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稻草计划
[主页]->[新会员区]->[稻草计划]->[反抗起义、军事政变随时随地可以发生!]
稻草计划
·共匪"改革开放",婊子"贞节牌坊"! (一)
· 老师!你不怕死吗?
· 父亲泉下有知,请原谅儿不孝!
·反抗起义、军事政变随时随地可以发生!
·共匪谋杀---- 再一次失败!
·共匪为什么杀我?
· 共匪谋杀同谋---韩国仁川机场
· 共匪谋杀同谋---韩国仁川机场
· 共匪谋杀同谋---韩国仁川机场
· 拍卖共匪杀人证据---不想追究泰国人责任
· 曼谷机场--共匪谋杀同谋
· 小心共匪生化武器----缅烟杀器
· 台湾风云与两个姓王的先生
· 台湾风云与两个姓王的先生
· 共匪黑榜-----狗肺屠夫周强
·借美国"钟馗", 斩共匪恶鬼!
·共匪又胜一局,我已经没有钱吃饭!
·台湾国立中正大学被共匪收买!
· 共匪\中正大学\张明光狼狈为奸
· 灭 匪 建 国 行 动 准 则 (稻草小组)
· 消灭共贪党行 动 准 则
· 泰国北部中文老师被谋杀!
· 马志杰被强行赶出净心小学
·絕地反擊 共fei---请求泰国朋友帮助
·掌握、破获共匪间谍网,请跟我来!
·稻草小组任务(第一阶段)
·稻草小组任务(第二阶段)
· 稻草小组任务 (第三阶段)
·稻草小组任务 (第四阶段)
· 稻草小组须无所不在,创造条件一举彻底摧毁共贪党统治集团
· 消灭共产党,各自为战
·共匪大谷地谋杀,马志杰再中毒!
· 共匪曼谷毒杀,马志杰突现老年痴呆症状!
·马志杰再一次被逼入绝地
·共匪在难民署门外攻击马志杰
·共匪收购了难民署,马志杰天天睡马路!
·第八天
·第八天
·第九天
·难民署第十天
·难民署第十一天
·难民署抗议第十二天
·住难民署门外抗议第十四天
·抗议难民署第十五天
·抗议难民署第十六天
·抗议难民署第十七天
·抗议难民署第十八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十九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十九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一天
·马志杰抗议曼谷难民署官员勾结共匪谋杀第二十二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三天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四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五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六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八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二十九天
·一半天我可能出事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30天
·抗议难民署共产党谋杀第31天
·英雄非我所求,邓小平不屑为伍
·抗议谋杀33天
·抗议谋杀34天
·抗议谋杀35天
·抗议谋杀36天,马志杰老年痴呆症症状越发严重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38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38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39天,共匪派佤邦杀追到曼谷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0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1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2天
·抗议谋杀43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4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5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6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6天
·晚上找我的任何人都可能是杀手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7天
·抗议曼谷联合国难民署勾结中国共产党间谍谋杀第48天
·抗议曼谷联合国难民署勾结中国共产党间谍谋杀第48天
·抗议曼谷联合国难民署勾结中国共产党间谍谋杀第48天
·抗议曼谷联合国难民署勾结中国共产党间谍谋杀第48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49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50天
·抗议联合国谋生第51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52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53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53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55天
·抗议联合国难民署谋杀第56天
·共匪真无耻
·抗议联合国谋杀57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58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59天
·抗议联合国谋杀第60天
·杀马志杰,千载难逢的机会
·来过一个人,特别好笑
·抗议难民署谋杀61天
·抗议难民署谋杀61天
·抗议曼谷联合国谋杀62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反抗起义、军事政变随时随地可以发生!

