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祷告中国
[主页]->[宗教信仰]->[祷告中国]->[徐永海:我的主内弟兄刘凤钢]
祷告中国
·徐永海:精神病院中的六四死刑犯
·徐永海:希拉里访华去教堂,我却被软禁在家中
·徐永海:双纪念达尔文科学探讨之邀请信
·徐永海201406/daogaozhongguo/1
·就脑科学一良心犯致信肢体与朋友
·徐永海讲物理(1)
·请您参与支持我的科研工作
·为了新能源请您参与支持我的科研工
·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致信国家领导人
·北京一良心犯无粮断食绝食抗议禁食祷告
·25天禁食祷告起因
·禁食祷告了25天
·禁食祷告了25天
·禁食祷告了25天
·25天禁食祷告第1日
·25天禁食祷告第2日
·25天禁食祷告第3日
·25天禁食祷告第4日
·25天禁食祷告第5日
·25天禁食祷告第6日
·25天禁食祷告第7日
·25天禁食祷告第8日
·25天禁食祷告第9日
·25天禁食祷告第10日
·25天禁食祷告第11日
·25天禁食祷告第12日
·25天禁食祷告第13日
·25天禁食祷告第14日
·25天禁食祷告第15日
·25天禁食祷告第15日
·25天禁食祷告第16日
·25天禁食祷告第17日
·25天禁食祷告第18日
·25天禁食祷告第19日
·25天禁食祷告第20日
·25天禁食祷告第21日
·25天禁食祷告第22日
·25天禁食祷告第23日
·25天禁食祷告第24日
·25天禁食祷告第25日
·APEC期间良心犯徐永海致信民运维权朋友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APEC各国与会官员
·APEC期间良心犯徐永海致信美国总统
·北京基督徒良心犯徐永海的求助书
·面对能源社会等危机请您支持我的科学研究
·请为我们教会坐牢的肢体祈祷1
·请为我们教会坐牢的肢体祈祷2
·请为我们教会坐牢的肢体祈祷3
·请为我们教会坐牢的肢体祈祷3
·请为我们教会坐牢的肢体祈祷4
·请为我们教会坐牢的肢体祈祷5——为王春艳一家祈祷
·请为我们教会坐牢的肢体祈祷6——到我们教会来的最小肢体(赵常青的儿子小
·基督徒良心犯徐永海致信海内外主内弟兄姊妹
·为我们教会坐牢的肢体祈祷7——宁惠荣:我是教案漏网者没有进派出所看守所
·为我们教会坐牢的肢体祈祷8——为依旧失去自由的张文和祈祷
·为我们教会坐牢的肢体祈祷9——为依旧失去自由的张文和祈祷2
·为我们教会坐牢的肢体祈祷10——为依旧失去自由的张文和祈祷3
·为我们教会坐牢的肢体祈祷10——为依旧失去自由的张文和祈祷3
·为我们教会坐牢的肢体祈祷11——为依旧失去自由的张文和祈祷4
·为我们教会坐牢的肢体祈祷12——为依旧失去自由的张文和祈祷5
·为我们教会坐牢的肢体祈祷13——为依旧失去自由的张文和祈祷5
·为我们教会坐牢的肢体祈祷14——为依旧失去自由的张文和祈祷6
·为我们教会坐牢的肢体祈祷15——为依旧失去自由的张文和祈祷7
·为我们教会坐牢的肢体祈祷16——为依旧失去自由的张文和祈祷8
·为我们教会坐牢的肢体祈祷17——为依旧失去自由的张文和祈祷9
·为我们教会坐牢的肢体祈祷18——为依旧失去自由的张文和祈祷10
·为我们教会坐牢的肢体祈祷19——为依旧失去自由的张文和祈祷11
·为我们教会坐牢的肢体祈祷20——为依旧失去自由的张文和祈祷12
·请联名《就十字架被强拆92岁老牧师的紧急呼吁》
·再请联名《就十字架被强拆92岁老牧师的紧急呼吁》
·请联名《就十字架被强拆92岁老牧师的紧急呼吁》(3)
·请联名《就十字架被强拆92岁老牧师的紧急呼吁》(4)
·请联名《就十字架被强拆92岁老牧师的紧急呼吁》(5)
·请联名《就十字架被强拆92岁老牧师的紧急呼吁》(5)
·请联名《就十字架被强拆92岁老牧师的紧急呼吁》(5)
·请联名《就十字架被强拆92岁老牧师的紧急呼吁》(6)
·请联名《就十字架被强拆92岁老牧师的紧急呼吁》(7)
·请联名《就十字架被强拆92岁老牧师的紧急呼吁》(8)
·请联名《就十字架被强拆92岁老牧师的紧急呼吁》9
·请联名《就十字架被强拆92岁老牧师的紧急呼吁》(10)
·请联名《就十字架被强拆92岁老牧师的紧急呼吁》(11)
·请联名《就十字架被强拆92岁老牧师的紧急呼吁》(11)
·请联名《就十字架被强拆92岁老牧师的紧急呼吁》(12)
·请联名《就十字架被强拆92岁老牧师的紧急呼吁》(12)
·请联名《就十字架被强拆92岁老牧师的紧急呼吁》(13)
·请联名《就十字架被强拆92岁老牧师的紧急呼吁》(13)
·请联名《就十字架被强拆92岁老牧师的紧急呼吁》(13)
·请联名《就十字架被强拆92岁老牧师的紧急呼吁》(14)
·家庭教会结束警察上门来我出门被跟着
·为狱中的基督徒胡石根徐彩虹祈祷(2016-1)
·为狱中的基督徒胡石根徐彩虹祈祷(2016-2)
·我们为什么要单单地信仰耶稣基督
·崇拜耶稣就会使我们拿去恨充满爱
·人类的大脑内具有崇拜爱善恨恶区
·拿去恨充满爱才会具有健康的心身
·我们为什么要单单地信仰耶稣基督
·崇拜耶稣就会使我们拿去恨充满爱
·人类的大脑内具有崇拜爱善恨恶区
·拿去恨充满爱才会具有健康的心身
·圣经告诉我们除耶稣之外别无拯救
·人人有灵魂并且灵魂不死将受审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徐永海:我的主内弟兄刘凤钢

