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赛万赛谈2013年缅甸和解进程]
BURMA-缅甸风云
·巴瓯民族解放组织支持昂山素姬声明
·缅甸丹瑞大帝2007年12月3日语录
·缅甸民族委员会欢呼美国HR3890号制裁决议
·缅甸问题根源是彬龙精神不见了
·克伦族谴责缅甸种族灭绝内战
·缅甸丹瑞大帝笑骂民主
·缅甸学运领袖波昂觉永垂不朽!
·缅甸联邦土族与少数民族问题
·缅甸各族欢呼联合国原住民权利宣言
·缅甸若开邦人民致函联合国
·纪念缅甸独立节60周年
·缅甸掸族公主痛斥军政府
·缅甸土族哭祭60周年独立节
·古来稀大哥的前列腺毛病
·缅甸僧伽与人民,是鱼水关系
·缅甸僧伽们入世行动了
·钦族阵线谈印度与缅甸军政府
·缅甸民族委员会08年元月24日声明
·缅甸掸族拟加入众土族委员会ENC
·缅甸掸族领袖赛万赛答缅甸文摘问
·由红色高棉想到缅甸军政府
·缅甸掸族的61周年掸邦节
·克伦族掸族领袖游说欧盟6年15次
·平等、民主、发展——救缅甸!
·与赛万赛谈2008年初缅甸局势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对曼侠被杀害之声明
·人倒下,但曼侠英魂永远活着!
·缅甸革命师生痛失曼侠学兄
·曼侠名列缅甸军政府刺杀单
·谈缅甸国民大会、公投、普选
·美国教授讲缅甸的过去现在未来
·反对缅甸5月公投与2010年普选?
·国际缅甸僧伽总会拜访海牙UNPO
·正视缅甸宪法公投与大选
·缅甸问题以和为贵、利民为本
·缅甸独裁政府——你不打,他不倒!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有关“宪法公投”声明
·国民党马与民进党谢的选后感言
·温教授评缅甸公投与大选
·NCUB的缅甸反法西斯63周年声明
·达赖喇嘛发表“对全球华人的呼吁”
·“黃金甲--詩篇”
·寒竹点评 “达赖言论”
·缅甸另两大力量对宪法公决的声明
·缅甸在野另七党派反对宪法公决
·给斯宾诺莎的信
·缅甸在野众党派对停战集团的呼吁
·请国际监察员来缅甸察督全民公投
·缅甸钦族委员会第二周年大会声明
·分离运动与自决权问题
·缅甸僧伽新年祈祷民主快来
·Burmese Monks Pray for Democracy
·达赖、缅藏、僧伽喇嘛、背后黑手
·UNPO第九届大会将在欧洲议会召开
·缅甸僧伽昭告人民书
·缅甸国内外僧伽民众4月26日反宪法公投
·缅甸工联FTUB向国际控诉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五一劳动节声明
·中国学者谈缅甸民主前景
·缅甸僧伽对国际救济的紧急呼吁
·送缅甸将军们上国际刑事法庭
·Deliver the Junta of Burma to the 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
·缅甸新宪法、军政府、反对势力
·缅甸反对党派不承认伪宪法与公投结果
·熊飞骏:马英九胜选的十大启示
·民意转求真正缅甸联邦制——不闹独立了
·缅甸众民族团结阵线12党不承认伪公投伪结果
·缅甸风灾,丹瑞大将有话说
·缅甸妇联要扭送丹瑞集团到国际刑事法庭
·缅甸反对力量、军政府、国际刑事法庭
·缅甸军政府要吃掉停战集团了
·缅甸军政府逼迫停战集团缴械参选
·缅人与团体到国际刑事法庭状告缅甸将军们
·缅甸人民恳求联合国:驱逐非法军政府!
·缅甸掸邦第四特区不任军政府宰割!
·反对军政府代表缅甸出席联合国2008年大会
·缅甸民选议员致函联合国与安理会
·缅甸教授与书生座谈“德先生”
·缅甸人民为何痛恨8——尤其8888?
·明天会更老还是更好?
·悲欢离合+生老病死
·秘方:马铃薯胡萝卜苹果三鲜榨汁
·温教授貌强合述缅甸的过去与现在
·对温教授貌强合述缅甸史之补充-1
·缅甸是东南亚另一只经济小虎?
·为2010年大选,甘巴里再访缅甸
·缅甸军政府撕毁停战协定?
·联合国与欧美对风灾后缅甸改变策略
·缅甸东掸邦民族民主自治区岌岌可危
·看佤邦联军如何死里求生
·美国加州缅华移民思想言行录
·恸上世纪60年代南洋排华
·后溪穴治腰酸背痛近视眼花
·蹲功——改善糖尿血压心肺功能
·联合国须送缅甸将军们上国际刑事法庭!
·缅甸掸邦四大特区坚决保家卫邦
·缅甸17停战组织与民主联合党
·缅甸军政府对东北众土族磨刀霍霍
·中风要三小时内急救!
·KNU苏沙吉七访西班牙
·缅甸果敢特区被攻陷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赛万赛谈2013年缅甸和解进程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赛万赛是掸民主联盟秘书长(Sai Wansai,the Secretary of Shan Democratic Union).
   以下赛万赛 = 赛。


