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进步或继续倒退,庭审薄熙来是中国拐点的风向标]
曾节明文集
·中美两国的运势完全相反
·《推背图》第四十四象并非预言习近平
·国、共两党的本质区别:决定了习近平成不了大陆蒋经国
·邦无道,子孙弃之!——儿子眼中的中美差异
·对习近平“圣人”的赞誉,不宜出自反对派之口
·甲午年元旦再论中共习近平当局的可塑性
·中国共产党专制的另一种可能演变——变身军阀独裁专制
·中国的两种前途以及反对派的分化趋向
·“甲申以后无中国”——甲申三百七十年再祭
·甲申三百七十年再悟:李自成败于战略、军事大错,而非腐败
· 时局观察:习十年集权改良充满变数,身后中国必陷变乱
·习近平成败取决于中日战争
·时局观察:习近平以收黄页岛模式进逼,日本被逼至墙角
·时局观察:中共之垮台,当在江泽民死后
· “粉碎四人帮”属左派内讧,不是右派政变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潘汉年被关到死的真正原因——兼论毛泽东强过周恩来的地方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由名字看天命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历史循环是天道:兴衰由天定,报应显善恶
·昆明“3.1”恐袭惨案映照出中南海民族政策之巨蠢
·对昆明“3.1”惨案的反思
·时局观察:克里米亚局势将震憾全世界
·痛惜MH370飞机上的239条鲜活的生命
·回教恐怖势力已成为中国的心腹大患
·MH370事件之评说暴露人类常见的思维误区
· 克里米亚已成为西方道义形象的滑铁卢
·俄罗斯强势崛起,中共国行将谢幕
·中共统治的最大帮扶者是美国,而不是俄国
·由俄国的强势论中国战略外交调整
·明清末帝的最后语录
·中国的头号战略大敌是日本而非俄国
·俄国收取克里米亚有利于中国民主化
· 雨夜重温《特权论》,方悟王有才转变的原因
·归途偶感:终老于美国也是一种境界
·僵硬亲美抗俄铸大错——蒋介石丢失大陆的新反思
·远隔重洋,清明祭祖悼英杰
·中共红朝的胡姓奇缘
·台湾真正的祸害在绿营而非蓝营
·马英九应汲取马士英的教训
·民族矛盾的本质是阶级矛盾吗?
·又由此想到徐水良
·后金是“组织”包办婚姻的“大成先师”
·奥巴马两线出击战略大错,大战风险进一步升高
·毛共定都北平类同满清,中国今后必然迁都
·国际观察:普京张弛之道堪比斯大林,东亚风暴即将来临
·由朱棣迁都北平的大错说起——北京已无久都之势
· 静夜读史悟道:从多尔衮到周恩来,报应毫厘不爽
·时局观察:中共政治危机暂未来临,经济崩溃和外战将先期而至
·支持美国共和党是最不坏的选择
·泰王普密蓬是摧残泰国宪政民主的老贼和元凶
·满清的“尊孔”和中共的“尊儒”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六四”岂需“平反”?血债必须偿还!
·《特权论》问世四十年,奇书蕴含“六四”和“革命”两大预见
·既主张革命,要求“平反”就属倒错多余
· “六四”教训必须汲取,但解读切忌上纲上限!
· 尼亚加拉大瀑布游记
·习近平“反腐风暴”的实质和后果
·国际观察:马航MH17航班失事腾起的巨大疑云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议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定》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天命不可违:今后中国大陆兼并台湾的大趋势
·汉族人应该是古埃及人的后裔和传人
·覃夕权的真实故事暨对桂林国安的忠告
·邓小平路线是中共伪法统的底线
· 图说孤帆越洋投奔自由之中国民运第一人——覃夕权的故事
·万润南们到老都没搞懂红旗为何能打到今天
· 去国前的最后一天
·中共垮台的时间表暨垮台方式
·徐文立先生印象记
·孤帆越洋的偷渡者覃夕权
·为陈泱潮前辈恪守民运人士民族底线而击节赞叹!
·中国反对派人士不入外籍天经地义
·一定的民族主义立场,是反对派人士所必需的立场
·计生、严打、六四、流氓资本主义:邓小平多重元凶罪责不容开脱!
·由于“邓计生”,中国已难逃分疆裂土的厄运
·“邓计生”问题是鉴别反对派人士民主素养的试金石
·“邓计生”问题是鉴别反对派人士民主素养的试金石
·所谓的“邓左派”,根本子虚乌有
·“邓南巡”对中共国权贵资本主义化的作用不容低估
· “占中”是中国民主化决战
· 从另类角度解读“占中”
· 时局观察:金家王朝崩溃,变天暂未到来
· 香港“占中”必胜,黑社会打压火上浇油
· 中国反对派人士亟需警惕“螺杆”类伪善恶毒共特
· 中国反对派人士亟需警惕“螺杆”类伪善恶毒共特
·港民加油!“占中”关键战役,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
·势不容退,“占中”关键战役,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
·没有“占中”式“违法”的施压,就不会有和平抗争的胜利
·歪解“占中”和芦苇身段,再曝内奸本色
·“占中”已到决胜时刻:丢拿妈,顶硬上!
· “占中”形势分析:假和谈诱降未遂,中共暨其港奸代理下一步意欲何为?
·香港先行民主起来的条件和时机都已充分
·秋天,归宿之美
·由支撑专制政权的三要件看中共国寿数
· 技术和尚武精神的双双退化,导致中国历史上两次被蛮族征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进步或继续倒退,庭审薄熙来是中国拐点的风向标