    中国共产党丧尽天良、罪恶滔天,现在彻底消灭他们的所有政治经济条件已经完全具备。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等匪首愚蠢地以为掌握了军队领导权,他们就可以世世代代骑在中国人民头上安享“摸着石头过河”的快乐;子子孙孙高喊“改革开放”敲骨榨髓地抢劫百代华夏子孙活命“红利”。然而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等共贪党党魁阻挡不了历史前进步伐,现实马上会告诉他们:共贪党抢劫集团的“中国梦”只有在一个地方可做,那就是未来高墙内的监狱!
    我相信:未来千百天里,每月、每天、每小时都可能发生反抗起义、军事政变,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等匪首一定会在一场摧枯拉朽的反抗起义、军事政变中迅速完蛋,而阴森森的监房早已为他们预订了铺位。
    为了未来的反抗起义、军事政变能够减少中国人民的代价和牺牲,也为了各种反抗起义、军事政变能够迅速获得成功;我把自己多年前组织的一场小小的“军事政变”公布于众,希望能对组织起义、政变的下层军官和士兵有所帮助。
   
    多年前我在新疆乌鲁木齐市守备师炮团一连服兵役,因一件偶然小事而组织了一场致使全师紧急集合的小小“军事政变”。大约在1985年的某月,一天我去营房外的卫生间方便。回来的路上突然听见有个家乡口音的人在哭喊叫骂,听起来声音非常凄惨,我马上对着哭声的地方冲了过去。在三连的营房水井边,一群三连战士正挥舞着铁锹、棍棒拼命殴打一个喊我们老家口语的战士(我不认识他)。而三连连长正在高声鼓动:狠狠地打,死了我负责!我怒火中烧,不顾一切地闯进了人群,连拉带拽把那个老乡抢了出来。当时我在部队也是个兵头(有一定威信的战士),三连战士看到我后都纷纷退后。那个老乡已经被打糊涂了,刚出来时还向我动手。当他看清楚我时(他显然认识我),他语无伦次地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向我哭诉起来:老马!老马!他们欺负我!他们欺负我!老马!他们不让担水、不让担水;他们打我!他们打我!他们打我!


    从远隔千山万水的张家口来到新疆,我们在潜意识里已经把对方当成了骨肉兄弟。他的遭遇让我怒火冲天,我不顾一切地迅速招集我们团张家口老乡来开会。同时,我也联系了我们师三团、四团的老乡,希望他们能够快速赶来帮忙。开会时大家已经知道了事情的概况,弟兄们群情激奋,多数人高喊着要找三连算账。此时我基本冷静了下来,觉得应该尽量避免打起来;主要控制三连连长,逼团里处理他。同时要求团里赔偿挨打的老乡,并且送他到军区总医院检查、看病。开会的时候,有几十个新疆的战士主动要求参加。在三团、四团老乡还没有到来前,我们大约已经组织了一百人左右参与行动。
    我们突然袭击包围了三连,迅速控制了三连连长,并且切断了他的所有对外联系。我安排人把守了弹药库以及排长以上干部的办公室,不许任何人随便走动。同时所有三连营房通道派人看守,防止有人帮助三连连长。另外,我在通道里高声对三连战士喊话:三连的兄弟们,我是一连的马志杰;我们现在只跟三连连长算账,与你们没有关系,请兄弟们不要管闲事,以免伤了和气。
    此事引起全团巨大震动,听说师部也紧急集合应对不测(师部离我们连距离不到一千米)。经过了不到一天的时间谈判,团里出乎意料地全部答应了我们的条件。我们一时激动的莽撞行动,居然大获全胜。后来我回忆此事,部队所以没有武力镇压,与当时我们团的主要领导是河北老乡,我们营长、连长、排长与我个人关系良好有一定关系。
   
    此“军事政变”最大的不足是:我们没有考虑好一旦局面严重失控,我们撤退到何处!希望未来组织反抗起义的人民英雄们引以为戒,动手前考虑好撤退路线、安身之地、坚持战斗以及扩大战果的方法、策略。
   
    稻草小组 马志杰
   
(2013/08/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