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环时”哪知“民运”鸿鹄之志]
陈维健文集
·中共囊括罗马教廷颁布的七项新罪
·拉萨血案中共还世界的一个惊奇
·马英九胜选改变了中国的政治生态
·西藏一个民族的生存与死亡
·就西藏问题给中国留学生的一封信
·种族主义的反手掌
·中共对西藏的屠杀唤醒了西方社会的良知
·达赖喇嘛是汉藏和平的庇护神
·西方重遭义和团 四海翻起五星旗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与社区散记(一) (图)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和社区散记(二) (图)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和社区散记(三)(图)
·中藏会谈历史经验和机会
·蓝天绿地泛红潮,豪车尽插五星旗
·从中藏会谈看奥运临近的中国形势
·从缅甸风灾看人权与主权的关系
·天灾加人祸 天变道亦变
·主权阴影笼罩下的救灾
·马英九宣誓就任中华民国总统感怀
·中共当局必须向人民讲清四川地震真相
·八九“六四”与“五一二”大地震
·震灾之丑莫过于余秋雨含泪阻灾民
·只盼冤魂化厉鬼 看奥运万鬼齐哭
·揪住范跑跑放走了党跑跑
·胡锦涛为奥运卖国求荣
·人间天堂纽西兰成为犯罪天堂
·瓮县官逼民反 奥运年中国已处火山口
·警为刀俎民为鱼肉 杨佳杀警成英雄
·中共为奥运已疯狂
·穆加贝的暴政和中共的国际政治
·奥运在即中国维权抗暴风云激荡
·奥运反恐和狼来了
·奥运中国几家欢乐几家怨
·京城八月暮鼓晨钟悲天击地
·为了国家的利益对奥运观众进行“恐怖袭击”
·刘翔不能承受的金牌之重
·北京奥运与两位八旬老太的命运
·新疆正在成为中国的巴勒斯坦
·维族人的胡须与汉族人的头发
·三鹿毒奶粉污染人间净土纽西兰
·就三鹿奶粉事件陈维健接受纽西兰电视三台采访
·三鹿奶粉纽西兰栽了跟斗说不清
·无毒无偶的特供食品
·神舟上天食品落毒的中国
·台灣小調
·中国政府二千亿为美救市的乌龙事件
·胡锦涛土地流转“杀”农民
·选纽西兰国会议员忠于中国
·中国人的待客之道
·两岸会谈台湾不能放弃民主
·奥巴马胜选的意义——写在美国大选之夜
·中藏会谈后西藏的生与死
·正义之兽的司法在中国已成敛财之兽
·陇南暴动北京示威中共花腔走板
·一定要向共产党讨一个说法
·法国总统萨科奇在西藏问题上坚持国家尊严
·“零八宪章”民主不能再等待的呼声
·零八岁未结石孩子家庭叫痛的寒冷
·新年看两岸关系中的团团圆圆
2009文章
·国共两党不是笑话的笑话关系
·2009年中国的第一场大火
·奥巴马:须知你们站在历史错误的一边
·新春读震灾难属联署信
·500元逼藏人欢庆过年
·与上帝的距离 -------沙漠历险记
·中国干旱农业投资减少瞎折腾的恶果
·有感温总理对扔鞋者的宽洪大量
·一袋文件一代贪官的写真集
·向自焚者开枪的西藏白皮书
·中国围剿美舰声东击西
·来自和谐社会酷刑下的报告
·赌博城派对话厨师
·樱花树下的迷乱
·“中国人不高兴”作者为何不高兴
·中共是制造农奴社会的最大农奴主
·北大“叫兽” 孙东东的罪与罚
·与时俱进的嫖宿幼女案
·索马里海盗遭遇中国人权
·城管秘籍透出中共政权与民为敌的本质
·五四运动被共产党绑架的运动
·陈维健:西藏问题是文化存亡之争
·杭州赛车肇事和巴东烈女抗暴启示录
·邓玉姣事件看中共从政治强奸到刑事强奸
·“八九•六四”天安门的“杰作”
·六四二十周年中共成了人民公敌
·一个政权和一个人的一张嘴一张脸
·十万一支香 千金衲云锦
·“替谁说话”看石首的官民对立事件
·新疆“七五”事件的核心是维族维权抗暴 中共制造维汉仇恨
·“国学大师”仙逝看中国的传统文化热
·发展是硬道理之下的“绝代”巅峰
·国企改制世上最无耻的掠夺
·两岸救灾看两岸媒体的不同声调
·重庆打黑为民除害还是以黑打黑
·日内瓦汉藏会议随感
·慈悲是慈悲者的通行证
·胡锦涛头戴维族小花帽掩饰不了维汉血腥冲突
·阿扁被判重刑为台湾政治埋下隐患
·“祖国六十岁”的历史随想
·西方媒体“妖魔化”中国的人文亮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环时”哪知“民运”鸿鹄之志

   
   中共喉舌以奇谈怪论著称的“环球时报”,日前一篇以“海外民运需吞下被 边缘化的苦果”说:海外民运已经被边缘化了,并沦为最小的棋子,没有人相信他们能掀起大浪。海外“民运”自天安门大屠杀,大批异见人士流亡海外,产生“海外民运”这一名号以来,无论高潮还是低潮,甚至滑落低谷,中共大小媒体均是一律不于置评,这几乎是中共的潜规则。今日“环时”忽然打破规则,高调评论,不知有何玄机。
