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兴于征地,亡与征地]
郑恩宠
·35律师上书人大各级律协会登记违法
·法律泰斗纷纷批假“宪法”假“法治”
·基督教在中国“一教独大”?
·拦习车证明迷信习近平和上访失败
·访民今天拿维稳费明天准备坐牢吧
·海南三千民众游行反拆迁上海呢?
·和平奖鼓舞中国律师们
·美人权报告未提中国访民
·广东上千村民与警方冲突
·抓上海虎待习最后决心
·我与82律师就包卓轩失踪的声明
·打压律师子女的政府心虚得很
·律师是突尼斯成功推手和重要力量
·上海蔡孝敏行政诉讼有水平
·中美在律师孩子留学争议抢占制高点?
·新华社为何长篇报道律师儿子偷渡?
·选择性“反腐”越反越失人心
·突尼斯成功给中国民众的启示
·北京1-8月271官员倒台上海按兵不动?
·法学教授张赞宁律师:认识邪教、警惕“真理”
·张东园:14位民国精英留在大陆的悲惨结局
·《大宪章》在中国命运
·张千帆:法西斯并未离我们远去
·女律师邹丽慧抗争的历程
·滕彪谈家人流亡过程
·香港新书:邓小平家与总参谋部贪腐内情
·两律师控告公安获受理
·于浩成去世留下法学遗产
·中国法学博士成台湾副总统候选人
·官方派律师代理访民上访僵局
·官方派律师代理访民上访僵局
·谨防律师评级压制律师
·境外资助款大减维权靠自己
·无《行政程序法》的中国
·三百警察十年上访无果
·从突尼斯获奖看中国
·从突尼斯获奖看中国
·黑龙江90人诉农业部为何胜诉?
·郭广昌上海又一个周正毅?
·郭广昌将引发上海地震?
·郭广昌发家基地是上海
·郭广昌撬动2000亿美元上海富豪
·律师是政府合作伙伴而非敌人
·郭广昌是上海模式失败
·谁在保护上海的郭广昌?
·卢武铉从维权律师到韩国总统
·郭广昌是刑事传唤还是失联?
·郭广昌政商同盟将瓦解
·郭广昌限制出境是犯罪嫌疑人?
·刘亚洲谈基督教、佛教、道教和儒家区别
·逮捕郭广昌需全国人大批准?
·郭广昌案好戏在后面?
·郭广昌行贿王宗南就可定罪?
·关注、举报郭广昌的十年历程(上)
·郭广昌案冲击南京政商两届?
·郭广昌与黄菊上海帮关系
·郭广昌的公司股票已蒸发200亿元
·郭广昌是周正毅第二
·上海副市长受处罚韩正有何责?
·上海周波、郭广昌先后出事
·上海城建置业书记被免职
·浦志强最经典话:我是美丽岛律师
·上海、湖北两女律师受辱
·多元化研讨福山是幸事?
·夏霖律师涉诈骗案台湾律师竞选总统
·现有美丽岛后有蒋经国开报禁、党禁
·台湾美丽岛事件何时爆发?
·300人权律师团新年献辞
·从美丽岛到台湾大选
·TPP与中国人权律师团元旦声明
·官媒:中国出路是宪政制度变革
·“法商”和依法治国
·习近平对上海要动手了
·孟建柱为何突然与12律师座谈?
·季刚被查为何震动上海?
·北京、上海将有反腐风暴?
·两律师获释和孟建柱会见12律师
·全球108团体呼释放律师和孟建柱见律师
·周恩来令销毁大饥荒死亡数据
·谢阳律师被捕
·关注香港九月立法会选举
·中国女律师入狱台湾女律师当总统
·蒋经国有否看错李登辉?
·高智晟赞赵威等良心犯
·红色高棉最终拒绝大选而灭亡
·蔡英文胜选台湾有女总统
·基督徒法学博士后成台湾总统
·选律师成总统是我的中国梦
·王宇、赵威中国未来女总统?
·蔡英文其人
·两岸关系非独统是人心向背
·9任律师成民进党主席
·国民党败选权贵经济失败
·维权律师已做好“入狱安排”
·美丽岛事件影响中国大陆
·各方呼吁重点救助维权律师家人
·律师为何当和尚?
·唐荆陵律师和习近平法博士
·出自河南的考拉和李和平律师
·很少有人理解高智晟律师
·中共为何还能长期保住执政地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兴于征地,亡与征地

来源﹕博讯博客-百家争鸣
   
   博讯[主页]->博客-[百家争鸣]->[郑恩宠]->[兴于征地,亡于征地]
   郑恩宠发表的文章﹕
   ·支持18律师!上海访民却袖手旁观!

