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清流浦:习近平的尴尬 ]
蔡楚作品选编
·龚盾:祝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出版(图)
·龚盾:祝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出版
·刘晓波被高层定为危害国家安全罪,零八宪章的国内签名人陆续被传唤
·《赠谢庄》
·《别梦成灰》成第一禁书,诗人蔡楚升级为“敌对分子”(图)
·中国多省查封旅美诗人蔡楚诗集《别梦成灰》
·刘云书评:禁书《别梦成灰》
·欧阳小戎:触不到的故土—读蔡楚先生诗集《别梦成灰》杂感
·杨宽兴:顽强的自由之梦——读蔡楚《别梦成灰》
·綦彦臣:为流亡者的思想描点—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浅读
·文强:从《别梦成灰》成为禁书到“自由之梦”的不能禁拒
·昝爱宗:大声疾呼人的权利—因蔡楚的诗而感动
·文强:站起来的诗歌传统和骨气——我读蔡楚的诗歌
·朱健国:超越苏武的蔡楚—从蔡楚诗看“新中国”沦为“匈奴”
·李咏胜:野花分外香—流亡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拾英
·苹果日报:中共新一轮出版业大清洗,合法出版刊物被下令收缴
·轴承之歌--献给笔会网络会议
·斯瓦尼河(图)
·蔡楚 殷明辉::《民主论坛》创刊五周年感言
·蔡楚:致刘晓波(图)
·蔡楚:建议书
·母亲遇难44周年,父亲遇难43周年纪念(图)
·李亚东:查勘地下文学现场—从一九六〇年代蔡楚的“反动诗”说起
·任协华:黑暗年代的纯诗——蔡楚诗歌评论
·王学东:当代四川诗歌的精神向度 ──以成都“野草诗群”为例
·陳墨:關於“黑色寫作”—《我早期的六個詩集》後記(图)
·蔡楚关于《参与网》的声明(图)
蔡楚编辑报道《社会影像组图》
·独立笔会吴晨骏出访欧洲(图)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第二届 (2004) 自由写作奖颁奖会照片
·爸爸,您别哭……我能赚钱供自己上学【组图】
·东海一枭:希望之路在哪里?【组图】
·著名诗人流沙河夫妻与《野草》文友(图)
·《野草》编委会成员在鲁连灵堂悼念(图)
·底层、冤案录、上访村作家廖亦武(组图)
·从敢言少年到维权作家杨银波(组图)
·《不死的流亡者》(组图)
·刘晓波、赵达功等荣获第十届香港人权新闻奖(组图)
·野草之路(组图)
·王怡出席71届国际笔会大会返蓉汇报会(组图)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组图)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对话(一)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对话(二)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对话(三)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剧本:撕裂长夜的闪电
·京新、新和成两药厂污染调查:新昌县委宣传科长的“威胁”和绍兴市长的拒绝采访(组图)
·首届林樟旺案北京研讨会照片一束 (图)
·独立作家笔会副会长谈刘晓波余杰被抓(图)
·春節,有人是這樣度過的、、.(组图)
·把我们赶尽杀绝算了!(图)
·5岁男孩被父亲绑在窗上3年(图)
· 孩子们注视着我们的国旗庄严升起……(组图)
·太石可能就是民主化的小岗(组图)
·太石村核实罢免签名现场(图片新闻组图)
·【特警袭击太石村,48人被关押】(图)
·重庆特钢工人维权事件(组图)
·郭飞雄被拘押在番禺看守所,呼吁关注郭飞雄先生安危(图)
·六四伤残人士齐志勇被不明身份打手打伤照片(组图)
·陕北石油事件真相调查(十二)小公务员之死(图)
·快讯:郭飞雄已被批捕,太石村民欲哭无泪(图)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悼念杨春光先生病逝公告(组图)
·重庆一破产国企老工人:市长峰会民怒歌(组图)
·下岗工人施晓渝被重庆警方带走,请大家密切关注(图)
·成都草堂读书会举行"宪政与维权—自贡失地农民维权讨论会"(图)
·持续关注郭飞雄、施晓渝两位义士的安危!(图)
·在网络上声援重庆特钢工人维权的施晓渝先生已获释!(图)
·维权人士赵昕先生在四川被不明身份的人殴打(图)
·我已到《民主中国》任编辑,请各位投稿支持!(图)
·朱洪 (刘宾雁夫人):宾雁的遗愿(图)
·《二月画展》、乐加和油画《人》(图)
·成都草堂读书会:国际人权日演讲会图片新闻(组图)
·象刘宾雁那样生活—刘宾雁治丧委员会第七号公告(组图)
·郭飞雄:我已出狱(图)
·无慧:并非绝唱——《野草》93期(图)
·无慧:闲话《草堂三咏》( 野草诗评 之一 )(组图)
·成都草堂读书会活动:文学与记忆——与余杰对话(组图)
·谭作人:大熊猫为谁打工?(图)
·警察暴力骚扰方舟教会的正常礼拜活动及相关评论(多图)
·余杰:谁是说真话的人?— 悼念刘宾雁先生(组图)
·台湾中央电台采访杨天水案(图)
· 康正果 :荒野之美(組圖)
·郭飞雄:重返太石村(图)
·关注郭飞雄被打伤事件,抗议这种野蛮的黑社会化的权利运作(图)
·杨茂东(郭飞雄):(新华门)和平请愿书(图)
·临沂野蛮计生事件及陈光诚照片(组图)
·陈墨:我的媚俗观——野性的证明(图)
·绘出中国人的精神地图— 汪建辉小说《中国地图》出版
·胡佳失踪第15天--组图:胡佳与曾金燕新婚照片(图)
·流沙河:满江红 贱躯卧疾反省(图)
·李建强律师答入狱的异议人士、独立作家法律救助问题(图)
·呼吁中国执法机构尽快还欧阳小戎的人身自由!(图)
·胡访美前夕北京司法机关重新审查起诉赵岩(图)
·劳动节她们有节吗?现实中打工女孩的真实生活(组图)
·毕节法院宣布择日宣判李元龙案(多图)
·余杰:白宫“炉边会谈”背后的剑戟 (图)
·范亚峰博士被禁止出国参加与美国总统布什的会见(图)
·律师今晚再赴临沂,吁请关注陈光诚案!
·黄琦: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邀请也不稳当 刘正有被押送回家(组图)
·著名西藏作家茨仁唯色的BLOG突然被关闭(图)
·温克坚:我的朋友昝爱宗(图)
·陈光诚被判刑,袁伟静处于非常大的风险中(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清流浦:习近平的尴尬