    进步或继续倒退,庭审薄熙来是中国拐点的风向标
    
     2013年7月25日,中共以当局以“济南市人民检察院”的名义,以涉嫌受贿、贪污、滥用职权为由,对薄熙来提起公诉。
     这是中共当局正式审理薄熙来案的第一步;对薄熙来提起公诉,也意味着薄熙来案即将开庭。
     薄熙来的庭审,关系到中国政治文明的前进和倒退,对中国未来具有不容低估的意义。如果习近平当局能够以公开、公正的方式庭审薄熙来,此无疑为如今风传的“司法独立化改革”树立一个好的范例、开启一种好的势头。

   
     之前在胡锦涛、温家宝的主持下,与薄熙来案密切相关的王立军案、薄谷开来案都完全没有得到公开、公正的庭审,王、谷两案的庭审,完全不准自由旁听、没有独立的辩方律师、没有辩方律师与检方辩论的直播和实录的公布。。。尤其是薄谷开来案,在大量显而易见的事实不清、疑点重重——甚至所谓“遭薄谷开来氰化钾毒杀”的英国人海伍德,其死亡症状与氰化钾中毒严重不符的情况下,就被合肥中院糊里糊涂地判处死缓;无论是王立军案、还是薄谷开来案,其庭审的公开程度,不仅不如江泽民当局审判陈希同,甚至不如三十一年前邓小平当局审判“四人帮”;迄今,在宣判已逾半年的情况下,王、谷两案的庭审“审务公开”栏仍是空白。
     因此不能不说,由胡锦涛、温家宝所主持的王立军案和薄谷开来案的庭审,完全是黑箱作业、没有丝毫公正性可言。因此不能不说,王立军案、特别是薄谷开来案的庭审,是中国司法的大倒退、是中国政治文明的新耻辱!
     这,进一步地造成了政府和司法信用的沦丧、是造成当前中国民心、民风、道德、和媒体空前败坏、空前混乱的直接原因。
   
