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进步或继续倒退,庭审薄熙来是中国拐点的风向标]
曾节明文集
·彭明之死的新细节
·中国民运没有失败——告余志坚
·人生如浮冰
· 反对派决不应为毛左上街而欢呼——告余志坚
·西方左派是过分自由主义的必然产物,是穆斯林的突破口
·“二战”前的英国暗合道家
·中共覆灭前是持续的倒退,再不会改良
·效鲧治水——评习近平突出“安全”的最新指示
·中共国的不治之症:癌瘤般膨胀的公务员队伍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 对宋朝,过份贬低和过份赞美都是错误的
·危及宪政文明的“政治正确”,才是政治不正确!
·驳胡平反“禁穆令”的狡辩
·宪政失衡也会走向反面:评川普入境新政受阻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一)
·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二):林彪不会打仗!
·透视王林之死:中共当局杀人灭口的新手法——“取保”死
·蒋介石国际战略大错,错失保存大陆民国的最后机会
·“二战”后美英为何把中国大陆推落共产火坑?
·内心认同蒋介石的林彪,为什么始终跟从共产党?
·外国人入境权不是“普世”人权——为特朗普“禁穆令”正名
·正在摧垮西方的白左主义,是美英联苏的结果
·女权主义者为什么更不幸福?
·警告某脑残网评:川普是“计生”的坚决反对者!
·中央有人在利用老兵消费习近平
· 贞德式的女性将再次拯救法兰西!
·反市场经济,习近平反形已露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美、英的“二战”政治正确,正在毁灭西方文明
·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解放军老兵梁山桥讲述“西藏平叛”
·为什么我不是一个希特勒的崇拜者?
·中国政局观察:王岐山扩权,李克强危险
· 中国国足胜韩之“零突破”,标志红朝不久了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警示民主制度下专制的危险
·谁是我们的敌友?——中国应有独立的历史价值观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暴露了女权主义者的虚伪和邪恶
·中国人不要怕“日本威胁”,正要怕俄、穆威胁
·彭明生前的三个预言,已应验两个
·犹太人左倾的真正原因
·戳穿弥天大谎——“二战”是伟大的反法西斯战争
·“千年大计”的丑剧救不了习近平
·为什么多元文化是行不通的?
· “六四”后中共政权的五个阶段
·当年学生扭送余志坚等人,是因为视毛为神圣吗?
·反川黄左为何变脸为特朗普欢呼?
·白左和共和党建制派为何都对俄中一手硬一手软?
·特朗普的最大威胁来自共和党内
·“中国革命民主平台”的设立不妥
·朝鲜问题唯有武力解决,且越早越好
·中共之坐大,究竟是因为西安事变,还是因为蒋介石的决策大错?
·中国大陆赤化的三大因素:一英美坑害;二容共抗日;三苏联赤化
·透视西安事变:张学良想做盛世才第二
· 透视4.19郭文贵直播爆料遭掐断事件
·高智晟+郭文贵=中华联邦共和国
·郭文贵为什么可以制胜中共?
·荒谬透顶、徒然助长中共嚣张气焰的乞讨式“民运”
· 在共特问题上持虚无的态度的,都是哪些人?
·朝核问题透视:中共“拖刀”,川普中计
·曾节明平衡主义暨治国思想
·中国为什么必须实行联邦制?
·片面地否定一个民族或吹捧一个民族,均不可取
·十九年前在广州的异闻:中共国亡于羊年生人之手
·朝鲜逆射导弹,放大了习共的欺美贼脸
· 为什么维权运动是一条走不通的死路?
· 灵异经历:梦见彭明
·透视中共让郭文贵老母、妻女来美团聚心机
·为什么甘地、曼德拉式的抗争对中共毫无用处?
·中国反对派行动指南(增加了对付中共恶官警狗的别动法)
·打击中共基层干部是瓦解中共专制的特效办法
·“六四”抗争的巨大荒谬:既要中共让步,又要画地为牢
·习近平狂搞“一路一带”,用心何在?
·重新审视曾国藩,是中国文明进步的必须
·特朗普遭调查,将刺激美国对朝鲜动武 ——朝鲜的气数尽了!
·《马前课》已经明了:郭文贵发声致中共政权今年大衰
·中共的死穴在经济而不在政治——建议郭文贵爆料中国经济真相
·郭文贵现象是中共国晚期的必然现象
·超越薄熙来”唱红打黑“,习近平必很快复辟计划经济
·中国楼市逆市红火的原因:新一轮庞氏骗局鸡血——印钞圈钱
·大步回归毛泽东,习近平当局露出了大批谋杀政治犯的狰狞面目
·谢选骏深刻的奇谈怪论
·中共突然对刘晓波“保外就医”,意在制造新热点转移视线
·刘晓波选择去德国是上选
·二次公私合营启动,习近平主导中国向毛共极权倒退
·海外实干反对派人士最好加入外国国籍
·习近平全面复辟计划经济的又一信号:马云新计划经济论的出笼
·郭文贵事实上已成为中国流亡政府的总统
·对付郭文贵,中共下一步的可能手法
·气候对民族优劣的影响大于血统——与谢选骏商榷
·把德国带入地狱的是哲学家张伯伦吗?
·匪党又在耍流氓,国内人有美元存款的千万别换人民币!
·刘晓波先生以自己的生命,验证了甘地式的道路在中国行不通
·孙政才被拿下标志着习倒向王
·“苏东波”模式既非中国样板,也非全然“和理非”——驳胡平
·全面崩溃即的信号:富豪争相套现撤逃!
·和理非在今日中国不具成功的条件
·不放刘晓波体现了习近平的亡国素质
·李登辉母校游记
· 中共必垮于经济崩溃——驳于建嵘
·我看魏京生和中国民运联席会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进步或继续倒退,庭审薄熙来是中国拐点的风向标

