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槟郎其人]
槟郎文集
·槟郎地狱行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韩国的蔷薇花
·地铁通到小区
·山乡的女孩
·地铁的感兴
·那年巢湖抗洪
·六十岁后出家
·夏俊峰罪不至死
·我的学生是城管
·我的学生被劳教
·故乡的荷塘
·雨夜思念伊人
·洪水的自辩
·洪水中的甜甜小妹
·洪水季节的拆迁
·儿时的游泳
·抗洪美女
·鬼子进黄海了
·最后的山寨美女
·黩武的风景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声援陈玉莲
·读五人墓碑记
·怀念唐伯虎
·今夜窗外静悄悄
·黄海的涛声
·葡萄园女子
·中国拆迁队队歌
·为甘南舟曲哀痛
·三山街悼念金圣叹
·情人节故事2010
·情人节的女主角
·盼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宇宙尽头的蚂蚁
·哀悼湘西少女
·天国的弃偶
·节日游遇隐士
·盼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哀悼湘西少女
·宇宙尽头的蚂蚁
·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怀念梁启超
·哀悼河北大学女生
·怀念我大学时的班主任“槟郎”
·怀念诗人黄仲则
·一个人的晚秋
·那年森林大学的初冬
·大学时的一次出家
·高寒起诉笔会案之管见
·诗人槟郎之墓
·隐士与少女
·赞城管下黄海执法
·愧对双鱼座女人
·刘宾雁先生五周年祭
·那年的玄武湖边
·一次自杀的回忆
·我的学生妹妹
·森林里的羊
·为杜导斌出狱作
·表妹听槟郎哥说
·致达兰萨拉的卓玛
·2010年底的感恩
·元旦的祝愿
·哀悼诗人力虹
·江洲上的丫头妹
·哀悼村官钱文会
·哀悼突尼斯大学生
·寒假的思念
·谷场上的放鹅女
·大年三十的思绪
·读诗:诗人槟郎之墓
·记诗人金倜
·英国动物农场来信
·读槟郎老师文章的随感
·怀念我那巢湖故乡
·我的心灵曾被你敲响
·迎春花开了
·班加西的女学生
·茉莉花只是花
·苏北的燕子
·从巢湖到南京
·與檳郎書
·致槟郎:四月芳菲
·蝴蝶花中的少女
·我在方山迷路
·怀念诗人艾青
· 哀悼同胞汪家正
·梦入槐安国
·人生如梦花开不败:读槟郎诗歌有感
·汪家正虽死犹生
·无言的结局
·天上掉下个槟郎老师
·秦淮河探源
·追梦的诗人:记槟郎老师
·记大蟹子槟郎哥
·真命天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槟郎其人

   槟郎其人
     醺风
   
     承蒙槟郎厚爱,今日终能为恩师献文一篇,我辈才疏学浅,还望慷慨笑纳。
     槟郎茎直立,高10多米,最高可达30米,气无,味涩而微苦,可作中药。眼前的槟郎却个不高而稍稍佝着背,厚重的眼镜挂在鼻梁上,很平常的样子。在了解中发现,他却像中药,极具有治愈能力,他自称槟郎,着实是有道理的。


