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温教授谈1947年彬龙协议]
BURMA-缅甸风云
·带林老师悠游阿姆斯特丹
·与林老师对饮茅台酒
·同林老师追忆中国援缅远征军
·与林老师谈昂山与吴素:
·漫谈缅甸“姓氏”: 德钦、貌、哥、吴、玛、杜
·缅甸政坛恩仇录
·环行荷兰8省,悠游Leeuwarden半日
·貌强带两千金悠游云南
·貌强: 回故乡
·Bush! 放下你的皮鞭与屠刀!
·缅甸各族人民的不懈斗争
·貌强:Free All Political Prisoners and Stop Killing Ethnic People!
·释放政治犯!停杀原住民!
·貌强:TOTAL A ETE TOTALEMENT REJETE
·貌强:以民主、人权、自决权为缅甸建国与办学基石
·貌强:'TOTAL was Totally Rejected'
·貌强补充一二,以飨欧洲华报读者
·貌强:Taiwan People Demand :
·台湾人民要求缅甸军政府:
·缅甸众土族力量2006年现状
·貌强:The situation of Burma’s Ethnic Nationalities in 2006
·貌强:Debts of blood Must Be Paid in Blood!
·貌强: 血债要血还!
·貌强:Keep Burma's Seat Vacant
·“缅甸文摘”社论:敬请空置缅甸席位
·貌强:都灵市缅甸策略研讨会
·貌强:Strategic Consultation on Burma in Turin
·貌强:Curent SPDC Offensive and our KNU Counter-attack
·缅甸军政府的攻势与我族我军的反击
·克伦族联盟主席在56届克伦族烈士节的讲话
·貌强:KNU President's Address on 56th Anniversary of Martyrs' Day
·貌强:第八届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已选出
·钦民族战线代表团访问旅欧钦族社区
·缅甸各族青年联合行动团之声明
·有关国际法内的自决权
·貌强:UNPO’s Symposium on the Right to Self-determination in International Law
·对“国际法内的自决权”的我见
·Busdachin’s Speech on “Self-Determination Right in International Law”
·UNPO: UN Human Rights Council Briefed on Human Rights in Myanmar
·联合国文告:缅甸悲惨现状
·貌强:Busdachin’s Speech to VIII UNPO GA in Taiwan
·Why Waste Time and Procrastinate?
·UNPO秘书长在台北讲话
·2006年底缅甸联邦实况
·BURMA.UNPO: The Situation in Burma
·缅甸众土著在台北UNPO大会的声明
·漫谈钦族的过去与现在
·Burmese Junta Achieves 2 Things at One Stroke
·缅中边界军演一箭双雕
·UNPO: "Democracy Promotion: The European Way"
·促进民主的欧洲道路
·波米亚将军的革命一生
·貌强:Bo Mya’s Revolutional Life
·不干涉他国内政的中国
·貌强:Our Congratulations to Dr. Lian Hmung Sakhong
·廉萨空博士荣获“2007年马丁路德金奖”
·缅甸联邦民族联合政府成立16周年纪念文告
·廉萨空博士在马丁路德金奖授奖会上的讲话
·Lian Sakhong's Martin Luther King Prize Acceptance Lecture
·追忆1967年缅甸排华暴行
· Forum of Burmese in Europe 28-Jan-2007
·欧盟缅甸人论坛07年元月28日召开
·舌战独立掸国领袖 Hso Khan Pha
·缅甸钦区钦族钦新闻-1
·缅甸革命力量的第六次策略协商会议通报
·缅甸议会民主党致函中国外长
·缅甸民族委员会NCUB开设伦敦办公室
·2007年三八妇女节感言
·貌强:CNF Peace-Talks with the Burma’s Junta
·缅甸钦民族战线CNF与军政府和谈
·2007年春季缅甸局势
·欧盟东盟2007年会议对缅甸既援助也不满
·貌强:KACHINS PROTEST BURMA'S JUNTA BARBARISM
·克钦人民抗议缅甸政府军的兽行
·从缅甸建军节想起
·缅军以强奸土族妻女为战争手段
·貌强:Burma Rape Report Exposes Brutal Army
·KNU苏沙吉准将谈克伦族革命
·Saw Hsar Gay Talks about Karen History & KNU Revolution
·貌强苏沙吉准将续谈克伦革命(1)
·印度关闭缅甸Mizzima新闻社
·Mizzima News Office sealed off by Democratic India
·AEIOU 2008学年招生通告
·糖尿病民间验方
·心腦血管病的預防
·漫谈印欧语系
·2007年缅甸国内外微妙变化
·貌强:Harn Yawnghwe, EU, USA and Burma’s Junta
·从“Honsawatoi”亡国250年谈起
·缅甸孟族纪念“Hongsawatoi ”亡国250周年
·温教授问美国为何不出手
·缅甸封杀“缅甸华商商会”
·缅甸当局封杀百年华商社团
·貌强:Act Now or Regret Later with the Unholy Alliance
·缅甸已找台阶解除对华商社团的封杀
·论缅甸吴努政府与台湾阿扁政府
·缅甸众土族再三赴美寻求支持
·由印尼华人要人权民族权想起
·缅甸世道乱——坏人有好报
·社会主义“居者有其屋”
·丹瑞大将打坐差点走火入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温教授谈1947年彬龙协议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温教授(Prof. Dr. Win)是我仰光大学同学,他读文科,我学理科。
   我大学毕业后在缅甸工业发展局贡献力量。 1967年军政府为逃避粮食危机而反华杀华仇华,我在下班回家路上差点被暴徒无辜杀害,悲愤莫名而远赴东德留学兼避难。当时东德的缅甸留学生因大家互动互助与国际学生之间联络需要而不顾军政府无理禁令,1968年成立了缅甸留德学生互助会,我义无反顾地参加——结果我们留学生会主席、副主席、财政、秘书四人被逮捕回国受审,我们众会员则被“莫须有”迫害,我因华裔更罪加一等——最后大家辗转逃亡西柏林大学勤工俭学肄业。毕业后我一边工作,一边为受苦受难的缅甸各族人民愤怒奔走呐喊至今;只要有机会,也尽可能为我们缅甸华侨华人华族争取民族平等、普世人权、中缅两国人民友好——沉痛亲身经历促使我非常痛恨种族歧视与民族不平等!