     薄熙来案,再次牵扯出当局所奉行的一种严重践踏人权的、举世罕见的“中国特色”制度——双规制度。
     不能不指出的是,庭审之前,当局对薄熙来的处置整个地违反中国的宪法和法律。2012年“两会”结束的当天(即2012年三月十四日),薄熙来在家中被软禁,同年四月九日,薄熙来被当局以“双规”的名义抓走并秘密关押,直到2012年10月26日,才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公告称:重庆市人大常委会罢免了薄熙来的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职务,依照《代表法》的有关规定,薄熙来的全国人大代表资格终止,可移交司法。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法》,作为全国人大代表的薄熙来在被罢免人大代表资格之前,不受逮捕或刑事强制,这就是说:2012年10月26日之后,当局才有权对薄熙来实施逮捕;因此,之前对薄熙来长达七个月的人身强制措施,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即便是普通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对刑事嫌犯的刑事拘留,不能超过三十天——三十天之内要么逮捕、要么放人或者“劳教”;很明显,当局对薄熙来的长期羁押,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除薄熙来之外,2012年二、三月间分别被“人间蒸发”的王立军和薄谷开来,也都以“双规”的名义被非法超期羁押。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许多中国人习以为常、见怪不怪的“双规”,属于典型的法外之刑,其反宪法的恶劣程度,其实比劳教更甚!因为“劳教”还打点擦边球,而“双规”则赤裸裸地以一个政党以党规代替国法、破坏国法,其本质是一个政党理直气壮地凌驾于法律之上!
     客观的说,共产党的官员也是人、也有人权,但“六四”后“双规”问世以来,多少被调查的官员在调查期间被打死、“被自杀”。。。皆因为这一手遮天的法外“双规”!习近平自以为黑箱操作的双规是反腐败的利器,殊不知因为“双规”不见阳光、不受任何监督的性质,早已沦为贪官打击政敌的工具。因此“双规”制度就是法治的头号绊脚石、拦路虎,有“双规”在,就不可能有一丝一毫法治。习近平真要想推进法治,首先就必须废除“双规”制度。
     薄熙来案,客观上为习近平废除“双规”制度提供了一个契机,如果习近平真想推进中国法治的话。
   
   
     薄熙来案,同时牵扯到“六四”以后当局惯用的、一种以“法治”反法治的卑鄙做法——它就是所谓“政治案件非政治化(刑事化)处理”、以“反腐败”为名打击政敌:对付民运异议人士,当局频频冠以“诈骗”、“偷税”甚至“贩毒”等刑事罪名进行打击,其罗织罪名的阴毒和下流,超过毛泽东时代;对官僚政敌,则频频采取“反腐败”的打击手法,如:江泽民当局抓判陈希同、胡锦涛当局抓判陈良宇。。。都带有鲜明的权斗“反腐”色彩。不管是对付民运异议人士的“政治案件非政治化(刑事化)处理”,还是对官僚政敌的权斗“反腐”,其共通由都是以刑事罪的名义厉行政治迫害,由于它戴着“法治”面具,因此特别下流卑鄙具有迷惑性,它对法治的破坏,比毛泽东简单粗暴的群众运动更加隐蔽、更加持久——新加坡就是一个以“法治”方式搞政治迫害的长期成功例子。
     此种以“法治”面目反法治的卑鄙做法,要害在于:立案和量刑都由一小撮凌驾于宪法之上、并且掌握党政军最高权力的中南海党首寡头决定,而不是由司法机关根据涉嫌犯罪的证据独立决定,其结果必然造成反腐败反谁、不反谁的选择性和双重、多重标准,说白了就是:政治上紧跟老子(以总书记、总理为代表的常委寡头)的人,再贪腐也是“枝节问题”——不得立案调查(贾庆林、温家宝、俞振声就是例子),和老子作对的人,查出半点问题断不轻饶!——陈希同、陈良宇就是例子;概括地说就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先打倒再找罪证”。
   
     人们有充足的理由怀疑:对薄熙来的审判,就是是彻头彻尾的政治审判、是典型的以刑事案件打击报复政敌、是典型的“政治案件非政治化处理”,因为薄熙来案迄今疑点重重:
   
     疑点之一:当局指控薄熙来受贿“两千万元、贪污五百万元”,都是薄熙来主政大连时的“罪行”,人们不禁要问:为何薄熙来“所犯的罪行”十三年来都发现不了——“犯罪”后的薄熙来,反而步步走高:1999年提升辽宁省省长、2004年调任商务部长、2007年再任更具实权重庆市委书记、政治局委员...等到薄熙来搞出“重庆模式”,王立军叛逃美国领事馆,令中南海某些人坐立不安之时,就突然发现薄熙来十几年前在大连“贪污”、“受贿”了?
     如果薄熙来“贪污”、“受贿”是实,那之后是哪些人提拔他、委任他?为什么从不追究这些领导者的失职的责任?
   
