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赛万赛谈缅甸宪法危机]
BURMA-缅甸风云
·SDU’ s STATEMENT On “Threat To The Peace: A Call For The UN Security Council To Act in Burma”
·安理会、军政府、民主力量、众民族力量、缅甸华族
·Burmese case at the UNSC: A Silver Lining
·来世不要这地狱!
·NEVER SUCH HELL IN NEXT LIFE!
·缅甸政党纷纷声援"报告书" (续)
·Endorsements from Burma's Democracy & Ethnic Forces (continue)
·欧盟的缅甸战略
·An EU strategy for Burma ?
·Annihilate Burma’s Poverty & Inequality
·消灭缅甸的贫穷与不平等
·美国国防专家看中缅关系
·Beckoning Burma
·缅甸搬迁军政总部与核能基地
·Burma Nuke Plant: Plains to Hills
·貌强:缅甸民主社团上书荷兰外交部
·貌强 :BDC-NL Appeals Dutch Government for Burma Issue
·寻找中国的同情与支持
·貌强: Seek China's Support
·缅甸国内外情势的阴阳转化
·貌强: Burma's Situation and Taiji's Yin & Yang
·布什会见缅甸掸族巾帼英雄蔷冬
·貌强:Bush met Charm Tong, The Shan Heroine of Burma
·貌强:A Burmese Confesses to Oppressed Ethnic People & My Comment
·貌强:一缅族向众原住民忏悔与我的答评
·Win教授、洋学者、貌强座谈缅甸问题
·貌强:Prof. Win's An Attempt on Jigsaw Puzzle
·貌强:缅甸将军们为保权而一意孤行
·貌强: SDU & USA Condemn Burmese Junta’s Sentence on 8 Shan Leaders
·缅甸迁都:惧美?内战?风水?禳灾?
·貌强:Capital Moves to Pyinmana, WHY?
·世界对缅甸的看法
·貌强:How The World Views Burma’s Junta ?
·貌强:Master In Civil War & Disintegrating
·貌强:缅甸内战与分化高手
·貌强:Discussion on Contemporary Situation in Shan State with Sai Wansai of SDU
·貌强:与赛万赛谈掸邦现状
·貌强:Shan State Army Is Against Racial Hatred & Union Disintegration
·貌强: 众停战组织反对种族仇恨与联邦分裂
·貌强:Burmese Echos to UNSC Briefing On Burma
·貌强:安理会的缅甸简报与反响
·貌强:缅甸制宪国民大会又续开了!
·貌强:Burma Re-opens National Convention
·貌强:缅甸联邦宪法起草委员会FCGCC告人民书
·貌强:Press Release by Federal Constitution Drafting & Coordinating Committee-Union of Burma (FCDCC)
·貌强:缅甸新社会民主党DPNS与记者谈话
·貌强:Burmese DPNS ’s Press Conference
·Shan-EU: Time for ASEAN and UN to act in tandem
·赛万赛与貌强谈: 缅甸年终现状
·貌强:缅甸众土族委员会ENC欢迎东盟的呼吁
·貌强:ENC Statement 6/2005 =Welcome ASEAN’s EFFORD
·貌强:Sai Wansai & Maung Chan Talk about Burma’s Situation
·缅甸制宪大会与停战集团、和平集团、抗争力量
·貌强: The Struggle Between the Junta and Its broad Opponents
·貌强:缅甸的“无声杀戮场”
·貌强:Burma's Silent Killing Fields
·貌强: 中国边民遭缅军射杀
·貌强:Poor Border Chinese Shot Dead by Burma Army
·貌强:“人民”“人民”,缅甸将军假汝名而独裁!
·貌强:The Fascist Generals using “ people’s name ” to oppress people
·貌强 :第七届旅欧缅甸人民论坛
·貌强:The 7th. Burmese Forum In Europe
·貌强:棒喝缅甸将军们要以史为鉴
·貌强:Military Dictatorship vs. Colonialism
·貌强:翻开2006年新一页!
·貌强:Turning A New Page/Enter 2006!
·貌强: Mong Tai Army’s Surrender & Restoration of Shan State
·掸邦军重建掸邦的成败得失
·貌强:Arch Usurper of State Power and People's Wealth
·缅甸窃国大盗
·奉劝缅甸将军们:诸恶莫犯,诸善奉行
·貌强:Good Deeds Will Be Rewarded and Evil Punished
·欧洲决续慈善捐助缅甸艾滋病患民
·貌强:European Plans to Re-donors AIDS Help to Burma
·貌强:Only Democracy & Real Federalism Can Rescue Burma!
·停止内战,反对分裂,建立真正联邦制!
·貌强:Editorial: Shan State and Union of Burma
·掸邦与缅甸联邦的恩恩怨怨
·缅甸各邦各族人民纪念“联邦节”
·貌强:Burma’s States & People Celebrate “Union Day”
·貌强:Burmese Generals! Return to the Right Path!
·将军们! 放下屠刀,立功补过 !
·貌强:Statement of Concern by Burma's Chinese
·缅甸华族也关注欧盟的缅甸政策
·缅甸建军节
·泰国清迈大学2007年AEIOU寒季奖学金招生
·同林老师悠游威尔斯与温莎堡
·带林老师悠游海牙
·带林老师悠游阿姆斯特丹
·与林老师对饮茅台酒
·同林老师追忆中国援缅远征军
·与林老师谈昂山与吴素:
·漫谈缅甸“姓氏”: 德钦、貌、哥、吴、玛、杜
·缅甸政坛恩仇录
·环行荷兰8省,悠游Leeuwarden半日
·貌强带两千金悠游云南
·貌强: 回故乡
·Bush! 放下你的皮鞭与屠刀!
·缅甸各族人民的不懈斗争
·貌强:Free All Political Prisoners and Stop Killing Ethnic People!
·释放政治犯!停杀原住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赛万赛谈缅甸宪法危机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赛万赛(Sai Wansai)是掸民主联盟秘书长(The General Secretary of Shan Democratic Union)。以下赛=赛万赛。
   