   
   
   
   

   
    来源:参与 作者:清流浦
   
   
   
    (参与2013年6月14日讯)习近平班子上任已有半年多,各方面对他的政治走向却还猜测不断,官员、老百姓和中外媒体也猜测纷纷。因为,来自权力最高层的动作和信息混杂不清,习近平本人的“真实态度”也不明朗。由于习李掌握着中国最大的政治资源,各派政治势力自然就对习李新班子的动作特别重视。中国在近三五年,或在十年内究竟会如何?中国的民主制到底是一个长期过程,还是会在短期内发生?笔者也来“算一卦”,探讨一下习李执政未来走势。
   
   
   
    习李很尴尬
   
   
   
    中国的政治未来必然会实现民主宪政,现在的共产党一党专制不可能持续几十年,这一点可以说已经得到所有中国政治文化精英的认同,也被中国共产党内的开明政治精英所承认。在大陆内外的网络信息中这个事实反映的更明确。尽管中共政治局和宣传部极力地封锁和掩盖局势,但可以看到的是,网络体现的民间舆论发展趋势对共产党实行一党制越来越不利。几乎所有的信息都充满了民权意识,宪政法制意识和现代人性价值观。与无孔不入,无所不在的网络信息渗透相比,中宣部组织的几篇文章、几张报纸、几家电台、电视台实在微不足道。这就是习李主政第一天的中国大势大局。习李知不知道这个大环境?知道。
   
    不过除了大环境,习李更深知一个不被普通老百姓了解的小环境。中国政治目前不是由大环境决定的,政治决定权是由极个别不同的元老牵头,由复杂的权贵势力和不同派系政治局委员构成的。权贵们为了保护自己一派的利益,防止习近平不受控制,从七常委到政治局,从中央到地方,各派权贵都安排了自己的人。这就是寡头政治。习李得罪了小环境中哪一派的人,轻则方案通不过,重则习李的权力都有可能被剥夺。在习李第一次公开当政演说中,人们就可以感知习李处境之微妙,他们经常不得不回避当今中国最激烈的政治争议:关于体制民主化改革,关于毛和邓的政治政策评价,关于中共组织体制,关于前任领导人的错误政策和罪责等等。习李不管是否想改革都得像走钢丝一样小心。
   
    习李不仅知道自己所处的大小环境,知道自己手里的权力与大小环境的关系。而且,习李也知道中共权力小环境与大环境是背道而驰的,是矛盾的。习近平在当政后第一次对同僚讲话中就强调中共面临着巨大危险,大环境不容许中共寡头以已有方式继续走下去。这就是人们看到的,他们在大大小小问题面前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尴尬和左右为难的原因。初当媳妇,公婆垂帘,姑嫂妯娌叔侄都不能得罪,而且这个家庭名声已经很糟糕。
   