   温教授呢?
   他荣获文科优秀学士后,继续读完硕士,通过不断努力而荣任缅甸总理外交秘书,并逐渐成为国家栋梁!他目睹国家由鱼米之乡1987年竟然沦为最贫穷最落后国家之一,愤而在1988年参与缅甸全国起义,失败后他避居国外并继续深造。
   他越来越痛恨大缅族主义——因他是掸-克伦尼原住民而明里暗里受歧视与不平等对待。他多才多艺,又是美国华盛顿国际大学哲学博士(Ph.D Washington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因而曾荣任MSC University of Winnipeg、泰国清迈大学 AEIOU 院长与国际课程主任、加拿大SFU国际发展研究教授 (Professor of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Studies, Simon Fraser 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亚洲论坛助理编辑、布鲁塞尔“欧洲学院亚洲研究部”(European Institute of Asian Studies, Brussels)研究学者。他常应邀到欧美大学讲授近代缅甸联邦史与当今缅甸错综复杂民族问题。他日夜不忘为缅甸各族人民——尤其为非缅族的众原住民之自由、民主、法治、人权、彬龙协议精神等到处游说、鼓吹、发扬光大,他为培养缅甸未来主人翁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以下温=温教授
   
   我:对欧洲缅甸办公室主任韩永贵的文章“能信任登盛总统吗?”,你好像比掸民主联盟秘书长赛万赛(Sai Wansai,the General Secretary of Shan Democratic Union)意见大、火气更大?
   
