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稻草计划
[主页]->[新会员区]->[稻草计划]->[共匪谋杀---- 再一次失败!]
稻草计划
·共匪黑榜----邓家犬胡锦涛
·美国人吓死一窝-------“共鬼鸡”!
·猫眼看人凌霜:人权高于主权
· 共匪黑手伸进泰国华人中学
·共匪胜我一局
· 当老师,小赢共匪一局!
·共匪"改革开放",婊子"贞节牌坊"! (一)
· 老师!你不怕死吗?
· 父亲泉下有知,请原谅儿不孝!
·反抗起义、军事政变随时随地可以发生!
·共匪谋杀---- 再一次失败!
·共匪为什么杀我?
· 共匪谋杀同谋---韩国仁川机场
· 共匪谋杀同谋---韩国仁川机场
· 共匪谋杀同谋---韩国仁川机场
· 拍卖共匪杀人证据---不想追究泰国人责任
· 曼谷机场--共匪谋杀同谋
· 小心共匪生化武器----缅烟杀器
· 台湾风云与两个姓王的先生
· 台湾风云与两个姓王的先生
· 共匪黑榜-----狗肺屠夫周强
·借美国"钟馗", 斩共匪恶鬼!
·共匪又胜一局,我已经没有钱吃饭!
·台湾国立中正大学被共匪收买!
· 共匪\中正大学\张明光狼狈为奸
· 灭 匪 建 国 行 动 准 则 (稻草小组)
· 消灭共贪党行 动 准 则
· 泰国北部中文老师被谋杀!
· 马志杰被强行赶出净心小学
·絕地反擊 共fei---请求泰国朋友帮助
·掌握、破获共匪间谍网,请跟我来!
·稻草小组任务(第一阶段)
·稻草小组任务(第二阶段)
· 稻草小组任务 (第三阶段)
·稻草小组任务 (第四阶段)
· 稻草小组须无所不在,创造条件一举彻底摧毁共贪党统治集团
· 消灭共产党,各自为战
·共匪大谷地谋杀,马志杰再中毒!
· 共匪曼谷毒杀,马志杰突现老年痴呆症状!
·马志杰再一次被逼入绝地
·共匪在难民署门外攻击马志杰
·共匪收购了难民署,马志杰天天睡马路!
·第八天
·第八天
·第九天
·难民署第十天
·难民署第十一天
·难民署抗议第十二天
·住难民署门外抗议第十四天
·抗议难民署第十五天
·抗议难民署第十六天
·抗议难民署第十七天
·抗议难民署第十八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十九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十九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一天
·马志杰抗议曼谷难民署官员勾结共匪谋杀第二十二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三天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四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五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六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八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九天
·一半天我可能出事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30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31天
·英雄非我所求,邓小平不屑为伍
·抗议谋杀33天
·抗议谋杀34天
·抗议谋杀35天
·抗议谋杀36天,马志杰老年痴呆症症状越发严重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38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38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39天,共匪派佤邦杀追到曼谷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0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1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2天
·抗议谋杀43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4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5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6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6天
·晚上找我的任何人都可能是杀手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7天
·抗议曼谷联合国难民署勾结中国共产党间谍谋杀第48天
·抗议曼谷联合国难民署勾结中国共产党间谍谋杀第48天
·抗议曼谷联合国难民署勾结中国共产党间谍谋杀第48天
·抗议曼谷联合国难民署勾结中国共产党间谍谋杀第48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9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50天
·抗议联合国谋生第51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52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53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53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55天
·抗议联合国难民署谋杀第56天
·共匪真无耻
·抗议联合国谋杀57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58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59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匪谋杀---- 再一次失败!

    我从2011年7月1日越南友谊关出口被共匪“铁蜻蜓暗器”袭击,到近日在
   清莱高速公路差点“被车祸”死亡,时间、地点、人物、方式方法清楚明白的共匪谋杀还有:
    一、在曼谷辉煌“顾辉鹏”公寓一次袭击、一次下毒,我到曼谷及周边20多个医院血液、尿液化验,都被共匪的金钱收买破坏,连难民署BRC医生(难民署姓刘的女翻译参与)、曼谷警察总医院(当时一个怀孕的女士在柜台内目睹了事件全部过程)也被共匪的金钱收买。现证实共匪林大军参与谋杀。医院有:曼谷国际医院、才医(华人办的)等。
    二、在美斯乐银行旁边的网吧,这次还是“铁蜻蜓暗器”袭击。因为我早已经发现4、5个年轻人有问题,网吧老板和上网的孩子们都告诉我他们不是本地人。因为有准备,他们刚出手我就发现,东西是个蜻蜓大小飞行器。在试图捕捉“铁蜻蜓暗器”时,被它蛰了右手中指内侧,可惜没有拿到共匪暗杀武器。那种痛苦感觉与友谊关出口“铁蜻蜓暗器”袭击时一模一样,也是几秒钟右手中指快速肿大。我回家就拍了多张照片,扔在曼谷美国大使馆门口的证剧应该有照片。
    三、在美斯乐医院路边某间房子内住着两个三十左右的年轻人,他们带着一个小孩。他们常常开着一部黑色的双排座客货车,而且常常挂红色的临时牌子。一天我想晚上我走西边出村办事,还没出村发现他们再次跟踪我。于是我返回来跟踪他们(当时那个女的曾经到7超市一趟),但很快被他们发现。当时是晚上9点左右,他们突然加速开向东边村外,我发现事情不对头就骑摩托返回村中心。到了白天卖煤气罐的那家商店门口时,一辆没开车灯的小车逆行飞快向我撞来,我快速左转到商店旁边,等我回头看时,车子已经消失了。