   ·习夫人和朴槿惠,哪个更迷人?
   ·五年不炒地自动垮台!
   ·我的名与上帝紧密相连
   ·土地财政、微博和东亚政局(一)
   ·《动向》主编张伟国与我同所律师
   ·刘晓波为我呼吁!我同被上海老上访骂为狗!
   ·关注刘律师就是关注上海人自己命运!
   ·北京三公民被捕!上海访民袖手旁观?
   ·我的一审刑事判决书
   ·与欧议会议员会见(2008年11月26日)
   ·上海大火、上海真相与反思
   ·支持上海千人集会!进入环保维权新阶段!
   ·祝冯正虎获奖
   ·上海维权的进步与转折,年青人起来了!
   ·成为十佳维权律师,荣耀上帝!
   ·支持王澄!学《台湾民进党史》
   ·平反六四 放下邓旗 走向文明
   ·中国模式是条死路、绝路!
   ·加入51律师法律后援团
   ·刘晓波的律师到我家
   ·祝杨建利获!
   ·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回我问题?
   ·一年剥夺政治权利的小结
   ·方励之是中国维权律师的导师和榜样(一)
   ·三个男人一台戏
   ·11律师11勇士!历史记住他们!
   ·丁薛祥入京上海访民大失败!
   ·方励之是中国维权律师的导师和榜样(二)
   ·俞正声不要阻止欧盟政要与我会面
   ·姜凤林:没有基督教就没有中国的高等教育
   ·薄熙来免职传上海大快人心!
   ·六四和蒋经国政治反攻
   ·关注中德第11次人权对话
   ·郭国汀为我辩护二审判辩护词
   ·郭国汀为我辩护二审判辩护词
   ·上海高层拒绝财产公示
   ·传教士是中国的恩人,传来真理和光明
   ·陈光诚为何待遇超过其他流亡者?
   ·丁薛祥入京与陈光诚获奖!看变化!
   ·土地财政、微博和东亚政局(二)
   ·东正教将在中国恢复?
   ·土地财政、微博和东亚政局(三)
   ·在教堂见沈佩兰姐妹希望在80、90后
   ·支持21律师为残障人呼吁
   ·土地财政、微博和东亚政局(四)
   ·冯正虎到我家
   ·陈光诚获奖中国律师光辉一页
   ·最高法605反对!120弃权!
   ·宗教自由也是公民最大自由
   ·普世价值适合台湾也适合大陆
   ·国内基督教人数第一
   ·习奥会见美外交官将与我会面
   ·我与美国外交官成功会面
   ·律师绝食中国美丽岛时代到来?
   ·吕耿松的女儿为何不能出境?
   ·为何阻拦高瑜出境?
   ·40警察对付一个教授
   ·上海维权人应关注赵常青被捕!
   ·济南纪念六四24周年上海将是?
   ·当局怕我卷入香港占领中环延迟到港审批
   ·支持鲍彤呼吁释放十君子!
   ·支持9律师、公民声明!
   ·自由亚洲报道:我与美外交官会面
   ·希望之声:我与美外交官会面
   ·笔会颁奖我5月不能到港
   ·习新政:70%的上访将终结,司法介入合法化!
   ·2012十佳维权律师简介
   ·习新政:司法对付访民合法化!
   ·香港大批90后参加平反六四游行!
   ·六四前广州律师被传唤
   ·我支持释放王炳章!
   ·新唐人电视台:我与美外交官会面
   ·谢谢默克尔关注中国人权
   ·学傅希秋、陈光诚人人揭外交部谎言
   ·支持何德普悼念六四先烈
   ·人人揭外交部谎言!
   ·我向美外交官提出关注斯伟江等律师名单
   ·陈光诚家人特批赴美为习奥会谈属小人政治
   ·呼吁平反赵紫阳属公民权力!
   ·六四前广州律师被旅游?
   ·关注全国乡镇干部对体制的不满!
   ·《墓碑》获奖饿死3600万人中共要道歉
   ·闯外领馆告洋状成公民维权一方法
   ·千百个孙文光在高呼平反六四!
   ·上海律师张雪忠为刘萍辩护
   ·美国务院答外交官与我会面
   ·我声明:支持艾晓明声援叶海燕!
   ·祝天安门民主大学复校!
   ·铁路欠债2.6万亿利息都还不起
   ·支持美国务院六四声明!
   ·支持鲍彤平反六四靠自己!
   ·沙叶新代表上海市民的抗议!
   ·六四前大批律师被停业美丽岛时代将到
   ·我联署加入天安门民主大学
   ·六四前艾晓明教授被断网!
   ·美国务院发言人评我获自由
   ·美国务院发言人评我将获得自由
   ·美国务卿出席习奥会将提人权问题
   ·六四前美国会促中国释放政治犯
   ·六四各地异见人士情况
   