     疑点之二:最近曝光的贪腐案件中,相对而言的一个清水衙门——中央编译局的一个副司局级干部衣俊卿,给情妇的零花钱,都有两千万。可见两千万、五百万对于薄熙来这样级别的高官,实在属不起眼的小数目,而薄熙来显然属于那种一心谋取最高权力而不屑于“闷声发财”野心之士,他很不可能为了贪这点小钱,去冒毁坏自己谋取最高权力大局的风险。
     在最近审结的刘志军案中,刘志军享用大部分金额和247套房产,都被定性为丁书苗的财产,因此“不能算刘志军贪腐”;由此人们不禁要问:薄熙来不是一个智商低下的人,他如果要用钱,金主徐明难道不能为他洗白,何必去吃力不讨好地“受贿两千万”、“贪污五百万”呢?
   
     疑点之三:去年(2012年)十月,《纽约时报》以翔实的线索和充分的根据,报道了温家宝及其家族贪腐二十七亿元的新闻,照理说这是一震憾性的消息,对这一线索翔实依据充分的爆料,当局有必要尽快立案调查,若调查属实,理应追究温家宝刑事责任,若调查证伪,则理应控告《纽约时报》诽谤,应为关于温家宝的爆料,客观上空前重创了温家宝以及中国政府的名誉。。。但迄今未见中国当局对温家宝或纽约时报报社有任何行动。如果纽约时报的报道属于造谣,中共当局为何不敢控告纽约时报报社,怕什么呢?
     有依据有线索的“温家宝家族涉嫌贪腐二十七亿”不去查,却选择性地追查薄熙来十多年前“受贿两千万”、“贪污五百万”的旧账,这明显明显是选择性的“反腐”,手法也明显是是“先打倒,再查证”的手法,这若不是以刑事案件的名义实施政治迫害,又是什么呢?
   
     疑点之四:当局指控薄熙来滥用职权,指代不清。如果所谓的“滥用职权”是指薄熙来在重庆的作为的话,根据中国法律,滥用职权主体必须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薄熙来在重庆是党的领导干部,不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主体不适用;如果硬说薄熙来在重庆的“唱红打黑”属滥用职权的话,那么党魁胡锦涛特批三万亿美元力挺刘志军搞“动车大跃进”,何时经过人大批准了?温家宝特批三万亿美元救市房地产,何时经过人大批准了?胡、温的行为算不算滥用职权?胡锦涛搞“动车大跃进”搞得“和谐号”动车车毁人亡、铁路重大事故频发;温家宝救市房地产导致房地产泡沫恶性膨胀、房地产绑架国民经济。。。请问薄熙来“滥用职权”的恶果在哪里?滥用职权恶果昭彰的胡、温,要不要为“动车大跃进”、“救市房地产”等祸国殃民的结果承担责任?
     中共当局在指控薄熙来滥用职权的同时,为什么对胡锦涛、温家宝危害巨大、祸国殃民的滥用职权完全失明?因此,这种指控若不是以刑事的名义实施政治打击,又是什么呢?
   
     疑点之五:新闻界盛传薄熙来被撤职、被抓捕是因为薄熙来伙同周永康等人,阴谋“篡党夺权”。如果这是真的,试问“篡党夺权”违反了中国哪一条法律?为什么薄熙来“篡党夺权”的行为未见诸公诉书?什么样的行为算作“篡党夺权”?共产党是谁的党,为什么不能篡党夺权?薄熙来为什么要篡党夺权?现行体制是否给了薄熙来公正的、参选和竞选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的渠道?获取共产党最高权力的合法程序是什么?胡锦涛等前任获取权力是否合符程序?共产党与中国国家的关系究竟怎样?
     毋庸置疑的是:如果因为薄熙来“篡党夺权”的行为,就冠以“贪腐”罪名进行刑事打击,则属于典型的以刑事案件的名义实施政治迫害!
       。。。。。。
   
     薄熙来案客观上为习近平停止“权斗式反腐”——以刑事案件打击政敌的错误做法,提供了一个契机,如果习近平真的想推进中国法治和政治文明的话。
     不能不提醒习近平的是:“权斗式反腐”的本质是以腐败反腐败,在黑暗上再抹上重重一笔,结果必导致“反腐败”以及政府的信誉扫地。如再不纠正,必导致中国司法、政治继续倒退,而且,以刑事罪的名义打击政敌这柄双刃剑,很快就会落到当权者自己头上!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