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杨瀚之:微博与微信:推动大陆宪政民主的两大利器]
蔡楚作品选编
·蔡楚简历
·蔡楚简历
·我 ---- 一个漂泊者
·乞丐
·赠某君(图)
·给zhan
·青石上
·无题
·致燕子
· 题 S 君骨灰盒
·依据 
·爱与愿
·
·透明的翅膀
·游萤
·铜像--『蓉美香』前
·
·我是一朵野花
·象池夜月
·我的忧伤
·我守着
·人的权利
·礼拜堂内
·转移
·古隆中
·M像速写
·古长城
·荒凉
·岁月
·星空
·致岸
·黄色的悲哀
·微笑
·选择树--那些自称森林的形像﹐其实只是一株红罂粟。
·最初的啼叫--献给『野草』二十周年
·答明辉兄
·再答明辉兄
·献给『野草之路』
·怀 想
·别 梦 成 灰
·致 大 海——流星的歌
·追寻的灿烂——《邓垦诗选》读后——
·珍惜 ——园中野草渐离离、、、、、、
·结伴同行——赠茉莉、正明及笔友们
·漂 泊
·淺析中國的大話文化
·勇敢是信念和智慧的果实
· 寂 寞 ──戲贈某君
·給 北 風
·仲夏夢語
·嗩 吶
·黃色的悲哀
·題照_____夢斷香銷四十年、、、、、、
·悼彭总
·枪杆子下面
·題S君骨灰盒追記
·油油飯
·Lake Tahoe
·一生的愧疚------獻給吳爺爺的亡
·二 姨 婆
·五姨媽
·祭日
·自己的歌
·思念
·祖坟
·咏 荷 —— 答罗清和兄
·纽约问答
·日用品斷想
·等待
·全臺灣至少有一萬個人在用力寫詩的回應
·獨生子
·媽媽.我沒有紅領巾
·遥祭鲁连
·鳥語在說些什麼?
·"独生子"的对话
·不能失去自我
·我想她是舒卷的雲
·夢訪魯連居
·夜讀薛濤
·高湯:讀蔡楚詩「我想她是舒卷的雲」
·明天
·哭吴祖光、李慎之二老
·听郭生《洋菊花》
·月夜思
·己卯新秋送天一兄返美兼贈《龍門陣》數冊四首 1998年----殷明辉
·读蔡楚《我的忧伤》的断想 --陈墨
·硯冰: 讀蔡楚“我的憂傷”
·我与《野草》结缘
·思念 ●蔡 楚
·母親
·一個僑胞的話
·广场夜
·孔形拱橋
·長城浮想
·怀 秋
·回答------致诗友
·怀 秋
·如果风起
·殷明辉:酬寄蔡楚
·君山二妃庙坟
·酒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杨瀚之:微博与微信:推动大陆宪政民主的两大利器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8/8/2013
   
   
   作者: 杨瀚之
   


   网络技术的社会化为人们提供了便捷、高速,同时又是当局无法全面有效控制的交往和传播手段。在中国大陆,网络技术对以控制一切尤其是控制思想和言论为其统治基础的中共一党独裁制度,正在产生着近乎毁灭性的打击。这种打击虽然不是疾风暴雨式的,但它每时每刻都在潜移默化的快速进展,它比疾风暴雨更加激烈。在所有网络技术手段中,微博和微信是当前打击中共独裁专制统治、推动大陆宪政民主的最有利的两大利器,我们对此必须有清醒而深刻的认识。当前将微博和微信这两大利器广泛而有效的使用,对于中国大陆的民主宪政的变革具有极大的现实推动作用。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征文
   
   
   众所周知,中共独裁专制统治所依靠的两大支柱就是谎言和暴力。他们利用谎言欺骗人民、愚昧人民;而使用暴力镇压人民、恐吓人民。暴力和谎言是独裁者维系其统治的两大法宝。失去其中任何一个支柱其独裁专制的统治就会土崩瓦解。
   