   我:对不起,我把你说的UNFU,一时听不清楚而误为UNFC。

   
   赛:呵呵!一字之差而已。人非神也──谁能无错。
   
   我:最近修宪或重新制宪问题甚嚣尘上。以前这课题是极敏感的严禁区,谈论者简直如谈虎色变──无不胆战心惊。
   
   赛:没听到国会议长杜拉瑞曼(Thura Shwe Mann)说:为让宪法更倾向联邦制,为维护非缅族众原住民与少数民族的权力,修订2008年宪法总好过重新制宪!
   他一石激起千层浪,哇啦哇啦地喧哗一阵,现在大家都在静观他如何把中央集权制度修改成真正联邦制。你听到看到8888的25周年宣言吗?
   
   我:8888?哈哈!中国人喜欢8,因8跟发财的“发"谐音。4个发 = 发财4次──不狂喜才怪!我告诉中国人:现代缅甸人最痛恨8,尤其4个8──那是缅甸人民1988年8月8日的起义,被机枪狂扫狂杀、尸堆如山、血流成河,是乌黑黑大日子!只差没有坦克横冲直撞,否则在屠杀人民领域一定荣获冠冠军。
   
   赛:今年缅甸人的乌黑黑8月8日真的是中国人的红彤彤“恭喜发财、恭喜发财"了。看!缅甸民间社团破天荒──竟然被允许公开发表宣言,直接呼吁建立“民主联邦国家"。
   
   我:以前民主、联邦云云,乃老虎屁股摸不得,大家顾左右而言他。今年发月发日竟允许大家两手一起抓──又民主又联邦,发完财再发财。
   
   赛:BBC当天报导:民间社团呈上三决议──1.建立联邦国家,2.修订2008年宪法或重新制宪。3.召开各方参加的全国和平会议。
   
   我:这三大要求不知已提过多少岁月了!时间老人都催我头发白、老态龙锺了!然而良药苦口,言之谆谆,听之藐藐。
   
   赛:对该三大决议各方反应不一。
   *掸邦众族民主联盟主席昆吞武(SNLD Chairman Hkun Htoon Oo)说这些正是所有原住民的愿望梦想,所以他欢呼、拥护、背书!至于宪法,很多人希望重写,也有很多人想从多角度进行修改。他本人呢?希望重写──破旧立新就是好!
   *联邦众民族团结委员会UNFC奈宏萨(Nai Hongsa)对三大决议也很满意,说这些正是他们的一贯主张,他击节赞赏这件大事能透明果断地昭告公众!
   *当然也有这样那样的反对者千方百计要抵制、摧毁。
   *也有很多人高举我们掸族老领导Chao Tzang Yawnghwe(1939-2004)旗帜:目标一致,行动各异!(Common Aim,Diverse Actions!)。
   
   我:在8月2日,缅甸18股武装力量──联邦众民族团结委员会11股,‘仅听不讲’的中缅边区3股,‘也听也讲’的印缅边区与泰缅边区各2股──不是目标一致,行动各异,异口同声地发表了共同声明吗?
   
