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走投无路,习近平或重走毛泽东“群众监督”路线]
曾节明文集
·大陆和台湾两个无可挽回的趋势
· 数中隐含天命:“六四”何时得公道?
·“六四”运动失败的真正原因
· “六四”方式不朽:街头运动没有过时,也不会过时
· 对付习共新“维稳”的民运兵法
· 华雄被关羽瞬间斩杀的哲理
·吕布一打二的难度及华夏尚武精神的退化
·中国是“愤青”害惨的吗?
· 中国亡于北胡之祸根,始种于宋朝
·数术显示:西方社会将败于穆斯林之手
·从佛州惨案看美国“建制派”政客的无可救药
·民粹主义是双刃剑——评英国公投脱欧
· 脱欧阻止不了英国的穆斯林化
· 英国文化的缺陷:导致无休无止的分裂
·英国脱欧是“自由的胜利”吗?
·英国“脱欧”后果前瞻
· 中共国即将走满一个循环
·音乐美丑与海德里希的洁癖
·中美南海之战会不会爆发?
·反对派为什么应该反对南海仲裁
· 中美互补性大于对抗性,需警惕的是日本
· 警惕中共战略特线“高级黑”反对派的伎俩
·土耳其“7.16”兵变的启示
·反对派为什么应该反对南海仲裁——因为南海岛礁不是哪个党的!
· 谁最希望政治流亡者“安心”做外国公民?——中共当局!
·“高级黑”的一般规律
·习李公开对着干,府院争大升级十九大难测
·特朗普的本质及其选情前瞻
· 中国大陆赤化注定于孙中山吗?
· 北洋军阀比国民党更不能抵御赤化——告刘因全
·中国古典音乐成就何以远不如欧洲?
· 巴赫身后遮藏着贵族社会的二律背反贡献
· 习近平狰狞毕露,高智晟呼之欲出
·由八宫卦的角度看历史:中共已到了游魂卦的阶段
·“重大改革措施20条”的可取与荒谬
·所有国企变私营不可取——论国企的优势
·万恶的胡锦涛式伪国企
· 秦二世,崇祯帝与习近平
·“港独”扬短避长,客观上是助共维稳
· 对《炎黄春秋》态度,印证了习近平比胡锦涛都不如的野蛮素质
·中共领导人为何拒绝越南式的政改?
· 金庸《射雕英雄传》的两大硬伤
·杀死隋炀帝者非刺客——笑看习当局的杭州安保
·朱婷现象的启示:计生扼杀天才降低人口素质
·计划生育理论的邪恶性与马克思主义相同
·也论为什么苏联解体模式在中国行不通?
·满洲成为中国领土,是满清封禁的必然结果
·辛亥革命中的各省“独立”与港独本质不同
·真正“港独”志士是慷慨支援大陆民主化者
·晚清同盟会式的暗杀将会再现
· 美国大选前瞻:孤立主义回归,世界剧变在即
· 黄兴国落马反映出王岐山别有用心
·徐水良狂抓特务决非性格问题
·“绿化”:另类的彻底的征服
·代发:南京抽茧剥丝严查,三名国民党(大陆)党员被抓!
·代发:体制内最新消息:王岐山、范长龙或发动政变
·红朝行将覆灭,但不是2017年
·泰缅“金三角”地区决不能用作反对派基地
·中日战争,中国变天的风向标
·中国变天在即,海外反对派的应对策略
·中国不可能象前苏联那样和平演变
·为什么中共和习近平都已绝无可能走党内民主的道路?
·中共的统治,正将中国推向四分五裂的境地
·经过一年多的征询,一个最有共识的方案
·中国天价房价的真正真相——政府对老百姓的战略性掠夺
·王铮至宪党的活动,并不表明左派比“右派”争气
·现阶段反对派的行动大方向
·维权老兵的“五还”诉求,反映出访民宪政民主意识的苏醒
·国内推墙者不管打什么旗子,民运都应该支持
·比照辛亥革命,反对派应有震撼人心的口号
· 五星红旗与青天白日满地红的相克关系
·我很穷,因此我支持特朗普
·我为什么转向共和党?
·邓小平能被反对派哄住吗?兼论习近平的本质
·由麦克阿瑟将军遗恨朝鲜说起:特朗普将重振美国!