    进步或继续倒退,庭审薄熙来是中国拐点的风向标
    
     2013年7月25日,中共以当局以“济南市人民检察院”的名义,以涉嫌受贿、贪污、滥用职权为由,对薄熙来提起公诉。
     这是中共当局正式审理薄熙来案的第一步;对薄熙来提起公诉,也意味着薄熙来案即将开庭。
     薄熙来的庭审,关系到中国政治文明的前进和倒退,对中国未来具有不容低估的意义。如果习近平当局能够以公开、公正的方式庭审薄熙来,此无疑为如今风传的“司法独立化改革”树立一个好的范例、开启一种好的势头。

   
     之前在胡锦涛、温家宝的主持下,与薄熙来案密切相关的王立军案、薄谷开来案都完全没有得到公开、公正的庭审,王、谷两案的庭审,完全不准自由旁听、没有独立的辩方律师、没有辩方律师与检方辩论的直播和实录的公布。。。尤其是薄谷开来案,在大量显而易见的事实不清、疑点重重——甚至所谓“遭薄谷开来氰化钾毒杀”的英国人海伍德,其死亡症状与氰化钾中毒严重不符的情况下,就被合肥中院糊里糊涂地判处死缓;无论是王立军案、还是薄谷开来案,其庭审的公开程度,不仅不如江泽民当局审判陈希同,甚至不如三十一年前邓小平当局审判“四人帮”;迄今,在宣判已逾半年的情况下,王、谷两案的庭审“审务公开”栏仍是空白。
     因此不能不说,由胡锦涛、温家宝所主持的王立军案和薄谷开来案的庭审,完全是黑箱作业、没有丝毫公正性可言。因此不能不说,王立军案、特别是薄谷开来案的庭审,是中国司法的大倒退、是中国政治文明的新耻辱!
     这,进一步地造成了政府和司法信用的沦丧、是造成当前中国民心、民风、道德、和媒体空前败坏、空前混乱的直接原因。
   
