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薛明德
[主页]->[人生感怀]->[薛明德]->[今生今世只此一桩无怨无悔]
薛明德
·评艾中信谈新中国油画
·你们已经去了天堂
·艺术家·艺术、艺术品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2)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3)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4)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5)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6)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7)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8)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9)
·我的石渠,我的阿日扎草原 (10-10)
·xuemingde
·xuemingde
·xuemingde 谈艺术与美
·说《《作品是检验的最好标准》》是错误的
·绘画艺术的特色 艺术家.艺术.艺术品 70
·与刘仕奇对话
·与刘再复对你
·评徐悲鸿精神的当代意义
·我与中国劳教---薛明德(美)
·我与中国劳教(10-2)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3)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4)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5)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6)
·我与中国劳教(10-7) 薛明德
·中国当代艺术史不是娼妓,不容嫖客任意打伴
·我与中国劳教(10-8) 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10-9) 薛明德
·与吴楚宴对话---薛明德
·我与中国劳教 (10-10) 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薛明德(10-1)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2)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3)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4)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5)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6)
·对《感性和油画的精神法则》的批判
·我的康定,我的拆多河(10-7)薛明德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8)薛明德(美)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薛明德(10-9)
·对艺术作品没有新旧,只有好坏,不必紧随时代的批判
·我的康定,我的折多河(10-10)
·看看别人怎么说---薛明德
·与朝戈谈造型---薛明德(3-1)
·与朝戈谈造型(3一1)
·与朝戈谈造型(3一2)薛明德
·与朝戈谈造型(3-3)薛明德
·薛明德说朝戈的《《绘画是表达的方式》》是逻辑错》
·驳斥邓平祥
·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4评
·3评
·2评
·1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历史的误会
·历史的误会 (2)
·5评邓平祥《中国先锋艺术的解体》
·今生今世只此一桩无怨无悔
·我的艺术观不改变
·质疑《艺术呆一边去》
·教训一下宋永进
·被拆掉的雕像不是伟大的艺术是耻辱
·天乙是个什么货色
·天乙和他的老板林正碌
·宏物是宏物是宝物
·墨济珀的召唤一一送给薛明德
·敌视知识、文化人的暴君毛泽东
·老边观察812-我挺老薛发表:2013-07-29 13:32阅读:343
·老边观察812-我挺老薛
·宋伟是艺术天才
·薛明德打魏京生咆哮国会山--薛明德
·贾和震、天乙的痞子语录一一薛明德
·行为艺术《白痴》一一献给王炳章先生
·《白痴》一一薛明德
·写给一一薛明德------听月
·生命如此精彩--听月
·自由死了一一薛明德
·自由死了__薛明德
·自由死了__薛明德
·在圣诞树下开始跨年度24小时禁时
·红绸裹尸--薛明德
·献祭一自由死了一一薛明德
·2篇新闻稿《红绸裹尸》被删除
·讨伐靳尚谊《《艺术商品》
·对n个问题之我见
·中国当代艺术的普世价值一一薛明德发表:2014-01-24 12:36阅读:114
·关于中国油画民族风 --薛明德
·时报广场进行的行为艺术作品《白痴》视频
·时报广场进行的行为艺术作品《白痴》视频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薛明德(2)
· 当代英雄 一一薛明德
· 批判秦建川《中国当代艺术是陷井 --薛明德
·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
·天下围城的第二件行为艺术作品《橡皮图章》
·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 --薛明德
· 贾和震说得在理,理在哪里? --薛明德 (4)
· 对话《《人人都是艺术家——林正碌艺术教育实践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生今世只此一桩无怨无悔

   月下写乱绪 终是女儿身发表:2013-07-29 01:41阅读:35
   
   
   
   


   
   乱绪 / 听月
   
   
   
   
   
