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 曾成杰案再次暴露出: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而非薄熙来]
曾节明文集
·姓氏的截然不同,有力地证明了满洲人不是金国女真人的后裔
·人民币滥发严重,为何对美元不跌反涨?
·中共为何要维持高房价?高物价?
·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十一):中国应当如何建国
·犹太人对特疯子的矛盾心理
·习近平为什么要复辟计划经济?
·“返祖”之路是死路:警告习近平
· 元、清统治者为什么推崇理学?
·儒家理学其实是自尽学
·谢选骏的深邃眼光:武侠小说是亡国的呻吟
·英国的本质就是毒贩子,美国诞生靠法国
·基督徒亲犹,是基督教的教义造成的
· 光绪的头发作证:满清官史真实性不如野史
·特瘋子今年必滅朝鮮
· 满清和中共歪曲历史手法的异同
·马克思民族理论荒谬透顶,简论中国民族问题解决之道
·由沙甸事件看胡耀邦“胡乱邦”的一面
·中国人口大崩塌,习圣君文过饰非再次乞灵专政
·中国异议人士中匪夷所思的文科歧视现象
·中國民族問題解決戰略之二:借鑒美國的民族熔爐國策
·中國民族問題解決戰略之二:借鑒美國的民族熔爐國策(善本)
· 博訊螺桿(螺桿)是如假包換的中共网特
·谣言,只反映出造谣者的愚蠢和卑鄙——对本人刑事拘留释放证的说明
·正告博讯螺杆:我曾节明不是你诬蔑得了的!
·特疯子踢开韩国灭朝鲜的战略,必引发东亚巨变
·直把中共当苏共,特疯子三招灭共强度空前直追里根!
·“血浓于水”是伪民族主义卖国贼们的常用画皮
·透视朝鲜的“冬奥外交”与“和谈”迷雾
·习近平的“供给侧改革”,就是向计划经济倒退
·习近平为什么要让李克强留任总理?
·习近平学朝鲜的力度远超胡锦涛
· 香港占中“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已成为现实
·为什么“五一共振”这样的运动不可能被“钓鱼”?
·蒙哥马利被神化,希特勒是巧言令色的疯子
·金正恩访华背后:面临特疯子贸易战绞索,中共急打朝鲜牌
·特疯子发动贸易战如勒紧中共脖子上的绞索,特线伪类惊恐
·五毛混搅“朝鲜无核”为哪般?
·朝鲜能够牵制大国,不是金家能力过人,而是得自优越的战略境遇
·朝核问题的关键点及半岛局势前瞻
·透析中国极度扭曲变态的“加班文化”
·习近平的“道”,就是以朝鲜为师
·在西方,为何共产极权的名声比纳粹要好?
·怪梦:参观戴笠住处
·世界最大的铜像——山东秦始皇像被大风刮倒的预兆
·习近平能否救活共产党的意识形态?
·习近平不会再搞文革,而会实行朝鲜式的特务统治
· 英国在二战中的战略大错
·还原一个真实的诸葛亮 ——兼论对历史独立审视的重要性
·由苏联“新经济政策”的谢幕,看中共“改革开放”的结局
·战略混乱,进退失据,叙利亚战争西方必败无疑
·五一共振者鉴:内涵段子事件中抗争方式的不足
·关于中共取消查封“内涵段子”的消息,明显作假
·网特螺杆故意遗漏关于我的一份原始证据
·网特螺杆故意遗漏关于我的一份原始证据
·谣言,只反映出造谣者的愚蠢和卑鄙——对本人刑事拘留释放证的说明
·朝核问题最新透视:习金抱团,韩左作孽,川普中计
·列宁为何没有道德?
·共产党国家的“改革开放”为什么不可能长久?
·共产党国家为什么不设党卫军?
·朝核问题前瞻:金正恩故伎重演,企图骗过特朗普任期
·为什么朝鲜绝无可能“弃支投美”?
·为什么朝鲜决无可能象中共国那样“改革开放”?
·文在寅很有可能是朝鲜间谍
·朝核问题进套、伊核问题蛮干,特疯子正滑落战略困境
·习近平必以全面复辟计划经济迎战川普贸易战
·为何马克思迄今倒不了?
·德国人彻底否定了纳粹,为何反省却不如日本人?
·单方面撕毁伊核协议,特朗普铸成战略大错
·伊核问题酿大错,特朗普政治生命或由盛转衰
·历史惊人相似,中国新义和团运动的社会基础已具备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为什么中国社会底层正在形成“回去”的共识?