   温:韩永贵最近言论太不恰当!他好像在替登盛政府辩护或遮掩。
   
   我:韩永贵的父亲苏瑞泰(Saw Swui Thaik),是掸邦Yawnghwe土司。我们BURMA缅甸风云多篇文章曾介绍他父亲苏瑞泰:
   *1947年2月12日跟缅甸本部代表昂山以及钦区、克钦区的领袖们签署彬龙协议,大家同意掸邦、钦区、克钦区等与缅甸本部联合,向英国共同争取共同独立,共建缅甸联邦。
   *1948年1月4日缅甸联邦独立时,韩永贵的父亲任我们缅甸联邦第一任总统。1952年3月任期届满后,又当选为缅甸议会民族院议长。
   *1957年彬龙协议十年期满后,非缅族的众原住民愤恨大缅族主义政客与将军们背叛彬龙协议,韩永贵的父亲带头在议会民族院大吵大闹。
   *蠢蠢欲动的奈温将军就在1959-60年成立看守政府,暴力重建法律与秩序。1962年3月2日奈温将军索性发动政变夺权,建立军事独裁制度,把政府内阁包括苏瑞泰全逮捕投狱,韩永贵的二哥Myi Myi因反抗而被枪杀。
   *韩永贵的兄长Chao Tsang Yawnghwe 是我们仰光大学助教,60年代初见缅甸将军们对非缅族众原住民横行霸道,愤而跟他妈妈Mahdevi转入地下,领导掸邦人民进行武装革命,其他非缅族的众原住民也纷纷拿起武器反抗。Chao Tsang Yawnghwe老师提倡非缅族的众原住民武装力量必须革命目标一致,但各自行动(Common in Aim,Diverse in Actions)。但大缅族主义独裁将军们以夷制夷、挑拨离间、拉一派打另一派,把众原住民见解立场差距不断闹大,于是老师就尽力穿梭劝谏大家批评与自我批评、求同存异、顾全大局、牺牲小我完成大我、既友好斗争更友好团结。非缅族的众原住民都尊称我们的老师为革命导师。
   *韩永贵本人是欧洲-缅甸办公室主任,长期驻欧共体首都布鲁塞尔,他主张让千疮百孔缅甸联邦重归和平民主发展道路,他一心想和平奋斗救缅甸联邦。我在布鲁塞尔、海牙、布拉格、瑞典的国际会议上发现他思维敏捷、见多识广、组织力强,热爱自由、民主、法治、人权、真正联邦制。
   
   温:我跟韩永贵的兄长是仰光大学好友。我在布鲁塞尔“欧洲学院亚洲研究部”呆过,对好友弟弟——欧洲缅甸办公室主任韩永贵一向尊重,困难时期受过他的关照。但韩永贵最近真的太离谱了!我窃以为他深恐回不了故国家乡——他想落叶归根,他在家乡拥有大量不动产。还有他的Euro Burma 办公室十多年所研究所探讨的,正是如何带领缅甸走上和平民主发展道路。现在他见到登盛政府有意改革开放与全国和解,唯恐失去和平合作互动机会。
   
   我:据我在国际会议听其言观其行,知道他为联邦长远利益而不再计较父亲被投狱病死、二哥被包围枪杀、母亲与兄长被一路追杀、自己被不断追捕……他最希望和平奋斗救缅甸联邦,他很坚持1947年彬龙协议与精神。
   
   温:知道吗?是彬龙协议诞生了1947年联邦宪法与1948年缅甸联邦独立!当年他爸爸为掸族34邦、昂山将军为缅甸本部缅族、钦族克钦族等为众山区原住民,大家一致同意在1947年彬龙协议精神与联邦宪法、1948年缅甸联邦制度下,让缅甸众兄弟民族一律平等、互相信任、互通有无、同舟共济!
   知道吗?当时掸族钦族克钦族等非缅族众原住民最强调最坚持的是——大家在各自土地上自治自主自决,在联邦制下共同平等分权生活。缅族昂山将军完全同意缅甸联邦并不是中央集权制度,不许任何原住民高高在上或独揽大权。
   昂山将军1947年4月任缅甸临时政府总理,在1947年5月仰光市政厅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AFPFL有关联邦制宪大会上,他说:
   “我们所要建立的新缅甸,是联邦还是大一统国家?我看不是大一统,而是联邦——有规章制度让众原住民拥有妥善监管权”。
   可是昂山死后大缅族主义历史学家从来不提出昂山将军说的这句话!大缅族主义政客与将军们至今当作从来没听昂山将军这么说过!
   知道吗?连缅甸军政府的主要支柱貌貌博士(Dr.Maung Maung)都曾明确指出过:“缅甸联邦的各邦都必须有自己的宪法、自己的机构即议会、政府、司法部”。
   1947年2月11日——那是历史性彬龙协议签订的前夜!昂山将军说:“一个统一的、自由的缅甸梦一直萦绕着我,今晚在此聚会的所有人都在追求同一个梦,我们缅甸生活着克伦族、克钦族、掸族、钦族、缅族等等,其他国家也同样有许多原住民、种族。种族没有硬性边界,宗教是良心问题也没有障碍物。如果我们想要国家繁荣,就必须集中我们的资源、财富、技能等大家携手共进、有福共享。如果我们各自划分为克伦族、掸族、克钦族、钦族、缅族、孟族、若开族等,各往各自方向拉扯,联邦就会拉裂,我们就要犯错误而饮恨终生了。让我们一起携手合作吧!”。
   