   
   月光透窗而进,这样的夜晚,我总分不出自己是在星群中还是在尘世穿行,双目微闭,迷醉于内心的庭院深深. 一只不见行踪的啼鸟于窗外深情地鸣叫,它在表达什么呢?时光的丝线从天上抛下来,月下的夜变得湿润,书案上水晶瓶里的玫瑰开始枯萎了,那些玫瑰是我偷来的,它的香味此时还弥漫在整个房间,我深知自己留不住玫瑰的美,但我想牢牢记住它的余香。
   
   
   
   
   
   虫鸣的声音使夜更静,感觉自己正踩着满地翻卷的落影穿过今生的栅栏看见那个人 ____那个我寻了快一世的人,就在前世与今生相衔接的梦里等我,他倚傍着家乡一座丰茂的山冈,那里绿草萋萋,清溪环绕;他的马雪白如云配刀古远;他身边清澈的流水正流向我的足下;他在崖边种了许多菊为我引路;他用树影画出另一个世界的轮廓淡淡地看着我微笑,而我正往那里去……
   
   
   
   
   
    弱柳从风?丛兰裛露?独笑含颦?陪君醉笑?不诉离伤?这月夜的思绪里行走的可是我的王?你要领我去到哪里?
   
   
   
   
   
    曾经无数次为自己假设过命定的你, 轻笑之下只是无从寻找.但我始终相信,我和你只隔着一朵花的距离,所有小桥流水的愁思,古道西风的凄凉,都不过是岁月里的一声叹息,是我和你走向终点时路途中的一段插曲。我想有一天我会与你去听花开的声音,那花会告诉你有关美丽.我还会与你去听风吹断枝的声音,让那残枝告诉我有关艰辛.我曾在梦里一路穿越寂寞的风尘,看见少年的你梳出白发,你夜半孤寂的样子,让我一直不能放下一颗悬在半空中的心。
   
   
   
   
   
    我想要在有雨的日子里穿针引线,为你缝制一身唐朝少年白色的绸衫,在密密的针脚里,我要把我对你绵绵的念想缝进去。我要留一方清雅的角落给你,让你心的灵魂在那里驻脚,你思绪的音符在平静的心底将因此而漾起层层柔柔的涟漪.……
   
   
    而今夜, 我只能折一片月光给你,用爱之固执释放游思,让我孤单的心,睡在月色之外想你 ……
   
   
   
   
   
     如果子夜想歌,今夜于我,还有什么比叹息更畅怀?倘若子夜想醉,今夜于我,又有什么比忘川之水更能断愁别绪?
   
   
   
   
   
   披一袭薄衫游走在梦与世的边缘,心的笔触蘸着玫瑰的泣露沐浴在悠长的夜里,飘零的思绪在被漏掉的月光下身披落叶找不到音乐抒情的背景,任衣袂飘飘。
   
   
   
   
   
   微风中似有琴弦拂过,乐音划心而落,可是你知道了我已不再需要任何繁华来装点今生?
   
   
   
   
   
   月光微拂,缕缕飘散不去,丝丝弥漫。想挥一挥手把你驱散.可又看不清自己的身影,找不到要去的路.“等我的人,我却无梦相赠。身,已如秋蓬;心,寄托行云流水,我怎能再做春闺梦里人?”
   
   
   
   
   
   在这样夜风吻凉了月色的日子里,我总会担心窗外的树叶会一夜间变黄了去,风正在摇动那些叶,间或的几片正在风中翩舞飘落…… 
   
    
   
   红拂虚梦水连天,柳絮年年飘似雪。人生的风尘,来来回回,不知疲倦地吹。时针,镇定地行走,孤独地远去。若风再起时,想必心间的旷野会渐成萧索。而紫砂泡绿湘妃泪,欸乃声中读《离骚》。蛰居于都市的自己,终日埋头于书卷文字之中,竟好似忘记了季节的更替与侵袭。乍抬眼,一场浩荡而至的春尽将窗棂幽幽地撞响,身上透着丝丝的凉寒彻于心.我裸露着的心事,礁石嶙峋.
   