    兴于征地,亡于征地
   
   来源:香港《开放杂志》2012年4月号
   
   
   
   
    從土地財政發展到土地腐敗、金融腐敗。不斷透支明天的錢去追求現在的發展與政績,孕育著財政信用危機和中共亡黨失政的危機。
   
   
    三月三日到十四日,本屆全國人大、政協最後一次會議結束。從會議透出的信息,高層對今後的改革難有統一認識、目標和方向。鄧小平曾認為「摸著石頭過河」,但無神論者的鄧小平,不可能預知改革早已到了深水區,再「摸石頭」就可能被淹死。
   
    中國工程院副院長謝克昌認為:「改革如果不能深入,對國家是個災難」。南方科技大學校長朱清時認為:「危機已經出現,二、三十年前在國外留學的都是研究生,後來本科生開始留學,現在很多到國外讀中學了,說明老百姓用腳投票」。有人大代表坦陳,去年有一百萬高中生棄考,而到海外留學的人數增加二十五萬。八十二歲的經濟學家吳敬璉認為,國企等領域的改革近年有倒退趨勢……
   
    從人大會後,溫家寶答記者問中看出,中共的改革已進退兩難,越改越失人心。本文僅從稅制和土地徵用方面,論述當局是如何一步步走近「亡黨失政」的危險區。
   
    稅收達九萬億,稅負越改越重
    二○一一年中國大陸財政收入首次破人民幣十萬億元,其中稅收近九萬億,比上年增一萬億,同比增百分之二十二點六。二○○九年,《福布斯》發布「中國稅負痛苦指數為一百五十九,全球排名第二」。一九九四年,名義財政收入占GDP的比重為百分之十點三,二○○九年就達百分之二十一點四,若按全部政府「帳內」收入計算,宏觀稅負則高達百分之三十一點四。當年稅收六萬億,但加上非稅收入,如土地出讓金、社保基金、國有資本經營收入、納入財政預算外收入合計十點七萬億,而政府非納入預算外收入是無從查考的天文數。有人大代表認為,誰去調研就被認為刺探國家機密,誰公開就是泄露秘密……
   
    越拉越大的貧富差距,除體制性腐敗外,極不公平的稅制屬主因。目前實行的以間接稅為主而個稅等直接稅為副的稅制,個稅占總稅收百分之六點七,再改對縮小貧富差距只是杯水車薪。間接稅表面上由企業繳納,但消費者才是真正的繳稅者。針對一九八九年「六四」慘案後的經濟下滑趨勢,鄧小平南巡講話,九四年中共就用黨紀的「鐵腕」手段來實行易於徵收的以企業等間接稅為主導的稅制,導致該稅占稅收總收入的百分之八十五以上,這與市場經濟國家以個稅為主的稅制極大不同,個稅普遍占總財政的比例為百分之四十到五十。中國的企業稅意味著董事長和清潔工一視同仁,導致貧富差距難以改變。更多的數據表明,個稅繳納的主體並非是真正的富人,而是工薪階層占百分之七十五,他們是稅負最沉重的群體。在稅收征管制度還存在巨大漏洞時,往往是富人挾持政府,啟動遺產稅或各種針對富人的稅,比登天還難,貧富差距在近十年內不可能縮小。
   