   赛:他们共同发表六项声明:如反对2008年宪法啦,如重申建立和平、繁荣、真正的联邦啦,如成立一个缅族邦(Bama/Myanmar State)啦,如显示各族共和平等啦……
   
   我:这么说来,宪法不是出现危机了吗?
   
   赛:宪法危机?天哪!那早在1962年3月2日奈温将军发动政变时就爆发了!
   众所周知:
   *缅甸本部(Burma Proper)与众边区(缅印边区、缅泰边区、缅中边区等Border Areas)在1947年签订彬龙协议,因而1948年才获得缅甸联邦共同独立。
   *十年后即1958年,愤恨极不平等待遇的掸邦与克伦尼邦遵照1947年彬龙协议与联邦宪法要离开联邦。
   *当时吴努总理诚邀参谋长奈温将军成立两年“看守"政府,以重建法律与秩序。
   *1961年6月11日在掸邦首都东枝(Taunggyi),克钦族、钦族、若开族、傣族、孟族等召开“所有联邦成员会议"(All States Conference),他们一致支持当时的掸邦政府广而告之的“掸联邦建议"(The Shan Federal Proposal)。
   
   我:“掸联邦建议"?当年我们有听说,却不知道内容;报纸电台都不讲。
   
   赛:“掸联邦建议"指出:1947年缅甸联邦宪法没说清楚各族各邦平等,因此有必要遵循真正联邦制度,修宪如下:
   1.成立缅族邦,让缅族邦与众非缅族各邦一律平等。
   2.授予各联邦议会内阁同等权力。
   3.各邦的民族院内阁代表,必须人数相同。
   4.唯下列部门属于中央政府:
   (a) 外交部(Foreign Affairs);
   (b) 联邦防卫部(Union Defence);
   (c) 联邦财政部(Union Finance);
   (d) 硬币与钞票(Coinage and Currency);
   (e) 邮电部(Posts and Telegraphs);
   (f) 铁路公路、航空、水路部门(Railways, Airways and Waterways);
   (g) 联邦法院(Union Judiciary);
   (h) 海关、关税(Sea Customs. Duty).
   其他部门并不隶属中央──不信请看(Sai Aung Tun着:History of Shan State From Its Origins to 1962, 2009, Silkworm Books, Chiangmai, Thailand)。
   
   我:真的吗?哎哟妈妈!我们这些书呆子当年整天忙着考大学,忽略了国家大事!后来还一时误信窃国大盗救国救民。惭愧!惭愧!
   
   赛:政府就是要学生青年乖乖只顾读书,两耳不闻天下事。你1962年考上仰光大学那年的3月2日,军政府不是非法政变夺权上台吗?你们不乖乖读书,却在大学校园和平示威,结果在7月7日不是被军队机枪扫射出“仰光大学七七惨案"?你们不是死了百多人吗?
   
   我:1962年我刚上仰光大学,年轻力壮,意气风发,一心想学老学长老校友老前辈昂山将军能文能武,因而也参加大学生军训班(预备军官训练班),以便国家需要时能从军为国为民。7月7日那天我军训完毕,照常去大学游泳池游泳,路见同学们在校园内义愤填膺地集体和平示威,我血一热也就跟进去。宿舍老师见我不是寄宿生就劝我回家。刚到家就听到革命委员会主席奈温将军杀气腾腾地广播:“刀对刀,枪对枪"。我脑海立刻浮现军训“枪杆子出政权"“敌人磨刀,我们也磨刀"“针锋相对"“敌进我退,敌退我追"“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战场上的最后决战是刺刀见红"…… 突然脑中电光一闪:奈温将军们的革命委员会不是宣称革命吗?救国救民吗?走缅甸社会主义路线吗?……社会主义是关心人民、热爱人民、为人民服务,现在怎么会开枪杀死和平示威的学生?……紧接着脑中浮出奈温训话“子弹是没有眼睛的!" “你们血肉之躯挡得枪林弹雨吗?"“你们有几条生命?"……
   
   赛:你若不被宿舍老师驱赶回家,不惨死才怪!看!奈温为首的缅甸将军“革命委员会"明明非法政变夺权上台,却说得那么好听 “为了拯救国家不分裂"!他们还悍然废除1947年联邦宪法,进行变相军事独裁统治!内战越打越凶!
   要知道:从我们非缅族原住民方面来说,1947年联邦宪法是缅族与非缅族众原住民‘平等共和建联邦’的法律基础。你取消了基础,上面的联邦建筑还存在吗?大家都回到1947年之前各邦独立自主原生态去了——原封不动!历史上我们各邦都是独立小邦小国,是1947年彬龙协议与联邦宪法把我们捆绑成缅甸联邦。其实松绑、分裂缅甸联邦的正是他们,但他们却贼喊捉贼!
   
