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进步或继续倒退,庭审薄熙来是中国拐点的风向标]
曾节明文集
·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二)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三)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六)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七)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八)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九)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一)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二)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三)
·无条件“和平改变”比暴力革命更加“不惜代价”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xxx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为仇恨辩:对专制的仇恨可以成为救国救民的巨大动力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六)
·警世训:除非被枪指着脑袋,否则当今的中共寡头们绝不会让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探索(一)
·曾节明:中国已不具备重建君主立宪制的条件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三)
·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诉周案”早已不是希望的标识
·感触(十八):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一
·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二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四)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五)
·曾节明:未来中国政体的再思索(六)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七)
·兼论中国受迫害群体当前抗争的最佳策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考(八)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示弱当中藏杀机,台海局势空前险恶
·就荆楚被抓一事正告中共桂林市“国保”警察
·自由俄国之殇
·自由俄国之殇
·时局分析:警惕中共制造分裂台湾的刺杀事件
·依照中共宪法维权之路是一条死路
·中国即将面临的命运及对策
·“延边人民防空动员”消息的障眼法
·地方独立是瓦解中共政权的最后途径
·俄国民主倒退溯源
·汪洋新政能走多远?
·北京奥运的“泡汤”前景
·演艺人杯葛奥运为何效应大?
·达尔富尔问题为何远比中国人权问题更受国际关注?
·没有新闻出版自由,“解放表达”就是忽悠!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由江泽民的衰病看中国政局的走向
·解放军渐成主宰中国政局的独立力量
·藏独运动的再次高涨是中共国全面危机的催化剂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国家主席要借国难“崛起”
·马英九的胜选将中共逼入政治绝境
·李鹏及其腐败家族的前景和出路
·布什为何对中共软弱卑琐?
·中共主动寻求与达赖喇嘛和谈的真实用意及前瞻
·贺卫方和《炎黄春秋》现象是不是中共国政治进步的标识?
·改良派的失策是戊戌变法失败的主要原因
·大地震惊现中共高层的两条路线
·大地震震散了中共的如意算盘
·曾节明:八九民运是中国迄今唯一一次大规模的民主运动
·评胡锦涛慰问四川拒下火车事件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
·自取灭亡的辱官愚民秀
·“愤青”的概念及愤青问题的严重性
·当代愤青与中国以往仇外民族主义群体的区别
·保钓”运动是不同于愤青运动的爱国运动
·中国大乱仇杀的先兆——简评瓮安事件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我对自由文化运动奖项获奖人选的推荐及点评
·转移术:把中国社会推向“全民经济人”的另一极端
·后毛时代中共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三)
·GDP愚民洗脑术
·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中共“计生”政策对年轻一代的另类摧残
·奥运安保暴露中共军管保权的图谋
·为什么专制政权注定祸国殃民?
·没有政治自由作保障的社会自由朝不保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进步或继续倒退,庭审薄熙来是中国拐点的风向标

    进步或继续倒退,庭审薄熙来是中国拐点的风向标
    
     2013年7月25日,中共以当局以“济南市人民检察院”的名义,以涉嫌受贿、贪污、滥用职权为由,对薄熙来提起公诉。
     这是中共当局正式审理薄熙来案的第一步;对薄熙来提起公诉,也意味着薄熙来案即将开庭。
     薄熙来的庭审,关系到中国政治文明的前进和倒退,对中国未来具有不容低估的意义。如果习近平当局能够以公开、公正的方式庭审薄熙来,此无疑为如今风传的“司法独立化改革”树立一个好的范例、开启一种好的势头。

   
     之前在胡锦涛、温家宝的主持下,与薄熙来案密切相关的王立军案、薄谷开来案都完全没有得到公开、公正的庭审,王、谷两案的庭审,完全不准自由旁听、没有独立的辩方律师、没有辩方律师与检方辩论的直播和实录的公布。。。尤其是薄谷开来案,在大量显而易见的事实不清、疑点重重——甚至所谓“遭薄谷开来氰化钾毒杀”的英国人海伍德,其死亡症状与氰化钾中毒严重不符的情况下,就被合肥中院糊里糊涂地判处死缓;无论是王立军案、还是薄谷开来案,其庭审的公开程度,不仅不如江泽民当局审判陈希同,甚至不如三十一年前邓小平当局审判“四人帮”;迄今,在宣判已逾半年的情况下,王、谷两案的庭审“审务公开”栏仍是空白。
     因此不能不说,由胡锦涛、温家宝所主持的王立军案和薄谷开来案的庭审,完全是黑箱作业、没有丝毫公正性可言。因此不能不说,王立军案、特别是薄谷开来案的庭审,是中国司法的大倒退、是中国政治文明的新耻辱!
     这,进一步地造成了政府和司法信用的沦丧、是造成当前中国民心、民风、道德、和媒体空前败坏、空前混乱的直接原因。
   
