城市扩张和旧城改造始于1990年代。中国经济的迅速崛起开始表现出强烈的城市化渴求。
   
     以北京为例。北京的危房改造是在1980年代提出的,实际上1950年代就开始进行了:政府出资、定标准、安置住户,一切由政府包办。
   
     1990年之后,北京先后进行了两次大的危旧房改造。目的是为居民解困。这两次改造使居民的居住条件普遍得到改善。当时,居民回迁率比较高,部分被拆迁居民也被安置于离旧城较近的地段。拆迁是多数危旧房居民盼望的事情,有人认为此时的政府拆迁是最大的民心工程。
   
     此时拆迁矛盾集中在拆迁家庭内部的纠纷上。由于资金的缺乏,后来的危改开始由政府与开发商结合来搞。早在1990年代初,北京市政府就提出了危旧改造的基本思路"以区为主,四个结合":改造以区政府为主进行;危改要与新区开发相结合;与住房制度改革相结合;与房地产经营相结合;与古都风貌保护相结合。后来又加上了"与市政基础设施建设相结合"。
   
     在商业拆迁的开始阶段,拆迁的外部矛盾便开始出现。北京市律师协会房地产与建筑工程专业委员会律师秦兵总结发现,十年时间,拆迁纠纷从最初的拆迁户家庭成员内部分配问题逐渐演变为拆迁户和开发商、拆迁户和地方政府的矛盾。
   
     成本转嫁
   
     开发商在"危改"中逐渐发觉:危旧房改造大有利益可图。北京一位曾做过房地产的人士说,"年景好的时候",利润最高可以达到150%。
   
     房产商第一要做的是:用"灰色手段"赎买土地。《房地产导刊》披露,曾有开发商绕过国家规定,拿到土地的渠道多达10个,其中就包括各区"危改"土地。
   
     一家房产公司的知情人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披露:"土地的价格层层加高,占到了项目开发成本的40%-45%,这样开发商只有提高房子的附加值,提高房价才能保住利润。"
   
     在付出"灰色"的高额成本后,开放商只能"从羊身上拔羊毛"了---其一,想方设法提高容积率,办法无非几种:加高建筑,加大密度,增加拆迁率。其二,想方设法降低拆迁成本。
   
     "危改"项目的资金一般靠销售收入来平衡。销售收入中,单位面积收益最高的是公共建设,其次是商品房,最低的为回迁房。利润最低的回迁用房因此被压缩。其结果就是:越来越多的居民因此被迁往郊区,离城区越来越远。政策对外迁有优惠,对回迁的条件开始变得苛刻。
   
     与新建房价的攀升相对,拆迁的补偿标准(货币补偿和房屋产权调换)却逐渐失去吸引力。
   
     以某大城市的拆迁补偿政策为例,可看到补偿标准的节节下滑:1998年实行的补偿款为:拆迁补偿价格×(原建筑面积+25平方米),即为拆迁户多算25平方米的建筑面积。
   
     2000年政策变更,拆迁面积只能按原建筑面积的1.7倍(通常平房建筑面积少于25平方米,事实中补偿减少)计算了。
   
     2001年11月再度变更,补偿款按原有建筑面积计算。
   
     政策的更迭让城市居民开始觉得拆迁并不划算,但是情势发展,并不是以他们是否愿意为转移的。
   
     谈判机制的缺失
   
     2002年,5位著名专家联名发表了给某市政府的建议书,引起了该政府的高度重视。
   
     建议书指出:被拆迁的居民不断增多,迁居的地段已离市区越来越远。这对于这些居民上班、上学、就医等经常性的生活要求和经济负担都造成了不少困难,对于其中不少的低收入者更是一种难于承受的困难。这样,一项为民解困的德政就逐渐地演变为以营利为目的,着眼于土地投机,吃土地差价,与民争利的"扰民工程"了。
   
     理性地看待,拆迁户和开放商、拆迁户和政府的冲突来自权利不对等造成的利益争议。包括专家们比较集中的意见是:
   