   
   
    习的对策
   
   
   
    习班底(智囊团)对形势的基本判断是,改革形势急迫,但还有时间。习近平利用刚登基的新面孔,对各派都支持,各种话都模棱两可,政治态度时左时右,使各派各种势力对习近平都处于观望状态,暂时避免了与各派的直接对抗。这给习近平达到自己希望的政治目标提供了时间。习的对策可以八个字表达:避难就实,抓权树威。
   
    在习当政后的几个月里,他重点抓了军权,从挑选军委班子,调整军区和主要集团军主官,到整肃军纪军风。在政治上,他巧妙地在每个关键位置上快速地放置了自己的棋子,动作比他的前两任当权者娴熟的多。据说,他周围还使用了一批有海归背景的年轻官员。可以预见的是,最近武警司令员人选和各省政法委首席领导调整到位后,他会进行更大范围的高级官员整治。
   
    整肃贪污是习近平抓权树威又一项关键政策。这其中有两个目标,其一对高层政治对手,那些可能挑战自己权威的人和势力,通过肃贪给予瓦解,是习近平压敌抓权的办法之一。这样说的根据是什么?一,因为中共权力人物贪腐面实在太广了,习近平只能先从对自己不利的官员下手;二,习当权后对高官案依然使用从双规到不完全透明的过堂方法,这种方法的唯一作用就在使被整肃人就范,投降并咬出同党。这在权力争斗中至少可以使政敌感到害怕。如果习李真要整肃贪腐,他完全可以直接通过法律方式,何须派什么“巡视组”,有选择地肃贪。
   
    其二通过整肃在社会上影响恶劣的案件,争取民间舆论和官场主导权,提高自己的威信。在树威方面,受习近平本人能力局限,他的手段并不多。除了肃贪,另一个策略是对外强势,以聚集国内所有有狭隘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倾向的青年人之心;对内表现亲民,以获取最大多数善良普通人之心。
   
    这些帝王时代传下来的应对措施很传统,也还是有效的。可以估计的再一招是,在适当的时候,习李还会应用提高工资和社会福利,或者其它恩惠进一步提高自身威信。
   
   
   
    习李面前五道坎
   
   
   
    如果在过去,以习近平现有的对策基本权力就可以被巩固了,但在今天这个时代,习李能否不出意外还是未知数。在习李班子面前横着五道必须过的坎。
   
    第一道是经济体制坎。邓小平留下的双轨制在30年后的今天,其内部矛盾和冲突已经危及到经济继续发展。邓小平放弃社会主义大锅饭的无效率和经济落后状态后,与所有市场体制一样,中国市场体制也带来失业,贫富两极分化和通胀危机,尤其是中国“特色市场经济”还引出了国营企业与私营企业的不公正待遇,货币和股市危机,官僚弄法,行政谋私,制造假市场,和土地矛盾等等现象。中国特色市场经济内在弊端都前所未有地凸显出来,使双轨制继续运行受到困难。市场体制本身在中国大陆政治体制下是否能够运行成为一个不可绕行的问题。回头不可能,既得利益集团和市场都不会同意,但哪怕继续双轨制都必须改变现有政治、法制体系。
   
    第二道坎是国家主导意识危机。共产党的建党基础是马克思理论,其立国理论底线也是马克思理论。马克思主义在没有被实践前,其均贫富的道理很符合中国贫困民众的要求,但在实践后就完全不同了。毛泽东的前30年饿死了3千多万人,人为冤案又整死了上千万人,株连家庭人口有几亿,而且包括大部分共产党高官和家庭。实际关系上共产党内人心已经分裂,无法弥合。加上国际共产党的恶行被世界人民所不齿,共产党内迫害之残酷令人毛骨悚然。斯大林的古拉格和政治局,毛泽东的政治局,北朝鲜金家的政治局,有几个政治局委员能善终。斯大林的大饥荒也饿死了几百万人,一个总人口只有二千多万人口的北朝鲜一下饿死了一百多万人;波尔布特的金边大屠杀了170万人等等。这一切都使马克思的共产主义、社会主义理论人心丧失已尽。现在除了政治投机者嘴上高喊马克思,真信共产党理论的几乎没有。马克思理论在经济和政治上的实际死亡,给国家意识形态造成一个假真空。所谓假真空就是说,共产党现在是靠军队警察和工资维持生存,马克思和毛泽东实际上只是不能放弃的理论符号;在表面真空的意识形态假象下,各种思想理论在普及成长。其中最能站住脚的是宪政民主和人权人性。习近平的尴尬在于,坚持马克思理论自然会逆中国民间思想潮流,一个逆世界和中国思想主流的领袖怎么可能没有意识形态危机;而顺应世界和中国社会思想主流就意味着要放弃毛泽东,放弃共产党理论支柱,那保守派元老们和复毛派又怎么会放过习。横竖都是绝路。
   