    有人大代表認為:「作為城市工薪階層,每人一生至少要繳一百萬元的稅。」。
   
    歲入高於GDP二成國民負擔重
    中國的增值稅為百分之十七和百分之十三兩檔,但歐洲平均為百分之十,日本為百分之四,增值稅是一種間接稅,商品每流通一次,都被徵稅,最後由消費者承擔,增值稅是壓在中國民眾頭上的一座山。二○○三年來,中國的年GDP增長率為百分之十左右,但財政收入始終高於GDP百分之二十以上。
   
    二○○四年起,中共一再提「結構性減稅」,但至今財政收入非但沒減,甚至連減緩增長也沒有。這還不包括稅之外,更為龐大的而根本無從查考的「費」,公民所承擔的「費」並不亞於稅。恰恰是每一個納稅人,養活著執政黨,政府機構與每個公務員,而掏錢的公民,當然有理由關心自己的錢用在哪裡?總有一天,公民會在大街上理直氣壯地呼喊「共產黨你把我的錢用在哪裡?」
   
    一九五○年代,所有美國人繳給聯邦政府的個稅占GDP的百分之六,二○一○年為六點五;而一九五○年代,美國的企業稅占GDP的百分之四,二○一○年降為百分之一點八,企業稅在過去六十年減少了百分之六十。可以認為,美國的金融危機是美國政府從公民和企業收的稅較低,政府又不能亂花錢。中國政府為何首先宣布渡過二○○八年的世界金融海嘯,秘密就在於稅收超高增長,花錢無人可監督,以超軍費的維穩費來強制「社會穩定」。
   
    歐洲國家在過去六十年,宏觀稅負也基本維持在百分之四十左右,由於歐洲高福利國家的財政支出高,使政府無法擺脫高赤字、高國債、高稅負的狀態。美歐各國政府在制度上設計了限制政府隨意徵稅、增稅,反而將還富於民的哲學制度化,使宏觀稅負無法隨GDP增長而上升。另一方面政府的民生支出居高不下,為爭取選票寧可背負巨額的國債和赤字。有的歐洲國家國債餘額平均相當於GDP的百分之八、九十的水平,以至於面臨政府破產的風險,但美歐市場經濟國家是民選政府,「政府破產」不等於制度破產。政府破產是因稅收低,剝削少又不能亂花錢,用高福利來挽救「政府危機」。而今日中國的經濟繁榮是建立在高稅收、民生支出少,政府雖沒「破產」但卻面臨著制度破產的危機。美歐民眾要的是改選政府而不是改變制度,而中國民眾對改選政府領導人興趣不大,但從心底裡是要選擇更佳的制度,改革現行制度……
   
    今日美債、歐債危機的實質,或許終會促使世界市場經濟的進步,今日中國的改革已走到拐點,高舉鄧旗的人再去「摸石頭」是否會被淹死?讓歷史證明。
   
    地權博弈繫中共生死之命
    對廣東烏坎事件,汪洋認為,是十多年前《村委會選舉辦法》的落實而已,沒有任何創新。作為中共十八大政治明星的汪洋只向公眾表白一些「外交語言」。但作為胡耀邦之子、全國政協常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胡德平表示:「中國當前改革的突破口,應自土地始」並警告中(共)國「得之於土地,如果失敗了,也將失之於土地」。
   
    胡德平先生的警告和我十年前在上海法庭上的意見類同:「上海的改革將敗在土地上」和二○○八年以來在香港《開放雜誌》中有關「中共將亡於徵地、拆遷制度」等相關論述有何不同?今日之中國,一句話由中共高官後代講出,視為合法,而出自另一公民之口,就視為「危害國家安全」……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