·揭穿冯胜平的大忽悠:什么才是习近平愿意考虑的“代价”?
·金正恩为何会突然翻脸?下一步朝鲜意欲何为?
·必遭郭文贵抛弃,曹长青将自取其辱
·军事打击铲除朝鲜政权,是朝核问题的唯一解决办法
·特朗普的轻率松口,向朝鲜发出了危险的错误信号
·为什么《龙的传人》不如《小草》?
·为什么“特金会”注定谈崩,结局是美国动武?
·金正恩不如金正日,注定是朝鲜的亡国之君
·特疯子的贸易战乱拳,正把欧盟推向中共
·时机千载难逢:蔡英文在为法理台独作最后的冲刺
·中共武力犯台的条件
·中共政权、台湾政权和朝鲜金家政权的命理关系
·特朗普已把西方阵营拆解得差不多了
·货卡司机大罢工是中共权贵资本主义行将落幕的标志
·“610”货卡司机大罢工成功举行的启示
·袁红兵对付郭文贵的大手笔
·川金会的象征及前瞻:一场急火攻心、拿屁股当脸的进套丑剧
·特朗普的孤立主义,对朝鲜可能收获欲擒故纵的客观效果
·后生可畏,又由此论叶利钦和特朗普
·传闻:美国队离奇出局俄罗斯世界杯,系遭普京做死
· 俄国世界杯观感及前瞻
·“川粉”华人群体的共同点:民主人权观念淡薄
·中共反普世价值的新方式——反“白左政治正确”
·曾节明按语答当代赵括
·我为什么转而反对特朗普?
·曼斯泰因的战术收效,建立在战略的基础上——答当代赵括(之二)
·约阿希姆·勒夫就是德国足坛的希特勒
·德国队土耳其中场的崩盘,再次证明了多元化在民族国家是不可取的
·日本队是虚胖吗?驳新大陆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曾成杰案再次暴露出: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而非薄熙来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曾成杰案再次暴露出: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而非薄熙来
   
     房地产商曾成杰八年前还是人民大会堂的座上宾、“中国企业改革十大杰出人物奖”获奖者之一,一转眼竟被冠以“非法集资”、“罪大恶极”之名,判处死刑,而且在未通知家属的情况下,被偷偷摸摸枪决。对自己未通知家属处死人犯的非法行为,湖南省长沙市中院说什么:“曾成杰未要求见家属”,后又扯“未有其儿女的联系方式”。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长沙市中院的辩解是屁话。《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四百二十三条:“第一审人民法院在执行死刑前,应当告知罪犯有权会见其近亲属。罪犯申请会见并提供具体联系方式的,人民法院应当通知其近亲属。罪犯近亲属申请会见的,人民法院应当准许,并及时安排会见。”你既然通知了曾成杰,是“曾成杰未要求见家属”,那么字据何在?你们既然连曾成杰“打骂管教人员”的字据都搞得到,怎么会搞不到曾“不愿见家属”的字据?什么“曾成杰未要求见家属”?这无非是尔等公务员们黑心烂肝一手遮天的无耻谰言!
     至于“未有其儿女的联系方式”,就更好笑了,既然没有联系方式,那为什么七月十二日处死曾成杰后,就突然有了曾成杰家属的联系方式?并在七月十四日就把行刑通知书寄到了曾家属的手中?


     长沙市中院偷偷摸摸地杀人,怕的是什么呢?为的是什么呢?
   
     这种无耻和野蛮还仅仅是细节。本案最惊人的卑鄙是:凭之以处死曾成杰的主要罪行——民间融资,是2008年三月以前,湖南省湘西当局鼓励和支持的政策行为;曾成杰上马的几乎所有的项目,包括吉首市政府工程在内,资金来源都是靠民间融资,吉首市90%的家庭参加了融资。取得三馆项目后,由于当地政府鼓励民间融资,当地政府还在三馆公司设立现场办事机构,融资协议由公证处公证。
     请问,没有政府的政策支持,曾成杰敢融资吗?能融资吗?“非法集资”的主犯,到底是曾成杰等商人,还是湖南政府!?请问,一举“没收”三馆公司数十亿元资金、秘密处死曾成杰,若不是谋财害命、杀人顶罪、杀人灭口,那到底是什么!?
     政策象月亮,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这才真正是中共国六十四年来最大的特色!