     薄熙来案,再次牵扯出当局所奉行的一种严重践踏人权的、举世罕见的“中国特色”制度——双规制度。
     不能不指出的是,庭审之前,当局对薄熙来的处置整个地违反中国的宪法和法律。2012年“两会”结束的当天(即2012年三月十四日),薄熙来在家中被软禁,同年四月九日,薄熙来被当局以“双规”的名义抓走并秘密关押,直到2012年10月26日,才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公告称:重庆市人大常委会罢免了薄熙来的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职务,依照《代表法》的有关规定,薄熙来的全国人大代表资格终止,可移交司法。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法》,作为全国人大代表的薄熙来在被罢免人大代表资格之前,不受逮捕或刑事强制,这就是说:2012年10月26日之后,当局才有权对薄熙来实施逮捕;因此,之前对薄熙来长达七个月的人身强制措施,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即便是普通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对刑事嫌犯的刑事拘留,不能超过三十天——三十天之内要么逮捕、要么放人或者“劳教”;很明显,当局对薄熙来的长期羁押,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除薄熙来之外,2012年二、三月间分别被“人间蒸发”的王立军和薄谷开来,也都以“双规”的名义被非法超期羁押。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许多中国人习以为常、见怪不怪的“双规”,属于典型的法外之刑,其反宪法的恶劣程度,其实比劳教更甚!因为“劳教”还打点擦边球,而“双规”则赤裸裸地以一个政党以党规代替国法、破坏国法,其本质是一个政党理直气壮地凌驾于法律之上!
     客观的说,共产党的官员也是人、也有人权,但“六四”后“双规”问世以来,多少被调查的官员在调查期间被打死、“被自杀”。。。皆因为这一手遮天的法外“双规”!习近平自以为黑箱操作的双规是反腐败的利器,殊不知因为“双规”不见阳光、不受任何监督的性质,早已沦为贪官打击政敌的工具。因此“双规”制度就是法治的头号绊脚石、拦路虎,有“双规”在,就不可能有一丝一毫法治。习近平真要想推进法治,首先就必须废除“双规”制度。
     薄熙来案,客观上为习近平废除“双规”制度提供了一个契机,如果习近平真想推进中国法治的话。
   
   
     薄熙来案,同时牵扯到“六四”以后当局惯用的、一种以“法治”反法治的卑鄙做法——它就是所谓“政治案件非政治化(刑事化)处理”、以“反腐败”为名打击政敌:对付民运异议人士,当局频频冠以“诈骗”、“偷税”甚至“贩毒”等刑事罪名进行打击,其罗织罪名的阴毒和下流,超过毛泽东时代;对官僚政敌,则频频采取“反腐败”的打击手法,如:江泽民当局抓判陈希同、胡锦涛当局抓判陈良宇。。。都带有鲜明的权斗“反腐”色彩。不管是对付民运异议人士的“政治案件非政治化(刑事化)处理”,还是对官僚政敌的权斗“反腐”,其共通由都是以刑事罪的名义厉行政治迫害,由于它戴着“法治”面具,因此特别下流卑鄙具有迷惑性,它对法治的破坏,比毛泽东简单粗暴的群众运动更加隐蔽、更加持久——新加坡就是一个以“法治”方式搞政治迫害的长期成功例子。
     此种以“法治”面目反法治的卑鄙做法,要害在于:立案和量刑都由一小撮凌驾于宪法之上、并且掌握党政军最高权力的中南海党首寡头决定,而不是由司法机关根据涉嫌犯罪的证据独立决定,其结果必然造成反腐败反谁、不反谁的选择性和双重、多重标准,说白了就是:政治上紧跟老子(以总书记、总理为代表的常委寡头)的人,再贪腐也是“枝节问题”——不得立案调查(贾庆林、温家宝、俞振声就是例子),和老子作对的人,查出半点问题断不轻饶!——陈希同、陈良宇就是例子;概括地说就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先打倒再找罪证”。
   
     人们有充足的理由怀疑:对薄熙来的审判,就是是彻头彻尾的政治审判、是典型的以刑事案件打击报复政敌、是典型的“政治案件非政治化处理”,因为薄熙来案迄今疑点重重:
   
     疑点之一:当局指控薄熙来受贿“两千万元、贪污五百万元”,都是薄熙来主政大连时的“罪行”,人们不禁要问:为何薄熙来“所犯的罪行”十三年来都发现不了——“犯罪”后的薄熙来,反而步步走高:1999年提升辽宁省省长、2004年调任商务部长、2007年再任更具实权重庆市委书记、政治局委员...等到薄熙来搞出“重庆模式”,王立军叛逃美国领事馆,令中南海某些人坐立不安之时,就突然发现薄熙来十几年前在大连“贪污”、“受贿”了?
     如果薄熙来“贪污”、“受贿”是实,那之后是哪些人提拔他、委任他?为什么从不追究这些领导者的失职的责任?
   