   
   我:韩永贵(Harn Nyawnghwe)是我们缅甸第一任总统苏瑞泰(Saw Shwe Thaik)的儿子、非缅族的众原住民武装力量的思想家政治家兼我们仰光大学助教Chao Tzang Yawnghwe(1939-2004)的弟弟、EU-Burma Office 办公室主任。他最近通过无线电波,对全国各族人民谈到登盛总统、非缅族的众原住民的历史功过、进程………
   
   赛:韩永贵在8月16日写给DVB一篇文章,标题是“登盛总统可以相信吗?”。文中提到两点:一是要跟缅族人打交道,二是需要从过去错误汲取教训。
   他在文章结束时写道:“我们能够从过去的错误获得教训吗?现在依旧和过去一样——条件并不理想,但我们等待理想条件的到来呢?还是现在尽可能改善处境把事情做好?”。
   
   我:他这老弟以前坐在布鲁塞尔欧盟-缅甸办公室,主要是研究和设计缅甸如何和平重返民主道路。他希望和平奋斗救缅甸。
   
   赛:我不认为韩永贵有必要担忧非缅族的众原住民不去接触缅族或当今掌权者。铁的事实证明:当2011年初登盛政府呼吁全国和解时,绝大多数的原住民武装力量无不热情响应,大家和登盛政府碰头甚至还签了初步停火协议。
   讽刺的是,双方至今仍然继续武装冲突——在我们掸邦,掸邦重建委员会/掸邦军RCSS/SSA 以及掸邦进步党/掸邦军SSPP/SSA两年前就已跟政府军签了停火协议,然而双方至今依旧驳火百多回,数次还随日增加。在掸邦北部与克钦邦,克钦独立军/克钦独立组织KIA/KIO与登盛政府虽两个月前就签订了逐步停火协议,但双方武装冲突至今仍然在继续。
   
   我:要追根究底哟!事实胜于雄辩哟!到底谁言行不一致呢?
   
   赛:武装冲突所以持续,第一原因是缅甸军队军事占领我们非缅族的原住民家园,对待我们非缅族的原住民就如殖民地臣民,缅甸独裁将军们高高在上、唯我独尊,把“枪杆子出政权”威力发挥得淋漓尽致!第二原因是政府军在占领地实施“地区清剿与控制”政策——暴力压迫得非缅族的原住民山穷水尽、走投无路,最后只得回过头来拼命——对政府军进行武装自卫!
   