     薄熙来案,再次牵扯出当局所奉行的一种严重践踏人权的、举世罕见的“中国特色”制度——双规制度。
     不能不指出的是,庭审之前,当局对薄熙来的处置整个地违反中国的宪法和法律。2012年“两会”结束的当天(即2012年三月十四日),薄熙来在家中被软禁,同年四月九日,薄熙来被当局以“双规”的名义抓走并秘密关押,直到2012年10月26日,才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公告称:重庆市人大常委会罢免了薄熙来的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职务,依照《代表法》的有关规定,薄熙来的全国人大代表资格终止,可移交司法。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法》,作为全国人大代表的薄熙来在被罢免人大代表资格之前,不受逮捕或刑事强制,这就是说:2012年10月26日之后,当局才有权对薄熙来实施逮捕;因此,之前对薄熙来长达七个月的人身强制措施,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即便是普通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对刑事嫌犯的刑事拘留,不能超过三十天——三十天之内要么逮捕、要么放人或者“劳教”;很明显,当局对薄熙来的长期羁押,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除薄熙来之外,2012年二、三月间分别被“人间蒸发”的王立军和薄谷开来,也都以“双规”的名义被非法超期羁押。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许多中国人习以为常、见怪不怪的“双规”,属于典型的法外之刑,其反宪法的恶劣程度,其实比劳教更甚!因为“劳教”还打点擦边球,而“双规”则赤裸裸地以一个政党以党规代替国法、破坏国法,其本质是一个政党理直气壮地凌驾于法律之上!
     客观的说,共产党的官员也是人、也有人权,但“六四”后“双规”问世以来,多少被调查的官员在调查期间被打死、“被自杀”。。。皆因为这一手遮天的法外“双规”!习近平自以为黑箱操作的双规是反腐败的利器,殊不知因为“双规”不见阳光、不受任何监督的性质,早已沦为贪官打击政敌的工具。因此“双规”制度就是法治的头号绊脚石、拦路虎,有“双规”在,就不可能有一丝一毫法治。习近平真要想推进法治,首先就必须废除“双规”制度。
     薄熙来案,客观上为习近平废除“双规”制度提供了一个契机,如果习近平真想推进中国法治的话。
   
   
     薄熙来案,同时牵扯到“六四”以后当局惯用的、一种以“法治”反法治的卑鄙做法——它就是所谓“政治案件非政治化(刑事化)处理”、以“反腐败”为名打击政敌:对付民运异议人士,当局频频冠以“诈骗”、“偷税”甚至“贩毒”等刑事罪名进行打击,其罗织罪名的阴毒和下流,超过毛泽东时代;对官僚政敌,则频频采取“反腐败”的打击手法,如:江泽民当局抓判陈希同、胡锦涛当局抓判陈良宇。。。都带有鲜明的权斗“反腐”色彩。不管是对付民运异议人士的“政治案件非政治化(刑事化)处理”,还是对官僚政敌的权斗“反腐”,其共通由都是以刑事罪的名义厉行政治迫害,由于它戴着“法治”面具,因此特别下流卑鄙具有迷惑性,它对法治的破坏,比毛泽东简单粗暴的群众运动更加隐蔽、更加持久——新加坡就是一个以“法治”方式搞政治迫害的长期成功例子。
     此种以“法治”面目反法治的卑鄙做法,要害在于:立案和量刑都由一小撮凌驾于宪法之上、并且掌握党政军最高权力的中南海党首寡头决定,而不是由司法机关根据涉嫌犯罪的证据独立决定,其结果必然造成反腐败反谁、不反谁的选择性和双重、多重标准,说白了就是:政治上紧跟老子(以总书记、总理为代表的常委寡头)的人,再贪腐也是“枝节问题”——不得立案调查(贾庆林、温家宝、俞振声就是例子),和老子作对的人,查出半点问题断不轻饶!——陈希同、陈良宇就是例子;概括地说就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先打倒再找罪证”。
   
     人们有充足的理由怀疑:对薄熙来的审判,就是是彻头彻尾的政治审判、是典型的以刑事案件打击报复政敌、是典型的“政治案件非政治化处理”,因为薄熙来案迄今疑点重重:
   
     疑点之一:当局指控薄熙来受贿“两千万元、贪污五百万元”,都是薄熙来主政大连时的“罪行”,人们不禁要问:为何薄熙来“所犯的罪行”十三年来都发现不了——“犯罪”后的薄熙来,反而步步走高:1999年提升辽宁省省长、2004年调任商务部长、2007年再任更具实权重庆市委书记、政治局委员...等到薄熙来搞出“重庆模式”,王立军叛逃美国领事馆,令中南海某些人坐立不安之时,就突然发现薄熙来十几年前在大连“贪污”、“受贿”了?
     如果薄熙来“贪污”、“受贿”是实,那之后是哪些人提拔他、委任他?为什么从不追究这些领导者的失职的责任?
   
