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薛明德
[主页]->[人生感怀]->[薛明德]->[我的艺术观不改变]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 (10-10) 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薛明德(10-1)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2)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3)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4)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5)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6)
·对《感性和油画的精神法则》的批判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7)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8)薛明德(美)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薛明德(10-9)
·对艺术作品没有新旧,只有好坏,不必紧随时代的批判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10)
·看看别人怎么说---薛明德
·与朝戈谈造型---薛明德(3-1)
·与朝戈谈造型(3一1)
·与朝戈谈造型(3一2)薛明德
·与朝戈谈造型(3-3)薛明德
·薛明德说朝戈的《《绘画是表达的方式》》是逻辑错》
·驳斥邓平祥
·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4评
·3评
·2评
·1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历史的误会
·历史的误会 (2)
·5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今生今世只此一桩无怨无悔
·我的艺术观不改变
·质疑《艺术呆一边去》
·教训一下宋永进
·被拆掉的雕像不是伟大的艺术是耻辱
·天乙是个什么货色
·天乙和他的老板林正碌
·宏物是宏物是宝物
·墨济珀的召唤一一送给薛明德
·敌视知识、文化人的暴君毛泽东
·老边观察812-我挺老薛发表:2013-07-29 13:32阅读:343
·老边观察812-我挺老薛
·宋伟是艺术天才
·薛明德打魏京生咆哮国会山--薛明德
·贾和震、天乙的痞子语录一一薛明德
·行为艺术《白痴》一一献给王炳章先生
·《白痴》一一薛明德
·写给一一薛明德------听月
·生命如此精彩--听月
·自由死了一一薛明德
·自由死了__薛明德
·自由死了__薛明德
·在圣诞树下开始跨年度24小时禁时
·红绸裹尸--薛明德
·献祭一自由死了一一薛明德
·2篇新闻稿《红绸裹尸》被删除
·讨伐靳尚谊《《艺术商品》
·对n个问题之我见
·中国当代艺术的普世价值一一薛明德发表:2014-01-24 12:36阅读:114
·关于中国油画民族风 --薛明德
·时报广场进行的行为艺术作品《白痴》视频
·时报广场进行的行为艺术作品《白痴》视频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薛明德(2)
· 当代英雄 一一薛明德
· 批判秦建川《中国当代艺术是陷井 --薛明德
·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
·天下围城的第二件行为艺术作品《橡皮图章》
·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 --薛明德
·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 --薛明德 (4)
· 对话《《人人都是艺术家——林正碌艺术教育实践展》》
·驳斥廖上飞
· 第二题:你眼中的自然与现实中的自然是如何形成你作品中的自然风景?
· 第四题: 第四题:从你的绘画中我能感受到你的一种非常个人的自我表现
· 第一题:当人们学习绘画的最初阶段,传统的绘画方式是否是一把入门的钥匙
·六·四死在共和国的枪口
·第一题:当人们学习绘画的最初阶段,传统的绘画方式是否是一把入门的钥匙?
· 第三题:对于一幅美术作品来说,总是可以对此进行美或不美的评价的,你
·6.4永垂!!
· 六·四被枪杀行为艺术 --薛明德
·行为艺术作品—6.4被共和国枪杀
· 林正祿的荒唐剧衍生岀来的是是 ――薛明德
·许德明装神弄鬼--薛明德
·转发:论中国知识分子 ――谢泳
· 回应《《 艺术应该“艺术家同行评议”吗?》》 ――薛明德
· 撕开《《若无辛亥革命中国早就实现宪政》》的画 --薛明德
· 为人格分裂的帅好的白描 ——薛明德
· 《《再议《若无辛亥革命中国早就实现宪政》作者李泽厚和帅好伪道士的真面目》》
·第五题:绘画的基本形式:轮廓,体积,大小,及透视法—难道使用这些就足以
·行为艺术作品—6.4被共和国枪杀
·蓝间的愤怒一一薛明德
· 文艺刮来了第二个春天的风 一一薛明德
·,一群江湖术士,帅好,天乙,蓝间,贾和震,吴楚宴,范美俊,廖上飞,李安乐,范美俊
·G《《永远的艺术疯子一张其开》》--薛明德
·C《《永远的艺术疯子一张其开》》 一一薛明德
·E 《《 永远的艺术疯子一张其开》》 一一薛明德
·G 《《永远的艺术疯子一张其开》》--薛明德
·I《《永远的艺术疯子一张其开》》--薛明德
·J《《永远的艺术疯子一张其开》》--薛明德
·K《《永远的艺术疯子一张其开》》---薛明德
·L《《永远的艺术疯子-张其开》》--薛明德
·M 《《永远的艺术疯子-张其开》》 --薛明德
·N 《《永远的艺术疯子-张其开》》 --薛明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艺术观不改变

   反驳黄虫要我改错--薛明德发表:2013-07-26 12:34阅读:403
    我的艺术观点不变
   
    --薛明德
   


   在这里讨论艺术,是光天化日,不是黑箱,我告诉黄虫,就事论事,来不得虚假,是非分明.下面是《艺术呆一边去》的作者黄虫,对我回应《艺术呆一边去》的鞑伐,我理应表明自己的立场,坚守自己的一份担当.
   