   
   
   
   
   轻抚魂的琴弦思绪成水,谁在我的文字里这样滞留着不肯离去并成为我回首的灯火?谁在我文字里这样执著地舍不得走远让文字成为我的永恒?谁美丽了我的文字?谁总是睡在我的心河之上让我把文字写进月光静静地顺流于一江湘水……?
   
   
   
     玫瑰在暗夜里绽放将掩尽它所有的芬芳,而月光的瀑布会洗亮我的眼睛.灵魂靠近雪天的琴手,你的诱惑正在耳畔细语,花飞叶舞的季节,你会用丰盈的血液点燃我隐匿深处的激情,每个流霞的黄昏,我于岸边用清碧如玉的流水默默地为你作诗,沉默的手指碾尽了一池墨香,你歌声清越就在湘水的彼岸,你因我的梦幻而绰约,月光流荡的舷边及细雨霏霏的路上,我把捡拾的花开花落夹入一本古典的诗经里等你阅读。
   
   
   
     为那跌宕起伏的梦我一路追随阳光的味道,一扇接着一扇敲击世俗的门。我走了很久,在命运的水面下漂泊,偶尔看它泛起涟漪,我最脆弱的记忆,是最坚硬的时间。你真的和你只是隔着一朵花的距离?
   
   
   
   
   
     佛说:活在当下。可是,我纤细的双手挽不住流年,每一个当下都将成了历史。好想去走一趟家乡那条长长窄窄消失了的老街,好想有趟渡船渡我到对岸,对岸繁华三千,红尘里可有摆渡的人?
   
     
   
     一缕孤芳的幽魂,坐在寒冷的枝头,用洁静的冷艳分离着过往梦境。曾在玫瑰色的梦里,说着傻得可以的谎话,闭上眼睛以为自己就在天堂。当岁月的指针尖锐的敲醒沉睡中的梦,才发现自己原来还在原地。
   
   
   
   
   
     徘徊的路,走得总是那么艰难。“山月不知心里事,水风空落眼前花”。岁月看着你我隔岸对峙寸寸老去,用文字堆积起来的情感,在时钟的嘀哒里也在渐渐憔悴慢慢老去。终是过客吗?时光疾驰的箭,击碎了浮尘玻璃心。告诉我;应该放你在哪里?应该放自己在哪里?文字究竟因谁而美丽因谁而哭泣?谁曾在经典的老歌里唱着一生一世的追寻?谁会在如水的文字里说着风雨永远的相依?谁会在秋天的童话里承诺我今生唯一的约定?
   
   
   
   
   
     我于无常的轮回中从容地行走,试图在澹然无痕的夜里掬起你遥遥的声音。而你,竟也无梦赠我。
   
   
   
   
   
    可否雾着一张脸以植物的状态存在?可否屏住呼吸在流水西风中怀一湾婉约优柔体悟灵山圣会上拈花一笑的妙谛?若你最后的凝眸一笑而过,让我不做任何猜想,我能否亦绝口不说任何别离?
   
   
   
   
   
    周遭一片静寂,万籁无声,生命之曲全在夜的沉默里.窗外月光清灵,白得可以洞穿一切的东西,包括梦境。
   
    
   
    几夜未眠了,思维异常清醒,不能寐,索性不寐.站在院外看清冷的天空,任清风拍衫,晨光如水照淄衣。
   
   
   
   
   
   时间之弦被思绪的弓拉着,沿杨柳堤岸漫步在长长的廊蓬下,那些旧日的诗词幽幽地勾起一些莫名的伤感,心底的惆怅亦纷纷浮出水面……
   
   
   
   
   
      清晰地感觉到丝丝的风在发间细细穿过,犹如听到一段细腻如丝缎的歌声,我在自己一个人的长亭短亭里散落无以言说的感动。原以为,生命中的人和事,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淡化,却没有料到,在指尖墨下竟越来越重。
   