   就这样大家才兴高采烈签订了彬龙协议、制定了1947年联邦宪法——缅甸各族人民平等集聚一起,各族平等地建立了缅甸联邦。
   但众所周知:1947年7月19日,昂山将军与关键性领导们在开内阁会议时,偏偏全部被缅族政敌杀害了。彬龙协议也从此被大缅族主义政客们将军们故意遗忘了。
   
   我:BURMA缅甸风云曾报道:派杀手用机枪扫射昂山与6部长的——是爱国党领袖吴素(U Saw)。
   很少人注意到缅族吴素比缅族昂山出山更早、资格更老:
   *吴素比昂山早15-20年当上英属缅甸殖民官——吴素1900年出生,1928年就任英属缅甸立法议会议员,1939年任英属缅甸部长,1940-41年任英属缅甸总理。昂山1915年出生,1932年上仰光大学,1947年4月才任英属缅甸临时政府总理。
    *吴素联日反英比昂山早5-6年——吴素身在英营,1935年却赴东京秘密联日反英。昂山1936年任仰光大学学生会理事,1937年任缅甸全国学生联合会主席,1940年底才联日反英。
   *吴素早在1938年就建了爱国党——口口声声爱国爱民,秘密联日反英要救国救民。昂山呢?那时刚脱下大学生服,忙着参加我缅人党(德钦党)与缅甸出路组织,寻找救国救民道路。
   *当1939年昂山与后来赫赫有名的缅共领袖们共创缅甸共产党要解放人民时,吴素已是英国殖民地政府部长,联日反英思想更上一层。
   *昂山将军1940年8月乔装远赴厦门联系中共不遂,才转而联日反英搞枪杆子出政权——他1941年任军事领导人,组织30志士赴日接受日本皇军训练。而那时吴素呢?已升任英国殖民地政府总理——联日反英思想已成熟。
   *昂山进步神速——理论联系实际而后来者居上!当吴素1941年赴英国谈判,回缅甸途中同日本人秘密会谈如何协助日本进攻缅甸时,该年底昂山已领导30志士在泰国组建缅甸独立军,任总司令紧锣密鼓准备带日军进攻缅甸。
   *昂山总司令领导的缅甸独立军带领日军1942年1月份长驱直入缅甸南部,3月份拿下仰光。日军一进占缅甸南部,立即兵分两路——北上追杀英军、围剿入缅援英的中国远征军、切断英美援华的滇缅公路;当昂山1943年任日据缅甸政府国防部长兼缅甸国防军总司令时,吴素不幸被英国破获联日反英铁证、逮捕、流放乌干达。
   *1945年日本兵败如山倒,昂山将军领导“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联合英、美、中联军,于1945年3月27日对日军反戈一击。不久二战结束,英国释放吴素回缅甸;他重整他的爱国党。
   *1946-47年吴素任英属缅甸总督行政委员会(临时政府)委员,他对抗昂山将军领导的“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1947年1月吴素参加昂山将军率领的代表团赴英谈判缅甸独立,冷眼见证了1月27日昂山-艾德礼协定的签订,他越来越不满昂山将军言论与所作所为。由英国回缅甸后才半年,爱国党魁吴素就在7月19日派枪手暗杀了昂山将军及其6政府内阁部长——结果吴素在同年12月被判死刑,1948年1月4日缅甸独立后就在当年5月被吊死。
   
   温:缅族昂山将军被缅族吴素策划枪杀后,大缅族主义政客们军官们有意无意把1947年彬龙协议束之高阁!真正联邦制也从此被中央集权制度巧妙地取而代之!缅甸联邦变成名不符实的假联邦——由大缅族主义政客们将军们独揽大权、挂羊头卖狗肉、横行霸道到现在!因而非缅族的众原住民武装力量也顽强武装反抗到现在!
   这就是缅甸内战打半世纪多的根本原因。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