   黄虫说:"我的诗已经很明确说出我本人对艺术的看法,然后每个人都可以说他们的看法,有人同意我的看法,我很高兴,不论是谁,我都接纳相同的思想,重视和理解不同人生的不同思想,如果连艺术都必须寻求一个统一,那艺术和垄断,和资本主义封建主义和专制有什么区别,你不可以拿着斧子把每个人都削成一根光秃秃的只剩下绝对本质人棍。。。。如果你要那样,我就会大声喊,,山姆你不对,,,你正在用你的艺术的自由剥夺 我和大家思考的自由,,,反正说都说了,,说一个彻底,你不该一开始就把别人放在错误的荒谬的立场,更不该对别人的名字进行与艺术毫无关系的攻击。。。。。山姆,你也要改错."
   
   黄虫写的脱臼的散文,是在宣扬一种观点,把艺术当成解决了几十万人就业的什么了,所以从你的标题就可以直观,而非理论就可以知道,在黄虫的生活中,吃饱了喝足了,玩一玩而已,艺术是玩物,艺术是生活的享乐.
   
   在黄虫的网页简介中已经公然挑战"所有的流派,风格,主义、、、都是对人性自由的封杀,扼杀,屠杀、、、、所有的古代近代现代当代,代代被复盖······只要你的艺术可以概括终将被掩没......"
   
   之前,我还来不及留意这段宣言,昨天读黄虫《艺术呆一边去》,我才去仔细看了黄虫的简介栏,为了突显黄虫不是一时性起,咒骂艺术,而是把艺术当成了季节性的用品,不用时扔在墙脚,呆一边去,迫使我来一一清算,糊涂啊,黄虫!
   
   你的艺术活动于你是真实的,但当你放入网络公诸于世,这个真实就要被来自各方的审视.
   
   我得出了令你不高兴的结论,说你谬误连连,说你眼界窄小,说你被陈庭徽这样的不齿,无耻,不学无术的夸奖时,还得意洋洋,陶醉其间.
   
   我为你感到羞愧,山姆不是瞧不起你,不是揭你的短,我也没有任何短可以用来攻击你,
   
   下面是我的立场,观点,接受黄虫,一切人的挑战,我应战,目的只有一个为了艺术!她是我心目中的女王!!
   
   黄虫不是喜欢诗吗?不对,她说从来不读诗,为了写这一篇激昂的文字,我献上一首波特莱尔的诗《美之歌》
   
   一你从天上来,
   
   还是从地狱?
   
   我不必推敲.
   
   哦,美之神,
   
   巨大的,惊人的
   
   和天真的妖.
   
   设若你的顾盼,
   
   微笑,步趋,
   
   为我开那层被我爱着,
   
   却未认识的
   
   无边世界的门.
   
   
   
   
   指使你来,
   
   上帝?撒旦,?
   
   你是天使?是人渔?
   
   我是一样漠视的.
   
   你眼波荡洋的仙女,
   
   旋律,芬芳,绰哟,
   
   哦,我心中
   
   唯一的女王,
   
   设若你可以
   
   使宇宙美化,
   
   使光阴飞翔.
   
    (愿黄虫喜欢)
   
   我一开始就表明自已对艺术的坚定态度,如果我也认同你的那一套,我还须说什么呢?投其所好!我要说的于你和为你摇旗呐喊的当然不中听,其间有本质的不一样.
   
   黄虫,你不是把流派,这些都是你的指认错误风格,主义当成屠刀了吗?我还没有呢?
   
   以上你全部的文字都是错误的,站在荒谬的立场,因为你的错误,你荒谬站在这个立场上的和那些全都会遭到严厉的批判.只充许你们放肆,就不可以指出你们为什么错,错在哪里吗?
   
   为什么荒谬站不住脚?是因为你和那些为你鼓掌的丑角,插科打诨在痛恨艺术!咒骂艺术!!
   
