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在美国找工作的一个片段]
曾节明文集
·中原兴衰对中国的巨大的影响
·中国历史上的人道功臣是道家和佛家
·正告习近平:普京你学不来
·习近平的小惠小信,不足以化险为夷
·做隋炀帝还是做唐太宗,选择权在习近平手中
·当今中国主要危机暨其原因
·做隋炀帝还是做唐太宗,选择权在习近平手中
·越管越糟,中共的大政府迷信可以休矣!
·只须四项政策,足以让清明上河图式繁荣在中国全面再现
·正告习近平:只有尊重人权才有真正的地位
·民进党维持现状,国民党气数已尽——蔡英文执政前瞻
·新华社的桂民海事件调查报道破绽百出、欲盖弥彰
·诸葛亮的真实才德
· 天数所在,人不得而改之 ——再论诸葛亮的教训
·习近平,请你把对普京的崇拜落到实处!
·岐山与王岐山
·逆天而行,诸葛亮精忠的缺陷
·在纽约台湾大选研讨会的书面发言提纲
·华夏古文明的新生——评《神韵》
·首观《神韵》花絮记
·华夏古文明的新生 ——评《神韵》(善本)
·武则天折杀习近平
·中国已深陷“少子化”危局,习近平要警醒!
·习近平重上井冈山释放信号:彻底打倒党内政敌
· 波旁王朝式之覆灭原因暨中国穿越
·真伪的天壤之别:诸葛亮之比曾国藩
· 颟顸冒进轻重倒置:习式无谋改革败像初显
·泰国情势恶化,难友自保须知
·2016年美国大选形势透视
·泰国情势恶化,难友自保须知
·蒙尘的精品,李法曾版的《诸葛亮》
·资本须节制,节制忌过当
·中国下一次迁都可能迁往山东
·“人人生而平等”指的是人格上的平等
·把黑奴排除于“平等”之外原因,是以之为小孩么?
·朝鲜金家极权旦不保夕
·朝鲜气数已尽的数术之象
·送外卖险些遭劫
·梁彼得一案背后的关键
·黎小龙全家恐遭遣返
·覃夕权:黎小龙失败的主要原因
·透视中共最新内斗:习王刘之争鹿死谁手?
·特朗普崛起的数术之象
·黎小龙全家恐遭遣返
·特朗普现象产生的真正原因
·王岐山再不动手,李克强将上位
·“双规”制度正逼迫党官反党,王岐山面临抉择
·对黎小龙一家的援救,重点宜在母子
·习近平“十九大”恐下台,王岐山摄政
·朝鲜半岛近期不会开战
·比利时连环大爆炸强力助选特朗普,克鲁兹梦破
·曾庆红企图维护寡头共治平衡,是在枉费心机
·穆斯林严重渗透欧洲的真正原因
·敬告余志坚:中共气数已尽垮台不远
·余志坚对方励之的评价,尖刻但准确
·术数显示中共内斗激烈濒危
·孤立主义大回潮,特朗普制胜希拉里已得天时
·压碎李焕君的肩胛骨的力量
·压碎李焕君的肩胛骨的力量
·英国不会脱离欧盟
·中外征战史均验证了中华数术的神奇
·姜野飞“被失踪”类似秦永敏,中国司法向极权倒退
·点评关羽“走麦城”:死要面子,不要生路的悲剧典范
·并非无稽之谈:诸葛亮借刀杀人害死关羽
· 数术显示:诸葛亮是谋害关羽的幕后黑手
·透视中国教育之扭曲:“邓计生”是根源,朱镕基是祸手
·曾节明散文集作者自我简介
· 流亡的背后:有些东西是逃避不了的
·满清龙脉断于日本,“北龙”龙脉毁于中共
·江胡密谈以李代习,习近平危机四伏
· 疾病是共产党政权的大变数
· 霍金的预言反映出西方文明已无出路
· 李源潮图谋上位,习近平怒关团校
· 谁会暗杀李克强?