   我:现在不是又已拥有2008年宪法,又已组成了“缅甸联邦共和国"(Republic of the Union of Myanmar),不是又联邦又共和了吗?
   
   赛:“缅甸联邦共和国"完全是孤家寡人御用军用统治工具!就是依靠它——
   缅甸军队可以用坦克机枪轰炸机入侵占领我们的土地,大缅族主义殖民者可以占据我们非缅族众原住民区、殖民统治我们非缅族众原住民!
   
   我:奈温为首的缅甸将军们与其缅甸社会主义纲领党,不是对你们进行过缅甸社会主义统治吗?
   
   赛:1974年缅甸社会主义纲领党颁布过缅甸社会主义宪法,其实他们以社会主义为名,进行一党专政与缅甸将军们独裁!他们疯狂杀害、镇压我们非缅族众原住民,他们是大缅族主义统治者,我们是大缅族殖民地的非缅族众原住民──我们受压迫、无权无势、宪法上毫无地位。1988年缅甸独裁将军们换班,另一组以“国家法律与秩序重建委员会"名义继位,是他们废除了1974年缅甸社会主义宪法。不久“国家法律与秩序重建委员会"摇身一变,换名为“国家和平与发展委员会",接着就大摇大摆在1993年召开全国会议,领导制宪──想以法律死保固守缅甸独裁将军们和其军队的政治领导权决定权。经15年经营,终于在2008年炮制成功2008年宪法。
   
   我:有宪法不是总比和尚打伞无法无天好?还有,2008年宪法不是还来过一番“全民公投"吗?
   
   赛:那是他们黑手魔掌摆弄出来的瞒天过海“全民公投"“民主”把戏。现在他们要老歌新唱,想把2008年宪法削头改尾包装一下。在8月6日,国会议长瑞曼召集其他宪法委员,想端出几碟小菜──比如在他们控制下让邦与区拥有这个那个自治自理权力。我们非缅族众原住民被懵被骗多了、长智学乖了——不论如何总是要求让大家一起重新改写一部新宪法。他们兵来将挡,在8月7日放出风声说宪法已存在,修宪总比从头再来好处多。登盛总统白脸黑脸,苦口婆心说应该下放一些政治决议权给邦与区拥有;8月10日他会见联邦、邦、区等部长,又软硬兼施、恩威并用一番──充分说明总统也只愿在修宪范围内打转,换句话说,中央集权制度不容侵犯。
   
   我:尽可能修宪以适应你们非缅族原住民的要求,不少老成持重者都说社会成本代价低呀!难道不对吗?
   
   赛:
   *中央集权制度是所有或绝大多数管治权独由中央政府掌握,联邦制则是中央政府与邦区政府平分国家主权──亦即中央政府与邦政府对分政治权力。
   *我们非缅族众原住民要平等分权!这愿望与斗争并不是最近才发生,它早在1947年彬龙会议就热烈讨论,在昂山将军完全同意之下,彬龙协议才出炉──缅族的缅甸本部(Burma Proper)和我们众非缅族原住民的众边区(Border Areas)才合拼为1948年的缅甸联邦。
   *当时宪法顾问吴强吞(U Chan Tun)在缅甸联邦宪法大会上也信誓旦旦说要实行联邦制。但十年后就是他吴强吞明确告诉Hugh Tinker教授:“我们的宪法,理论上是联邦制,实践时是中央集权"。你不信可读Tinker教授着作“缅甸联邦"(The Union of Burma),以及Sai Aung Tun的“掸邦历史"(History of the Shan State).
   *1962-2011年历届军政府(革命委员会RC、缅甸社会主义纲领党BSPP、国家法律与秩序重建委员会SLORC、国家和平与发展委员会SPDC)以及登盛政府等,无不绕过核心真课题如充分自治、各族平等与民主、真正联邦制等,大谈特谈漫无边际的问题与现象。
   *知道吗?1961-62年非缅族众原住民就尖锐地指出:缅甸本部仅仅是一个邦单位而已,为何却独家掌控整个联邦政府、君临天下?!让所有非缅族原住民邦区都成其臣民区附庸区饱受其殖民统治?!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