   如你所说:"嘿嘿,我乱写的."在对待你的读者,对待艺术不持以严肃态度,而是玩世不恭,儿戏一样,所以我要认真对待.
   
   黄虫不是已经把艺术呆一边去了,还厚着脸来劝戒我不该对别人的名字进行与艺术毫无关系的攻击.
   
   黄虫与林正碌们本身与艺术毫无关系,黄虫与艺术有关系吗?没有?
   
   依据就是黄虫自己说的,并不是我山姆强加给黄虫、林正碌们的.把艺术呆在一边,就是隔绝象怕触电一样,没有量子热能的艺术是死亡,是行尸走肉,你可以不信,艺术贵为真诚,她千百年来为我们做了榜样,树立了标杆,我们只有脱帽致礼的份.
   
   有一点是一致的,每个人都可以说出他们的看法.
   
   黄虫再说下去问题就接二连三的发生了,赞同你观点的人,不论是谁,黄虫都接纳,接纳不论是谁的笑脸,掌声,献花可以.
   
   但是黄虫用的是相同的思想,这个思想二字就让人犯难了.黄虫犯了一个大忌还不自知.什么是思想?
   
   中国过去几十年间只有一个思想,一种思想,一样的思想,统一思想,指毛学说叫毛思想.8亿中国人被取消了大脑,被训练不会思想,不知什么是思想了.被要求统一思想,包括艺术统一和垄断.
   
   我提醒黄虫,恰恰不是我山姆,而我一直以来都鼓吹思想自由,艺术自由,人的个性化,人的自由发展,人的尊严!人的言论,艺术创作都应该受到法律保障,可是没有.
   
   中国没有,黄虫没有,因为缺乏,黄虫,林正碌们就可以胡言乱语,并恶毒的反讽山姆手握板斧大开杀戒,山姆不是屠夫,也不是官僚,不是党文化的传声筒,至少黄虫的艺术自由,山姆不会去压制,不会去剥夺,不会去造谣生事.
   
   黄虫说要说个痛快,说个彻底.可是我怎么看也看不到这个底,也就是事物的本质的东西在哪儿?没有哇!
   
   前面我已分析了你的错误,你的荒谬的立场,那些为你鼓掌,献花的一个都不是艺术圈里的,是一些无聊,一些混混,一些装腔作势,一些溜须拍马,一些不说人活的阴阳怪气的什么东西而已.
   
   要我尊敬这些东西吗?我办不到.
   
   黄虫要我认错,要我改错,我一万个办不到.
   
   山姆告诉过黄虫,我走过死阴的幽谷,我不怕加害.同样,我也不会去加害别的人,包括黄虫,所以我没有错,错不在山姆,在《艺术呆一边去》.
   
   
   下面是题外话
   
   
   对于教训2字我分解过,教育和训练,不是贬义词.既然你发出警告,我不再给你的女儿留言,并删除朋友连同你.//@黄虫:你这种辱骂风格的教训,,教训这样的词语你自己一直用着,,你这样风格我们学校也有,一个只知道辱骂谩骂的家长和老师,只会让孩子觉得屈辱觉得失去做人的基本尊严,,,,我当然要制止你,要不然都学你,我们的孩子怎么学习。你有义务为孩子们修改你的词汇,你做不到就不要老提孩子的事,我在基层教育,我比你了解孩子
   
   .薛明德:是黄虫要艺术呆一边去,山姆没有要黄虫呆一边去,你已经在这里把自言自语公诸于众了。下三滥是帅好的用语,我借了来指林正碌,天乙之流,并没指黄虫是;流氓指谁,在哪里出现,我一时记不起来,但肯定不是指黄虫;村妇是我借喻一个没有受教育的文盲也有真实,只是朴素的真实;黄虫受过高等教育是本科生的受教美术工作者,就不等同文盲的村妇,应对时代,历史有担当,向弱者伸出援手,把爱传递出去;屎壳郎虫虫是指林正碌这只绿头苍蝇嗡嗡上下飞舞围绕它热衷的对象,对你的谬论艺术呆一边去感冒了;我从来也没有说过不许村妇,不许本科生发言,我只是对黄虫的谬论进行了讨论.说批判也行.你的话语一点不深奥,也不是外语,不仅读得通,也容易理解,不过常有语法不通的毛病,这些都是小毛病,但是我遵从不伤和气,点到为止,以理服人,黄虫不服,拿暴君毛来比喻山姆,比毛暴君不如更不人道.我一直以为自己是女权主义者,黄虫不是不认同主义吗?就不再与你作回应了...
(2013/07/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