·君主专制的利与弊
· 吴宏达死因明显遭人掩盖
· 习近平恐以外事救局,中日东海冲突难避
·恶待郭飞雄,中共在羞辱广东人的先贤和传统
·我的第一个美国工友——杰克.皮尔斯
·术数显示:特疯子必战胜希拉里当选总统
·习近平集权新趋势:以个人专制取代党专制
· 英国的“6.23”公投结果将不会脱欧
·覃夕权:有些东西由不得你不信
· 不公正处理雷洋事件,习近平将威信扫地
·雷洋事件是警权黑恶化大升级的标志
·秦永敏、姜野飞的“被失踪”案,打上了习近平的鲜明印记
·习近平对雷洋案可能的处理
·与满清废科举效应暗合:高考生家长上街的变天力量
·“文革”的特点及对中国的另类影响
·体制困局:习近平反腐反而增加了“被嫖娼”的风险
·共产党只剩皮一袭,李克强必胜习近平
·透视中南海:刘云山不是反习派,而是习近平的铁杆
· 数术显示:雍正死于女人行刺
·为什么中共拿不下台湾?——两岸关系的历史和走向
·习近平与李克强的内斗将复辟北洋政府
·蛛丝马迹中的真相:雍正被杀,死状很惨
·诸葛亮断送蜀汉与蒋经国断送台湾民国
·大陆和台湾两个无可挽回的趋势
· 数中隐含天命:“六四”何时得公道?
·“六四”运动失败的真正原因
· “六四”方式不朽:街头运动没有过时,也不会过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美国找工作的一个片段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在美国找工作的一个片段
   
     反正是最后一任,不怕得罪人了,奥巴马横下心要搞定医保改革,于是一些美国公司闻风而动,裁减全职员工,招聘PARTIME人员;因为按照新的医保法规,全职雇员在五十人以上的业主,必须为全职员工买医疗保险。于是今年夏天,社会出现了一个自相矛盾的新现象:一方面一大批人“下岗”,另一方面各类招工信息,尤其是PARTTIME工的招工信息,异常地火爆,恍若朱镕基“抓大放小”下的中国当年。
     此种自相矛盾的混乱形势,也给了我更多找工的路子。自六月七日被福建老板突袭珍珠港式地解雇以来,我失业已有大半月了,那样的解雇,只是让我松了一口气,因为至少她承认:不是我能力不行,而是她家里有人来顶替我——已经没有必要让我这个外人赚钱了。走了也好,近三个月的时间太长,她是那种能够将厕所锁起来,不让顾客使用的主(谎称厕所坏了),为这种连底线都不想要的丑陋角色打工,每吸一口气都是铜臭味的刺痛。所以我奉劝新移民们,除非万不得已,不要到福建老板那里打工;我实在告诉你们:中国和西方国家不同的人权状况,在福建老板和美国老板所给予的待遇当中,就已经生动地表露无遗。体制和文化深处的差异,每每自具体的生存事务中流露出来。
     因此,我横下一条心再找美国老板。由于母语非英语的劣势,我已经失败了N次了,但只要还有希望,就比苟且于福建老板那里强;即使得个PARTTIME,也一般不会被随意炒走。带着此种期望,我戴上墨镜、放下遮阳板,迎着美国北方斜斜的、富于层次感的夕阳,驱车在州际高速路上飚了二十分钟,来到那所全国连锁公司最近的分部。


     车停后一丝风都没有,好在中午如烤箱般的炙热已如冉冉斜阳般地消退,这里毕竟不同于北纬十三度的曼谷。虽然如此,这温带大陆性气候的暑热,也并不好受,如桂林五月梅雨般潮湿蒸热的六月一过,便是天天红火大太阳,燥热如乌鲁木齐的烤肉架,就那么一直躁到地气再寒的时节。不象桂林的七月,每每在半天的酷阳后面,有一场阵雨和清神浴面的汩汩南风,纯自然的风冷水冷式降温。
     公司的入口就是火柴盒形状的警卫室,进出得过全身扫描的安检门,就象机场和美国大使馆入口那种,连本公司员工都不能免检。过安检门前,得把钱包、钥匙、裤带掏出来以及所有带有金属物的东西统统掏出来放在一边的盘子里。过了安检门后,还得接受扫描棒的贴身扫描,看看你裆里是否夹带了爆炸物品。
     问明我的来由后,一个身着制服腰悬电棒的拉美人模样的白人矮哥保安,命我在安检门外稍等,他进入报告主管;一个以一大包薯条充当晚餐的大黑人保安,一边吃,一边用扫描棒扫描下班的员工。
     白人矮哥保安回来后,递给我一张电脑打出来的纸条,告诉我在纸上写着的三个时间中任选一个,来这里INTERVIEW。我瞄了一眼,居然有个时间是早上六点半:这个公司的人事部门上班怎么这样早?怪哉!