   
    四、唯一一次拿到确凿证据的共匪谋杀(这些证据照片已经公布在:马志杰google+与马志杰facebook上)
   
    到漂排教书后,我在美占买了一辆旧摩托车,他们现场给换了新刹车线、新电瓶、新灯泡(因为不会泰语,我请我的一个姓童的学生和我一起去买的车)。因为漏机油,在买车处修理多次都没有彻底解决问题。在漂排村中心地带也有一个修摩托车的泰国人,他的中文讲的非常好。开始我讲车子漏机油小毛病,前两次他都说现在没时间,一定让我将车子放在他那里慢慢搞,第三次时只好将车子放在他那里。但是,一次偶然路过他门口时发现他正在给我的发动机底部安装两个铜套。他神色慌张闪烁其词地给出的理由是:那两个螺丝扣坏了。但是我看到底部五个螺丝扣只有更换机油的口螺丝坏的非常严重,他反而未做任何处理;并且卖车市场工人当我的面修理也没有发现那两个螺丝扣坏了。我没有再说多余的话,只是告诉他:你看着办吧,随你,我只负责给钱。后来他讲完全修好了,保证没有任何问题。后我刚刚骑了不到二十天,一天在满星叠菜市场机器底部“啪”的一声裂了一个口子,机油快速涌了出来。我急忙开回了漂排村。开始我并不百分之百确定那两个铜套是共匪送我的礼物,但后来外界知道我决定买个新机器时,居然有5、6拨人迫切购买那个破发动机。其中两拨人追到另一个修理铺商量,而且我们学校李校长的一个亲戚都在场并免费当翻译。在买新发动机的地方(华人)时,我给了两千定金,他也要我把旧发动机留下当定金,我拒绝了。特别是那个安装了铜套的泰国人,更是不厌其烦的关心我的破发动机。还有几个本来不相干的人也打听我的旧发动机如何处理,一夜之间一个破发动机成了香饽饽。此时我乐了,我特别想高喊:谢谢共匪送我礼物。
    出国以来,我被共匪肆无忌惮的迫害、追杀。因为没有办法拿到证据,只能处处被动挨打,毫无还手之力。现在我决定充分利用这两个礼物。于是我用钢锯条把“两个礼物”从发动机上锯了下来,用金属盒子包装好。而后两次来到清迈、曼谷,一个免费送给了台湾政府(不要任何好处、无任何条件)、一个存放在了某国际新闻机构。
   
    但是,在第二次从清迈回到清莱时发现一个性命攸关的问题:在去清迈前我把摩托车放在常常住的一个旅馆院子里,这是清莱城中心最便宜的地方(只此一家每天只有250泰铢)。当我从旅馆出来时居然迷路了(我来往清莱城多次),在城里转了两圈才出来。快出城时碰到一个小问题,我一踩脚刹车,居然踩不下去;我急忙用力握手刹车,“啪”的一声,手刹车突然断了;我急忙双脚托地,终于避免了一场车祸。
    我把车停在路边,抽了一颗烟,检查了前后刹车。后刹车踩不下去,但不知原因。而前刹车被整整齐齐地剪断了,只留了一根没有剪断(这是“啪”一声的来处)。我仔仔细细地考虑了前前后后的事情,我相信在回去的路上一定有共匪准备好给我制造车祸。我决定先不修车,我就是想看看共匪能把我怎么样。
    从清莱到美占的高速公路上,我用每小时20公里速度一直最靠左路边慢慢行驶。不久,我发现公里上总是有不同的几辆车非常另类。高速公路上的车全部在路的右边飞快行驶,而在左边路上爬行的我身后总有一辆(更换几次)汽车慢慢晃悠,我加速时他们也加速。我停下几次抽烟,后面车都换了样子。后来我突然冲向跟着我的车,并把头几乎贴到车玻璃上观看,看到车内一男一女。很快那辆车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安全回到满星叠,并且在买发电机那家修理铺更换了新的前刹车线。而后刹车我回到漂排请另一家修理铺彻底修理好了。(此次谋杀有个姓张的爱滋病人参与)
   
    我相信,老天爷怒目紧盯共匪滔天罪恶,他又给我一次机会为消灭共产党出力!
   
    稻草小组 马志杰
   
   
(2013/08/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