     疑点之二:最近曝光的贪腐案件中,相对而言的一个清水衙门——中央编译局的一个副司局级干部衣俊卿,给情妇的零花钱,都有两千万。可见两千万、五百万对于薄熙来这样级别的高官,实在属不起眼的小数目,而薄熙来显然属于那种一心谋取最高权力而不屑于“闷声发财”野心之士,他很不可能为了贪这点小钱,去冒毁坏自己谋取最高权力大局的风险。
     在最近审结的刘志军案中,刘志军享用大部分金额和247套房产,都被定性为丁书苗的财产,因此“不能算刘志军贪腐”;由此人们不禁要问:薄熙来不是一个智商低下的人,他如果要用钱,金主徐明难道不能为他洗白,何必去吃力不讨好地“受贿两千万”、“贪污五百万”呢?
   
     疑点之三:去年(2012年)十月,《纽约时报》以翔实的线索和充分的根据,报道了温家宝及其家族贪腐二十七亿元的新闻,照理说这是一震憾性的消息,对这一线索翔实依据充分的爆料,当局有必要尽快立案调查,若调查属实,理应追究温家宝刑事责任,若调查证伪,则理应控告《纽约时报》诽谤,应为关于温家宝的爆料,客观上空前重创了温家宝以及中国政府的名誉。。。但迄今未见中国当局对温家宝或纽约时报报社有任何行动。如果纽约时报的报道属于造谣,中共当局为何不敢控告纽约时报报社,怕什么呢?
     有依据有线索的“温家宝家族涉嫌贪腐二十七亿”不去查,却选择性地追查薄熙来十多年前“受贿两千万”、“贪污五百万”的旧账,这明显明显是选择性的“反腐”,手法也明显是是“先打倒,再查证”的手法,这若不是以刑事案件的名义实施政治迫害,又是什么呢?
   
     疑点之四:当局指控薄熙来滥用职权,指代不清。如果所谓的“滥用职权”是指薄熙来在重庆的作为的话,根据中国法律,滥用职权主体必须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薄熙来在重庆是党的领导干部,不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主体不适用;如果硬说薄熙来在重庆的“唱红打黑”属滥用职权的话,那么党魁胡锦涛特批三万亿美元力挺刘志军搞“动车大跃进”,何时经过人大批准了?温家宝特批三万亿美元救市房地产,何时经过人大批准了?胡、温的行为算不算滥用职权?胡锦涛搞“动车大跃进”搞得“和谐号”动车车毁人亡、铁路重大事故频发;温家宝救市房地产导致房地产泡沫恶性膨胀、房地产绑架国民经济。。。请问薄熙来“滥用职权”的恶果在哪里?滥用职权恶果昭彰的胡、温,要不要为“动车大跃进”、“救市房地产”等祸国殃民的结果承担责任?
     中共当局在指控薄熙来滥用职权的同时,为什么对胡锦涛、温家宝危害巨大、祸国殃民的滥用职权完全失明?因此,这种指控若不是以刑事的名义实施政治打击,又是什么呢?
   
     疑点之五:新闻界盛传薄熙来被撤职、被抓捕是因为薄熙来伙同周永康等人,阴谋“篡党夺权”。如果这是真的,试问“篡党夺权”违反了中国哪一条法律?为什么薄熙来“篡党夺权”的行为未见诸公诉书?什么样的行为算作“篡党夺权”?共产党是谁的党,为什么不能篡党夺权?薄熙来为什么要篡党夺权?现行体制是否给了薄熙来公正的、参选和竞选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的渠道?获取共产党最高权力的合法程序是什么?胡锦涛等前任获取权力是否合符程序?共产党与中国国家的关系究竟怎样?
     毋庸置疑的是:如果因为薄熙来“篡党夺权”的行为,就冠以“贪腐”罪名进行刑事打击,则属于典型的以刑事案件的名义实施政治迫害!
       。。。。。。
   
     薄熙来案客观上为习近平停止“权斗式反腐”——以刑事案件打击政敌的错误做法,提供了一个契机,如果习近平真的想推进中国法治和政治文明的话。
     不能不提醒习近平的是:“权斗式反腐”的本质是以腐败反腐败,在黑暗上再抹上重重一笔,结果必导致“反腐败”以及政府的信誉扫地。如再不纠正,必导致中国司法、政治继续倒退,而且,以刑事罪的名义打击政敌这柄双刃剑,很快就会落到当权者自己头上!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