   
     早在上现当代文学课之前便久仰其大名,因A君对他的描述神乎其神,逗得我捧腹大笑。我立即加好他的微博,随意抽了几篇他写的小诗和学生描述他的文章,便对他更加好奇起来,渴望有朝一日目睹其真像。
     第一次见到他,他是那么的温文尔雅。他的课有一个特点,课前提问让人精神振奋,紧张万分。同学们纷纷摩拳擦掌。虽然回答不出也只是短暂的罚站,每当学生回答不出,他气愤地大叫:“站着”的时候,我却又觉好气又好笑。原来大学老师还会请人罚站呢!但这便他的敬业之处,这也是他的可爱表现所在,那表情和神态和滑稽的动作,实在惹我们想笑。
     这个老师爱好写诗,却并未掩饰自己的失败,也并不认为这些失败挫伤了他的锐气,打击了他的信心。他大大方方地告诉我们,他作词、朋友作曲的歌《欢迎来南京》没有入围,他的诗也极少上过报刊杂志,只是一介纯粹的网络诗人。这却丝毫不妨碍他留给我的好印象,他就是这么一个认为自己前世为僧,死后要在方山立墓冢的老师。是不是会如他诗歌所言,一千年后,有个少女哭晕在他的墓旁?我思索着把这篇文章写好,期望有朝一日槟郎的才气被后人所发现,扬名立万之时,可以留下更多的考古材料。
     他是教师,生活在一方校园里,可他更把自己当做诗人。他的诗歌题材很广泛:有为六朝博爱之都而作的,有对家乡的思念之情的,有为女学生而写的,也有年少轻狂对出家的遐想之作……《隐龙湖的怀念》《献花岩之恋》都以金陵之景物引发的感慨,他是一个“敢说真话”的诗人;打油诗《南湖记事》让我不禁为善良的槟郎老师收到假币感到遗憾;抒情诗《中秋思故乡 》《老树 》《端午》《车过半汤 》《母爱 》是他对巢湖故乡的呼唤;更有悼文数篇《悼廖梦君同学 》《三哭熊洪徽小烈士 》《哀悼德江县张烈女》表达出他对生命的热爱和对世人冷漠、现实不公的不满;《学士服的风采》是他对即将毕业的学生祝福。这不,槟郎的作品深深影响着我们,同学每次路过爱满亭边都会想起《爱满亭边有座桥》呢!
     “巢湖人,在南京的教书匠。”这是槟郎老师微博上的简介。短短的十个字简介的概括了他的三个属性:籍贯,现居地,职业。“一直不会玩微博,今天来学着。”是他的第二条微博,他告诉世人,虽然自己似乎与这个时代格格不入,却又在努力融入社会,融入他那群年轻的学生之中。兴许学生们让他变得年轻,兴许是他自己的追求,我想,他这个年纪的人,用着200多块手机却固执的引以为傲,却又能够勇于尝试涉足于微博这种新兴媒体的人还是不多的吧!他不习惯用微博,嫌太短,他的博客实际是很正式的文集。
     A君曾告诉我他喜欢和女学生吃饭谈天,但我曾多次在南食堂看到他端着饭盘,独自把筷,落寞地吃着桌前那几个可怜的蔬菜。若不是我边上同学拦着,我真想把他叫来共食。终于在学期结束的前几日,因C君的邀请,我有幸与槟郎私下小聚。那日C君和我,借答疑之由,对槟郎哥又有了更深切的了解。我们第一次与槟郎如此接近,他也不避讳什么,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吃完甚至不顾形象,手直接在裤子上擦了擦。完全有失他之前在课堂上的风范。我们先随便聊了几句,顺其自然地谈到了考题问题,可是他正义凛然,怎么都不肯透露半点,我们只好作罢。我谈到他网络上的诗作,槟郎不禁眉飞色舞侃侃而谈起来。提起他的新作《在南都怀念髡残》和《遭遇辟支》,题目就让我有点摸不着头脑更不要说内容了,可他却不以为然,告诉我们,这些不为人知的东西显示出他的诗作的独到性。谈话中还得知,槟郎哥竟因喜欢鲁迅而讨厌梁实秋,这倒是让喜欢老梁的我非常伤心,但读到他的诗歌中的“零六沉潜研鲁左”、“ 你已离去/但你的身影/如巨大的天幕笼罩我的一生 ”,我知道他是真的喜欢迅哥儿。
     一个好的老师,并不在于他教出了一个多么成功的学生,而在于他孕育出了多少品德高尚的桃李;一个好的诗人,并不在于他创作出了不计其数的诗篇,而在于只要有一首脍炙人口,深入人心。“我心灰暗的荒野/确立方向/竖起坐标/指引着新起点和航线”(《梦想成真》)还记得您95年接到南大研究生录取通知书时的心境吗?我再次拜读并与您共勉!无论是作为老师,还是诗人,我衷心希望您在辛勤的耕耘之后必有收获,暴雨之后必有彩虹!
     2013-7-12
   

此文于2013年08月2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