   我:唉!我们缅甸各族人民真多灾多难呀!内战断断续续,从我年幼无知开始,一直打到我年老力衰——还不停!
   
   赛:虽然实质收获与具体成果仍然虚无缥缈或遥不可及,但绝大多数原住民武装力量在政治上依旧和登盛政府继续进行和平与民族和解会谈。简言之——在政治与军事上双方边谈边打!边打边谈!
   
   我:既然双方有意和解、各族人民仰天盼望、国际也愿见到缅甸和平发展,双方即使不能一笑泯恩仇,难道不能求同存异,步步努力走向持久和平吗?
   
   赛:韩永贵说:条件虽不理想,但我们必须利用现有机会与情况展开和平对话,寻求较好的解决方案——我完全同意他的说法与立场。
   我认为:非缅族的众原住民组织——尤其是联邦民族团结委员会UNFC(United Nationalities Federal Council)和众民族团结委员会UNA( United Nationalities Alliance)成员,他们正在积极利用不够理想的条件与处境,在圆桌上面对在职军官以及退伍军人政治家们尽可能政治对话。
   
   我:缅族政治家们告诉我UNFC好像不要和平对话了,一拍两散了?
   
   赛:悲观的政治家们误会了!他们把Ethnic Conference for Peace and National Reconciliation和UNFC在2013年8月2日发表的声明,视为拒绝对话进程。其实那仅仅阐述他们两组织的政治立场而已。
   
   我:真希望你这老弟赛万赛就是历届军政府的婆罗门大国师——有第三法眼看过去、现在、未来,而且一言兴邦——让登盛政府重建真正缅甸联邦。你也看到登盛政府信誓旦旦要创建新联邦。
   
   赛:你缅甸华族老兄之言差矣!重建新联邦的任务不能只让缅族负责。非缅族的众原住民必须清醒地和缅族平等合作,即争取和内比都政府包括缅甸军官们——进行平等分权。
   
   我:韩永贵不是一再提醒吗?众原住民首先必须接受和平谈判的两个先决条件—— 1)2008年宪法,2)登盛政府。你老弟对2008年宪法与登盛政府都很有意见——依你说韩永贵建议的共建新联邦简直像油倒进水!
   
   赛:问题核心在于:众原住民怎么能够放弃他们一直追求的重建真正联邦制政治目标,接受当今的总统中央集权制度?这样的话,他们要完全抛弃他们在“多样性统一”中争取自决权、民主、平等了!要他们放弃政治权利与目标,抛弃各族平等分权的真正联邦制,接受大缅族支配的中央掌控制度——这完全反其道而行!毫无疑问是绝对不可能!真的是油倒进水!
   
   我:唉!缅甸各族人民真苦命呀!
   
   赛:一句话:欢迎平等分权、共建联邦!但绝对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谈判、妥协、投降”之类!
   *可悲可叹哟!昂山将军和他的内阁,在还未建筑起彬龙协议的真正联邦大厦之前,在1947年7月19日,就全被暗杀了!
   *可悲可叹哟!留下满怀希望、诚心诚意自愿参加真正联邦制的非缅族的众原住民,半世纪来一直受毁约、背信弃义的大缅族主义政客们与独裁将军们压迫欺凌!
   历史教育了我们什么呢?
   *从错误中吸取教训——吃一堑长一智!
   *一定要高举彬龙协议旗帜治病救人——让背叛它的大缅族主义将军们、政客们深深忏悔、改过自新,毅然决然走上各族平等分权的全国和解正道!对症下药,才能药到病除——这完全适用于错综复杂的缅甸政治与民族纷争!
   奉劝登盛政府:
   *历届军政府违背彬龙协议和精神,半世纪来妄图建立大缅族主义支配的中央集权制度——完全不对!也不可能成功!
   *希望登盛政府总结过去错误与失败经验,在昂山将军等先辈的彬龙协议与精神旗帜下,建立各族平等分权的真正联邦制!
   
(2013/08/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