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财税体制造成官逼民反]
郑恩宠
·郭广昌与黄菊上海帮关系
·郭广昌的公司股票已蒸发200亿元
·郭广昌是周正毅第二
·上海副市长受处罚韩正有何责?
·上海周波、郭广昌先后出事
·上海城建置业书记被免职
·浦志强最经典话:我是美丽岛律师
·上海、湖北两女律师受辱
·多元化研讨福山是幸事?
·夏霖律师涉诈骗案台湾律师竞选总统
·现有美丽岛后有蒋经国开报禁、党禁
·台湾美丽岛事件何时爆发?
·300人权律师团新年献辞
·从美丽岛到台湾大选
·TPP与中国人权律师团元旦声明
·官媒:中国出路是宪政制度变革
·“法商”和依法治国
·习近平对上海要动手了
·孟建柱为何突然与12律师座谈?
·季刚被查为何震动上海?
·北京、上海将有反腐风暴?
·两律师获释和孟建柱会见12律师
·全球108团体呼释放律师和孟建柱见律师
·周恩来令销毁大饥荒死亡数据
·谢阳律师被捕
·关注香港九月立法会选举
·中国女律师入狱台湾女律师当总统
·蒋经国有否看错李登辉?
·高智晟赞赵威等良心犯
·红色高棉最终拒绝大选而灭亡
·蔡英文胜选台湾有女总统
·基督徒法学博士后成台湾总统
·选律师成总统是我的中国梦
·王宇、赵威中国未来女总统?
·蔡英文其人
·两岸关系非独统是人心向背
·9任律师成民进党主席
·国民党败选权贵经济失败
·维权律师已做好“入狱安排”
·美丽岛事件影响中国大陆
·各方呼吁重点救助维权律师家人
·律师为何当和尚?
·唐荆陵律师和习近平法博士
·出自河南的考拉和李和平律师
·很少有人理解高智晟律师
·中共为何还能长期保住执政地位?
·上海政协2副主席9常委请辞
·当面批评上海一些访民是混蛋!
·上海访民又请本地律师了
·为何有人对援助资金急吼吼?
·上海拆迁户感谢政府和律师善意
·同维权律师关系不同命运也不同
·大多数访民是失败者白辛苦一场
·高智晟当年预见陈良宇倒台
·上海访民高价请律师申诉是进步?
·访民千里迢迢看望入狱律师父母
·年初一逛上海蒋美丽出境被阻
·南非白人总统律师向黑人律师交权
·访民比他人更忠于迷信共产党
·上海有访民热脸贴他人冷屁股
·三种国家赔偿法你可得哪种?
·海外有限资金应援救谁?
·一个大写的上海人国务院秘书级律师
·农民工自由进城定居是中国第一大问题
·迷信领袖批示的后果
·免费坐车上访是文革破坏行为
·参加圣诞聚会访民翻天覆地变化
·中共亡党新政府照样不解决访民问题
·独立中文笔会员谈访民问题
·非暴力须成本访民不是非暴力诉求
·言论自由是建立事实基础上
·瓦解朝鲜独裁政权人人有责
·瓦解朝鲜政权难民涌入中国
·习近平关注留学生在美成为基督徒
·王炳章女儿在加大学读法律
·郭国汀律师三次飞跃
·美制裁朝鲜习近平批示访民方案
·联合国秘书长是律师基督徒
·勿忘王若望先生
·台湾第三大党主席是律师、法博士
·71岁陈泱潮找到真理路
·读美国两年制大学不错选择
·逸风:《再谈访民》
·批评区政府不敢批评韩正的上海访民
·习近平何时取得律师资格取信于民?
·谁不年轻化谁就失败
·大批法官辞职中国希望
·今天拿维稳费明天就入狱
·中共还有多少明天和未来?
·与上海沈佩兰谈了五小时
·崔福芳请杨邵刚律师晚了十年
·考证习近平法学博士真与假?
·张凯律师总统梦应是中国人的梦
·“两会”前维权律师继续发声
·郎咸平儿子在上海读法学博士
·张思之获法国总统最高荣誉奖
·张思之获法国总统最高荣誉奖
·赵威的官方律师还收9千元
·709后法总统授张思之最高奖
·709后法总统授张思之最高奖
·习近平绝不会让法官年薪30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财税体制造成官逼民反