·警惕中共迫害流亡异议人士的新手段——“组织偷渡罪”
·与轮椅老兵聊政治
·雾霾愈演愈烈,预示着习近平的全面失控
·中共没有满清的好命,这一轮变天将是大屠杀
·中共国的崩溃,从东北开始
·观美国2016年选战有感:评战与选战一样不容易
·2016年美国大选开危险先例:在职总统干预选举
·2016年大选日见闻
·美国大选的计票制度不是“漏洞”,而是天才设计
· 以数术预测2016年美国大选历程
·当今文明世界的主要威胁是穆斯林的征服
· 中国明天的最大威胁及应对法
·“胜不离川,败不离台”的玄机 ——大陆民国与水山蹇卦
·穆斯林“疆独”势力为什么不顾西方嫌恶也要坚持恐袭?
·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婚姻自由优于一夫一妻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煞星乍现:国民党已近弥留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彭明的死因及其得失教训
·曾节明:桂河华军墓修建者梁山桥
·习近平“反动复辟成功”是一个伪问题
·中共最怕什么样的民运?
·时局前瞻:集权和毛左化,习近平最后的疯狂
·彭明不朽,但其冒险主义教训沉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走投无路,习近平或重走毛泽东“群众监督”路线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走投无路,习近平或重走毛泽东“群众监督”路线
   
     习近平上台八个月来,大批中共贪官污吏落马,其力度明显超越江泽民、胡锦涛上台之初,习近平——王岐山联盟的铁拳反腐,有超越权斗界限动真格的趋势,这反映出出身于中共革命元老家庭的习近平,对中共江山特殊的责任心和危机感。出于对共产党政权丧失民心的深切忧虑,习近平最近数番高调重提“群众路线”,七月十一日,习近平上台后首次毛共圣地西柏坡,更表露出他要借鉴毛泽东一些手法,这个手法很可能就是群众监督或群众运动的手法。
     去年末习近平上台后第一次出行,就是重走邓小平南巡路,去深圳参拜邓小平像,反映出他继续推进邓式改革的决心,而此次姗姗来迟的西柏坡之行,反映出习近平有某种求助于毛泽东的不得已需要。习近平的改良,自上台伊始,就遭刘云山、刘奇葆为首的胡团派文宣系钳制,网络反腐、官员财产公示都无疾而终,划时代的劳教制度改革,也遭中宣部消音搞成“鬼子进村”。。。在以胡团派为首的既得利益权贵集团的抵制下,依照现行程序,改良、反腐都步履维艰。
     因此,习近平打破了政治局常委不受调查的“和谐”规矩、下一步要废除常委免死金牌;也因此,习近平要求助于毛泽东的“群众路线”。


   
     难道没有其他路可走吗?为什么不效法戈尔巴乔夫、蒋经国呢?习近平“太子党”的出身局限性,注定了他不可能效法戈尔巴乔夫或蒋经国式的改革,因为那样做的结果必然是共产党的历史被否定,中共历史被否定,意味着他父亲习仲勋的革命历史和自身出身荣誉统统被否定,这是习近平不可能接受得了的选择。
     由于深忌于戈尔巴乔夫当年开放新闻自由引发的“垮坝效应”,习近平一伙也不敢放开新闻出版管制,以新闻自由舆论监督遏制腐败。
     现今在极端贪腐的官僚资本既得利益集团的强烈抵制下,连改良都步履维艰,因此,转向群众路线似乎成唯一的选择。习近平下一步很可能进一步放开网络反贪、减轻对非政治性维权民众的打压。就如当年戈尔巴乔夫企图找到一条马克思社会主义的宪政民主道路一样,习近平也想找到一条共产党政权脱困而不垮台的道路。
     这是一个好的趋向,因为这有利于搅活一潭死水:“群众监督”当中,备受压抑的民意,从反腐的缝隙中得到释放,容易形成推动民主化进程的张力。此种“群众路线”的缝隙,就象“文革”初期毛泽东授权群众“造反”带来的缝隙一样,客观上有利于民间民主力量的乘势崛起,“文革”初期民间反抗力量的抬头,导致以瞪小瓶、陈云为代表的中共“维稳”派官僚特权阶层受到强烈的冲击、共产党专制秩序大乱、宋彬彬、邓榕等中共高干子弟飞扬跋扈的气焰因此受到重挫。。。这就是“文革”不能全否的地方,这也是邓小平、陈云等人复出后咬牙切齿要全盘否定“文革”的原因。不知道民运异议右派也跟在邓小平、陈云的屁股后头,也扛顺风旗地去全盘否定“文革”为哪般?