     选了一个五点半,再次逆夕阳而来,竟发觉警卫室安检门外已排起了队,三个白人,四个黑人,就我一个黄种人。那白人样子都是服兵役去阿富汗的年龄,其中有个打领带的帅哥还像飞行员,他为什么也来找这种PARTTIME呢?
     人事部经理是个戴眼镜的胖白女,态度还算友好。她让我们一行进入那幢如前线指挥部般坚固、笨拙的长条子建筑物——HUMAN RESOUCES DEPARTMENT,坐在长条子会议桌前等她,她折回外间忙不迭地打电话。从皮萨烤机般的车内进入那YORKER大空调支配的长条子“战时指挥所”,顿觉脊背发凉,有种前途阴冷无期之感,就象望浩淼如洋的安大略湖深处扎猛子。
     桌前的气氛也一样,所有面试者参与者,突然都没有了美国人惯有的、出炉热狗般的寒暄,我们坐在桌前,以眼睛的余光相互打量着,每个人都不说一句话,连半个字的招呼都没有,似乎人人都有自己的沉重的心事,那场合安静得可以相互听见呼吸声,那种凝固的气氛,就好象电刑室外的等候厅——一群死刑犯正排队等待着最终归宿。
     好容易那眼镜胖白女进来了,她照本宣科地宣读了我们申请的工作内容、工时及报酬,然后领我们参观生产流程。巨大的车间第二层上,传送带的终端处一个巨型机器时时闪着红光,总觉得有些惊梀,它总让人想到法国的断头台。本来尖下颌者就多的白男工人,下颌尖上挂着汗珠子,于操劳的烦闷间,没好气的侧目打量着我们,似乎我们是某种骚扰。倒是黑人们更加自在,他们若无其事地忙乎着,只当我们是邻家放风的老狗经过那样不新鲜。我有时倒羡慕起黑人来,人是“知识越多越反动”,越有思想越烦恼——因此思想者是这世界上最痛苦的人群,舒曼、尼采都发了疯,瓦格纳、希特勒也有不同程度的疯狂...而黑人多没有太多的想法,往往是找到个LABOR就乐呵了。
     花了二十分钟,才走完这个生产流程。看到这种巨型工厂,就不难理解为何德国一战、二战都战败了,因为这样巨大得恐怖的生产能力,都站到了德国对头的一方。
     此番面试的最后一道程序是填表,这个公司早已实现无纸化办公,我们这帮人就坐在人事部长条子“战时指挥所”的两排电脑面前填表,多谢祖国的哑巴英语教育,我的英文阅读不比那些母语者慢多少,但听力就差多了。填完表,人事部经理照本宣科地告诉我:一星期以后“可能”会给我打电话——筛选选中者得再来面试一趟。
     听了这话,原先那种望安大略湖深处扎猛子寻底的渺茫感觉又升起了。但是以扫描棒给我执行机场安检的大黑保安安慰我说:“I am sure you will get it。”他乐呵呵地说,这个公司“GOOD BENEFITS”,他原来也是做临时的,现在是PERMANENT和FULL TIME了。 
     
   
   曾节明 补记于 2013年法国大革命纪念日于纽约州
(2013/07/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