来源﹕博讯博客-百家争鸣
   
   博讯-[主页]->博客-[百家争鸣]->[郑恩宠]->[财税体制造成官逼民反]
   郑恩宠 发表的文章﹕
   ·我看到社会演变与人心向背

   ·经济形势的内忧外患
   ·工程师治国越治越乱
   ·上海九二七地铁事故
   ·请关注渤海污染灾难
   ·北京大雨暴露严重后患
   ·2012美人权报告重点关注律师、记者、异见人士等
   ·中共应向全体国民道歉
   ·李柏光等7律师为基督徒作无罪辩护
   ·我经历的六四和文革
   ·中共欲将我软禁多久?
   ·保障房:中共的最后王牌
   ·上海干部说十年 变天
   ·揭露上海帮腐败的内情
   ·促官员公开财产夫妇被传唤
   ·陈良宇案的教训是什么?
   ·周正毅案开庭我被阻止出门
   ·上海媒体的政治暴力与强奸
   ·劳教近千万律师在行动
   ·人心向背天要亮
   ·今又春回
   ·陈光诚:在中国一个律师抵一营兵力
   ·2007年平安夜在林昭幕前
   ·律师是如何泄露国家秘密的?
   ·周正毅现象是中国经济发展秘密和中共亡党现象
   ·我为亡灵段惠民辩护的代理词
   ·张思之为我作无罪辩护
   ·张思之为我辩护的一审辩护词
   ·支持李海,同城聚会要低调!
   ·打压律师的党,加快亡党失政!
   ·张思之为我辩护的二审辩护词
   ·郭国汀为我辩护的一审判辩护词
   ·欧洲议会议员与我会面
   ·呼吁释放高智晟!
   ·中共三千喉舌的政治暴力与强奸
   ·诬我三年,江泽民千古遗臭
   ·全球99%国家行三审制
   ·房价涨打了习近平的耳光
   ·部分上海老上访不要害人太深!
   ·大陆出书承认饿死3860万人
   ·上海维权人士、访民要好好学习陈光诚
   ·我与美国海归律师夏钧
   ·看江苏工程十个一把手落马
   ·和欧议员会面被传唤两天
   ·葛某等上海老上访鄙视维权律师,骂刘晓波是狗!
   ·支持上海律师张雪忠援救刘萍
   ·马英九的恩师科恩教授到我家
   ·牢狱与酷刑
   ·俞正声怕网络(声援冯正虎、胡燕)
   ·支持王澄!80、90后是主力,上海老上访将失败?
   ·支持18律师!上海访民却袖手旁观!
   ·习夫人和朴槿惠,哪个更迷人?
   ·五年不炒地自动垮台!
   ·我的名与上帝紧密相连
   ·土地财政、微博和东亚政局(一)
   ·《动向》主编张伟国与我同所律师
   ·刘晓波为我呼吁!我同被上海老上访骂为狗!
   ·关注刘律师就是关注上海人自己命运!
   ·北京三公民被捕!上海访民袖手旁观?
   ·我的一审刑事判决书
   ·与欧议会议员会见(2008年11月26日)
   ·上海大火、上海真相与反思
   ·支持上海千人集会!进入环保维权新阶段!
   ·祝冯正虎获奖
   ·上海维权的进步与转折,年青人起来了!
   ·成为十佳维权律师,荣耀上帝!
   ·支持王澄!学《台湾民进党史》
   ·平反六四 放下邓旗 走向文明
   ·中国模式是条死路、绝路!
   ·加入51律师法律后援团
   ·刘晓波的律师到我家
   ·祝杨建利获!
   ·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回我问题?
   ·一年剥夺政治权利的小结
   ·方励之是中国维权律师的导师和榜样(一)
   ·三个男人一台戏
   ·11律师11勇士!历史记住他们!
   ·丁薛祥入京上海访民大失败!
   ·方励之是中国维权律师的导师和榜样(二)
   ·俞正声不要阻止欧盟政要与我会面
   ·姜凤林:没有基督教就没有中国的高等教育
   ·薄熙来免职传上海大快人心!
   ·六四和蒋经国政治反攻
   ·关注中德第11次人权对话
   ·郭国汀为我辩护二审判辩护词
   ·郭国汀为我辩护二审判辩护词
   ·上海高层拒绝财产公示
   ·传教士是中国的恩人,传来真理和光明
   ·陈光诚为何待遇超过其他流亡者?
   ·丁薛祥入京与陈光诚获奖!看变化!
   ·土地财政、微博和东亚政局(二)
   ·东正教将在中国恢复?
   ·土地财政、微博和东亚政局(三)
   ·在教堂见沈佩兰姐妹希望在80、90后
   ·支持21律师为残障人呼吁
   ·土地财政、微博和东亚政局(四)
   ·冯正虎到我家
   ·陈光诚获奖中国律师光辉一页
   ·最高法605反对!120弃权!
   ·宗教自由也是公民最大自由
   ·普世价值适合台湾也适合大陆
   