   
   
   
   
   


   
   
   
   2013-8-1徐永海注:作为基督徒,我写了《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作为医生,我写了《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和《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7月初,我的博客《徐永海》登出这几篇文章后,不仅这几篇文章,而且自2007年6月之后的文章都消失了。我不得不重发被消失的文章。7月中,连2003年3月后的文章也消失了。我被“撒旦们”黑了,为此不得不在《祷告中国》中重发被消失的文章。
   
   《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80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和《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32
   
   
   
   
   
   我的主内弟兄刘凤钢
   
   徐永海
   
   
   2001年10月7日
   
   我与刘凤钢认识是在1990年,是在袁相忱牧师的基督教家庭聚会。1990年,袁相忱牧师的家庭聚会是在他的大女儿家,地点是在北京市朝阳区的垂杨柳,人数也只有十几个人。原来聚会不是在这里,而是在北京白塔寺袁相忱牧师自己的家中,只因受到有关部门的“警告”不得不把聚会搬到大女儿家。在这里也没有两年,又被“警告”,不得不又搬回白塔寺。在此后,也多次受到“警告”,但袁相忱牧师没有再将聚会搬到别处去。
   
   一天在电梯中见到了一个弟兄,和他一起先后脚进了袁相忱牧师的大女儿家,没有说话。那时的聚会就如同秘密接头,进来如此,出去也如此,出去要一拨一拨的,不能被人看出来。后来袁相忱牧师的大女婿对我说,这个弟兄叫刘凤钢,他信主就象一百二十度的开水。这是刘凤钢给我的第一印象,也是他以后给我的印象,对信仰就象一百二十度的开水。
   
   我信主是在1989年的2月,刘凤钢信主在我之前,是在1987年。在1989年,刘凤钢弟兄就已经在自己的家里办基督教家庭聚会了,他的家庭聚会大多是年轻人,有弟兄,有秭妹,那时北京没有多少基督教家庭聚会,象刘凤钢弟兄家的以青年人为主的家庭聚会就更少了。那一段时间,我断断续续参加了刘凤钢弟兄家的家庭聚会,只是他是教会的领袖,我是普通的信徒。
   