   在中共可以为所欲为肆虐地行使暴力的时期,同样也是其谎言可以蒙蔽许多民众的时期。谎言被多数民众所接受,是中共得以无所顾忌施行暴力的民众基础。而当谎言遇到越来越多的民众的抵制、揭露和抨击时,当局行使暴力的能力也就随之下降。谎言的破产必然使得当局行使暴力的能力受到巨大的束缚和羁绊。当中共信用彻底瓦解、谎言完全破产之时,其职业说谎者、无耻掠夺者、独裁统治者的本质被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认清之时,其所依赖的暴力支柱也将随之崩溃。
   
   在当下中国大陆,民间民主力量仍没有有效的手段对其暴力工具予以打击的时候,完全可以集中一切力量对其谎言这个统治支柱予以毁灭性瓦解,最后使其所依赖的暴力机器也随之垮塌。
   
   中共当局几十年来所依靠历史谎言、政治谎言、理论谎言构建起来的一党独裁的统治基础,在当今网络时代遭受着前所未有的颠覆性冲击。这种冲击,一是来自大陆人民内心深处对自由民主平等的天然渴望,一是来自网络新技术所提供的越来越多的、便利的传播交往工具。网络技术的社会化已经使得大陆社会名符其实的成为一个网络社会。
   
   网络技术所产生的影响几乎遍及大陆社会的每一个角落。网络技术的天生本质就是自由和平等,而这一网络技术的本质就是独裁专制的统治特性的天敌。中共长期宣扬的“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的理论,可能马上就要在他所统治下的大陆应验了。网络这一先进的生产力决定了中共一党独裁所构建的一切腐朽的生产关系的必然瓦解和灭亡。
   
   网络技术的社会化为人们提供了便捷、高速,同时又是当局无法全面有效控制的交往和传播手段。在中国大陆,网络技术对以控制一切尤其是控制思想和言论为其统治基础的中共一党独裁制度,正在产生着近乎毁灭性的打击。这种打击虽然不是疾风暴雨式的,但它每时每刻都在潜移默化的快速进展,它比疾风暴雨更加激烈。在所有网络技术手段中,微博和微信是当前打击中共独裁专制统治、推动大陆宪政民主的最有利的两大利器,我们对此必须有清醒而深刻的认识。
   
   微博就是大陆版的twirrer,它是twitter在大陆的变种,是一种快捷、高效、具有无限传播可能的自媒体。微博作为一种新型的个体自媒体,具有其内容无法预先审查的优势,它的超几何级数的病毒扩散方式,使得控制微博的传播的想法近乎天方夜谭。微博这种自媒体对独裁统治者的控制体制的冲击几乎是颠覆性的。突尼斯以及埃及等阿拉伯国家的茉莉花革命,就是一场facebook和twitter式的革命。
   
   微博在大陆社会的兴起仅仅4年左右的时间,目前是四分天下,以新浪微博占据主要市场份额,腾讯微博、网易微博、搜狐微博分割剩下的市场份额。这是个充满竞争的领域。由此产生了巨大的言论空间。
   
   纵观今日大陆,在社会舆论方面,中共当局已经从是10年前的一个舆论的强势控制者、话题制造者、主动宣传者、观念灌输者,变成了一个现在几乎天天都要被公众舆论所嘲笑、谴责、辱骂、疲于应对各种社会不满话题的被动挨打者。亿万人齐骂政府的场景在中国大陆网络舆论上时时出现。
   
   近几年在舆论上的彻底溃败和崩盘,是中共当局始料未及的。当它想再一次用控制传统媒体的手段控制微博的时候,发现那些手段对于网络平台上的微博的作用几乎是零。中共现在想要真正控制微博的有效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强行关闭拥有数亿用户的微博,而这样做,对于中共而言,代价和后果是难以估量的。
   
   微博的兴起是网络时代在大陆最具里程碑意义的事件。从BBS、博客到微博,中共当局对自媒体的控制无奈地从发稿前审查后退到发稿后删除。民间的这种具有决定意义的突破是因为不可抗拒的技术力量所实现的。这个网络技术的突破,及其迅速的社会化,对中共当局的舆论控制体制的颠覆性作用已经显现。中共当局自此在社会舆论上已是溃不成军,一泻千里。
   