   
   
   
   
    看着外面的世界不断地演绎着五颜六色的彩魅,我却想一直深藏在离尘世遥遥的一隅。冷月的清辉映照着异乡的一缕幽魂,我能感到自己生命中的秋色很瘦。寄居红尘,我愿如那些手捧无字经书的圣人,用无言的智慧过着清净无忧的生活,隐居到一个澄澈、幽碧、没有霓虹的浮嚣、不似炽光逼视的眼神、月华恬和地挥洒着、纯粹得没有一丝灰褐的地方去。
   
   
   
   
   
      伴着一盏淡蓝色的台灯,被撕的灵魂被霜轻轻踏过。惟有击碎夜的文字,如黑夜中盛开的满天星温暖着我的十指。多年来对文字柏拉图式无比深情的痴恋,仿若长梦骤醒,又似另一个长梦的诞生,坠入其中便深深陷落,再亦无法解脱.
   
   
   
   
   
      言语更加稀少,为俗世间诸多的人和事困扰,在权量自己的情感时,只靠了直觉来判断,要么烧毁自己,像凤凰一样在烈火中永生,而不管是否虚无缥缈。更觉得一个人和文字相处真好。最起码不用周旋于人事纠纷的漩涡里、不会受到它们肆意的诋毁和算计攻击,且还有着一种身心可以放松的平和与宁静.在自己的路上边走边欣赏风景,喜欢我的人我对他们微笑,不喜欢我的人我依然对他们微笑。
   
   
   
   
   
   加缪说:“要记下所想到的一切”。是的,要说的话太多,要写的字太多,要去的地方也太多。却都似一切是诗,一切又都如石头样无言以对。自己写下的这些文字,在时间面前被侵蚀得没了方向,仿如午夜吐蕊的花,瞬间击中的,除了遍地的月光,不过是恰好的寂寞。怎样地吐丝,怎样地自缚,终究也只是生命蜕变的过程。只是,刹那的永恒,有么?比如一朵烟花,它对天空绽放的爱恋盛开若莲.
   
   
   
   
   
      凯尔泰斯说:“只管往前走,永远别回头,死亡就在前边--看啦,你是自由的。”可我是凡人,无法泅渡从前的河流。踽踽独行的途中,无法将自己的灵魂交给上帝,因此只有选择沉默,还学会了淡漠。塞缪尔*厄尔曼在《青春》一文中所说的:“青春不是年华,而是心境”。我的心境呢?等到了风霜的清晨,又是一个冬天的画面么?
   
    
   
     夜风起时我排字成行,坐在心情的文字席上,揣摩着言语埋藏在漆黑里的秘密.风吹动头发和裙衫,淹没了的青春年华飘起来,感觉自己如在云端。
   
   
   
     念异域的青鸟,殷勤探问系咫尺的你我于夜色的酒杯;一切过去的沧桑及未来的宏图都只是佐餐的味碟?金风玉露乍相逢是诗人的风花雪月事?我要的无他,那怕只是一叶的藤蔓和花开。然,若轻敲最后一键便又只是明日天涯。终究是人影各自,山长水远,任各自凭阑珊。
   
   
   
   
   
    似乎不是天性静默的女子,有谁知道心静似水深流?想来远与近实质都一样,我们最终会回到起点,马不停蹄错过的也不过只是过往.就让我在紫陌红尘中拥有一份离俗的悠闲与冷静,在静谧中默默净化世间所有尘屑的纷扰吧。
   
   
   
   
   
     写到这里,脑海里突然闪出凯尔泰斯的一句话:“这个将要迈步前行的人已经不是我,而是另一个人”于是,静默中不想再续笔.“你”若来,也许会从这些杂乱的文字里读到我。
   
   
   
    2013.7.28
(2013/07/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