     一、被拆迁人的权利被漠视。政府在未经过原来住地居民的同意就将土地的使用权转让给开发商,这个过程本身就违反了《土地管理法》。   
   
     二、无对等的谈判机制。为什么要拆?什么时候拆?补多少钱?安置到什么地方?被拆迁人与开发商、地方政府没有一个环节能够平等地对话。实际的情况是主要由开发商说了算,作为个体的被拆迁户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三、补偿标准偏低。补偿款让大多数中低阶层的居民无法在原地买到同等面积和保持同等生活质量的房屋。如果要留在原地,必须自己支付相当金额购置新房。对于收入微薄者而言,只能迁往更远地段。
   
     四、司法救济实际操作中很难做到。现行的拆迁条例被不少法学专家认为是有很大缺陷---首先,它使得强制拆除合法化,其次,它规定在法院未作出裁决之前,可以依法先行剥夺被拆迁人的房屋使用权和所有权。也许屋主胜诉,但房屋被拆是几乎铁定的结局。
   
     博弈中的社会公平
   
     在整个拆迁的博弈中,无论与政府,与开发商,与拆迁公司,被拆迁人都是绝对的弱势。他们无处博弈。接受是他们的惟一选择。
   
     一家媒体报道:旧城正被房地产开发商一块块铲平,政府正在为开发商建造的高层公寓、办公楼和购物中心修建道路,而旧城内的"老居民"将由此失去原有的生存环境。
   
     城市内部的空间隔离正在形成。高收入者正在进入城市的中心并最终占据,他们比别人更加方便地享受到城市生活的便利和优越。而曾经世代居住在城市中心,但经济和社会地位处于弱势的人们被迫迁出。
   
     城市空间的贫富分离被认为是城市发育的必然阶段,但此中的社会公平和合法程序无疑是整个转换中最值得警惕的关键。
   
     出路
   
     专家认为,解决拆迁矛盾的一个基本思路是要理清公权和私权的分界和建立一个让各方都认可的基本规则。为了维护相对稳定和公平的社会环境,社会公权对私权的优越性必须被重新认识。
   
     建立一部新法,或者修改现行的拆迁条例,被认为是解决拆迁问题现实中必要和迫切的事情。
   
     律师界人士认为,应制定《征收补偿法》。这一法律要遵循三个基本原则:等价、有效、及时。补偿金要足够合理而且包括精神赔偿;安置地或补偿费所能购置的住房不能降低原有的生活水平;拆迁的计划要提前告知。
   
     经济学者茅于轼则开出了一个现实的经济处方。他认为提高现行的拆迁补偿标准是必须的。他建议补偿标准应该是在市场价格的基础上再加上一个增量,他个人认为,10%比较合适。而北京大学社会学教授谢立中从另一个角度考虑,寄完全的期望于开发商的"自觉让利"过于天真,他认为拆迁户应该有自己的谈判平台,社区居民真正通过选举产生的基层团体,该为维护权益发挥更多的作用,单个的居民,毕竟力量单薄。
   
     值得警惕的是,一位关注发展中国家的秘鲁学者说,穷国之穷,就在于私权不明确以及腐败。建立公正的谈判平台,建立更透明公开的决策监督制度,也许是解决拆迁问题的不二途径。
   
                       
   
   不得不正视的问题
   
     8月29日得知南京拆迁户自焚的消息,北京的徐永海在千里外感到一阵后怕———那曾是自己刹那间有过的念头。
   
     徐永海没有实施这个愚蠢的做法,但他的家最终被强拆。至今他和妻子暂居朋友家。
   
     建设部副部长刘志峰在去年9月召开的全国城市房屋拆迁工作座谈会上透露,建设部去年1—8月份受理来信共4820件次,其中,涉及拆迁问题的占28%。上访1730批次,其中反映拆迁问题的占70%;在集体上访的123批次中,拆迁问题占83.7%。
   
     投诉和上访披露的问题多集中在法律意识薄、形象工程多上面。
   
     另据建设部统计,去年1—7月份,全国因房屋拆除引发三级以上事故共5起,造成26人死亡,16人受伤。
   
     《瞭望》杂志提供了这样的数字:从1992年起,有关北京城建问题的群众上访事件骤然增加。以1995年为例,1—7月有163批,3151人次,占那一时期上访批数和人数的46.5%和43.2%。
   
     最著名的拆迁官司发生在2000年2月,10357名被拆迁户联名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这个被称为万人诉讼的著名事件,在北京的拆迁户中几乎家喻户晓。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