   
     湖南省官方对民间融资由大力扶持,骤变为恶狠狠地“取缔”,正是胡锦涛团派干将周强坐镇湖南任省长开始的。周强新官上任,就以所谓“铁腕整肃官场”、“整顿经济秩序”的名义推行所谓的“新政”,实际上,对经济狗屁不通的周强,哪懂得什么“经济秩序”?他所做的无非是紧瞻胡锦涛马首,发了疯地推行胡锦涛青睐的极权大政府倒退路线、并卖力奉行胡、温“国进民退”摧残挤压民营企业的“宏观调控”,企图以假和谐、假数字、超限战掠夺来的财政收入,作自己“十八”大政治局常委会的进身之阶。
     以“反腐”、“整顿”为名,动用官权明火执仗地拦路抢劫、变本加厉地、赤裸裸地践踏纳税人的人权、法盲般地横蛮无耻满嘴喷粪、防微杜渐、滴水不漏地镇压老百姓、对当事人阴狠很地大用秘密处决、“被自杀”下三滥超限战手法。。。这就是胡锦涛团派多数人共有的特色,胡锦涛、刘奇葆、张庆黎、王乐泉。。。无不打上了此种阴狠的伪廉正更卑鄙印记,他们走到哪里,就把这种丧心病狂的酷吏作风带到哪里;周强,只不过是这群反人类垃圾中的后生辈而已,虽是后起之“秀”,周强的阴狠卑劣无人性,却深得胡锦涛真传,大有赶超之势,大家不应该忘记:民运人士李旺阳就是在周强手上“被自杀”的——开了“改开”三十二年来刑杀政治犯的先河!
     曾成杰案,正是周强任省长大搞“反腐”、“整顿”“新政”时抓的人、定的案,也正是周强任湖南省省委书记时,湖南省高院二审终审,判处曾成杰死刑;由于此案纰漏百出、争议甚大,时任最高法院院长的王胜俊迟迟未予复核死刑,但2013年三月周强升任最高法院院长后,不到三个月就传令对曾开斩。这些,都是周强赖不掉的关键情节!
     以上,就是周强主政湖南“开明”的真相。闭着眼睛吹捧周强的挺胡派和法轮功媒体,请摸摸自己的良心!
     表面上看,似乎江泽民官僚资本集团最为不堪,实际上以胡锦涛为首的胡团派势力更为专制、野蛮、卑鄙,他们对中国的祸害,大大超过江泽民集团。包括朱镕基在内的江泽民集团虽然深度贪腐,但其众多成员经过长期经济工作历练,多少还尊重一些市场规律、多少还有一点底线、他们倒行逆施一般还有所顾忌;胡锦涛团派成员绝大多数,都是不学无术且对经济一窍不通的团干、党棍,他们没有任何特长,唯一的过人之处就是没有人性(或曰党性强);也因此,这个团伙要捞取政绩,就唯有依赖专制野蛮心毒手黑了。其结果就是:胡团派专制倒退杀人害命贪赃枉法。。。无不肆无忌惮、理直气壮,而且还特喜欢冠以“反腐”、“整顿”等堂皇名义。
     表面上看,高举毛泽东的薄熙来左得发狂,其实真正倒退和恶毒的是是胡团派“维稳”集团。薄熙来“唱红兴左”只是形式上闹一闹,一为投合胡锦涛左癖以为进身之阶,二为借钟馗打鬼博取独裁威望,但薄熙来并无毛左之实,试看薄熙来的施政纲领:国民共进、阶级合作。。。这哪是“毛左”的施政纲领?这明明比胡锦涛的“国进民退”要进步得多!事实也摆在那里:2007年薄熙来主政重庆后,其任上的五年,是重庆经济发展最快、民企成长最快的五年,许多被胡团派大将汪洋“腾笼换鸟”赶走的民企,都来落户重庆!这是毛左的政策吗?
     薄熙来为右派诟病的“打黑”,很少伤及曾成杰那样比较无辜的民营企业,主要打的是黑社会势力,而且,与胡团派只反民商不反官府的“反腐”截然不同,薄熙来的“打黑”,以雷霆万钧之势横扫重庆官僚公务员队伍中的黑恶势力,以致于那些贺国强、汪洋时期不可一世的黑心烂肝鼠辈们哀嚎:“官不聊生”!我敢说,这才是动真格的反腐、薄熙来打得好!