   山东省济宁市微山县韩庄镇多义沟村,那里的基督教家庭聚会异常兴旺,他们用自己的劳动所得盖了教堂,几千名基督徒在他们那里聚会。1992年6月18日公安人员用推土机推倒了他们的教堂,拿走了他们的财产,抓走了他们的弟兄姊妹。教会负责人郑元苏弟兄被判了12年,四十多名弟兄姊妹被关了2年以上。1994年春天,多义沟的弟兄找到刘凤钢和华惠棋弟兄。在刘凤钢和华惠棋的带领下,我们尽自己的能力给了多义沟弟兄秭妹一些帮助,还将他们的处境告诉了一些国外的弟兄秭妹。
   
   通过这件事,我们这些具有共同追求的弟兄秭妹聚在一起。1994年是一个多事的一年,在那一年,我们知道了“中国自由民主党”的朋友,知道了“中国劳动者权益保障同盟”的朋友,他们中的一些朋友被关被抓。“那里有苦难,那里就有上帝,那里就有基督徒。”刘凤钢弟兄多次这样说。这些朋友在困难中,他们的家庭在困难中,我们理应去看望他们,看望他们的家人。这样,刘凤钢带着我们多次去这些朋友的家里。
   
   由此,我们认识了一些“民运”的朋友,或者说“异议人士”,有王丹、刘念春、江棋生、李海等。我们和他们交往,我们与他们谈信仰,谈福音。后来一些朋友信主、成为基督徒,如储海蓝、任畹町、金艳明、沙裕光、钱玉民、高玉祥、杨靖、韩罡等,这是后话,在这里刘凤钢起了很大的作用。
   
   刘凤钢弟兄是个基督徒、是个传道人、是个家庭教会的领袖,他一直以传福音为自己的使命。他身上具有上帝的爱,使得他不能不关心这些异议人士,而不计较个人的得失。1995年,在召开“世界妇女大会”之前,刘凤钢弟兄几乎每天都和在美国的“中国人权”主席刘青电话联系。刘凤钢弟兄和刘青共同商量如何推动中国的人权改善。刘青在美国,刘凤钢在中国,这样很多事情就要由刘凤钢来进行,而做这些事情是很危险的。结果在1995年8月9日,刘凤钢弟兄被抓,后被劳动教养两年。同时被抓的还有高峰弟兄,被劳动教养两年半,在此之前的5月我也被抓,在9月被宣布劳动教养两年。
   
   在狱中,我没有和刘凤钢、高峰关在一起,我一直被关在西城看守所的“小号”里,而刘凤钢和高峰被关到东北的双河农场。那里的苦难是没法用语言来形容的。最简单的大小便,你都不能自由,一天只能早上、晚上去两次厕所,其他时间不许去。
   
   在狱中这两年,刘凤钢的母亲去世了,他没有和母亲见上最后一面。刘凤钢的母亲因为刘凤钢的事情着急,一病不起最终离开了人世。在狱中,人没有事情,只有时间,时间如何打发,就是想家里的人,更确切的说就是想自己的母亲。老母亲去世,家里人没有告诉刘凤钢。刘凤钢靠着信仰和对母亲的思念,度过那艰难的每一天,本想尽快回家见到老母亲,结果也没有见到。
   
   我和刘凤钢前后脚出狱,出狱后,我陪同刘凤钢弟兄去八宝山公墓,去看望他的母亲。手捧母亲的骨灰,刘凤钢放声痛哭。本想回来后好好孝敬自己的母亲,没有想到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
   
   刘凤钢的母亲也是基督徒,为此我一直很羡慕刘凤钢,他的母亲对刘凤钢信主很支持,对刘凤钢传福音也很支持。他的母亲对人很好,我每次去,都和他母亲谈一谈,有时还在他母亲那里吃饭,他的母亲是一个很好的老太太。愿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在天家里见面。
   
   刘凤钢母亲去世,刘凤钢没有在,在刘凤钢一家只有刘凤钢和他的母亲是基督徒,刘凤钢母亲去世后,按照基督教的礼节,一些主内的弟兄姊妹帮助料理了后事,并录了像,以使刘凤钢能够看到,使刘凤钢多少得点安慰。
   
   刘凤钢弟兄出狱了,并没有因为他母亲的去世而消沉,他更加成熟,在传福音的道路上,他更加坚定。目前,刘凤钢弟兄带领着几个家庭聚会,并定期去农村传福音。虽然面临着逼迫和危险,但刘凤钢弟兄已将这一切都交给了主。
   
   徐永海
   2001年10月7日
(2013/08/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