    第三道坎是宪政法制坎。国家和共产党的关系是习近平当政必须面对的现实,现在中国的社会矛盾、经济运行和国际环境都要求国家中立,国家高于共产党,但是共产党口头上承认党不等于国家,实际上却把国家搞得非国非党,使国家系统无法正常运作。几乎在所有大大小小问题上都存在体制运转不灵,从村到中央,从法规到宪法,大小事都由政府出面,但决定权却在幕后操纵者——党委,党委书记。出了事难分由行政方面承担责任,有了政绩由书记享受好处;罪错也有“双轨制”,党内级别甚至可以折算顶罪;大陆理政之复杂不是其它国家可以想象的。党和政谁说了算的问题,在共产党体制下已经矛盾了60年,在习近平当政前这个问题因政法委操纵司法,引发不公正已经很突出;相信习李当政期间,国与党的关系,国家宪政制度会有更强烈的社会波澜。这将引起一系列关于国家体制建设上的冲突,如军队属性,法律公正性,宪法中国家与党的关系,人大代表产生等等。习近平和常委们是主张宪政和法制,还是装聋作哑?是顺应国际宪政政治,还是继续让官员们使用权力为非作歹,不断增加社会欺压迫害?主张宪政法制,习的合法地位和共产党的执政地位就会受威胁;坚持党高于国家,党可以不受宪法和法律管制,错案冤民和权力土匪化将进一步增多,共产党必定激怒全国人民。
   
    第四道坎是庞大的贪腐集团。自从邓小平在六四事件中人心大失,威信直线滑落,由几个元老带头兴起了权力换钱财,权力夺美色之风。此风在江泽民统治时期由上而下刮遍官场,使笑贫不笑娼,假公济私普遍化。胡锦涛无为十年,劣官淘汰良将终于成为升官潜规则;在劣淘汰环境下,一个庞大的党政军三位一体贪官阶层,终于取得了事实上的统治权。一个很简单的命题:干部公布财产,检验了这个阶层实际左右全局的能量。习李上台推了几次都没有推得动,可见这个集团的臂力之强。如果习李真心想改变这个已经腐败到头脑的党体系,他们是否有能力胜过这个庞大的势力,真需要打问号。因为,官僚已经连成串,连成片,官员对权力的利用到了结团聚伙的程度。何况这股势力潜于地下,行得是潜规则,绝对“忠实执行中央政策”,但一切政策为我所用。有一句话形象地表达了他们的技能,叫“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这是现在官场官官都认可的行事方针,习李真的整顿党风党纪又能有几分效果。
   
    如果习李三把火后除不了这股势力,贪腐之风甚至会以“廉政”形式复活;如果习李坚持与这股恶势力较量下去,这些人当然会让习李难堪,摇摇他们的座椅,或者造点严重事件;如果习李誓不妥协,那再造习耀邦、赵紫阳事件也是可能的。最损的招数他们还可以与体制外民主派联手,逼习李走向反面,灰溜溜地下台。这个坎对只想进行体制内改革的习李和“改良派”是一道悬崖,而不是绊。戈尔巴乔夫的改革败至于此,习李又会如何。
   
    第五道坎是体制外变革诉求。原来的体制外指港澳台反对共产党政权势力,六四后大陆求国家宪政民主人士流亡国外后,“体制外”就成了这些流亡者的代名词。这些改革者的诉求在流亡后从体制内转化为多党民主宪政体制。他们人虽少,但却是一个令几任党主席骨刺于喉的存在。从邓小平开始,江泽民、胡锦涛都对这个“体制外”十分头痛,这不仅因为他们本来就是共产党内改革派高官,在共产党内人脉和资源深厚,而且因为这个“体制外”是共产党保守派通过政变方式制造的“敌人”和对手,使邓江胡对党内也交待不了,只能把他们打成“外国势力”。既使从共产党政治规则上说,赵紫阳后上任的三届主席都不符合党规和党心。在广大党员看来,胡耀邦、赵紫阳的下台和江泽民的上台都不符合共产党自己的党章,属于党内元老和保守派的小集团活动。所以,胡耀邦、赵紫阳事件连过三届至今也无法向党内交待,同样无法交待的还有“改革”,“党章”,“六四屠城”。共产党内希望扳回改革大局的人一直存在,只不过被邓后两任主席压制着罢了。习李能避过这个问题吗?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