     因为明白人都知道:奸商只是从犯,官僚公务员队伍的腐败,才是腐败之根!正是这些以手上公权力空手套白狼方式圈钱、亦官亦商旱涝保收、翻手为云翻手为云黑白通吃的黑心烂肝鼠辈们,才是中国最大最恶的奸商群体!而那些承担风险重负、随时遭“打老虎”顶罪灭口的曾成杰们,只是替罪羊和洗钱工具,真正万恶的、一本万利的大老虎,是大大小小的周强们!
     右派咋咋呼呼叫嚷:“薄熙来打黑违反法律程序。”但曾成杰案又符合法律程序了?除曾成杰外,胡、温对大民商黄光裕、吴英、胡炜升的黑打,又符合哪门子法律程序了?怎么不见你们出来嚷呢?难道举着毛泽东的旗横竖都是错,举着苏哈托-邓小平的旗黑打就没有问题?
     右派又嚷:薄熙来反腐离开了法制的轨道,搞运动反腐。问题是,现行体制下法制早沦为贪官污吏权斗的工具,现行体制下不搞运动怎么行,法制反腐反得动吗?右派指责:薄熙来不搞政治改革!这种诘责既荒唐,又混账,政治改革的操纵杆明明握在尔等竭力与之保持一致的胡锦涛手里,薄熙来有什么权力启动政治体制改革?
     凭借卓越的行政管理能力,薄熙来在重庆铁腕约束强拆、并推出了公租房和系列市民福利新政,对给重庆人前所未有的实惠,因此迄今为广大重庆人所留恋。
     而胡锦涛团派走到哪里,哪里都是暴政、哪里都是倒退,哪里的经济都一塌糊涂、生活水平倒退,胡、温的所有“改革”,从未有给老百姓带来任何实惠!周强在湖南以打击“奸商”为名黑打曾成杰,只是肥了大大小小的周强们,而参与融资的百姓血本无归,本来,如果不动曾成杰,以曾的信誉和经营能力,民众本来是可以还本获息的!这就是胡团派的“开明”、这就是胡锦涛一伙的“利为民所谋”!
     虽然高举毛泽东,薄熙来骨子里并不是一个毛主义者,他是一个富于胆魄和能力的法西斯中左派、一个天才的领袖,当然,他好用毛泽东的手法。胡锦涛虽然不象薄熙来那样高举毛泽东,但内心对毛泽东崇拜得五体投地,这从诸多细节可以看出来;但胡锦涛却跟在陈云的屁股后面,全盘否定文革,因此,胡锦涛也不是真正的毛泽东主义者,因为,文革,才是毛泽东的灵魂:
     与斯大林和金日成父子大不一样的是:毛泽东是专制主义和无政府主义的复合体,他骨子里是一个无政府主义的造反者;毛泽东无政府主义的特点,决定了一切专制的成果,又可以在他手里毁灭。如果毛泽东象邓小平那样长寿的话,中共政权很可能随着毛的去世而崩溃。
     胡锦涛及铁杆其追随者只信奉毛泽东的专制主义一面,他们不是真毛主义者,他们是喜欢特务统治的斯大林分子。所以胡团派治国最讲特权公务员队伍的“和谐”,而“反腐”、“整顿”。。。统统折腾老百姓!
     我的恩师陈泱潮先生高度评价毛泽东的某些方面,我长期无法理解,现在才悟出:毛泽东身上的造反精神,是现在中国人最为亟需的精神,这就是胡锦涛以及丧心病狂黑心烂肝冷血发指的大小周强们,极端恐惧“文革”的原因所在!这也是公务员官僚们煞有介事成天呼喊“稳定”的原因所在!
     因为只有有了稳定,才会有他们罪恶的一切!和平演进的梦固然美好,但是看看这些大大小小的周强们,他们稳腚的时候,凭什么“改”给你既得利益?凭什么给你“渐进民主”?官当得稳当当的,谁跟你“互动”?就这么稳当当地“和平互动”,做你们的大头万年梦去罢!
     一句话,中国要想民主化,首先得打乱中南海的现行秩序和“稳定”。
     另一方面,在现行体制下,没有群众运动根本冲不动死水一潭,冲不动死水一潭,象薄熙来这种有才干、有雄心的另类领袖之才,也无法跻身权力的金字塔顶尖。因此,薄熙来客观上与中国民主阵营有着共同的目标。
     综上所述,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维稳”集团,而非薄熙来势力;薄熙来客观上是中国民主派的同盟军。
   
   中国社民党副秘书长、文宣部部长 曾节明 写于七月十五日于炎夏纽约州
(2013/07/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