   “环时”在文中提到海外民运“天下围城”,明年“六四”25周年要到天安门广场集结闹事,可见这篇文章是由此而来的。既然此文立论在先,海外民运已经边缘化了,又何愁“天下围城”,既然“环时”如此郑重其事,恐怕是不敢小觑这只“小棋”。其实“环时”到没有说错,海外民运真干、实干的,大约也就二百来号人。但是人多人少,从来不决定胜负,“楚虽三户,亡秦必楚”,二百来号人也不算少,胜负在于谁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如果站在了历史的反面,站在了人民的对立面,时代的对立面,纵有铁甲百万,一当时势到来,还不是摧枯拉朽,瞬间就完蛋了。秦二世而亡,今日中共按血缘继位,习近平正好是中共“二代”。
   海外民运25年,从盛极一时,到跌了低谷,一路过来,沉重、艰难、困苦、而又漫长,民运人士在西方确实已经被边缘化了。边缘化既有民运本身的问题,又有中共的分化瓦解,但根本上是整 个西方“冷战”以后,集体性地放弃了对共产政权的遏制,为了经济利益把13亿中国人对民主自由的渴望搁在一边,置若罔闻,不惜与屠杀人民的专制政权中共结盟,使中国海外民运成为国际民主社会,不疼不爱的孤儿,在艰难时世中,饱尝世态炎凉,政治冷暖。
   人是要吃饭的,要生活的,海外民运人士除极个别的人士得到一点极可怜的经济来源以外,均靠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如果他们是一个单纯的移民,象许多移民的同胞一样,拼搏二十几年,自然打出一片天地来。但是他们不是移民,他们是一群政治流亡者,他们的目的不是为自己的家庭在海外开辟新天地,他们的事业在中国,在他们故乡的土地上,他们心心念念的是那块土地上受专制政治之苦的民众,是中国的政治势态何去何从。谁都知道在海外安身立命已经不易,肩挑一担,心挂二头,更是难上加难。专制社会的政治流亡者,从无有过象中国民运人士生得如此之难,活得如此之累。


   “环时”说:海外民运人士失去了和中国主流社会正面的互动能力,一些人甚至同“藏独”“疆独”搞在一起。如果说这个“主流社会”指的是掌控中国的利益主体,此话没错,但是如果指的是这些年来一直象地火一样涌动的民主力量,那么此话大谬。这些年来海外民运凭借互联网,与国内的民主力量结成了唇齿相依,生死相共的关系。其实海外本是没有民运,海外的民运就是中国民运被迫在海外流落的部队。海外民运,有一分钱了,就想掰一半给国内寄去,国内有事了,就在海外大声疾呼。从国内民主异见挺身抗争,底层维权抗暴,到访民上访喊冤,无一不同声相应,同气相求。中共对此的策略是,海外的民运人士不让进,国内的民运人士不让出。至于说与“藏独”“疆独”搞在一起,藏独也好,疆独也好,都是中共暴政逼迫出来的,海外民运与他们在一起,根本上是化解因中共暴政结下的民族仇恨,根本上把西藏与新疆的民族反抗,看成是中国全民反抗暴政的一部分。
   “环时”的文章对“民运”的评论还有很多,但所持的观点只有一条,即不论是非,只说势利。在他看来,一个人也好,一个群体也好,不在于坚持什么,而在于得到什么。而“民运”看来却恰恰相反。二十多年来,是中国“大块吃肉,大秤分金”的二十多年,海外民运一无所得。以“环时”看来当然是“走错了路”,要不然以流落到海外的民运人士的能力,与此前一些人士在国内的地位、学位,好歹也分它几斤银子。但是“环时”之类,在这些年的腐败堕落中,已很难理解,有一种比权势,金钱更珍贵的东西,那就是对理念的坚持,对真理的追求。现在这些在权位,利益上的人,特别是掌控着舆论媒体的人,也是读过书,有过追求的,在这个世风日下,政治腐败的社会,本该为民立言、立德 、立行,但却以歪理邪说为腐朽、腐败、腐化,涂脂抹粉,以此求荣求利。这样一种精神缺钙的利益之徒,哪里理解得了,铁骨铮铮,肩担道义的民运人士,为求中国民主大业的鸿鹄之志。以俗人的市侩人生观来说,只要有功名利禄,站着跪着都是一样的,但男子汉大丈夫的事业千秋,是非站着不可,是要有“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的浩然之气。而海外民运这二十多年来,至所以能够坚持到今天,凭的就是这股浩然之气,这股浩气也是中华民族一脉尚 存的精血之所在。
   民运在中国这盘大棋上,或许是一只最小的棋子,但他是一只勇猛前进,决不后退的卒子,卒子过河可吃帅,这个道理“环时”不会不懂。“八九、六四”天安门民主运动的副总指挥封从德,说得好,“我们只要赢一次,他们就永远输了”。海外民运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他们输得起,而中共政权因站在历史错误的一边,他们只要输一次,就全完了,中国社会将不可逆转地走向自由,走向民主,走向宪政。
   “环时”最后以嘲笑奚落的语调劝说民运人士,“继续扎腾或纠集下去不如随遇而安”,“否则他们就是时代风中刮过的沙尘”。我们到要反劝,“环时”那些手上掌着一点权,口袋里捂着一些银子的利益既得者们,不要颠倒妄想,为眼前利益所迷,你们依附在中共权贵集团上,得来的那点荣华不过是虚荣浮华,如过路烟云,到头来只能成为一段家人朋友不愿提及的耻辱历史,被千万万人所唾骂。而民运人士虽然是风中的尘沙,但颗颗都如金子般的闪光,在民主纪念碑上,将刻上他们骄傲的字样。
(2013/08/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