     今天中国民众的觉悟、中共的权威与“毛文革”时期不可同日而语,一旦老百姓有当年“奉旨造反”的机会,必然形成排山倒海的民主化浪潮,那将是中共贪官污吏们的末日!无怪乎一个小小的城区区长,都对“文革”怕得要死、恨得要死,动辄以“文革式的动乱”来要挟任何民主改革,甚至连党内民主都行不得,据说都会发生“文革式的动乱”!这恰恰证明了“文革式的动乱”是中共贪官污吏们的最大威胁。习近平要想真反腐其实不难,只要放手发动群众砸烂一批黑心烂肝鼠辈们的狗头,共产党公务员队伍的风气自然好转,保证立竿见影!
     总有人一听到“群众路线”等毛时代名词,便头昏脑胀,觉得中国民主化又“倒退了”,这完全是错觉。其实当今中国最不利于民主化的局面,就是胡锦涛式的“维稳”局面,在密不透风的“维稳”高压下,很难形成自下而上的促变压力,而现今的中共官僚集团是一个贪婪卑鄙举世罕有的官僚资产阶级既得利益集团,体制改革意味着既得利益的重新分配,没有强大的下层反抗压力逼迫,这些脑满肠肥黑心烂肝的家伙,凭什么会“改”掉“革”掉自己的既得利益?——凭什么象芦笛、冯胜平们所卖唱的那样,会“主动让步”,恩赐尔等“渐进民主”?
     只有民众反抗的强大压力,才能迫使这些绝大多数意识形态早已死亡、独精于现实利益算计的权贵寡头们让步,因为倒逼的压力,是他们唯一听得懂的语言!
     习近平即将奉行的“群众路线”,就会为形成倒逼压力张开一条缝隙,因此对中国民主化是好事!舍此路线而固守现今死气沉沉的、完全沦为贪官“防火墙”保护体系的“民主机制”和“程序”,习近平将一事无成、黯然下台,社会、民族、国家将彻底烂透,最终必然天下大乱整体崩溃,而决不会有右派所画饼的“民主与法治的正轨”!
     右派一看“群众路线”的字眼,就煞有介事地狂喊:“习近平要搞毛左倒退!”这是大错,习近平走“群众路线”决不是搞毛左倒退,经过三十多年的“改开”,现在的中国社会已经是一个以私有制为主体的社会,中国早已丧失了毛左的社会基础,要倒退回毛左社会,非得再来一次“公有制改造”的大砍大杀不可,但那可能吗?现今的中共官僚集团早已整体地成了共产革命的对象,还怎么退回毛左?
     习近平欲走“群众路线”的真正用意,是在不敢推动戈氏民主化改革、甚至推动党内民主改良都行不通的情况下,试图效法毛泽东“文革”时期发动群众帮共产党整党纠风的手法,企图挽回民心、重树共产党威信,以挽救中共的政权合法性危机。习近平的目的仍然是改良。
     但习近平的“群众路线”改良,必然会遭到江泽民官僚资本集团和胡锦涛亲朝鲜极权“维稳”集团的共同反对,遭暗杀的风险很高!习近平要想走这条路成功,就必须象当年毛泽东发动“文革”一样,首先须取得军队的支持和严密保卫,将自己和其他异己寡头隔离开来,然后就可以放心发动群众将这些人打倒。
     要取得军队支持,就不能把群众运动这把火烧向军队,当年毛泽东为了以个人领导取代共产党的领导,不惜故意把全国搞得大乱,但“文革”这把火绝不烧进军队,以免“毁我长城”。
     眼见习近平准备发动群众,中南海智囊王沪宁急忙谏阻说:依照现有程序和制度足以反腐,发动群众难以驾驭!王沪宁的话,前半句是屁话,后半句才是真话,它充分暴露出中共权贵们对群众运动极端恐惧。
     我不担心二次“文革”出现,唯一担心的是习近平没有足够的胆魄发动群众。当今中国,在戈尔巴乔夫和蒋经国式的改革不可能出现的情况下,只有如“文革”般波澜壮阔、摧枯拉朽的群众运动,才会揭开新的历史篇章,一句话:中国只有动起来才有转机,而死水一潭的“维稳”局面,只有总崩溃的死亡前途!
   
   曾节明 作于2013年七月十二日于暑退纽约州
     
(2013/07/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