    财税体制造成官逼民反
   
   来源:香港《开放杂志》2012年5月号(动态网)
    中共是「強徵強拆」之源
    中國大面積的強徵拆房地,造成各地農村破產、官逼民反,究其因,來自九四年財政的「財權上收、事權下放」。逼得各地大興土木、資金缺乏,唯有賣地拆房。薄熙來折騰的錢從此而來。
   
   
    四月九日,中國最高人民法院公佈了司法解釋《關於辦理申請人民法院強制執行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補償決定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下稱《規定》),自今年四月十日起施行。
   
    文革後,興於「徵地拆房」,將亡於「徵地拆房」的中共,在十八大前為平息「官逼民反」的局勢,又新出台了一個維穩舉措。其實中共「強徵強拆」之源何在?中共「缺錢」,缺乏長期執政、維穩和應對民生的資金來源,至使各地政府不停地使用五花八門的「強徵」措施,否則便會失去壟斷權力的地位。
   
    執行強徵拆土地法院政府踢皮球
    二○一一年初,國務院出台了《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條例》(下稱《徵補條例》),各地強徵、強拆所引起的流血衝突不但未減少,且越演越烈。《農村集體土地上的徵補條例》至今未出台,若《憲法》和《土地法》不作修改,「新條例」就無法出台和實施。國務院《條例》的法律效力遠低於全國人大所通過的法律。中共的理念中,成熟的政策才上升為法,但實踐中多變的政策其效力往往遠高於法。
   
    《行政強制法》和《徵補條例》之間就自相矛盾,給公權力侵犯民權留出了極大的空間。《徵補條例》第二十八條規定「由作出房屋徵收決定的市縣級人民政府依法申請人民法院強制執行」。當局本希望減緩官民衝突,寄希望通過法院的司法審查,遏制各地政府的非法徵拆。但現行體制是黨政不分,黨領導政府,司法不獨立,法院實為政府的下屬機構。誰會相信黨和政府能夠向兒孫申請強制執行?
   
    四月九日,最高法院發佈的《規定》第九條規定:「人民法院裁定准予執行的,一般由作出徵收補償決定的市縣級人民政府組織實施,也可以由人民法院執行」。
   
    世人驚呼:法院又把執行強徵拆的「皮球」踢回給政府。現實中,執行強拆確是個燙手山芋,北京律師王才亮博士稱,其辦理的拆遷維權案中,幾乎沒有法官願意到現場執行。在「暴力抗法」前,法官的人身安全甚至會受到威脅,北京大學行政法教授姜明安認為:「讓法官帶頭去拆房子,會讓老百姓覺得法官怎麼這麼壞」。
   
    最高法院的《規定》比國務院《徵補條例》是個退步,或是個「惡法」。政府在執行過程中若違法,被拆遷人還可以申請行政復議或提起行政訴訟,但法院暴力執法,不可以上訴。《規定》,作出裁定的法院是市縣級法院,但市縣級法院往往是聽命於當地政府,所以公民的權益實際上難以保障。政府與法院來回踢皮球,證明強徵、強拆之源就是中共自己。
   