   回想5年前,汶川大地震,虽然网络已经社会化,但是只有BBS、博客,而没有微博,因此,中共当局仍能随心所欲地操控舆论,大打悲情牌,忽悠民众为其所辖红十字会捐款1000多亿。但时至今日,雅安大地震,中共红十字会能得到的是网民的10多万个“滚”,北京民政局得到同样多的“捐你妹”的回复。红十字会在强制募捐的情况下,这次仅捐了4亿多。从资金上看,其信用流失度达到99.5%以上。其信用的溃败对中共当局而言已经是惨不忍睹。
   
   同时,微博也为海外民运力量介入大陆民主运动和现实社会,提供了便捷有效的渠道。成千上万、数量庞大的海外民运人士如果每一个人都能注册个新浪微博,扎扎实实地从一点一滴做起,那么,他们完全可以对大陆的民主宪政转型更多地贡献自己的力量,这比那些五花八门的会议、座谈、宣言都要有功效的多。海外民运团体、人士应该把精力更多地投入到微博中去,由于他们的IP在海外,中共当局对其没有丝毫办法,非常安全。因此,他们可以利用自己有利的资源,极大地拓展微博的言论边界,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工作。而现在,所有这些在微博上具有风险的舆论宣传工作,几乎完全是大陆民主人士所承担的。海外民运对此应该有所警醒和担当。
   
   微博之后,微信的兴起,对于中共当局近乎崩盘的舆论控制体系又给予了致命的一击。微信不同于微博之处在于,微信只能在手机上使用。加之它具有替代收费短信的功能,并且图片、视频功能齐全,客户使用极其方便。这对于许多单纯使用手机而不使用电脑上网民众而言,这是一个非常简洁、方便地进入社会公共舆论领域的工具。只要拥有一部智能手机就完全可以做到。
   
   微信在一年多的极短时间内,用户迅速超过4亿。而微信的技术特性可以将QQ好友、手机号码联系人都能整合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内,每一个微信用户都可以有一个自己朋友圈作为其微信传播的平台。通过自己的朋友圈,信息可以无限扩展。各个朋友圈交互相连,信息的传播可以由此实现病毒性几何级数扩展。
   
   如果我们说通过微博有效改变了舆论的大环境,那么,我们则可以通过微信有效的改变自己的舆论小环境。把微博的内容迅速转到微信上,是当今公民运动的最重要的工作之一。不断将微博上的信息,快速复制到微信上,是最能动摇中共专制体制根基的工作。这种工作的风险几乎为零,而功效巨大。从自己的亲属、同事、朋友、同学、客户开始,会逐步使民主宪政的主张以及对中共独裁专制、腐败、残暴的抨击在自己的小生活圈内随处可见,成为每个个体生活圈得的主流舆论。这种趋势正在继续,并且需要更多的人们自觉地进行这样的工作,以使这种趋势可以加速度的扩展下去。
   
   更重要的一点是:微信首先是在每个微信用户的熟人、朋友、以及同一城市附近的人中间传播,具有极强的“同城”特性。只要自觉参与的人数越来越多,这种以微信传播为主体的“同城化运动”就会具有实际的社会作用。这才可以彻底突破那种小圈子同城的局限,并且规避风险,使得“同城化运动”变成真正意义上的大众都在参与的社会运动。陕西神木县万人阻截县委书记离任的公民行动,就是通过微信朋友圈发起的,在神木县迅速同城行动。这是利用微信第一次组织的大规模公民行动。
   
   对于每一位致力于中国大陆宪政民主的年轻人,都应该有“四个一”-------一部智能手机、一个QQ、一个新浪微博、一个微信。智能手机,可以将QQ、微博、微信的各种信息传播、相互联系、共同讨论的功能全部整合在一起,可以把每个人的碎片时间利用起来,最大限度地提升效率。现在几百元左右的智能手机就具备所有这些功能。
   
   总而言之,微博和微信是当前中国大陆民间社会能够有效打击中共当局独裁专制统治的两个最有利的工具,其扩展性也得到了证实。有网友称微博是互联网中肩扛式反坦克炮,使用简单,作用巨大,可摧毁巨大目标。而微信则是自己AK-47,携带方便,可近距离发挥作用、具有随时随地作战的功效。当前将微博和微信这两大利器广泛而有效的使用,对于中国大陆的民主宪政的变革具有极大的现实推动作用。
   
(2013/08/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