     疑点之二:最近曝光的贪腐案件中,相对而言的一个清水衙门——中央编译局的一个副司局级干部衣俊卿,给情妇的零花钱,都有两千万。可见两千万、五百万对于薄熙来这样级别的高官,实在属不起眼的小数目,而薄熙来显然属于那种一心谋取最高权力而不屑于“闷声发财”野心之士,他很不可能为了贪这点小钱,去冒毁坏自己谋取最高权力大局的风险。
     在最近审结的刘志军案中,刘志军享用大部分金额和247套房产,都被定性为丁书苗的财产,因此“不能算刘志军贪腐”;由此人们不禁要问:薄熙来不是一个智商低下的人,他如果要用钱,金主徐明难道不能为他洗白,何必去吃力不讨好地“受贿两千万”、“贪污五百万”呢?
   
     疑点之三:去年(2012年)十月,《纽约时报》以翔实的线索和充分的根据,报道了温家宝及其家族贪腐二十七亿元的新闻,照理说这是一震憾性的消息,对这一线索翔实依据充分的爆料,当局有必要尽快立案调查,若调查属实,理应追究温家宝刑事责任,若调查证伪,则理应控告《纽约时报》诽谤,应为关于温家宝的爆料,客观上空前重创了温家宝以及中国政府的名誉。。。但迄今未见中国当局对温家宝或纽约时报报社有任何行动。如果纽约时报的报道属于造谣,中共当局为何不敢控告纽约时报报社,怕什么呢?
     有依据有线索的“温家宝家族涉嫌贪腐二十七亿”不去查,却选择性地追查薄熙来十多年前“受贿两千万”、“贪污五百万”的旧账,这明显明显是选择性的“反腐”,手法也明显是是“先打倒,再查证”的手法,这若不是以刑事案件的名义实施政治迫害,又是什么呢?
   
     疑点之四:当局指控薄熙来滥用职权,指代不清。如果所谓的“滥用职权”是指薄熙来在重庆的作为的话,根据中国法律,滥用职权主体必须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薄熙来在重庆是党的领导干部,不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主体不适用;如果硬说薄熙来在重庆的“唱红打黑”属滥用职权的话,那么党魁胡锦涛特批三万亿美元力挺刘志军搞“动车大跃进”,何时经过人大批准了?温家宝特批三万亿美元救市房地产,何时经过人大批准了?胡、温的行为算不算滥用职权?胡锦涛搞“动车大跃进”搞得“和谐号”动车车毁人亡、铁路重大事故频发;温家宝救市房地产导致房地产泡沫恶性膨胀、房地产绑架国民经济。。。请问薄熙来“滥用职权”的恶果在哪里?滥用职权恶果昭彰的胡、温,要不要为“动车大跃进”、“救市房地产”等祸国殃民的结果承担责任?
     中共当局在指控薄熙来滥用职权的同时,为什么对胡锦涛、温家宝危害巨大、祸国殃民的滥用职权完全失明?因此,这种指控若不是以刑事的名义实施政治打击,又是什么呢?
   
     疑点之五:新闻界盛传薄熙来被撤职、被抓捕是因为薄熙来伙同周永康等人,阴谋“篡党夺权”。如果这是真的,试问“篡党夺权”违反了中国哪一条法律?为什么薄熙来“篡党夺权”的行为未见诸公诉书?什么样的行为算作“篡党夺权”?共产党是谁的党,为什么不能篡党夺权?薄熙来为什么要篡党夺权?现行体制是否给了薄熙来公正的、参选和竞选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的渠道?获取共产党最高权力的合法程序是什么?胡锦涛等前任获取权力是否合符程序?共产党与中国国家的关系究竟怎样?
     毋庸置疑的是:如果因为薄熙来“篡党夺权”的行为,就冠以“贪腐”罪名进行刑事打击,则属于典型的以刑事案件的名义实施政治迫害!
       。。。。。。
   
     薄熙来案客观上为习近平停止“权斗式反腐”——以刑事案件打击政敌的错误做法,提供了一个契机,如果习近平真的想推进中国法治和政治文明的话。
     不能不提醒习近平的是:“权斗式反腐”的本质是以腐败反腐败,在黑暗上再抹上重重一笔,结果必导致“反腐败”以及政府的信誉扫地。如再不纠正,必导致中国司法、政治继续倒退,而且,以刑事罪的名义打击政敌这柄双刃剑,很快就会落到当权者自己头上!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