    前財長項懷誠批評九四財政
    九四財政是「暴徵」之主因,中共在一九九四年前的整個財政分配中,中央財政占全國財政的比重不斷下降,從一九八四年的百分之四十點五降到一九九三年的百分之二十二。各地腐敗蔓延,也是「六四」發生的誘因之一。
   
    鄧小平「六四」暴力鎮壓之後,發表了九二南巡講話,將中國引入無序的「壞」市場道路中。江澤民主政後實行財權上收、事權下放的「九四財政」。對此,中共高層內不乏有批評者,出自官方的順口溜認為:
   
    九四財政—「中央財政喜氣洋洋,省市財政勉勉強強,縣級財政拆東牆補西牆,鄉鎮財政哭爹叫娘」。
   
    日前,前財政部長項懷誠接受《財經》雜志採訪時認為,「這個順口溜,很生動,但有些偏頗。縣級財政確實比較困難……是甚麼原因造成了地方財政困難的局面?最近在『兩會』上,人大代表劉錫榮批評現在『官滿為患』,老百姓再勤勞也養不起這麼多官。我認為這個意見是對的,二十年前我寫過一篇文章《十羊九牧》,批評過這種現象。現在要養的人太多了,財政當然困難了。實行分稅制以後,中央政府確實拿了大頭,但是後來這個比例不斷下降,二○一一年中央財政集中的財力已經不到百分之五十,地方集中的財力則超過了百分之五十……為甚麼會出現土地財政?根本原因在於許多地方政府不是專注於提供公共服務,而是忙於搞建設」。
   
    眾所周知,各地政府自「九四財政」後承擔了百分之七十五的事權,所謂「搞建設」的資金從哪裡來?炒賣土地就是一條便捷及暴利的路。強徵、強拆何時了?當局若不改變「九四財政」,「血徵」、「血拆」不會停止。近年來,我在《開放雜誌》等媒體中不止一次提到:
   
    「一年不炒地,經濟困難;三年不炒地,財政危機;五年不炒地,自動垮台」。
   
    薄熙來唱紅打黑錢從哪裡來?
    薄熙來倒台,繼陳良宇之後,又除掉一個「政敵」,陳、薄二人為何「開罪」於中央政府,這與中共至今尚未釐清中央和地方政府間的關係有關,尤其是稅制關係。
   
    重慶唱紅打黑的錢從哪裡來?為開發紅色資源,一座高二十點六米、重四十六噸的毛澤東不鏽鋼塑像主體工程在重慶醫科大學城校區竣工。連底座在內高達三十七點四米,其一只腳便可坐六人,是目前全國最高、最大的一座毛像。「唱紅歌、讀經典、講故事、傳箴言」的活動,僅兩年多時間紅歌就傳唱十二點八萬場,經典誦讀展演二點八萬多場,故事會七百萬場,手機和QQ用戶轉發箴言一點三億多條次。二○一一年三月,在洋人街風景區「長城」景點紅歌會有三千人參加,共唱近四十首歌。如此連續、持久和大規模的活動,顯然每天都需要一筆數量可觀的經費,難道歸根結底不是來自五花八門的「強徵、強拆」嗎?
   
    以大規模集中抓捕、在臨時場所關押數千人和數百專案組同時運動式打黑,必然發生嚴重的「黑打」。由鄧小平下令的數次「嚴打」運動後果表明,處處存在嚴重的逼、供、信和大量冤、假、錯案,這些成本哪裡來?毛澤東、鄧小平是重慶「黑打」的祖師爺,「九四財政」給薄熙來提供了資金來源的巨大空間,九四財政是暴力強徵、拆的禍源。
   
    二○○五年一月,中共決定在全國搞新農村建設運動,需每年從沿海地區抽出七千億元資金轉移到中西部地區。「土地財政」是上海幫發家的命根,為籌辦二○一○年上海世博會的陳良宇必然會「頂撞」中央政府。陳良宇在「十七」大前倒台,薄熙來在「十八」大前倒台,這是中共政治遊戲規則的必然結果。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